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学研究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团体博客 - 地方学研究首页
蜗行而前(二)
2018-10-11
字号:

    ——再度社会化的学习途径

    人的自我形象是从朋友和社会关系中获得的,而社会形象和心理自我是维持其生存的重要基础。

    在城里,农牧民后代得承受自我形象不时损毁的煎熬,为此得付出巨大的精神代价。

    我这个人命运多舛,做事点儿不顺,这是每逢有人生大事要事,就会冒出来的自我疑虑,总是不顺啊!我幼时丧母,可能是从小缺乏母爱,很自卑。记得在小学时候,我们村落来了一个漂亮的女人,是丹比老汉养子的媳妇。孩子们去学校报名,她不知怎么也和我们同路。其他孩子轻轻盈盈地跑着跳着走,那个阿姨也热情地招呼这个那个。唯独我一个人挎着柴篮,路上还得捡柴火,跟他们走不到一起。我感到非常难堪,就远远跟着他们走,悄悄捡拾柴火。再说继母骂戾的话也刀子一般割心窝,比如狠狠断定你肯定不会有出息的,这类话对我刺激很深。我渐渐变得封闭、孤独、羞涩、胆怯。据说,孩子因为父母关系引起的愤怒没有及时处理好,它会隐藏在潜意识里,在他们成年后的生活中奇怪地冒出来,形成破坏因素。对,可能就是这个道理。

    幸亏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好,父亲悉心培养我念书,我也爱读书,自我期许很高。学习和读书,给我带来了不少自信。但是高考失利,只考取了中专。这件事对我打击很大,觉得抬不起头来,上大学成了我最大的一个迫切愿望。中专毕业后我找到了理想的工作,受损的自信得到一些补偿。生活压力、工作压力放大了心理缺陷的毁坏力。有的时候,有一股灰色的雾团在脑子里蔓延,几乎要罩住脑海了,人几乎要疯掉了。

    大概是这种心理障碍作祟,我对人们的评价非常在乎,到了刻骨铭心的程度。些许的肯定语对我来说也绝对是滋润心灵的金玉良言。十六岁那年,我放的驴群突入生产队的耕地里啃食禾苗,我却不知道。杨老汉把驴群逐出耕地。我很害怕,因为这是属于破坏集体的行为。幸亏杨也是地主成员,并没有告发的样子,只是略带恐吓地说,再可不敢这样了。之后,他和我爬卧在牛圈的废墟上,他盯着我的眼睛给另一个农人说,这个小子的眼睛厉害咧。这话我忘不了,给了我一点信心,觉得我可能是有着与众不同的眼神。十岁到二十岁之间,我对自己的长相也不满意,因为个子矮小,远远落在同伴之后。我的姨夫是个能说会道的人物,有次我和很多人在草林里割草,他远远看见我了,在河坝上就走就高声说:哈呀,这小子还没长一点点?一年生的蒲草都长得比人高了,你吃了十几年饭,不知道吃在哪儿了!啧啧啧,嗨,羞得我几乎无地自容。堂姐至今说,当有人把我和生产队的矬子巴图相提并论时,我就挺直身子背靠墙和巴图比肩站定,以事实驳斥:我可比巴图高,我还会长的。那些年,身高问题成了我的魔咒。看着那些小兄弟像着了魔似的长身体,姑娘们和他们追打着,跳跃着,我就会暗暗神伤。虽然后来长高了些,但是到了找对象的年龄了,还是标准的“三等残废”。在这自我形象的疑虑中,幸亏妻子肯定了我,她说是看下了我的人品、才华和长相!女性的一句肯定,对男人自我形象的接纳肯定是有巨大意义的,这话对我来说不啻是强力兴奋剂。此后陆续听到一些人说我有可取之处,比如额巴特尔在一次座谈会以后,说他的观感,说一屋子人里,数我和另一个白姓后生眼睛大而亮,好看,能够打动女人!我觉得他是在说笑,但是听着也很舒服。

    再说社会活动能力,一直是我的短板,也成了我的一块心病。有个很有阅历,岁数大的女同学在评论男生时,对我的评语是社会活动能力差,将来生存难。当时,我没觉得什么,后来上了社会果然觉得了。在社会交际上,不会讨人喜欢,不会高谈阔论,不会侃侃而谈,更不会折冲樽俎,不会……反正是生存能力不够。这一点上,说实话没有什么人给我曲意的肯定。但是得担当呀,奔忙呀,不会也得会呀,得努力体现自己的社会价值呀!90年代初,汽油奇缺,呼市的一个多年不见的朋友到旗里,还要回牧区老家,借人的摩托车没有油了,找到我。我从单位借到十公升油给他加上了,没要钱。他冷静地扔下一句:看来你还可以打在人数里呀!从此没见过他,但是这是他留给我的最动人的赞词,比几十元的油钱值贵,我一直忘不了。

