老甘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天马行空 - 老甘首页
取消农业户口对农民是——利空
2008-09-29
字号:

  距10月1日越来越近了——浙江嘉兴市将正式取消农业户口非农业户口分类管理模式,全市城乡居民户口统一登记为居民户口,鼓励有地居民(农民)以土地承包经营权置换被征地居民养老保险,以宅基地置换城镇住房。允许生活基础在城市、城镇的农村居民迁往城市、城镇,也允许生活基础在农村的城市、城镇居民迁往农村。理论上讲,这样的改革的确实现了国民的“自由迁徙权利”,可是农民兄弟想过没有,这样的改革能为你带来实惠吗?不能吧!

  1、实行一元化的户籍制度改革,不能改变农民的“经济基础”。

  如果说让时间倒回到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如嘉兴这样的户籍政策那真是大快农民心了——无条件“农转非”。遥想当年,“居民户口”政府早晚会给你一份收入稳定的工作(铁饭碗),每个人每个可分到如粮票、肉票、自行车票、缝纫机票等等的紧缺物资的定量供应,看病住院单位可以报销、孩子上学可以免费、住房有公房可以分到,如此等等。居民户口就意味着油盐酱醋、衣食住行统统有了“国家保障”,居民户口可说是社会“贵族”。可现如今呢?嘉兴市政府给你的显然只是一个居民户口,工作得由你自己找,房子得由你自己买,油盐酱醋衣食住行哪一样都得从你的口袋里掏钱,居民户口还没了你房前屋后的那个菜园子,一棵青菜一根葱都得到菜场去买,生活成本却急剧上升。

  2、实行一元化的户籍制度改革,农民将失去更多的既得利益。

  曾经有过一段评论是这样说的:为什么农民的儿子生下来就有一块是“属于”自己的土地,而城市居民的儿子只能是赤条条的“无产阶级”呢?取消农业户口的农民,因为祖祖辈辈的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以及因为文化程度,因为经济实力等等,未必能够充分享受到都市的现代文明。相反,农民原本应该享受的好处,可能因为在取消农业户口后就不再享受了,城乡居民户口统一登记为居民户口,鼓励有地居民以土地承包经营权置换被征地居民养老保险以宅基地置换城镇住房,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农民将自觉或不自觉地失去土地,千百年来农民“世袭”拥有土地的年代,将随着户籍改革而画上句号。

  3、实行一元化的户籍制度改革,给农民带来潜在生存风险

  城乡户籍一体化,对于大多数农民来说,要进城就得解决城市生活来源——以土地承包经营权置换被征地居民养老保险,以宅基地置换城镇住房。这样的结果:一是让农民顺理成章地可以将自己的土地使用权、宅基地进行“变卖”,农民可以“钱袋鼓鼓”地进城了,能和“城里人”一样买房子买车了。二是让城市阔佬们顺理成章地从城市“迁徙”到农村,他们可以在农民手中购买最廉价的土地使用权和宅基地,他们既可以在城市继续他们曾经的“产业”,他们还可以在农村置田买地,并随着国家对农业投入力度的加大,而充分享受更多更大的实惠,这些人将成为城市的富翁,农村的新贵。三是农民一旦卖地卖房进了城,想再回到你原来的一亩三分地上,那是不可能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变成“城市居民”的农民,唯一的生路就是靠“打工”,由于农民在受教育程度、文明程度、思想观念、职业技能等等方面,与城市“原住居民”相比,都处于明显的劣势,“农民工”很可能在企业的产业升级中被淘汰,很可能在企业的(劳动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转型中被淘汰。失去土地的下岗农民,生存将面临困境。

  4、实行一元化的户籍制度改革,不能改变城乡二元结构现状

  将农民改称居民,将乡镇改称街道,将村组改称居委会、社区,城市和乡村的“二元”状态依然不会因为“称谓”的改变而改变,生产方式、生活观念、基础设施、资源配置等等,不会因为户籍制度的一体化而自然而然地也一体化。事实上城市市民之间,市民与农民之间,城市与城市,城市与乡村,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平衡,是私有制社会无法规避的客观现实,这种不平衡显然不是来自于“二元户籍管理”,而是因不同资源、气候、环境、体制及人的素质等多种客观因素聚合的结果。城乡二元结构需要打破,但是不是一个户籍一体化就能打破的。要想消除中国社会的城乡二元结构,必须在推进工业化、城市化的过程中实现,在城市金融、科技、人才等等源源不断地向农村辐射中思想,农村的真正出路在于发展农业的产业化,实现规模农业,形成效益农业,让农民成为“产业农民”。

