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武军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前思后想 - 车武军首页
评何新的《反主流经济学:新国家主义经济学》(三四)
2018-12-04
字号:
    布哈林创立了错误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体系

    记者:社会主义搞了将近100年,但是并没有形成自己的、站得住的脚的经济学体系。是否也正是由于这一点使得社会主义经济不能成功?

    何新:至于社会主义经济学理论,我认为,还不能说苏联和中国的社会主义完全没有形成自己的经济学。我讲过经济学有两种类型,一种是指导国家政策的宏观经济学,包含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邓小平、陈云等等国家领袖关于苏联及中国社会主义方针政策的论述中。这些论述,是他们从经济建设的实践经验中所总结的,包括工业化、农业和粮食问题,财政金融及国家计划问题等等,这是一套现实的理论。

    另一种是试图在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的框架类,发展一套关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原理的东西。这就是经济的意识形态。我们过去的那一套东西在理论上的确是失败的。但是你知道这一套所谓“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始作俑者,理论的创造者究竟是谁吗?

    记者:是马克思、恩格斯吗?

    何新:绝不是,过去许多人这样认为,其实是大错特错。在马克思和列宁的著作中,实际上找不到与后来那种所谓“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有任何关联的原理。不信就请你举证。

    记者:所谓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究竟是哪里来的?

    何新:我近来经过研究发现,其基本理论框架是来自于20年代布哈林及其门徒的著作。

    在书中,布哈林提出了四个命题作为社会主义经济学的理论支柱。布哈林认为:

    (1)无产阶级革命胜利后,经济关系将逐步趋向实物化;

    (2)组织和管理社会主义经济的主要工具,必须借助国家的强制力量,即借助无产阶级专政的直接暴力;

    (3)在社会主义社会中,商品生产、市场经济应当走向消灭。

    (4)价值规律也应消失。因为“价值规律不过是商品无政府制度的平衡率”。

    这四点看法,代表了1918年革命后第一代在苏联从事建设社会主义的苏联共产党人对于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原则看法。

    记者:从今天的角度看,这四种观点是荒谬得不可思议的。

    何新:但是,这在当时并非不可思议,而是被那一代革命家中的多数人认为是天经地义的。

    但是,这一经济学体系从一开始就包含着根本性的理论错误。它导致了对于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经济性质和过渡时期战略、政策和策略的严重误认。这种理论的错误使苏联和中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实践,后来为之付出了极其重大的代价。如果说苏联规范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一个充满了谬误的经济学体系的话,那么这种谬误正是从布哈林那里开始的。(176~179面)

    笔者观点:

    从布哈林提出的四点命题来看,这并非布哈林个人的“发明”。这应该是布哈林对马克思描述的几点共产主义社会特征以及马克思提出的取消货币的观点进行解读之后演化出来的结论。因为从这四点命题的涵义来看,很符合马克思描述的共产主义社会特征的涵义。不然,布哈林何德何能竟然勾勒出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经济思想无关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而且还能够得到苏联共产党人的广泛认同?这可能吗?

    而且,布哈林在1938年被斯大林以叛国罪处死,对于这种贴上叛国罪标签者的著作在当时还能流传到正在进行激烈抗日战争的中国,去影响中国共产党1949年后的社会主义实践?这可能吗?中国共产党人不知道解读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来构建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而去信任一个“叛国者”的言论?显然,这个故事编得并不高明。或者,布哈林已经背上了叛国罪名获得死罪,不怕多背负一个替他人理论受过的指责。

    不过,从布哈林提出的四点命题来看,也并非完全荒谬与不可思议。布哈林苦于没有现成的社会主义经济学理论提供原理支持,能够描述得有几分神似也是难能可贵的了。

    在智能社会经济模式中,如何看待这四点命题呢?

    (1)智能社会经济模式并不主张无产阶级暴力革命取得政权,而是主张现成的国家政权进行智能社会经济模式改革即可。“经济关系将逐步趋向实物化”这句话是对的,没啥毛病。

    (2)“组织和管理社会主义经济的主要工具,必须借助国家的强制力量”, 这句话没啥毛病。如果说有毛病,就是有点近似于废话。因为资本主义管理社会经济也需要借助国家的强制力量,何况社会主义呢?

