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耀成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平民俗话 - 曹耀成首页
国学基本功练习:跟随安律德先生辨认繁体字(一)
2018-11-25
字号:
    我主张识繁用简。安律德先生在草根网发评论喜欢使用繁体字。跟随安律德先生在草根网发评论的足迹,可以辨认许多繁体字。这对于练好国学基本功,无疑是一件较有意义的事。

    为方便读者检阅,所引用的安先生的评论是安先生发的第几个评论,小括号中写明了数字。为避免重复,多次出现过某字的评论只列出最先出现某字的评论。已经辨认过的某字即便在所列举的评论中重新出现,也不再辨认。

    1.代錶中真的沒有裸官嗎?誰信?(1)

    【 辨认】“錶”:计时的器具,一般指比钟小而且可以随身携带的:怀~|手~|秒~。现简化为“表”。“表”的其他义项没有繁体字。故代表不能写成“代錶”。

    2.這起因于股民們對于政策的企望,因此莊傢反其道而行之。(3)

    【 辨认】这里的“庄家”指股票交易中坐庄的投资者。“庄”有繁体“莊”。“傢”是“家伙、家具、家什”的“家”的繁体。“莊傢”的写法似乎不妥。

    3.呵呵呵呵,劉忠良想要攀習總這個高枝,也是想要靠着拼老丈人飛蝗騰達也。(4)

    【 辨认】 “飛蝗騰達”,简体字为“飞蝗腾达”,指蚂蚱,学名又叫蝗虫。句中“飛蝗騰達”当是“飛黄騰達”之误。飞黄:传说中神马名;腾达:上升,引伸为发迹,宦途得意。飞黄腾达:形容骏马奔腾飞驰。比喻骤然得志,官职升得很快。

    4.好厲害的樣子!盡管看不懂。(5)【 辨认】“尽”(jǐn)的繁体字为“儘”。“尽”(jìn)的繁体为“盡”。“盡管”应为“儘管”。

    5.多元化建房?與虎謀皮而已,既得利益者還要靠着這個喝血呢。妳真敢想。(8)

    【 辨认】“你”并无繁体。“妳”是女性“你”的西化写法。《现代汉语词典》没收录。

    6.中國髮展慢的原因,在于中央集權。由于一切都由中央統籌,因此先髮展的地區比如珠三角長三角以及北上廣這些城市就髮展很快,基本相當于日韓水平。

    而大多數地區則不行,必然落后很多。

    日本是個小國,可以舉國同步的髮展,因此必然髮展的很快。

    中國要想快速髮展,就必須實行地方自治式的分封製。中央只管軍事和外交,把經濟權利完全讓給地方,這樣整體髮展速度將大大加快。

    這就是中日之區別。(12)

    【 辨认】  “发”(fā)的繁体是“發”。“发”(fà)的繁体是“髮”。“發展”不能弄成“髮展”。“理髮”不能弄成“理發”。

    7.你懂得太少了。經濟髮展沒有那么簡單,看幾本經濟學書籍,就能暸解經濟嗎?不可能。關鍵要全盤暸解。妳知道明治維新時期德日本是什么體製嗎?(14)

    【 辨认】 暸:音“liáo”,义“明亮”。非常用字。

    “了”(le)和“了”( liǎo)1没有繁体。“了”( liǎo)2有繁体“瞭”。“瞭望”的“瞭”(liào) 不能简写为“了”。“了解”有繁体“瞭解”,但不是“暸解”

    “体制”的繁体为“體制”。当“制”的意义为“制造”时才有繁体“製”。表拟订、规定,用强力约束、限定、管束及制度等义时,“制”没有繁体。

    8.蘆博主沒有去開兩會嗎?真是埋沒英才啊。(16)

    【 辨认】句中蘆博主指卢麒元博主。“卢”的繁体是“盧”,不是“蘆”。“蘆”是“芦”的繁体。

    9.一切隻是為樂錢而已。(22)