  户籍一体化不仅仅是对农民的“利空”,对城市绝大多数居民,对城市管理同样是“利空”。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非常支持乌鸦“中国现在根本的问题不是农民问题,而是普遍的无职业道德的问题”的说法。
    几年前老甘曾经应邀到企业讲职业道德,那是老甘就觉得当代中国很多问题都源于职业道德的迷失或漠视。比如大到官员的贪腐、渎职,只想享受职务“公权”的最大化,不想公权的道德约束,官员腐败实质上也是公权职业道德的沦丧。同样,我们还能看到如出租车随意停车、掉头,商家占道设摊,厂家生产假冒伪劣等等,都可以与职业道德相联系,丧失了职业道德便丧失了人的行为的自觉约束,乱了社会秩序。
    2009/3/22 11:11:46
  • 续上:
    一个良好的社会不是要让所有人都“有产”,而是在保证人最小的生存权利的同时,每个人都有成为社会上层的可能性。当然,这种上层应该是在保持流动性的同时保持少量性,多数人在一个相似的经济地位是一个社会安定的重要基础。
    好像有点离题了,不过其实我很希望老甘能够就职业道德这个方面发表些看法,因为我总觉得,中国现在根本的问题不是农民问题,而是普遍的无职业道德的问题,(几乎所有的人都没有一种强烈的职业自豪感和责任心,而这种职业精神就是马克斯韦伯所谓的资本主义精神最重要的品质,也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最重要的进步)。某种意义上,农民工问题是这个问题的枝末,在‘政令不出中南海’的情况下,再好的想法都是空中楼阁。
    2009/3/20 11:26:03
  • 和老甘:
    其实我的观点和老甘的观点没有本质区别。老甘的意见是在目前的情况下不得已而用的办法。
    对于管理者产生的问题,其实老甘误会了乌鸦的意思。其实我们从小的教育是一个大问题,我们似乎整天都在被教育要成为一个伟大的人,其实,每个人的天资和具体情况不同,一个和谐的社会是要给这个社会里的人可以在不影响别人的情况下都有机会做自己想做的事,选择自己的爱好。在这种情况下,并不会出现老甘所谓的在选举“人人有机会”,其实,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兴趣和精力及信心勇气去参加选举的。做领导人并不是一个和谐社会的好选择,作领导只有在官本位的社会里才是人人向往的选择。
    至于老甘说的“城市他们没能耐留下,农村他们又没办法生存,”,这里有一个问题,是谁让他们没有能耐留下,有没有办法在农村生存?不就是我们政府的责任吗?其实只要想一下农民工大量出现的原因就可以知道了,他们大量出现的原因不就是农业生产劳力的大量过剩吗?需要的时候就让他们到城市打工,经济危机的时候就让他们滚回家里守着几亩薄田度日,他们和农奴有什么区别?所以,我觉得问题是要给农民工以和城市人同样的身份,让他们在失业的时候同样享受失业福利,而不是用那点土地和一个身份把人拴在一个地方,无法想象,这是一个现代社会的社会控制方式。
    当然,为了农业的保证,政府可以对留在原籍务农的农民进行补贴,这样我们就只有农业问题和失业问题了。
    其实老甘的问题考虑起点是为了农民们的利益,不过乌鸦觉得,其实自由有些时候比混饭吃更重要,中国现代自杀率最高的据统计是中国农村30岁左右的青年妇女,从社会心理上来讲,虽然是经济问题,但是其机制上是由于自己的“所属集团”只能温饱,可是每天看着“参照集团”花天酒地,而这种差距缩减的可能性则根本就没有可能,没有希望是他们自杀的最根本原因。
    2009/3/20 11:25:44
  • 再和乌鸦:
    关于“选择成为无产者的权力”。不错,任何人可以选择让自己成为“无产者”。但是作为社会的管理者的权力,是让任何人成为“有产者”。所以作为政府不拒绝个人自愿成为无产者,但是不能成为个人成为无产者的“帮手”,或助推更多的人成为无产者。

