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长江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飞天遁地 - 徐长江首页
为中国经济开方抓药(五)
2018-10-07
字号:

    (接上文)引水入新疆是一个庞大而繁杂的工程,仅这一工程本身及其相关附属沟渠建设工程,就能对中国经济产生无与伦比的推动力,他将带动数十万个就业机会。随着引水成效的逐渐显现,将在青藏高原的山脚下形成一个带状绿洲,这就为沿这一带平缓地势修建连通东西部的公路铁路创造了条件,也为新疆的发展带来了机遇,这些又将产生很多个就业机会。如果能进一步发展,那就能开辟出一条经由巴基斯坦、伊朗、土耳其,连接欧洲、非洲的快速经贸大动脉,这不仅是中国经济西出的一条捷径,还让沿线国家与中国都能避免漫长的海上交通线受干扰控制的危险,这使得中国与沿线相关联国家的商贸往来更具灵活多样性,这条贯通亚、非、欧的交通大动脉在成为经济全球化新生动力的同时,也让新疆成为中国一带一路建设的排头兵,新疆将因此而成为中国通向中东、欧洲、非洲的重要商贸集散地,当年珠三角地区因成为改革开放的前锋,而发生了惊天变化,今天,这一切变化将有可能在新疆上演,新疆地域面积占全国的六分之一,再加上新疆独特的旅游资源等,新疆将毫无疑问实现一种跨跃式发展,这一切不仅将为新疆经济插上高飞的翅膀,也将产生出一大批就业机会,如果能有一到二亿人进入新疆搞发展,在前文中,飞天曾指出对城镇化的规划应以该区域人口的60%左右为宜,剩下的30-40%里面,有一部分是因种种原因暂时不愿进城的,有一部分是已在别处有房的,飞天认为还有另一部分人则可以经过引导加入新疆的开发与建设中去。这不仅将对新疆各民族的融入与团结产生巨大作用,也将极大地缓解中东部就业压力。

    4、促进消费 用消费需求来拉动工业再次革命

    前些时间林毅夫团队为吉林省经济转型升级开了一剂“药方”,提出应转变重工业赶超战略思维,率先弥补轻工业短板。飞天作为一介草民不应该也不能对此妄加评论,但有一点飞天感到很迷惑不解,在东北历史上轻纺行业曾经有过发达的历史。例如哈尔滨亚麻厂是苏联援建的156项之一,海伦糖厂是中国最大的甜菜糖厂,佳木斯造纸厂是亚洲最大的造纸厂,但现在都垮了,为什么呢?营口在改革开放之初领风气之先,当时友谊牌洗衣机是第一大品牌,还有沈努西冰箱,现在与南方的家电厂相比,早已名落孙山了。为什么呢?是东北这块土地不适合轻纺、家电工业发展吗?如果是,那是不是现在风水已经转变了,以前不适合东北的轻工业,现在因风水转变而开始适合了呢?如果不是,那当初轻工业为什么在东北不能结出硕果呢?

    更何况,市场对轻工业产品的需求量是不是无限的,虽然这些年南方的轻工业是取得了一些成绩,但市场是有限的,在没有拓展轻工业产品市场的情况下,怎样才能确定东北走轻工业之路就一定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呢?如果不能,那是不是又重回重工业之路呢!就算能在竞争中侥幸取胜,那会不会冲击南方的企业呢!

    国家经济研究局所属的货币经济计划部主任,国会预算办公室及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的顾问等职业的美国著名经济学家N·格里高利·曼昆所著《经济学原理》第七版中关于供给与需求的关系图,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出,在有限需求不变的情况下,供给增加供给曲线s1向右移动到S2,产品的价格也随之向下移动,这就是说在没有拓展产品需求市场的情况下,企业生产的产品越多,产品的销售价格就越低,虽然适当增加供给对消费者来说减少了消费支出,但当产品的价格低于边际成本企业就只能面临倒闭,从而引发更大的经济问题。