    【 辨认】 姓“只”(zhǐ)没有繁体。副词“只”(zhǐ)有繁体“衹、祇、秖”。另外,“只”(qí)是“祇”的通用字。义为单独的或量词的“只”(zhī)的繁体才是“隻”。故非要写成繁体,“只是”应为“衹是”、“祇是”或“秖是”。

    句中“樂”何义不明,“为了”的“了”还是“娱乐”的“乐”,只能靠读者自己去猜了。

    10.地毬被覈武器毀滅的概率隻能越來越大。這是無疑的。(25)

    【 辨认】核(hé)1。① 果实中坚硬并包含果仁的部分:桃~。杏~。② 物体中像核的部分。③指原子核、核能、核武器等。及与核(hé)1。①有关联的“核”(hú),如梨~儿、煤~儿。没有繁体。核(hé)2。①仔细地对照考察:审~、~算、~实、~准、~账。②<书>真实:其文直,其事~。有繁体“覈”。

    故“核武器”不能写成“覈武器”。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老曹啊老曹,从你嘴里说出的话 就不如别人放的气!
    别瞎扯别的,你老实交待:
    你说我的142楼是在咒骂你,你若是个人 就得交待出证据!
    我在149楼说你不敢面对问题 却靠造谣讨起了生活。你可知罪?
    2018/12/5 0:13:04
  • 差点忘了 你老曹是不怕人们笑话的!
    但,你也不怕人民教师队伍 因你而受辱?也不怕你的组织因你而蒙羞了吗?
    2018/12/2 23:35:28
  • 哈哈,看到了。
    【158,我任何时候任何情况都不会同意他的142楼不是咒骂。
    那个被管理员删了的142楼难道是赞扬我祝福我的么?】
    ——这就是你曹党人对我150楼的驳斥 对吧?     老曹啊,你当然可以“不会同意他的142楼不是咒骂”,但,我要你不同意的证据 你东躲西藏,“不同意”就完了、没事儿了?这是你们教师队伍教你的思维方式?还是你们党组织培训你的结果?还是你的父辈祖辈教你的?敢说说吗?
    ——我的142楼的确不是在赞扬你、祝福你!可不是赞扬、不是祝福就一定是咒骂你吗?这是你曹党人、曹教师跟谁学的推理、分析和判断?敢说说吗?

    你曹耀成总是怨妇般地抱怨别人辱你,可你若不是如此滴下贱和下作,谁吃饱了撑得那么没事干?——还不光是你的下贱和下作!还是给足了你脸 你硬是不要的必然结果!
    但,这也不是人们在侮辱你!而是对你糊涂错乱的脑蛋以及你阴暗心里世界的事实剖析!——请你不要再装无辜、说别人“侮辱”你了!让人笑话!
    2018/12/2 23:24:58
  •     孙强强你看清楚点再说好不好,不是我要汇总别人的什么点滴错误,是别人在威逼我。你这种挟私打乱拳的做派别人很反感,知道不知道?
        你睁开眼睛看看,转型灯又在纠缠着要的拿出证据,什么是证据,不就是以前发过的评论嘛。
        转型灯在《过度私有、物化、民选、法治是扼杀现代社会文明的四大元凶》发过多少个针对我的评论,我回过他几个?在《漫谈半岛问题的解决(一)》发过多少针对我的评论,我回过分几个?不分青红皂白,只因前几天对联想的评论让你丢了脸,就来给转型灯帮腔,你实在像个男人嘛。
        另,我有必要顶帖吗?我尽量把评论写长而不分成多个评论,就是怕评论数太多。连一个帖子的评论多成了热点你也嫉妒,你好意思说男人女人?文章多或少,评论多或少,于我有什么关系呢?按文章篇数还是按评论条数你给发酬金?大概你需要积蓄人气搞眼球经济才会刻意去发新帖或顶老帖。我是想写则写,不想写就不写。
        对于转型灯的无聊纠缠,我不会再答理,否则又是一个又一个老评论重翻出来。
        
    2018/12/2 21:10:52
  • 158,言尽于此,转型灯要怎样由他,我回不回应在我。他趾高气扬辱我,我也许无视,也许回击,这是我的自由。
    ==============================
    老曹,这的确是你的自由。但谁都看得出 这是你这个党人耍无赖、不要老脸的自由!

