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航程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土证券 - 陆航程首页
“资本主义”与“资本经济”
2018-10-10
字号:

    ——第三稿《资本经济与国土证券》之六

    六、“资本主义”与“资本经济”

    在传统经济学以及现代“主流经济学”中,并没有明确现代“资本主义”、尤其是“金融垄断资本主义”是对以“资本经济”为主导的社会描述。也没有涉及独立的“资本经济”生产方式的全面论述,往往将“资本经济”与金融产业混为一谈,客观上降低了“资本经济”在现代经济总过程中的作用。

    传统经济学以及现代“主流经济学”未能认知“社会资本生产方式”,更未认知“社会资本生产方式”与“资本经济”之间的关系,将“资本经济”最重要的功能与国家功能脱离开来,仅仅从金融产业角度谈及资本的功能。这种理论上的缺失与粗糙,使得“主流经济学”不能发挥指导宏观经济发展的指导作用。

    从上一节的概念分析中我们了解到,“资本经济”是超越并统领“实物经济”的全新经济形态,是人类社会巨大进步的体现。是“资本经济”改变了世界财富的积累速度,让财富能够无限循环增值,具有随资本积累而无限提高科技和生产力的能力。无论在社会主义国家,还是在资本主义国家中,都需要借助国家力量来从事“资本经济”及“社会资本生产”活动、达到“资本经济”生产目的。

    也就是说,“资本经济”必然采用“社会资本生产方式”从事生产。

    以“社会资本生产方式”从事“资本经济”活动、并统领“资本生产”(“实物经济”、“实体经济”、“商品经济”、“市场经济”),就是“国家资本主义”。

    因此,只要存在“资本经济”,无论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国家,都必然建立“国家资本主义”经济体制,都必然发挥“社会资本生产方式”的主导作用。

    以美国为例:美国以政府主导、“资本经济”统领的“社会资本生产方式”仍然是目前全球最强大的,主要表现在:

    1.强大的美元--“资本经济”通过“社会资本生产方式”主导的信用价值生产产能,这个能力不属于任何一个私有机构,而是美国的国家能力,其保障“财富与社会稳定的信用价值”由美国全体人民分享。

    2.强大的军事能力--“资本经济”通过“社会资本生产方式”主导的军事保障能力,这也是一种国家能力,而不是任何私有机构的能力,其产生的“国家与社会的安全价值”也由美国全体人民分享。

    3.强大的信用价值生产能力--“资本经济”通过“社会资本生产方式”主导的信用价值生产能力,集中表现在“国债货币”信用价值生产和股市信用价值生产方面。这也是一种国家能力,而不是任何私有机构的能力,其产生的“对社会经济的推动价值”也由美国全体人民分享。

    4.强大的信用周期调控能力--“资本经济”通过“社会资本生产方式”主导的金融监管调控能力,尽管美联储由私人机构构成,但其代表的仍然是一种国家能力,而不是任何私有机构的能力,其产生的“国家利益的增值价值”也由美国全体人民分享。

    5.广泛的公共福利制度--“资本经济”通过“社会资本生产方式”主导的“按需分配方式”,这也是一种国家能力,其产生的“财富与机遇的分享价值”保障了社会分配的相对公平,降低了社会怨气和矛盾,形成了相对稳定的社会秩序,保障了“私有资本生产”稳定发展。

    6.等等。

    为什么说,以上美国的国家力量,都是美国的“社会资本生产方式”生产出来的呢?因为这些能力属于国家,而不属于任何私人机构,因此,不是“私有资本生产方式”的直接产物,当然“私有资本生产方式”是美国经济的基础,但是,这些基础,如果没有国家从事的“社会资本生产方式”,也不可能形成这样强大的国家能力。

    而这种由美国全体人民分享、普惠性信用价值、稳定价值、安全价值、发展价值和分享价值,恰恰是社会主义经济与社会的典型追求与体现。而这些社会主义的价值却是“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提供的。

    如果我们不能揭示和解释这一切,哪些长期接受马列教育的人们,一旦了解了这些情况,或到了美国看到了这些现象,岂不会认为,自己一直在受骗?岂不会动摇马列信仰?

    如果我们的国家不能给予人们更多的社会主义价值,人们必然会仅仅追求眼下的物质利益,放弃社会主义理想。

    在美国提供这些社会主义价值的不是“资本集团”心向社会主义,而是必须依靠的“资本经济”体系、“社会资本生产方式”客观上必然“自动”为社会提供的。

    至于美国政治家集团,运用美元的国际贸易主要结算货币和储备货币金融地位、依靠美国强大的军事实力,娴熟的“信用操弄”能力,霸道的贸易战、金融战、货币战手段,来割弱小国家的羊毛,满足“资本集团”的私利,那时另一个由阶级代表性决定的政治层面的问题。

    经济学的任务首先是通过经济现象,寻找到经济结构决定的经济规律。在这个过程中,摒弃政治因素影响。因为,这些经济结构决定的经济规律才是历史进步的本质,才最终决定政治取向。

    现在我们的马列主义理论家、经济学家们,有多少人认识到了美国可以“自动”提供社会主义价值?中国有多少人能够自觉地运用“资本经济”体系、“社会资本生产方式”去强化对全体人民的“社会主义价值供给”?这大概才是中国人民最需要的“供给侧”改革吧?

