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学研究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团体博客 - 地方学研究首页
阿日柴达木:“草原第一冠”出土的地方
2018-11-30
字号:
    (一)

    阿日柴达木(阿鲁柴登):“阿日”蒙古语为“之后”之意。位于原阿门其日格乡的阿日柴达木,东北是泊尔江海子盆地,往南是伊金霍洛旗苏泊罕滩,伊旗和杭锦旗以乌兰敖包为界限,在早期划界时,人们以乌兰敖包为中心,靠后的柴达木滩地,按照方位就叫做“阿日柴达木。又一说法:很早以前,在这片柴达木前端,居住着两位很富有的牧户,他们牲畜多得数也数不清,用沟壕范围来估算。牧富人家经常到房屋后的柴达木地看护牛羊,按照方位习惯叫“阿日柴达木”,后来人们也相随称之。

    如今,这里虽然沙化严重,自然环境恶劣,但却从这一地区发现了由新石器时代起诸多古人类活动的遗址,有春秋战国时期匈奴人古墓七座等,说明古代这里曾是水草丰美适合人类生存的理想之地。

    1972年冬,地处鄂尔多斯高原上的杭锦旗阿日柴达木(具体位置阿鲁柴登林场南三公里,地理坐标东经109°11'277″,北纬39°43'359″-39°43'359″,海拔1485米),挖掘了两座古墓葬,出土了一批极其珍贵的匈奴金银器物,这批遗物以金器为主,银器次之,此外还有部分石串珠等装饰品。

    金器共发现218件,重4000余克。各种金器的制法,集中了铸、压、捶打及抽丝等工艺技术,是两千年以前匈奴王的遗物。其特点是以鸟、兽纹为主体的各式金饰牌,有虎咬牛、虎吃羊等场面,图案以马、牛、羊、鸟为主,也有虎、狼等,在我国匈奴族考古史上是罕见的重大发现,也是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杭锦旗境内出土了我国唯一的游牧民族王冠——匈奴金冠。

    此次银器共发现45件,质地有红玛瑙、绿松石等,形状呈棱柱状、扁圆形等12件。

    鹰顶金冠饰是这批匈奴遗物中最有代表性的艺术珍品,由鹰形金冠和金冠带两部分组成。冠饰呈半球体,其上浮雕四匹狼和四只盘角羊组成的咬斗图案。在半球体的冠顶上立一展翅欲飞的雄鹰,作俯视状。整个冠饰构成了雄鹰俯视狼羊咬斗的搏斗画面。金冠带由三条半圆形黄金榫铆插合而成,冠带前部有上下两条,中间及其末端之间有榫卯插合连接,两端有榫卯与冠带前部相连接,组成圆形。冠带左右两边靠近人耳部分,每条的两端分别做成卧虎、盘角羊和卧马的浮雕图案,其他的主体部分饰绳索纹。金冠高7.3厘米,冠带长30厘米,周长60厘米,总重约1.3公斤。这套金冠是迄今所发现的唯一的“胡冠”,被誉为“草原瑰宝”。自战国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以后,胡冠传入中原,将冠上的雄鹰改为鹃尾,即赤雉长尾。这种冠饰应是高级武官所佩。匈奴人都是能征善战的兵将,这种鹰形金冠饰,应是匈奴部落王或酋长的冠饰。

    匈奴金冠,整个冠形呈现一种雄鹰欲飞之态、搏击长空之势,傲视广阔天地、博览草原万物,蕴含高瞻远瞩、霸气凌云之意。该文物为国家一级文物,距今已有2000多年,为匈奴部落王参加盛大典礼时所戴的金冠。人们称此金冠为“草原第一冠”。现为内蒙古博物院镇院之宝的匈奴金冠,以其独特的历史价值和高超的工艺价值震惊全国。

    (二)

    1971年的冬天,寒风肆意地侵袭着饱受“文革”洗礼的杭锦大地,清苦勤劳的人们在“批林整风”运动中,日复一日的过着“大集体”赋予他们独具特色的社会生活。没有通讯、交通闭塞,生活的一切都源自苍天甘霖的恩赐,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人们徘徊在温饱的边缘,阿门其日格公社当时就是这么一个荒凉而贫瘠的地方,直到有一天……

    阿门其日格公社一大队76岁的王美则老人,迫于生活的压力,照常拿着拾叉、箩筐开始自己坚持了很久的捡废骨换零钱营生,当老人蹒跚走在阿鲁柴登大队以南4里左右的一个荒凉的大沙窝子里时,眼前突然一亮,在废骨遗存的沙窝里发现有一些三棱形铜箭头和一根铁棍,铁棍的尖端还有微黄色的金属片,老人带着好奇心用拾叉和手刨挖,此刻饱经风霜粗糙的茧手,触碰到了被岁月凝固了的记忆和尘封已久的信息,让漫长的历史温暖地复苏了,这一挖居然发现了古代的金银器物,面对所挖出来的这些东西,一连串的想法在敦厚质朴老人的脑海里思绪波澜,满是沧桑的脸上,刻画出异样的神采,不惑的眼光里,流露出无尽的疑云。最终老人放弃了挖掘,带着挖出来的东西回到了自己的村子里,那一天回村的脚步是那么的深沉,殊不知这一程从此踏出了奇迹……让他走进了辉煌的历史记载。