    【曹:对本文137楼、146楼的恐吓,我必须予以坚决的回击】——你曹党人的“坚决回击”是在139、147楼内心阴险地造了三个谣。
    【曹:对于148楼、149楼、150楼,我必须予以驳斥。】——你的确是贱嘴妇般努力地用6个楼回放性的大段文字想驳斥我的148楼,在此我就算你很被动、很无辜 别在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上 无限地放烟雾了好不好?
    我的149楼是说“你们人民教师、共产党员是不是已经混到了 不造谣就不会说话、不造谣就不能交流讨论问题的地步了呢?”我说你造谣了,你怎么就是躲避 不敢证明你没造谣呢?你的自由就是这 对吧?
    对我的150楼 你的驳斥是什么呢?——你这个曹党人避重就轻 说话跟放P没两样么!
    2018/12/2 20:59:05
  • 我说老曹啊,说你是个贱嘴妇你肯定不爱听。可看看你东一耙西一杈、云山雾罩地尽说些没用滴——垃圾、雾霾!

    本来事情简单地很。可看看你这半个月了 都没完没了地唠叨了些啥?
    ——1,我在张文木先生的博文下表示支持左重权先生的观点,之后你约我打擂;2,我回复你:只要你愿意遵守擂台规矩,我很高兴应战,可如果仍坚持你一贯地 在高粱地里胡钻乱滚般的辩论风格,就请恕我不奉陪了。(此时,你如果表示愿意按擂台规矩打擂,我们明确一下打擂规则之后,我们开辩就是了;如果你表示不愿按什么规矩打擂,我们88就是了。)3,[[注意!]]可之后,关于擂台一事你便没了下文,你就扯出了“(142楼的)祝君阖家**”并说我那是咒骂你老曹——我表示,无论直接或间接,我都没有意图、也没有任何行为咒骂过你。——请看清,之后一直到此时,我们都是围绕“我的142楼是不是直接或间接地咒骂你老曹”而争辩。