    在美国一再向发展中国家推销、宣传“大社会、小政府”的时候,实际上,美国早已建成全球最强大的政府。

    在美国全力以赴向发展中国家灌输“自由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灌输西方“主流经济学”意识形态的时候,美国却为本国人民提供了最多的“社会主义价值”。

    对美国来说,只有各国都建立“小而弱”的政府,只有各国人民都反对自己的政府,都对自己的政府充满抱怨,都采用民主选举方式去争夺统治权,才能弱化各国政府(台湾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才能实现美国的最大利益,其中的奥秘不说自明。

    有人说,以上美国的“资本经济”成果、通过“社会资本生产方式”构成的国家能力,最终都服务于私有资本,应当说,的确有助于私有资本发展,这一切都为“私有资本生产”提供了一种支撑力和更加充分的公共环境。但也不尽然,其实也在为美国全体人民谋取利益,从这个意义上说,也是一种“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即:这种生产方式服务于全社会、全体人民,而不是那一个私人机构,这就是社会主义(以服务社会、服务全体人民为目的及结果)的生产方式。

    (课题大、内容多、时间紧、任务重、难免疏漏与不妥,且容下稿修改)

    (待续)

    几点说明:

    1.2018年,注定是众多历史事件发生的一年,也是众多“痴人说中梦想”的一年,中国元首与印度总理非正式会谈;金正恩跨过三八线与文在寅宣布结束战争状态;特朗普与金正恩约定见面……,这些事件如果一年前有人敢于预测,世界上无人不说“那是痴人说梦”,而现在这一切却被“没敢露面”的痴人说中(假如真有这样的痴人的话)。

    2.在美国加大对华贸易战、科技战、中国力怼,继续下去,就可能发生中美全面对抗的局面下,这里却在谈论未来可能发生的中美合作的基础、方式和路径。这也有点“痴人说梦”的感觉。谁知道呢?谁让赶上2018年,谁敢说,这一切注定不会发生?与其未来大吃一惊,不如现在潜心研究,是否真有实现的客观依据。

    3.尽管特朗普发动了对中国的贸易战,要求中国将天然气的采购对象从其他国家转移到美国,目的是拆散中俄两国战略伙伴关系。但就在特朗普身边,也有许多期待与中国合作发展的力量,我们需要争取的就是这部分力量,这是我深入研究、反复修改有关中美合作发行国土证券相关文章、促成中美两国在金融领域深度合作的初衷。尽管现在看来这些研究有点“异想天开”,似乎是“天方夜谭”,但反复研究的结论是,基本逻辑是科学可信的,坚持传播开来,总有一天机缘巧合,就能够实现梦想。

    4.本文中关于“资本经济”的相关概念,大部分直接引自何新先生的《资本运动规律不利于“内需主导”--何新经济学旧日札记整理(一则)》一文,本文结合现代经济发展历程和新结构特征,做了部分演绎。

    5.本文作者理解:“资本经济”--以“资本生产”(资本投资的“实物经济”)为基础,完成“抽象价值财富资源”的发现、挖掘、积累、并转换为货币财富的过程。

    “资本经济”即货币的“信用价值”生产本体。体现为国家主导的信用资产、货币、股市等信用价值生产与信用载体转换体系。对中国来说,大力发展“资本经济”是摆脱与美元挂钩、建立“自主货币生成机制”的关键环节。

    “资本经济”完成在实物资本消亡中,虚拟财富的继续积累、无限倍增和转化的过程。是以“资本生产”为基础而又超越“实物经济”的更高层的“独立生产方式”。必须单独作为研究对象。

    “资本经济”是超越资本消耗和死亡,而又能防止资本死亡,让资本复生并循环增值的更高层次的经济力量和过程。

    “资本经济”是研究消除金融价值循环梗阻,运用金融工具,保持虚拟价值循环畅通,创造更多实物经济财富并推动科学技术发展的科学。

    “资本经济”的根本任务,是发现、挖掘、积累、转化“抽象价值财富资源”,解除对其的价值禁锢和流通梗阻,将其转换为货币。

    “资本经济”并不是“私有资本”、“社会资本”、“国有资本”各种来源资本开展“实物经济”或称“实体经济”(包括银行等金融企业)、“资本生产”经济投资活动的总称。

    “资本经济”不是指“资本生产方式”。“资本经济”不直接从事“实物经济”投资、生产和流通。“资本经济”有独立的经济对象(抽象价值财富资源)、范围和过程。

    “资本经济”从事的是抽象价值财富的积累、转换与创造。“资本经济”就其本性看,天然是外延追求抽象价值无限扩张和资本必须不断外扩的经济形态。

    “资本经济”的发展必须向外看--即以全球体制为引导,寻求资源和市场两头向外的经济系统(何新)。“资本经济”为“价值生产”和“资本生产”提供基础的货币支持,形成国家核心的“抽象价值生产闭合循环”系统。