    从人的本能出发,“无产者”不是人性的自觉。人性的本能便是毫不犹豫地拒绝无产者,并为之努力——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所以对待农民工问题,我们更需要从人性出发,从如何从根本上拒绝农民贫困的长远出发,也考量农民(农民工)的今天和未来。金融危机已经让成千上万的农民工毫无选择地放弃了城市,放弃了成为“新市民”的梦想。如果这种放弃是一种自觉,哪么也算是一种安慰,可事实上是一种无奈,一种无力回天的无奈。如果这种放弃是开辟了一个新的天地,哪么也算是一种庆幸,可事实上农民工回乡走进的是困境,是面临生存威胁的困境——他们已经不适应在农村生活了。

    城市他们没能耐留下,农村他们又没办法生存,他们该如何选择?
    2009/3/20 10:21:02
  • 和乌鸦:
    对于“管理者”的——“产生过程中的非血统化和机会公平化”,乌鸦想表述的应该是自“民主选举”吧?其实民主产生管理者只是个相对的概念。乌鸦在国外生活过,并且更相信乌鸦对世界民主政治有很多的间接知识,所以老甘要说,世界任何地方的民主都是相对的——有条件的产生管理者。“大选”并不意味着“人人有机会”,相反,因为“海选”绝大部分人“丧失了被选举权”,这个事实乌鸦应该认可的。

    至于农民对土地的“绝对”支配权(包括自由的出让土地的使用权),严格讲是一种朴素的同情弱者的非理性主张。不承认农民的落后也同样是一种非理性——千百年来大同小异的农村生产生活方式,让农村和城市来开了文明的距离,尤其在教育上,农村教育的落后导致了在思想观念、人口素质、生活方式等等方面的落后,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教育农民、引导农民、组织农民是政府长期的任务。

    现阶段,面对农村、城市存在较大差距的现实,我们应该给农民于更多的“先天”的实惠——那就是“土地的使用权”,在没有消灭城乡差距前,让的农民的土地使用权能“世代相传”,世袭拥有,这便是给农民的实惠。

    给农民一个没有任何附加的“城镇户口”,无异于让农民成为真正的、完全彻底的“无产者”,让农民成为落叶漂萍。
    2009/3/20 10:03:23
  • 致老甘:
    老甘说的社会必然有管理者这个说法我是赞同的,关于这个问题我们的分歧点是在于管理者的产生和行为约束上。不过不要误会,我这里要强调的不是很多5毛们叮着的民主,而是管理者产生过程中的非血统化和机会公平化。非血统化的重要性卢梭在《社会契约论》中有论述,中国人因为在封建时期的教训也都能接受。我这里强调的是机会的公平化。由于我们的普遍观念中农民的思想是落后的,这也是我们会认为农民工成为问题,需要社会关心的根本原因,这就像之所以要有三八妇女节是因为有歧视妇女的现象一样。毫无疑问,三八妇女节的存在推动了中国女性平等意识的提高,但是这个发展首先是建立在在法律上女性和男性地位平等的基础上。而相对于农民来说,我们知道,就算是现代社会最基础的选举权,他们也只有城里人的4分之一。
    另外,老甘的论点的出发点是为了保护农民工的权利,在这件事情上我觉得老甘应该去看看秦晖的关于农民土地买卖权的问题的文章。某种意义上,由于中国的长官意识的传统,我们理解的权利是关于说“是”的权利的,也就是说你可以做什么的权利,实际上,所谓权利,更应该关注的是说“不”的权利。如果我们是真的关心农民工的权利的话,不是我们告诉他们他们该怎么做,而是给他们选择的权利,只要这种选择无害于他人。
    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讲,中国发展到今天,社会城乡贫富差距之大随处可见,所以“所属集团”和“参照集团”的落差是年轻农民们不愿返乡作农民的根本原因。新中国60年的风雨中我们的所谓工农业“剪刀差”已经剥削了多少年农民们(包括乌鸦的长辈)的权利,可以说中国的农民们一直以来在我们的社会中就是一个被摆弄得对象,现在我们是不是应该给他们自己选择的权利,社会主义中国不应该拒绝一个农民选择成为无产阶级的觉悟吧?
    2009/3/20 6:37:30
  • 乌鸦好:
    很高兴看到你对老甘一些观点的点评,虽然各自的观点有些相悖,但是感觉真诚,也富有内容。
    其实乌鸦应该明白的——只要有群体活动的地方就需要组织和领导,就如一个乐队需要指挥——尽管乐手不是笨蛋。
    所以中国政府对农民的组织或领导并不是因为农民“白痴”,而是社会化的客观需要,关键的问题是政府(极其官员)如何实施有效的管理——科学、合理地组织农民和引导农民走向安居乐业,走向繁荣富裕。曾经老甘非常关注政府对农民(农民工)的理性决策,不要因为眼前的“看似给予”而实质上(将来)却是让农民走向“一贫如洗”的境地——现阶段取消农业户口。