    ——我从不承认我的142楼是在直接或间接地咒骂你。【你若说我就是在骂你,就请你拿出证据让大伙看看,不是很简单地事情吗?】——可你没完没了、绕来绕去地甚至不惜一而再、再而三地造谣,却总是躲避这个简单地不能再简单的关键问题!——曹耀成,你到底想干什么?
    2018/12/2 12:18:36
  • 159楼ah6sdq:
    你曹耀成虽然是男人,却是女人的思维,比如别人点滴的错误,被你汇总,抓住小辫子不放。一星期写一两篇文章,害怕别人不看,被冷落,翻来覆去的顶自己的帖子。你就不能把无妄的时间思维重新写一篇文章多好,翻来覆去的炒旧话题,顶老帖子,你咋不知道烦呢?就不知道这种做派别人很反感吗?
    2018/12/2 12:02:05
  •     我可以不与转型灯辩论,我也可以对转型灯的欺辱贬损不予辩解或少辩解,可我不是吓大的。
        对本文137楼、146楼的恐吓,我必须予以坚决的回击。对于148楼、149楼、150楼,我必须予以驳斥。尽管这次“阖家xx”是我在对左重汉谈佛教的“仁慈”二字时先提起,但所谓拿出证据及管理员与他转型灯的互动却是转型灯强迫并主动提示的,我任何时候任何情况都不会同意他的142楼不是咒骂。他在盛兴瑞该文后面所有涉及我的评论都是假盛兴瑞、安律德的威打压我或直接自己动口辱骂我的,那个被管理员删了的142楼难道是赞扬我祝福我的么?
         言尽于此,转型灯要怎样由他,我回不回应在我。他能平和待我,我不会计较于他。他趾高气扬辱我,我也许无视,也许回击,这是我的自由。
    2018/12/2 11:50:11
  •     还有一次在转型灯提到我之前我提了转型灯,缘于北安说:“转(帖)而帮斌修身在表示:在对对手的对手上有共同帮助的态度嘛。”。我说北安的说法有对有不对。“说不对,是把安律德作对手,把段修斌作对手的对手。反过来看也一样。实际上,我与安律德是对手,也是交往密切的朋友。与段修斌是对手,同样是交往密切的朋友。与你北安先生难道不也既是对手又是朋友吗?我与转型灯亦对手亦朋友,只是这个朋友太不够朋友,老因政见不同而侮辱对手的人格。”
        “我与转型灯亦对手亦朋友,只是这个朋友太不够朋友,老因政见不同而侮辱对手的人格。” 说的不是事实吗?
        对于这个相当平和的说法,39小时后转型灯有了激烈的反应。
        【曹先生,远的咱先不提,就说这次,
    “祝君阖家**”这句话不是我 而是你首先拿出来地吧?拿管理员对我的重罚当真理 作为我咒骂你的证据 这事儿,是你主动干的吧?
        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
        两天、两次了,我希望你能凭自己的良心说一说——当时我的142楼是不是在直接或间接地咒骂你。这,无关政见而只关人品吧?对不对?
        曹先生说我刻薄。二次过去了,没办法 这第三次也只能再刻薄地警告你一次了:
        今天如果我还见不到你“凭自己的良心说一说”,你一定会领略到 什么才是真正的刻薄的!
       (在此声明:如果我见到了,将不再此纠缠任何事情;否则的话,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又是恐吓,又是声明!
        转型灯的底气来自哪里呢?因为他看到,我与北安、黄松明、孙强强等人就100人名单吵开了,大有群殴之势。善于仗势欺人打乱拳的转型灯又有机可趁了。
      