    也有一些人的尖锐语言拨正了我几乎倾斜的价值观。1992年,单位去西安旅游,在火车上,我和几个年轻同事喝酒唱歌,同事高桂尖锐地说我,这也是那个和林某同类的人!林某者,一泼皮也。我当时虽然在酒后涎着脸说笑,但是这话入耳了。彼时我是刚到一个新单位,为了被接纳,勉为其难地喝酒讨好单位文化,一块说笑红火,但是从心里并不愿意。诤友,让我和虚幻的神话拉开了距离,从此我时常警告自己不可陷入吃喝玩乐的陷阱里。还有一次下属部门的一个女同事直言忠告我,你可不能掉到染缸里呵,那个地方可是容易叫人变化的!我又吃了一惊。这个人和我只是一面之交,却忠言相告,叫我感动、震动。后来我在生存焦虑中追逐钱的时候,同事小刘淡淡地说了一句:要那么多钱做什么呀!好好生活吧。这话点醒了我。是啊,要那么多钱做什么呀!感谢这些人,他们都是我的人生航向的拨正者,是良师益友。可惜当年的那些一语之师们在茫茫人海里难寻踪影,多年不见了。

    补缀千疮百孔的自信力和自我形象,要变得有力量,得从自身努力做起。我一直读书不断。这是我天生的爱好,知识就是力量嘛,可带来自信。谁说贬低知识的话,我就觉得是伤人之语。有次我的一个亲戚说道:现在不念书照样挣大钱咧,念书没什么用!这话击中我的精神支柱,很痛。从此我对他另眼相看,话语不多。另一个就是崇尚武艺。我中学时就学习摔跤,高中毕业后时常和生产队里的大力士外号“半颗头”的摔跤,两人不相上下。后来发觉他蛮力更强,屡屡识破我的诡计,所以在一次摔成平跤以后,就再也不跟他摔了,保持了对等实力状态。刚参加工作,我在看了《少林寺》以后突发兴趣,练习飞刀。那时候刚刚成家,有了孩子,就用给孩子刮屎布的小刀扔着玩,把土墙扎得斑驳陆离,引得学校后勤校长对着破墙久久凝视,不得其解。之后又练习了两年拳术。也奇怪,那以前我非常害怕酒鬼闹事,那以后心里就笃定多了。武艺可以强身健体,更可以增添自信和勇气。

    我坚持写日记近40年,开头只是写些学习心得,自我批评以及做了什么事情之类的,内心的真实感受记得少。1978年以后,记录内心真实的思想、心理,即使非常阴暗、刻毒、见不得阳光也照记不误。这是以自己为范本,解剖人心人性,剖析人隐秘的内心世界,为当作家打基础做积累。这种记法,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把自己的心理垃圾做一番淘洗的效果;冷静客观的解剖过程也是理性认识自己,减少情绪化的煎熬,减缓心理冲击的心理程序。在压抑、苦闷、愤怒而难以启齿时,只有和自己的内心通过日记来对话,如同受了巨大冤屈的女人给同伴撕心裂肺地哭诉一样,可以大肆宣泄一通,却无伤大雅。