    回村后,王美则老人将挖掘的经过告诉了邻居张喜明,张喜明有所心动,两人结伴来到了发现场地,由于当时天寒地冻,挖掘困难,两人就地捡了些沙蒿,用火融化冻土,当天两人共刨出金银饰品2斤(大约5-6件,其中包括王冠头箍3片),每人分到1斤左右。大约10天以后王美则老人,再次带着自己的儿子王有生来到张家,商量挖掘事宜。商定后组成了由张喜明父子及张喜明岳父张根保、王美则父子五人来挖掘,这次共挖出5斤左右(包括饰品、头戴、箭头、刀、鹰型冠顶3.8两)每人又分到1斤左右。当时张喜明等人根本不知道这些东西是金子做成的,更不知道是文物,很长一段时间张喜明的妻子还将这些东西摆放在柜子上,用做摆件来欣赏。

    出于好奇,在分到金银器物四天后王美则带领张喜明将挖掘出的一些碎片带到杭锦旗人民银行,银行鉴定后说这些东西是金子。由于还是“文革”期间,人们的文物保护意识很差,甚至很多人连什么是文物也不知道。当地银行也没有把收购的金银器物当成文物向上级汇报,只是鼓励社员尽量多售金子,还承诺有多少要多少。为了金子的纯度,他们还协助老乡把文物上镶嵌的珊瑚、玛瑙、玉石、松石等嵌物砸下来,使一些珍贵文物被破坏了。当天两人共卖得人民币300多元。在那个年代,300多元对于一个农民来说真是一个天文数字,两人十分高兴,回家时每人花了一点钱,买一些日常用品外,还各自买了一件黄大衣(当时属奢侈品)。那一年王、张两家风风光光地过了年,而且王美则、王有生父子一家,还新缝制了蟒缎被褥,豪奢了一番,儿子王有生抽的是恒大、大前门烟,在那个年代有此享受真是神仙生活,让周围牧民羡慕不已。

    这年后,王美则老人的儿子将自家所分到的饰品,拿到伊盟银行变卖,银行鉴定后,告知这是出土文物,并立即报告了上级文物部门,上级文物部门高度重视,立即派内蒙古文物工作队的田广金、李作智前去调查处理。据张喜明回忆:当时参与的盟、旗、公社领导将他们5家人都进行了监管、隔离,让他们“交代”当时的情况以及挖掘的经过。由于那个时候人们受政治环境的影响,他们一直含糊其词没有将事情的经过以及挖掘的数量如实陈述,后来在各级领导的轮番动员下,王美则和张喜明等商量决定将事情的经过全部说明,并上缴了手里的文物。

    经过半年的工作,除把银行收购的所有文物追回外,还收回了老乡手里的部分金银器。为了顺利收回这些文物,队员们还向老乡宣传文物保护的意义,进行深入的思想工作,并且根据本人交出的数量和表现,给予适当的奖励,张喜明得到了105元的奖励。同时文物队的田广金、李作智及时查看了现场,并作了调查发掘工作。后经调查证明,该处为战国时期古墓群,由于该墓地埋藏较浅,经风沙移动,逐渐风蚀暴露地表而被发现。

    阿门其日格地区在古代是一个水草丰美、适宜人类居住的理想之地,就在金王冠出土的时期,也就在阿鲁柴登大队区域,有一位冯氏的村民,捡到了一个金盔甲,他们为验证此物是不是金子,而折断了盔甲鳞片,里面闪闪发光的金色,毫不掩饰地证明了自己是真金实货。这户人家用此变卖的钱,为三个儿子风风光光地娶媳妇成家立业。

    王有生当年是大集体时的马倌,与临乡阿日色楞图公社干部、家住五大队(白音陶劳盖大队)的特旺诺日布是老邻居、旧交情,经常放马到他们家中喝茶歇息。有一天,他们在谈及挖掘的金银器物时,王有生说:那时他们挖掘出的还有一张腐朽的弓,这弓的柄端镶有一些金饰,他们为了变成钱就把金饰取下来也卖了。

    这批极其珍贵的金银器共200多件,是2000年以前匈奴的遗物,这在我国匈奴族考古史上是很罕见的“根据出土位置和物件上的动物造型来判断,它应当属于战国时期居于鄂尔多斯地区的匈奴林胡王或白羊王中的一支。

    注:笔者根据张喜明、特旺诺日布、石建雄、杨欣等口述及提供史料整理

    作者:万颂青,杭锦旗政协文史委主任

    来源:《鄂尔多斯学研究》专刊,2015年第三期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据有关资料,我国目前已经提出专名的地方学有北京学、上海学、香港学、澳门学、台北学、闽南学、晋学、武汉学、南京学、西安学、青岛学、开封学、温州学、鄂尔多斯学、扬州学、泉州学、洛阳学、三峡学、广州学、杭州学等。中国地方学方兴未艾,以后还会出现很多。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需要各个地方学的研究成果,集中展现在同一个互联网平台,发挥整体正能量。我们应该努力使更多的人们,能够静下心来,深入思考问题。提高全民素质,使更多的人们认识和把握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这或许就是地方学研究的宗旨。联系邮箱:baohaishan1960@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