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宏魁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家国主义 - 普宏魁首页
陕西版酒瓶杀人并非“反杀案”实乃“决斗案”
2018-10-10
字号:

    摘要:法治需要社会的监督,社会监督是法治公正的保证。但社会舆论却同样会对法院的判决形成严重的压力,可能最终左右着判决结果的走向。由“侮母案”到“昆山反杀案”,再到“陕西版酒瓶杀人案”,三个案件表面上均有着相似的“反杀”情节,似乎理应这些被逼杀人者都是正当防卫,而“陕西版酒瓶杀人案”却有一个完全不同的判决结果。但我相信,当案件判决与法治进程面临严峻考验的时候,却也正是以案宣法的最好时机。

    《澎湃新闻》2018年9月30日载:今年6月28日,陕西省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2018)陕04刑初28号刑事判决书认定,去年12月10日晚,王浪与李雷在泾阳县炫色酒吧因琐事发生争执后,王浪持啤酒瓶故意捅剌李雷致其死亡,王浪犯故意伤害罪一审获刑九年。

    案件审理进展及争议焦点

    据悉,该案一审时,王浪的辩护人做了正当防卫的无罪辩护,咸阳市检察院公诉人引用辱母案做了王浪的行为属防卫过当应减轻刑罚的意见。咸阳市检察院公诉意见书在量刑建议环节,用了6页的篇幅引用了轰动全国的辱母案的启示,并指出该案二审判决对于司法实践中正确理解和适用正当防卫有积极的借鉴意义(但咸阳市人民检察院以咸检公诉部刑诉[2018]10 号起诉书指控王浪所的是犯故意伤害罪,而不正当防卫)。但二者建议均未被一审法院采纳。该案一审判决是在法院认定被害人有重大过错、被告人自首、赔偿36万元获得被害人家属谅解的基础上所做出的,一审法院的判决让控辩双方均感意外。

    因一审宣判后王浪及其家属不服,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并获受理。

    二审结果会如何?大家都在关注陕西省高院择日重审的结果。

    知名刑辩律师重庆者羽律师事务所的游飞翥对记者说,本案在二审中或会呈现出很多被一审法院遗漏的对定罪量刑有决定性作用的细节。他认为,本案属咸阳版的“昆山反杀案”,很多细节都与昆山案相似。并例举了很多案件的相似点。他还表示将以本案为例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防卫过当标准的公民建议,供制定司法解释时参考,以个案推动立法(但文章中并未清楚说明,游飞翥律师是否是被告二审的辩护人)。

    (以上内容均根据《澎湃新闻》2018年9月30日网络文章《陕西版“反杀案”:男子与人争执持酒瓶打对方反被杀》摘录并作适当编辑)

    此案并非侮母案

    本人对于咸阳市检察院公诉人将此案等同于于欢反抗侮母案并不敢苟同,因为二者在情节的严重程度上相去达远。犯罪情节是定罪的一个关键“参考数据”。在侮母的案件中,嫌犯的母亲是处于完全被控制人身自由的状态之下,更重要的是,后者案件中侮辱的程度更其严重。而在本案中,双方始终处于一种相对平等的形势之下,“反杀者”还可以选择比如示弱和解与回避的方式使事件得以解决。在当时,双方都是酒吧的座上宾,双方当时还有酒吧工作人员、朋友在作劝解,形势是比较缓和的。要知道,在酒吧发酒疯,吵架斗殴是经常发生的事。这里不作深入比较。

    此案并非“反杀案”实乃决斗案

    应该这才是案件的关键情节所在,明确这一点,此案的性质其实非常容易于界定。但很可惜,我从网上登载的文章中所看到的是:法院的判决书中没有将这作为一个关键情节来作为判案的依据,而公诉方、辩护方,则似乎在回避这一个关键的情节。但根据网上登载的文章来看,在案件的发生与发展、结果的整个过程的叙述中,这一情节实在是明确不过:

    “王浪供述说,他当时不想和李雷争吵,但对方不停的挑衅,还先动手打他,他很气愤,就抡起瓶子还手打对方。瓶子被打断后,他已控制不住自己,继续在对方身上戳了两下。后来,他把捅人的瓶子扔在现场,那瓶子是对方递给他的。”

    从李雷递瓶子给王浪这一关键情节可以知道,李雷在此案件中,他是很“英雄”气概的,他没有象“昆山反杀案”中的“龙哥”一样,一上来就对处于劣势中的骑车人于海明大砍大杀,让其无可反抗也无可逃避。纵然此前嚣张地向王浪扔烟灰缸、语言辱骂与挑衅,但在他实施真正可能伤害到王浪身体健康的行为时,所实施的行为是对酒吧中“不服气”的王浪进行“单挑,而不突然的袭击。还礼貌地递给对方比武的“武器”--瓶子。

    结果双方还就是进行了“单挑”, 王浪手中是接住了李雷递给的瓶子,而并非没有接瓶子;也并不如“昆山反杀案”中一样是反抗中夺得了凶器。

    既然是决斗,那么即是相互伤害的行为。这样的决斗,在中世纪的欧洲是生死自负的,合法的;我国电影剧中的外国人到中国设擂台“打擂台”,也是对对方的生死不负责任何责任的;还有武侠作品中的这种决斗,也一样双方互相不负任何责任。而用我国的现行法律来看,这样的械斗,双方都同样具有伤害对方的故意不言自明,但并不能因此免除对对方故意伤害的责任。说白了就是,这样的决斗的生死自负、结果自负的承诺与协议,并不能得到法律的认可。

    王浪刑罚是否过高才是本案问题的关键

    当然,王浪没有在案发后逃逸后被认定为等候型自首,而且主动赔偿36万元并获得被害人家属谅解。从自首与法庭外和解、以及李雷自身存在重大过错这三方面来看,王浪是存在减刑的法定情节与酌定情节的。看来二审辩护方应该争取的,仅仅是一个量刑幅度减少的问题,而不是极力翻案的问题。

    公诉书是否存在逻辑问题

    而咸阳市人民检察院以咸检公诉部刑诉[2018]10 号起诉书指控王浪所的是犯故意伤害罪,却又提出引用辱母案做了王浪的行为属防卫过当应减轻刑罚的起诉意见,却令人匪夷所思:

    因为,防卫(包括防卫过当)行为本身即不应该存在故意伤害动--故意伤害动机与防卫动机并不可能同时存在。那么也就是说,咸阳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本身存在逻辑上的严重错误?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注册评论员   zcsl530   zhangxhwilm   疯癫无名氏   stomer wong   510935375   阿河Cherry   daitao123   geshail   竹鹿思凡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70年生。汉族,农学专科、法学本科学历。1992年参加工作,曾任担任云南某县某乡政府办事处(今天村委会)文书、乡政府农科站农艺师等职务,纯粹“草根”身份。自称杂家,研究涉及国学、文学、哲学、书法、法律、治国大道、中医,具有深厚古文学功底,能够顺暢阅读各类文言典籍。岁月蹉跎,常常思考个人命运与国家前途。 以平民思想家自居,思想自由,独立特行,无缘世俗功名富贵。联系方式:QQ号1743289636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