    “如果市场上现有的企业盈利,新企业就有进入市场的激励,这种进入将增加企业数量,增加物品共尽量,并是价格下降,利润减少。相反,如果市场上的企业有亏损,那么,一起现有企业将退出市场,他们的退出将减少企业数量,减少物品供给量,并使价格上升,利润增加。这种进入和退出过程结束时,仍然留在市场中的企业的经济利润必定为零。”(经济学原理291页)林教授的吉林药方正好符合了曼昆教授的这一说法,当看到江南的轻工业尚处于有利润的情况,林教授给吉林开出了发展轻工业的药方,当生产同一产品的企业增加后,产品产量增加,价格下降,于是开始出现企业亏损,直到有企业不得不退出生产后,产品产量下降,价格开始上升,企业利润增加,最终这些企业只能在零利润上挣扎。林教授的药方或许是从消费者利益角度出发的,因为企业的零利润从短期来讲对消费者有利。然而,如果企业长期处于零利润它还能继续生存吗?由于企业的零利润,它就必然没资金来投入对新产品的研究与开发,当企业原来所生产的产品被时代所抛弃成为过时商品后,企业该怎么生存呢?是再让政府输血购买美国准备弃之不用的过时的二流技术呢?还是干脆关门了事呢?如果不能在技术上自力更生自主创新,那就只能永远跟在别人后面喝别人的残汤剩水,就永远只能生产中、低层次的产品,就永远不能摆脱中等收入陷阱,永远受制于人,永远别想做大国强国,中华复兴也就永远只能停留在梦里。没有新产品就只能关门停业,当大量企业关门,大量员工失业,经济将整体性衰退,那时候恐怕原来还在为企业零利润而高兴的消费者也难免要受到经济不景气的影响吧!所以从长期来讲,让企业走向零利润的方法,无异于让企业慢性自杀,让员工陷入失业,让消费减少,让经济走向悬崖,这是绝对不可取的。

    作为单个企业或许可以不用计较会不会形成市场饱和,会不会冲击南方企业,但作为国家智库又怎能不从国家的整体大局出发,又怎能不考虑整体经济产生的长远危害呢!当然,作为中国经济学界泰山北斗的林教授不可能不知道这些最基本的供给与需求对市场对企业利润与生存以及整个经济体系的重要关系,他的吉林药方,之所以忽略这一药方会不会冲击整个轻工业行业,会不会影响整体经济发展,或许有更为深远的想法吧!

    飞天认为说来说去还是一个市场的问题,企业的发展离不开市场,任何企业其产品如果不能顺应市场的需求,不能及时调整更新换代,那不论其是重工业还是轻工业,他都只能被市场逐渐挤压企业利润空间,最终一点点被无序的完全竞争拖死耗死。

    而工业拓展首先面对的就是产品市场的问题,如果不考虑工业产品的市场,一味放开生产投入就必然会导致大量产品积压、滞销,最终将企业拖垮拖死。

    2017年9月7日,北京宣布暂停共享单车新增投放,这是第12个叫停共享单车停放的城市。

    目前,全国共享单车累计投放量超过1600万辆,共享自行车过度投放、乱停乱放现象严重和超出城市非机动车可停放区域承载能力。共享单车行业在经历了爆发期后,开始逐步走入下半场。

    调查显示,今年1到5月,自行车产量2622万辆,同比增长25.4%,累计完成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2.1%,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0.5%。

    中国自行车协会的

    官方文件显示:中国每年有8000万辆的自行车产量,内销在2500万辆左右,而仅ofo和摩拜这两家共享单车企业,2017年一年的订单所带来的产能就将超过2500万辆。

    要支撑如此规模的产量,这背后是数千家自行车工厂夜以继日的加班,共享单车带来了巨大的订单,让自行车产业这个公认的夕阳产业又返老还童,一场造车大潮在行业里扩散开来,不少自行车厂的老板都在增加生产线,来应对日益增长的共享单车订单。然而在狂热的增产背后隐藏的却是寒冷的冰点。