    6.本文中关于“社会资本生产”、“非资本价值生产”等概念,均引自蔡定创、蔡秉哲两位先生所著《信用价值论》,本文做了部分逻辑归纳、演绎和推论。

    7.本文作者理解:社会资本生产--包括:①由政府管理、“资本经济”统领下的货币、股市等信用价值生产;②政府投资与管理下的国有资本生产;③政府直接支出的国家行政管理、国防公共安全、宏观经济管理、国民教育与科研、基础设施与公共环境、公共福利与社会保障等“价值生产体系”(政府从事的这些投入,通常看作“单纯支出没有产出”的社会管理成本,于是提出“小政府大社会”)的社会资本生产(可见,这里的社会资本生产非指私有资本生产的总和)。--主要生产作用于宏观经济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价值。 这是改革开放前30年的占据绝对主体、主导地位的生产方式。改革开放以后,社会资本生产仍然占据国民经济主导体位,并且随着“资本经济”的壮大而加强。社会资本来源(税收),并不是对资本生产的行政盘剥,而是政府的“价值生产体系”对“资本生产”提供的“价值投资与服务”获得的合理分成。

    8.本文作者理解:非资本价值生产--是指非资本控制的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与信用价值生产方式,特指那些由历史积累起来的、不参与资本生产分配过程的、通过集聚效应和聚合反应体现到商品价值中,但并不直接加入价格体系的非资本价值生产要素,包括广泛应用的非专利知识、社会环境要素。体现各类资本价值生产在长期历史积存中、正向外部性的聚合与聚集效应;以及未来科学智能化技术和社会化生产高度发展的正向外部性聚合与聚集效应。非资本价值生产的价值产出包括:社会购买力、科学普及、技能水平和自主学习能力、资产附加价值,特别是:由便利性提升而增加的住房价值(非指交易价格,是指在非交易情况下,住房客观存在的、额外增加的、排除泡沫成分的使用价值。在“土地级差资产价值证券化理论”中称作“土地外部追加投入级差地租”)的那些公共设施建设影响要素,等等。--主要生产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资产价值,为“资本经济”提供大量的“抽象价值财富资源”--这其中,饱含着被忽视的、巨大财富的价值来源和存在方式。

    9.本文作者理解:国有资本生产--在国民经济关键与核心“实物经济”领域、由政府直接投资控股的生产企业。

    10.本文作者理解:私有资本生产--政府放权推动、主要实行市场化资源配置和政府监督管理的私有资本生产。--主要从事“实物经济”,生产劳动价值,也不乏一些企业信用价值创造。

    11.本文中关于“地租利得”概念,引自何新先生所著《反主流经济学》。

    12.本文中关于“自主货币生成机制”、关于“土地财政”有关论述,引自赵燕青先生的相关文章。

    ——陆航程的博客《资本经济与国土证券》- 草根网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比如“资本经济”与“资本主义经济”,二者的意思应该是差不多的,然后陆老师硬说不是一个意思。不是一个意思不知道改换别的名称?
         如果“资本经济”的意思是指引导实体经济运行的货币与虚拟,你可以改换名称叫做“虚拟经济”。如果“虚拟经济”仍然词不达意,你可以命名为“影子经济”等,干吗用“资本经济”作为名称呢?资本二字不是你一个人运用的,是理论界所有人运用最多的通用词汇,怎可以被你借走另搞一个意思呢?
    2018/10/10 11:58:23
  • 怎样给陆老师的学术理论做一个总的囊括呢?
       这就好比所有的学者都在研究人一样,有人研究的是人身体部件的分工,有人研究的是五脏、有人研究的血液循环系统、有人研究的治疗疾病的医疗方法、药理等等,不一而足。而陆老师研究的是什么呢?
       陆老师研究的就是将人改换了一个名称,谓之曰“高级动物”,然后陆老师的所有理论就围着这个“高级动物”绕来绕去,别人研究的人体部件分工,然后陆老师说这是研究的“高级动物”;有人研究五脏,陆老师仍然说这是研究的高级动物;有人研究的血液循环系统,陆老师还是说这是研究的高级动物,有人研究的治疗疾病的方法与药理,陆老师照样说这是研究的高级动物。
        那么这些理论者是不是研究的高级动物呢?当然是,似乎没有人说这句话不对,但就是每个理论者研究的人的层次不同,大家都研究的接近或者揭示人体科学的真相的东西,但陆老师的研究却一直在人体生命系统之外徘徊,研究了一辈子经济学理论,而实际上一直充当门外汉而不自知。
    2018/10/10 11:37:4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陆航程,男,出生于1948年,曾任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执委、中国统战理论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领导决策参考》专家委员会常务理事。曾发表的文章: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十三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二十期(1983年)《略论农业土地转让问题》;《新华社内参》第四十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市场经济理论研讨会”(1993年)《经济社会化与社会化经济》;中央党校《党校科研信息》(1994年)《市场经济就是社会化经济》。个人邮箱:luhangcheng@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