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星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棋艺文化 - 刘星首页
红楼梦中围棋人(上)
2018-11-07
字号:
    第一章:红楼围棋人的几组统计数据

    一、《红楼梦》里见围棋。

    《红楼梦》这大观园里的游戏活动非常多,也写得异常的精彩。作为中国古典文化的代表的琴棋书画四艺之一的围棋更是每每见诸于各个章节中,据不完全统计在前80回里有12回写到围棋,在后40回里有3回提及围棋活动。不过,围棋活动是多方面的,不仅有标准的手谈,也有利用围棋棋子赶围棋的小游戏。

    统计数据一前80回,有3回、4回、7回、17回、19回、20回、23回、24回、54回、62回、71回、73回,共12回。

    统计数据二后40回,有87回、88回、111回,共3回。

    统计数据三总120回,共15回。

    二、围棋人物多小姐。

    《红楼梦》里围棋人物纷纷登场,宝玉和姑娘在大观园里一种休闲方式就是围棋。也许正如作者写到:“男儿是泥做的,女儿是水做的”一样,因此女性棋迷远远对于男性棋友。

    男性棋友下棋手谈的仅仅写了贾政和詹光的赌棋;还有观棋的贾宝玉、冯紫英、不知名的清客等几个男性棋迷。而女性棋友则是不胜枚举。在小说里举凡介绍女子大多写上“琴棋书画”,例如第54回写到:“这小姐芳名叫做雏鸾,琴棋书画,无所不通。”介绍女儿就是如此“琴棋书画,无所不通”。这是写薛蹯准备新娶姑娘时的标准,奇怪的居然是香菱来向宝玉介绍的。“在家里的奶奶姑娘不用说,就是屋里使唤的姑娘们,也是一点儿不动的,喝酒下棋,弹琴画画,横竖有人伏侍呢。”这[见第7回]这是旁人介绍贾府的姑娘的基本套路。

    小说里的人名也有特点,比如袭人、紫鹃、司棋、侍书、入画、莺儿、翠墨等。而这名叫司棋的大丫头。更是作墨不少。……

    懂围棋,下围棋的姑娘们如下:黛玉,宝钗,迎春、探春、惜春、宝琴、香菱、岫烟、妙玉……

    其中重点写了妙玉和惜春的对局,见第111回。探春和宝琴的手谈,见第62回。

    三、围棋术语集锦。

    下围棋,尽手谈,围棋术语自然是免不了的。而这些围棋术语的出现当然是当时读者群大多熟悉了解的。在小说《红楼梦》里出现的围棋术语如下:

    “不闻永昼敲棋声,燕泥点点污棋枰”,棋枰,这是围棋棋枰;“探春因一块棋受了敌,算来算去,总得了两个眼,便折了官着儿,两眼只瞅着棋盘。一只手伸在盒内。”这里提及了棋盘、棋盒,官子,做眼,孤棋;“探春便和宝琴下棋,宝钗岫烟观局”,这是观局;妙玉却微微笑着,把边上子一接,却搭转一吃,把惜春的一个角儿都打起来了,笑着说道:“这叫做‘倒脱靴势’。”“却说惜春正在那里揣摩棋谱”,写的是棋谱;在贾政与詹光下棋里更是提及不少:大棋,围棋的别称,下彩金,彩棋;打劫,悔棋,让子,观棋规矩,还棋头,便宜,数子计算胜负……还棋头,是下围棋时更加专业的术语了,专门在让子棋里才有还棋头的具体规则。

    第二章:宝玉两次吟诗赋围棋

    宝玉和姑娘在大观园里一种休闲方式就是围棋,写他赶棋的游戏多,下围棋的少,观看围棋的却精彩。赶棋游戏例如第19回写到“因此,宝玉只和众丫头们掷骰子赶围棋作战。”

    第23回写:闲言少叙,且说宝玉自进园来,心满意足,再无别项可生贪求之心,每日只和姊妹丫鬟们一处,或读书,或写字,或弹琴下棋,作画吟诗,以至描鸾刺凤,斗草簪花,低吟悄唱,拆字猜枚,无所不至,倒也十分快意。他曾有几首四时即事诗,虽不算好,却是真情真景。