    就从共享单车例子来讲,就共享单车而言其本身对方便大众出行与缓解城市交通压力还是有很多好处的,如果单车在某一城市的投放量能受到合理控制,不至于限入无序竞争,单车就能限制骑车人必须按规定的点有序停放,这一来就能规范单车使用与停放,既不会因乱停乱放对城市形成负面影响,又能减少企业的管理费用,对企业来讲也是有利可图的。但是由于投放无序管理无序,导致单车市场竞争激烈,企业在激烈的竞争中只有放开对骑车者的限制约束,结果便出现了单车随手而停的乱象,这不仅严重影响了城市形象与交通畅行,也增强了企业的管理难度,最终把单车行业挤入了死胡同。

    究其原因还是与曼昆教授的说法相吻合。由于企业对市场的盲目乐观,当企业对市场的投放量已接近或达到市场饱和时,产品间的竞争压力已就达到极限,为了让自己的产品能更多的赢得客户,企业就不得不对消费者作出让步,在无序竞争之下,企业的利润已几乎荡然无存,这一来企业又怎么还能抽出资金来进行技术投入呢!没有了技术投入,产品升级换代就只能成为空谈,一个又老又旧的产品要想在日新月异的市场需求中站着脚,唯一的办法就是减少利润空间,恶性循环一旦形成,企业也就只有坐等倒闭了。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经济就象水和户枢一样,只有在不停的流动与周转中才能避免产生问题,如果稍有停滞就会引发恐慌甚至危机。

    经济学家凯恩斯以为,“就业机会必受总需求量之限制”。只有增加需求才会增加生产,只有扩大生产才能增加就业。

    我们是一个人口大国,要解决大量劳动力的就业问题,就必须扩大工业产出。只有逐步把我国从一个传统的农业大国转变成一个工商业高度发达的强国才能让我国彻彻底底跳出中等收入陷阱,才能最终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

    飞天认为即将推行的农业现代化与西部大开发都需要大量的工业机械,这些对工业发展来讲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飞天认为,中国的人均拥有汽车量仍十分不足,当前应该加大放开私家车政策,促进汽车工业大发展,汽车业的发展还将带动一系列下游产业,这对中国经济都是相当大的促进力。

    飞天认为,当前还应该适当放开农产品深加工行业,逐渐让农业变成一种可以赚钱的行业。

    随着中国逐渐从一个农业大国转向工商业大国,机械化智能化的工业生产使工业产品的生产速度和产量大量增加,这些迅速增加的工业产量仅靠国内的消费市场来消化显然是不可能的。1870年普法战争结束,德国统一之后,德国地理学家腓特烈·拉策尔开始研究当时正在扩展中的德国工业产品的市场问题,并开始应用地理学为俾斯麦的帝国主义政策作辩护。他认为,由于世界在向前发展,空间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将越来越重要。可见要解决大量工业产品的关键就是增加产品的市场需求空间和销售空间,只有达到了供需平衡才能保障工业的稳定发展,才能逐步摆脱中等收入陷阱。然而美国为了阻止中国摆脱中等收入陷阱,利用其霸权地位,为中国设置贸易壁垒。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中国的出口导向型转向内需拉动型,2017年底,我们的出口已经从70%降到了10%左右。去年我们GDP总量是82万亿,出口的贡献是8万亿左右。这个数字对一个工业大国来讲显然太少,中国要做未来的工业大国就必须积极寻找国外扩大外贸市场,然而一个国家的外贸是与外交与地缘战略密不可分的,要谈论扩外贸就必须涉及地缘战略与外交政治,这里只能略去不写。(见《大棋局3~着眼全球雄霸未来》)

    三、着重人才 科技强国

    要摆脱中等收入陷阱,除了要有资本上的准备,更需要拥有高科技人才,如果一个国家的核心制造和高端技术都需要从外国引进,那他就永远只能跟在别人后,食人残渣剩饭,受人限制。这样他的工业产品又怎能在国际贸易中独在鳌头呢!缺少了国际竞争力,又怎能摆脱中等收入陷阱呢?无法摆脱中等收入陷阱又怎能成为世界先进国家呢?