    “即借助无产阶级专政的直接暴力”,这句话有毛病。因为管理社会主义经济只要有执政党管理就行,管理社会主义经济并非只有无产阶级政权才能管理好。而且,管理社会主义经济并非用暴力来管理,建立一些管理规章制度与科学的社会分工按部就班就行,不是奴役人的体制,犯不着使用暴力,更不需要“借助无产阶级专政的直接暴力”。

    (3)“在社会主义社会中,商品生产、市场经济应当走向消灭”。这句话虽然描述的不太标准,但很接近科学社会主义经济学真相。以智能社会经济模式进行对比,结论应该是自由市场经济模式走向消灭,采用国营市场模式取代。

    在智能社会经济模式中的商品概念完全不同于自由市场模式中的商品概念。自由市场中的商品是用来赚钱的。但在国营市场中的商品则是全体国民储存在国营市场(公共仓库)的生活资料与公用建设材料等。国民消费是行使自己在国营市场拥有生活资料的支配权力。每个人拥有存款的多少标志着自己在国营市场(公共仓库)所占有生活资料的份额的多少。货币是针对国营市场储存的生活资料(产品)的支配证明,货币一次性支配使用有效。也就是说,在智能社会经济模式中的商品不是用来赚钱的。故“商品生产应当走向消灭”的说法也是大致成立的。

    (4)“价值规律也应消失”。这句话在智能社会经济模式中是这样理解的:价值是不同产品之间的通用计量工具,货币是针对产品的通用支配证明。国家财政发行货币就是针对国营市场现有产品存量的支配权力的分摊。也就是说,价值是量,不是值多少钱的意思。而且在智能社会经济模式中的货币也不是钱的意思,而是支配证明的意思。也就是说,价值与货币在智能社会经济模式中属于国家进行资源配置与代替物质分配的间接工具。因此,在智能社会经济模式中,价值与货币都是国家配置资源的计算工具与分配工具,那么就谈不上什么“价值规律”了。所以,“价值规律也应消失”这句话没毛病。

    关于“价值规律不过是商品无政府制度的平衡率”,这句话不知何意?笔者没有看懂。

    但总的来说,布哈林提出的四点命题还真不是布哈林自己的发明,而是根据马克思主义理论解读出来的共产主义经济学要点。尽管这四个要点的部分观点大致获得了智能社会经济模式的论证支持,但要说成是社会主义经济学理论支柱,那简直还相差十万八千里。要想在当时的环境下凭借这些零零碎碎的共产主义经济要点付诸于实施,那必定是弄巧成拙。为什么?因为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缺少了智能社会经济模式分工理论支持,那么真正意义上的社会主义实践就根本不存在,而当时所谓的社会主义实践不过是盲人摸象,毫无头绪,只能是来来回回反反复复的瞎折腾一番,社会为此付出重大代价之后,结果在社会主义经济学方面却一无所获,总结出来的所谓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也成了不折不扣的笑话,而社会经济发展也不得不重拾资本主义经济体制以求暂时的稳定,从而宣布了人类近百年的社会主义探索的失败。

    还是记者同志提问说出了真相:社会主义搞了将近100年,但是并没有形成自己的、站得住的脚的经济学体系。是否也正是由于这一点使得社会主义经济不能成功?

    笔者回答:质疑准确,一针见血!

    附议:社会主义经济学没有智能社会经济模式理论的支持,社会主义经济学理论体系永远是残废的设想!科学社会主义永远是空中楼阁!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网名鬼才,智能社会经济模式创始人,著有《智能社会分工管理学说》一书,相关论文百余篇。以鬼斧神工的社会经济体制分工理论独步天下,以过人的识辨学术真伪能力让人敬而远之。草根思维托起了无可超越的理论体系,原生态演化了牢不可破的逻辑堡垒。二十年磨一剑,打造了治国安邦的思想重器,只求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微信号:cwjhsg   邮箱:wtyn9588@163.com     电话:18675767627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