    第17回:后院墙下忽开一隙,得泉一派,开沟尺许,灌入墙内,绕阶缘屋至前院,盘旋竹下而出。贾政笑道:“这一处倒还好,若能月夜至此窗下读书,也不枉虚生一世。”说着便看宝玉……因命:“再题一联来。”宝玉便念道:宝鼎茶闲烟尚绿,幽窗棋罢指犹凉。贾政摇头道:“也未见长。”说毕,引人出来。

    在这里,贾老爷以为是个读书的好地方,可是宝玉的眼里,这儿更是休闲玩乐的好去处,后来在,这儿的小主人是,这样才有第73回的宝玉的诗句:不闻永昼敲棋声,燕泥点点污棋枰。

    第73回的时候,大观园的姑娘们走的走,嫁的嫁,即使是丫头、侍女也纷纷迁出,宝玉这时的心境也是变化无端。原文如下:

    又见邢夫人等回了贾母,将迎春接出大观园去,越发扫兴。每每痴痴呆呆的,不知作何消遣。又听说要陪四个丫头过去,更又跌足道:“从今后这世上又少了五个清净人了!”因此天天到紫菱洲一带地方徘徊瞻顾。见其轩窗寂寞,屏帐翛然,不过只有几个该班上夜的老妪。再看那岸上的蓼花苇叶,也都觉摇摇落落,似有追忆故人之态,迥非素常逞妍斗色可比。所以情不自禁,乃信口吟成一歌曰:

    池塘一夜秋风冷,吹散芰荷红玉影。蓼花菱叶不胜悲,重露繁霜压纤梗。

    不闻永昼敲棋声,燕泥点点污棋枰。古人惜别怜朋友,况我今当手足情!

    宝玉方才吟罢,忽闻背后有人笑道:“你又发什么呆呢?”宝玉回头忙看是谁,原来是香菱。

    后面写香菱的老爷宝钗的哥哥看见其他女子要马上娶回家,而苦命的香菱,也就是被人贩子贩卖的香菱还在为薛蟠忙来忙去。在这里宝玉的诗歌里与其说是怀恋围棋,不如说是怀恋过去的快乐时光。因为围棋在大观园里代表的是和睦,是快乐,是青春,是美好的时光。这也暗示过去也是昨日黄花了。而这里关于围棋,要点是,圣洁的棋坪和悠然的棋声。

    第三章:宝玉和妙玉的微妙关系

    第87回:宝玉只得回来。无处可去,忽然想起惜春有好几天没见,便信步走到蓼轩来。刚到窗下,只见静悄悄一无人声,宝玉打量他也睡午觉,不便进去。才要走时,只听屋里微微一响,不知何声;宝玉站住再听,半日,又“拍”的一响。宝玉还未听出,只见一个人道:“你在这里下了一个子儿,那里你不应么?”宝玉方知是下棋呢。但只急切听不出这个人的语音是谁。底下方听见惜春道:“怕什么?你这么一吃我,我这么一应;你又这么吃,我又这么应:还缓着一着儿呢,终久连的上。”那一个又道:“我要这么一吃呢?”惜春道:“阿嗄,还有一着反扑在里头呢,我倒没防备。”宝玉听了听那一个声音很熟,却不是他们姊妹,料着惜春屋里也没外人,轻轻的掀帘进去。看时不是别人,却是那栊翠庵的槛外人妙玉。这宝玉见是妙玉,不敢惊动。妙玉和惜春正在凝思之际,也没理会。宝玉却站在旁边,看他两个的手段。只见妙玉低着头,问惜春道:“你这个畸角儿不要了么?”惜春道:“怎么不要?你那里头都是死子儿,我怕什么?”妙玉道:“且别说满话,试试看。”惜春道:“我便打了起来,看你怎么着。”妙玉却微微笑着,把边上子一接,却搭转一吃,把惜春的一个角儿都打起来了,笑着说道:“这叫做‘倒脱靴势’。”惜春尚未答言,宝玉在旁情不自禁,哈哈一笑,把两个人都唬了一大跳。惜春道:“你这是怎么说?进来也不言语。这么使促狭唬人!你多早晚进来的?”宝玉道:“我头里就进来了,看着你们两个争这个畸角儿。”说着,一面与妙玉施礼,一面又笑问道:“妙公轻易不出禅关,今日何缘下凡一走?”妙玉听了,忽然把脸一红,也不答言,低了头自看那棋。宝玉自觉造次,连忙陪笑道:“倒是出家人比不得我们在家的俗人。头一件,心是静的。静则灵,灵则慧。”宝玉尚未说完,只见妙玉微微的把眼一抬,看了宝玉一眼,复又低下头去,那脸上的颜色渐渐的红晕起来。宝玉见他不理,只得讪讪的旁边坐了。惜春还要下子,妙玉半日说道:“再下罢。”便起身理理衣裳,重新坐下,痴痴的问着宝玉道:“你从何处来?”宝玉巴不得这一声,好解释前头的话,忽又想道:“或是妙玉的机锋?”转红了脸,答应不出来。妙玉微微一笑,自合惜春说话。惜春也笑道:“二哥哥,这有什么难答的?你没有听见人家常说的,‘从来处来’么?这也值得把脸红了,见了生人的似的。”妙玉听了这话,想起自家,心上一动,脸上一热,必然也是红的,倒觉不好意思起来。因站起来说道:“我来得久了,要回庵里去了。”惜春知妙玉为人,也不深留,送出门口。妙玉笑道:“久已不来,这里弯弯曲曲的,回去的路头都要迷住了。”宝玉道:“这倒要我来指引指引,何如?”妙玉道:“不敢,二爷前请。”