    农民就是农民,这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农民有农民的特性,这不是依靠我们朴素的感情能够改变的。眼前农民面临的困难要看到,将来的困难更应该主动预见,这就是政府应该有的理性。农民的农村户籍对于今天的社会来说,是农民“先天”或得的一笔财富——先天拥有对土地的使用权,取消户籍就意味着农民这份“先天”的、与生俱来的优越行将被剥夺或被“变卖”——在关爱农民的伪装下被农民高高兴兴地变卖。

    “农民工”是一种称谓,就如军队的“列兵”、“上等兵”,这不是一种歧视,而是一种性质的区分,是一种从业状态的区分,也是一种人口层次的区分。农民工问题不是简单的“户籍”问题,而是牵扯到社会各领域的极其复杂的社会问题。眼下农民工的确面临许多困难,如户籍、就医、就学、住房等等,这些问题都是大问题,政府能解决其一,不能帮助其二,政府能解决当下,不能保证将来。

    科学的发展观应该是发展农村,让农民在农村安居乐业。
    2009/3/19 8:45:37
  • 向老甘问好,我也觉得好久没有看见老甘了,呵呵.看见老甘很高兴,不过,在评论上乌鸦可不会因此而放弃自己的想法的哦,因为乌鸦相信,君子知交,贵在诚信.
    在看了老甘的这篇文章之后我忽然有一种,不知道对不对,老甘应该也是属于这个社会的上层阶级,因为老甘的看法某种意义以上来说,其实带着对农民具有"劣性"的一种中国自古以来的看法,某种意义上是中国古代儒家的劳心者治人,而农民作为劳力者所以不管是观念还是行为上都比较落后的想法.
    其实,社会大观念的改变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可是个人观念的改变,可能只要一瞬间.老甘的想法固然是为了农民们的利益着想,可是,某种意义上,和我们的领导者们以为当官就是应该"为民做主"的想法是一样的,乌鸦以前觉得能有这种的官员就是好官员,在自己的研究中终于发现,其实这样做的时候,领导者本身就是把被领导的那些市民或者农民当成了白痴.虽然他们的选择也许是错误的,但是,我们永远不要忘了,生命是自己的,生活也是自己的,所有人都有选择的权利,只要这种选择不会对别人产生伤害,对社会有所防碍.自己的权利,是个人理性的基础.而理性不会因为他是农民而低下,阻碍理性成长的不是阶级也不是身份,而是思想的自由和教育.
    2009/3/19 7:09:17
  • 支持10楼的观点
    2009/1/6 17:36:14
  • 谢pooq朋友对农民兄弟的关心。在一定条件下的土地流转是解决农民问题的最终途径,但是这个“一定条件”肯定不是“户籍”。
    2008/12/20 7:44:39
  • 12楼pooq:
    与之配套的政策是新土地改革之土地流转,滋生更多新生地主,对于那些具有战略眼光的城中企业老板摆晚脱困境实在是及时雨,雪中炭!对于某些鼠目寸光的农民只能赚到两头奔波两头空的下场,最后落个有土地使用权的富裕贫农。
    因此,我利用我的现有工作性质,规劝了一些想放弃土地而拥入城市打工的农民回乡,告䜣他们绝对要守住自己的土地,再利用农闲之机外出打工方为上策!
    2008/12/19 15:30:13
  • 支持8楼“等到中国农民都享受城市居民要用自己的工资买房子,交各种费用后,估计很多农民都后悔当初不种田了。”
    2008/10/6 8:21:2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有幸把工、农、商、学、兵、政、党干了个遍,有幸把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当了个遍。曾就读陆、海、空等四所军校,曾受训县、市、省、中央等四级党校。

E-MAIL:yhgsm@126.com 

QQ:312690494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