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君山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注目礼 - 欧阳君山首页
“文人相轻”轻了谁
2018-10-09
字号:

    管窥欧阳君山先生文章小思:昔日文人相轻的传统影响,也使我养成了自高自大的恶习,很少看他人文章,但自从君山先生的文章进入视野后,恶习得到改变,从内心里承认天外有天、人上有人,他的文章意识超前,多思善悟,充满睿智,独辟一路。中国若是多一些这样的学者,思想理论真的会与时俱进。说不定,新时代的新道路就此开始了!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走近北京》作者 孙一寒

    前几天(2010年10月初),收到一陌生朋友的回复,以七个“有”相许:“有个性,有思考,有才华,有启悟,有观点,有骨气,有贡献!”忙拱手致谢:谬奖了!没想到朋友更上层楼,再许一段谬赞:“管窥欧阳君山先生文章小思:昔日文人相轻的传统影响,也使我养成了自高自大的恶习,很少看他人文章,但自从君山先生的文章进入视野后,恶习得到改变,从内心里承认天外有天、人上有人,他的文章意识超前,多思善悟,充满睿智,独辟一路。中国若是多一些这样的学者,思想理论真的会与时俱进。说不定,新时代的新道路就此开始了!”落款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孙一寒”,网上一搜,发现孙先生是《走近北京——梁肃戎传》一书作者。

    孙先生提到的“文人相轻”,某是可以作证的,京师悠游多年,与各方面接触甚广,又加之宣讲“注目礼”,对人内心深处“你算什么东西”抑或“老子天下第一”的感觉比较敏锐。就个人的观察,中国思想界所谓的左右之争,在相当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文人相轻。实际上,也不只是文人相轻,绝大多数人都有相轻的毛病——包括企业家和政治家在内,这似乎强有力支撑了注目礼概念的经验基础。区别是在于,由于文人以文字或学术为业,相轻的表现可能更明显一些。

    这妨碍社会的和谐,事实上,绝大多数人间悲剧都可以在背后找到相轻的影子。对学术进步而言,相轻更是巨大的阻碍。某自称“思想推销员”,常常有意识与各方面人士交流思想,但现场所见的实际情况往往是:别人在滔滔不绝,某在洗耳倾听。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不少人认为:“我咋的咋的,学历多高,资历多深,经历多厚,走过的桥比你走的路多,还听你君山瞎掰什么注目礼?一看你傻样,我全明白啦!”哪还会有什么交流呢?茅于轼先生治学处世几十年,对这一点有深切之感,曾写道:

    “学一个理论最犯忌的是不愿意承认它,一味地挑毛病。这是普通人最容易犯的毛病。当一个新理论由一个不出名的小青年提出来时,往往难以被承认,原因就在于此。如果这个理论已经树立了它的权威性,写进了教科书,命运就不一样了。所以一般人对于权威性的理论,总是肯定它是对的,学了就学了,也不打算向它挑战,或者说重新把它再发现一遍;对于尚未建立权威的理论,一味挑毛病,想方设法抵制它,最后自己没能学到任何东西。导致这种可悲结局的原因,就是学习的方法和态度不对。”(茅于轼著《微观经济学十讲》第3页)

    相轻不只是损人害己,自己不能够学到别人的东西,得不到别人的能量光照。更重要的是,相轻还暴露了一个天大的秘密,那就是:你并不比你所轻的人就重到哪去!说白了,你自以为轻了别人,实质上也轻了自己。这一点从日常生活经验上就可以有所体悟,一般而言,你与什么样的人计较,或多或少,你也就是什么样的人。不客气讲,如果别人是王八的话,你可能就是乌龟,彼此彼此。更可怕的是,你是被你计较的人,但被你计较的人不一定就是你心目中的样子——即别人可能根本不是王八,但你已经是乌龟了。

    电影《唐山大地震》中,生死分别后,由于心灵创伤,方登一直在计较自己的妈妈,以至于从不回唐山寻亲,但事实上,妈妈一直就像犯了罪似的,惦记着女儿,为她烧纸,为她买课本,就像活着一样。当方登最后知道这一切时,失声大哭:“对不起,妈!对不起,妈……”很赞同《马太福音》上耶稣基督的话:“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眼中有刺,却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你自己眼中有梁木,怎能对你弟兄说‘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你这假冒为善的人,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然后才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

    正因为如此,作为思想推销员,某一方面推销思想,但另一方面极其强调涵养。曾多次呼吁,学人们要加强涵养,不仅在一些会议或论坛上呐喊过,也写过好一些相关文章。以至于有朋友认为风景独特,真的像一座山,因为绝大多数学人们都在强调知识,一有场合就滔滔不绝,一有歧异就据理力争,唯恐自己的高明不为人知、不为人解、不为人懂。

    算是有些不急人知的,注目礼理论本身的特点就决定这一点,与其称她为思想,不如说它是常识,每个人扪胸自问就可以充分感知的常识。某一直相信,注目礼理论根本不存在什么理解和消化的难题,她是迄今为止最简单的理论体系,没有之一。但难度恰恰就在这,纯粹从认知学上讲,真正的障碍是在于人难以把既有的东西暂时归零,就像有禅师说的:你需要加水,可你自己杯里的水不倒空,怎么给你加水呢?如果再考虑现实因素,比如说势利与武断,绝大多数人的确很难“空杯”——对新思想更是如此,对注目礼理论尤其如此,因为她实在太简单了,她的价值诚如马克·吐温说到的:“问题经常来自于你深以为然但不尽然的地方。”

    更进一步,从学问本身来讲,真正的大学问不在体系之宏大,更不在知识或信息之渊博——那是计算机硬盘的事——而在于胸怀的豁然打开。如果说高明的话,真正的大学问不在于显示自己的高明,而在于把别人也启蒙和引导到高明。《大学》说得好:“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什么意思呢?自觉觉他,自度度他。哪还会“文人相轻”吗?过去整合过一说法,曰:有道君子如太阳,每天都是大笑脸,照到哪里哪里亮,就是“老板”——老板着脸的人——也灿烂。

    孙先生是坦诚的,勇于直面自己的内心;孙先生是大气的,乐于分享别人的新思。这也让我想起青年经济学家卢周来博士,那是某甫向社会正式推销注目礼,因为机缘巧合,给他送过一样稿请斧正,他郑重提笔,写了五点意见,最后一点也高度谬许:

    “在‘创造体系’已成学界笑话的时候,君山先生的确创造了一个体系!说实在话,如果没有此前对君山兄的足够尊重,我也许会将这样一本奇怪的书视为又一个江湖术士的无稽妄言而放在一边,根本不会看。但正因为事先的尊重,所以想君山的书肯定有其价值。看完后,不仅为其逻辑的缜密而叹服,还为其雄心壮志而叹服。”

    光明原在每个人的胸中,注目礼理论不过是个指引,我们可以轻别人,但又怎能轻自己呢?诚愿每个人看到自己本有的光,如此而已!如果还要问:君山,你以“大学退学分子”的高调推销新思想,遭遇白眼你咋办?答:某已用实际行动作出回答,当白眼飘过来的时候,某逆风飞扬,仍然坚定而温和对人注目致礼;再复斯言,那就是:

    纵你千千冰结,奈我万丈豪情!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注册评论员   zcsl530   zhangxhwilm   疯癫无名氏   stomer wong   510935375   阿河Cherry   daitao123   geshail   竹鹿思凡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天下事尽在“我”的注目礼争夺中!

微信公众号:注目礼学说(zhumulixueshuo)

E-mail:ouyangjunshan@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