    关于围棋:

    一是主要是关于倒脱靴势的描写,和关于角部的死活。

    只见妙玉低着头,问惜春道:“你这个畸角儿不要了么?”惜春道:“怎么不要?你那里头都是死子儿,我怕什么?”妙玉道:“且别说满话,试试看。”惜春道:“我便打了起来,看你怎么着。”妙玉却微微笑着,把边上子一接,却搭转一吃,把惜春的一个角儿都打起来了,笑着说道:“这叫做‘倒脱靴势’。”

    二是下棋的时间较长,至少在宝玉看来要半日才落一子。


   三是宝玉至少和妙玉的围棋水平相当,不然看不清对局双方的矛盾焦点,他说的是内行话。同样是旁观围棋的看客,宝玉和冯紫英迥然不同。有求于人和无所求影响了他们对待围棋的态度。


    三是关于妙玉和宝玉她与贾宝玉性格有相通之处。

    她厌恶权贵之人,不亚于宝玉痛恨国贼禄蠹。她孤芳自赏,有着惊人的清高、洁癖。孤寂的庵堂生活并不能泯灭她对世俗的依恋和对人世欢乐的向往。她的内心世界充满了宗教教义和人性之间的激烈冲突。妙玉,自称槛外人,又称畸人。这和宝玉一样。所以才有上述的羞羞答答、含含糊糊的对话。当惜春还要下子,妙玉半日说道:“再下罢。”以及说走就走的前因后果巧妙的表现了宝玉和妙玉之间这种微妙的精神恋爱关系。

    【备注】三峡刘星写于2008年左右。现在见部分文本被网络文化引用,现在特别发草根网。2018年11月6日星期二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回复7楼,你的见解不错。不过,主席对围棋思想运用得得心应手,金庸在侠道里屡屡将围棋场景引入,从这些细节看出,西游记或者水浒传对围棋文化的缺失应该算是作者的“败笔”。在三国演义里,围棋场景的出现很有意思,是在结尾,悟空最后一次入天庭的路上遇见了“福禄寿喜”中的三位,两位围棋一位看棋,两位一位缺失,很有意思的。【我的旨意是说】细节里看出大作家的用心之巧。文化思想内涵之深。
    2018/11/8 13:03:56
  • 回复8楼,你的认识很到位,一针见血。我也注意到了,当时针对的话题是围棋,所以,没有注意这个细节哈。
    2018/11/8 12:59:12
  • 刘先生文中引用的87回围绕围棋展开的人物对话与描写,应不是曹公手笔。你看宝玉与妙玉关系的那种直白式的描写,如同现代的言情小说,或者说与明清时的其他言情小说差不多。缺乏曹公手笔中那种惯有的虚实相衬,含蓄婉转的技巧与蕴味。