    我的心里有好多参照体,遇事就会想,如果此事遇给他们会咋样?也就是模仿吧。这是些心理英雄、模范。先是学习,渐渐变作突破,超越英雄。说起来也好笑。小学同学钱孟善于摔跤,虽然个子还没我大,可是敢于和大个子同学叫板,弄得身强力壮的大个子对他毫无办法,最终被他偷到机会摔倒,以弱胜强。我那时非常羡慕他,一直记着。三十来岁后,我们在一个镇里工作,有次两人在沙窝里徜徉,我突然来了兴致,和他摔跤。他已经今非昔比,被我屡屡摔倒,我得到空前满足。陶东是我们年轻人的意见领袖,以尖锐的语言针砭时弊,臧否人物,连一些老干部也喜欢听他的高论。我有时候被他急扯白脸地驳斥,觉得他刺伤我的自尊,限制了我的言行,但是还觉得从他那儿可以得到生活素材,思想灵感,有所收获。有次我们几个年轻人喝酒,说着什么事情,他又高屋建瓴地要统一大家的意见。我不认同,实际上是不甘心,于是两人叫板,拍桌子,高吼二叫,谁也不退让。这是我和他第一次针锋相对。他看了看其他桌子上的客人都在奇怪地注意我们,略觉不好意思,声音低下去了。我背对其他桌子,没有注意到外来的压力,声音还是保持高分贝,取得了胜利。从此以后,他的意见霸主地位在我这儿动摇了。如果你的参照体永远竖立着,你就不会进步,我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还有利益竞争的对手,也是参照的重要方面。据说有的人以见不得人的手段竞争上位,用溜须拍马来获取利益,那是叫人特别气愤的。丑恶不能得逞,左道旁门不能通过,这是起码的规矩。有利益来临,所有的人都变成潜在的敌手。人人为了得到什么科级、处级等位置,争得心力交瘁,几乎搏上了小命。我也自然难以免俗。以当官来证明自己价值观的正确,读书的功用,头脑的精明,是最有说服力的。这是最容易博得多数人首肯的途径。谁的官大,谁的人生就算成功,这几乎是不成文的规定。为了一个“官”字,可以说简直叫人利令智昏。有一次,妻子说起我的提拔问题,一个亲戚说了一句:不可能,肯定提拔不了!妻子问为什么?他坚决重述:就是不行,没有为什么。他也不说为什么。我联想起一个长辈当年的一句话:你不应该改行,还不如一直当教师。当时觉得很憋气。终于我用晋升副处级来回击了这些否定,觉得扬眉吐气了。官场上得跟对人。我佩服的官是那种平易近人,识才公道,又能决断地给你办事的人。我结交到几个要好的官友。他们的欣赏和支持,才慢慢填充起我那瘪瘪的自信。这要花费多少宝贵的年华、精力、金钱和人格损失!我感觉如鱼得水的时候,是当了所谓的“官”以后。表现得不那么敏感了,宽容了。没想到官位不但可以使人立身,也变得特别自信、宽容。牧民后代在城里的渺小感因为有了官帽才变得强大有力。儿子那天说起某人安排子女花了巨款,对照自己几乎没花钱就找到了理想工作,感叹说还是当官好处多。实际上从内心来说,我觉得官场没有多大意思,对官帽子并不是非常喜欢的,但是全社会以此为标杆,于是心生不甘,只能得到以后鄙弃之,免得人家说你是酸葡萄心理作祟。这是先得到评判的资格再加以否定的做法。岁数也差不多了,我志得意满,心态空前好转,对一切看开了。那以前,只要说到你太直、没本事之类的话,我就会跳起来。现在我的参照体是谁?没有了。这就是成熟,是心理强大?凭借官位做到这点,真是一场黑色幽默!

    但是有些参照体是推不倒的。80年代初,我曾经为摆脱不了既定的思维模式、行为模式而苦恼,于是反叛,逆反。看历史观现实,也曾经感觉到不学坏办不了大事,坏人才可以走得远些,为此宁可先学坏,以便做成大事。更深感好人太窝囊,跟前的例子就是我善良的父亲。可是随着年月更替,渐渐觉得父亲也不容易,他的善良是一种定力,是一种带着哲思的生活态度。他经常说清清白白做人,牛车能跑得过兔子。现在我觉得父亲这个参照体还在我心里矗立着,以后也不会倒。

    孩子是进城者最在意的焦点,上学、考学、就业等一系列问题的解决,是父母价值的重要体现处。我在孩子上小学和初中以后,有一种强烈的焦虑感。孩子的出路,从职业、住房、成家立业等都在煎熬着我。我买了地片较大的平房,为的就是在万般无奈时可以和儿子聚居一起,我给几家烧锅炉。同事老哈说我买房赚了,原房主至今还在后悔,说几乎白送了那人(指我)一套房子了。虽然那时不惑之年都过了,但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夸赞听着还是觉得舒服。后来我们买了几座房子,顺利地解决了孩子的工作和住房,我的焦虑才平复了一些。所以说你的人生价值与孩子和家庭的境况密切相关。如果这些问题解决不好,你的人生就不算成功。在没有信仰的世俗社会里,这是真理。前几年,我的一个老师听说我的孩子在电业上就业了,叹服道:哈呀,你这人活动能力可以呀!这样的片言只语,自然也被我吸收为精神养料。

    有社交类的书教导说,要和比你高的人结交,有助于走向成功,这是至理名言。但是我做不到,忘不掉可怜朋友,不愿意因为高攀而损失自己的人格,只想以自己的价值来获得承认和肯定。事实证明,高层朋友并不都是看不起人的,是你源自阿斯哈村传统文化心理的高自尊和自己童年经历致成的脆弱敏感的自我在作祟。

    以读书来救济自卑,以追求到官位来获得自信、包容,以零星的社会肯定来补缀强化敏感脆弱的自我,这些就是我在城里的心灵完善历程。

    来源:弓生淖尔布著《双头马骑士--阿斯哈牧人的城市化感受》,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15年8月第一版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据有关资料,我国目前已经提出专名的地方学有北京学、上海学、香港学、澳门学、台北学、闽南学、晋学、武汉学、南京学、西安学、青岛学、开封学、温州学、鄂尔多斯学、扬州学、泉州学、洛阳学、三峡学、广州学、杭州学等。中国地方学方兴未艾,以后还会出现很多。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需要各个地方学的研究成果,集中展现在同一个互联网平台,发挥整体正能量。我们应该努力使更多的人们,能够静下心来,深入思考问题。提高全民素质,使更多的人们认识和把握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这或许就是地方学研究的宗旨。联系邮箱:baohaishan1960@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