    2018/12/2 11:07:58
  •     喔,想到并查到了,期间有一次主到提到过转型灯。王岩林《过度私有、物化、民选、法治是扼杀现代社会文明的四大元凶》13楼我有如下评论:“在转型灯、安律德诸人嘴里,曹耀成是假共产党,曹党人;王博主是真共产党,王学人。恭喜王博主此文受到转型灯先生高度评价。”那也是发在转型灯自鸣得意的202楼和趾气高扬的203楼两天之天,一则只陈述了一个事实——转型灯对共产党人持双重标准,不涉别的判断。二则算是对202楼、203楼一个弱弱的回应。
         可是对于《过度私有、物化、民选、法治是扼杀现代社会文明的四大元凶》13楼,转型灯没有放过啊。《过度私有、物化、民选、法治是扼杀现代社会文明的四大元凶》14、15、16、17、23、24、25、36、37、38全是直接间接针对我的。
        信口骂“整个一个穿着暴露、到处显摆嘚瑟、不知羞耻还自以为很美的神经错乱型贱妇!”。
        煞有介事地“声明”:“话虽难听,目的却不是为了羞辱曹,而是为了催他学会自省、从而提高。
        像个儒学君子般地“请北安先生、终成正果先生品评一下,我说曹先生‘没有基本的阅读能力、也没有基本的分析能力、更没有基本的判断能力!’还自我感觉良好地、喋喋不休地嘚瑟、显摆,对不对?”
        像个仙师呼道童、仁医察暗疾般地:【黄老山人: 我知道,如果你愿意,你一定能拿出不少证据来证明你的曹兄不是没有“基本的阅读能力、基本的分析能力、基本的判断能力!” 那么,就请黄老山人看一看,是你曹兄的什么 导致了这种错乱现象的发生?】
        带着极大的满足:【咦,曹老师这是忽然开始一心一意地潜心修辞了呢?还是辩无可辩 以修辞为掩护筛糠开溜了呢?】
        仍然意犹未尽,像个烂醉的酒徒再倒上几杯:曹先生:
        【“终成正果”先生劝我们彼此相安,这绝对是一份善意。
    我,很愿意我们能够彼此相安,曹先生是否也愿意呢?
    那么,您愿不愿意承认一下 当时在盛博主那里我142楼中用的那几个字的本意 的确不是在直接或间接地咒骂你!——能说一下您的真实看法吗?】
        【北安先生:
    请看一看15楼(曹先生提供)的证据,您是否还以为我仍是在间接地咒骂曹先生吗】
        北安给浇了两瓢凉水想让其清醒清醒,可酒鬼哪这么容易清醒。【再问一次曹老师: 您是否愿意凭良心说句话呢?(我,很在意这句话。)】
         闹了这么多,我都没有辩解,对得住草根网友了吧?
    2018/12/2 10:15:11
  •     再一次提到转型灯,是光宇先提到转型灯。
        47楼光宇:自我批评:遣词造句不如转型灯,甚至没打算学他。
        此前,他用“动物的嗅觉”骂我,受到我的反击。2018/11/26 22:00:19
        我48楼、51楼、53楼、55楼、56楼给光宇的回复都还没提过转型灯。直到2018/11/27 9:25:54,我才提到转型灯
    :“拿别人的品质说事比拿别人的政治见解说事更严重,而把别人骂作禽兽又比质疑别人的品质更严重。转型灯、安律德恰恰政治见解上与我等大异,并且喜欢给别人的品质乱下结论,甚至直接骂人。
         光宇先生以为我写《国学基本功练习:跟随安律德先生辨认繁体字》是无事找事,你39楼骂人还不如转型灯有‘技巧’?”
    2018/12/2 9:53:12
  • 137:
          听取黄老山人的意见,我不与你辩论什么了。
    =====================================
         我确实没有与转型灯辩论什么了。但是总不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吧?“辩解”还在断断续续进行。要“辩论”的是理论问题,在“辩解”的是人品问题。
         黄山老人188楼评论之后,我既没有继续就客观问题同左重汉交锋(与转型灯的评论根本没有开始),也暂停“辩解”。可是,转型灯看到黄老山人的评论后,不仅没有反思自己,还恶人先告状,于195楼说我一而再地挑拨评论员与管理员之间的关系,建议管理员将我禁言。于是我有了197、198、199三楼的“辩解”。
        
        200楼终成正果先生劝转型灯专注于干好自己的事业,“毕竟曹先生的立场是拥党护国的”,不必“总是火星撞地球”。201楼我向辛先生解释转型灯与我总是火星撞地球恰恰是因为转型灯最反感的我爱党及我爱的党。幸亏他还没有执政权。在197、198、199的辩解和201的解释中,对195楼转型灯的举报和禁言建议,我都没提,我相信管理员心里会有杆秤。

         然而,转型灯又于202楼自鸣得意拿出了“安老爷子的铁判”,就像转型灯真的握有了执政权一般。于203楼对辛先生说一看到我就想抽,就像他是掌握生杀予夺权力的奴隶主、农奴主、恶霸地主一样,我只有被他抽的份。
        过去了三天多,我都没有辩解。转型灯自以为得势,于204楼再次举报。辛先生实在看不下去了,但为了不损害转型灯的自尊,于205楼劝转型灯“曹先生已经不回应了,此事也就到此为止吧。先生也大人有大量、彼此相安吧。如何?”在此情况下,我才写了206、207的评论。
    2018/12/2 9:01:3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昔孔子述而不作,其开创的儒学却成为中华两千余年的显学。现有曹耀成,湖南某县一中学数学老师,既无对现有理论的权威解读,更无新创宏大理论体系,愿以孔子为师,在草根网开博拿偶有的思想情感与网友交流。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