    其实续书作者已经写的不错的,但是对不起,他接的是曹公的棒,所以掉棒掉链子是难免的。小说进入八十回后,风刀霜剑的悲凉氛围会越来越浓厚,象宝玉与妙玉这般在风平浪情的温室中不慌不忙的试探与调情的段子是不会有的,放在小说前半部分或许还有可能。在宝黛早已情定且转入悲剧结局的后半部分,这样的描写就破坏了原作者的整体布局,破坏了人物形象的逻辑发展的合理性。

    这就是天才作家与普通作家之间的差别。
    2018/11/7 22:36:08
  • 与4楼刘星先生:

    或许围棋作为一种雅文化,只有富贵有闲阶层才玩的多,水浒中的人物以下里巴的底层群众居多,所以就玩的少了。要么,就只有宋江、吴用、公孙胜、林冲、卢俊义等人能下下,只是作者没有写。其实写写他们下围棋也无妨,本身经营山寨、打仗都如棋局博弈,有共通之处。施耐庵没怎写,或许是觉得没必要,或许是因为不太懂棋。可能是因为前者,他的文化造诣虽也很好,但与曹雪芹比还差一些。《水浒传》的文化层次与艺术性明显不及《红楼梦》,草根群众也许觉得更对口味。
    2018/11/7 22:18:40
  • 围棋虽然文化气息重,但本质还是博弈。水浒写的都是拳脚功夫,武力能解决的何苦下棋解决?而且也没有这个功夫(两个意思)呀。
    2018/11/7 21:57:46
  • 三峡刘星:
    也许,唯独水浒传基本没有写围棋,说明了一个文化层次的大问题。与此看来,草根网容围棋文化一个位置,已经是最高尚的雅事了。
    2018/11/7 21:33:48
  • 赞同3楼的观点。从四大古典名著来看,唯有红楼梦写围棋的多,而最不入流的这是水浒传,基本没有围棋入话的故事来,哪怕看见一盘围棋的场景也没有。这是什么缘故的呢?
    2018/11/7 21:30:50
  • 红楼梦中爱下围棋的女子往往命运多舛,迎春是最爱下棋的,结果惨死于中山狼之手,她的丫鬟就叫“司棋”,被逐出大观园。黛玉与香菱也是爱下棋的,命运与结局也很惨。

    不过棋文化不是红楼梦中的重点,所以作者着墨不多。而且总体看来,琴、棋、书、画着墨都不多,唯画画多一些,见宝钗教惜春准备画画材料。因为曹公本身比较擅长绘画与写诗,所以诗是重点,绘画因不太容易描写,所以写那么多已经不错了。琴、棋、书可能非曹公所长,且同样不太容易用文字表达,因而着墨更少。

    不管如何,红楼梦是中国古典文化的集锦,所以都有涉及。连人名皆是。比如:四春的四大丫鬟:抱琴、司棋、侍书、入画。四种文化全嵌到人名中去了。

    何等诗情画意呵。
    2018/11/7 16:29:27
  • 妙玉半日说道:“再下罢。”便起身理理衣裳,重新坐下,痴痴的问着宝玉道:“你从何处来?”

    妙玉听了这话,想起自家,心上一动,脸上一热,必然也是红的,倒觉不好意思起来。
    ===============
    槛外人是不会这样的,或者后续作者写的太过直白了。
    2018/11/7 16:06:39
  • 棋局没下玩,还有再下的念想。棋局终了,下棋人也就散了。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2018/11/7 14:17:3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居住三峡,执教乡村,中师学历,纯粹草根;酷好文学,偏爱围棋,遨游网络,弘扬国学。曾经先后担任中国围棋棋院“围棋论坛”、棋魂网“围棋论坛“版主,新浪网“读书沙龙”论坛版主,新浪草根名博“我看娱乐圈”管理员、主持新浪草根名博“草根大访谈访”、新浪网“天下行棋博客圈““围棋名博访谈”等网络文化职务。素以倡导围棋和文化两面旗帜的文化交流活动。向后接受过一起写论坛在线访谈和《名汇》杂志的专题访谈纪要。组织过中华文化义工联合会的文化和天下行棋围棋文化活动。撰写的文章先后发表在《北京晚报》《重庆晚报》《围棋天地》《秋兴(夔州杜甫研究会)》《棋艺》《重庆旅游杂志》《收藏之声》等报刊杂志,部分作品入选《中国棋文化》《网与人生》《文涛拍案》《换个角度看与写》等棋艺文化类书籍。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