    然而人才在哪里呢?难道我堂堂中华,泱泱大国就不能有自己的高端人才吗?

    说起人才问题不由得想起了,  "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这句话,三国后期西蜀人才凋零无人可用的局面由此可见一斑,唯有一个姜维左突右支,西蜀政权想不败已是很难。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为什么天府之国的西蜀政权会无人才可用呢?

    郑国人到乡校休闲聚会,议论执政者施政措施的好坏。郑国 大夫然明对子产说:“把乡校毁了,怎么样?”子产说:“为什么毁掉?人们早晚干完活儿回来到这里聚一下,议论一下施政措施的好坏。他们喜欢的,我们就推行;他们讨厌的,我们就改正。这是我们的老师。为什么要毁掉它呢?我听说尽力做好事以减少怨恨,没听说过依权仗势来防止怨恨。难道很快制止这些议论不容 易吗?然而那样做就像堵塞河流一样:河水大决口造成的损害,伤 害的人必然很多,我是挽救不了的;不如开个小口导流,不如我 们听取这些议论后把它当作治病的良药。” 显然如果按照然明的说法去做,那天下直言敢谏之士就只能因“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而“归卧南山陲”,天下自然也就没有人才了。而如果按子产的说法行事,则必然会出现“圣代无隐者,英灵尽来归”的蓬勃现象。管子云:天下不患无臣患无君以使之。西蜀政权的无人可用或许正是其用人取士的方式所造成的。

    我们略微分析一下西蜀政权用人方式与燕昭王的用人方式的不同处,就不难找出西蜀无人可用,而燕昭王时代却是人才济济的原因。我们不妨先来看看西蜀后期的将领。除了一个老得快掉牙的赵云,就是关兴、张苞等世袭祖荫的将领,几乎没有启用和培育新人,用人上只拘泥于将门名门之后,又怎能有所突破呢!虽然俗话说虎父无犬子,但古今大才又有几个真正的由虎父而虎子的呢?那个辅佐周文王的姜子牙、辅佐齐桓公的管仲、辅佐吴王的孙武、秦国的战神白起王翦……起自江湖间的大材可以说举不胜举。与之相反虎父犬子却也很多,且不用说那个纸上谈兵被秦将白起坑杀四十万赵军的,赵国名将赵奢之子赵括,就连诸葛亮自己的儿子诸葛瞻其军事才能也并不怎样,魏兵伐蜀诸葛瞻奉命守绵竹(今德阳),就算他不能预见到魏人会偷渡阴平,他也该对前敌情况有一个大体了解,没有前方姜维的败报而魏兵突至,显然是偷渡之兵,偷渡之兵必为奇兵,其目的是突然袭击出敌不意地打乱对手战略布署,然而由于是奇兵,要奇其军就必然兵力辎重有限,奇兵最忌的就是暴师久战而失去出奇制胜的奇,对付这种奇兵突袭只要能将其拦阻起来,让他的奇失去惊人的作用,他就只能被困死,而诸葛瞻却持勇激攻,结果兵败身死,虽然说他忠勇可佳,但其军事谋略上的才能却实在不敢恭维,对于大才而言忠虽然是必须的,但智谋才是最关键的。正是诸葛亮不能不局一格用人,才让西蜀无人可用,尽管诸葛亮在晩年发现并培育了姜维,但为时已晚。蜀国终因无人材可用而走上失败。

    我们再看燕昭王的用人方式,燕昭王欲报齐国侵占国土之耻,屈身厚币招纳天下贤士。郭隗说:“要想招致四方贤士,不如先从我开始,这样贤于我的人就会不远千里前来归附。”于是昭王修筑宫室给郭隗居住,像对待老师一样尊重他。后来乐毅从魏国来了、邹衍从齐国来了、剧辛从赵国来了,当邹衍到燕国时,昭王亲自拿着扫帚,屈着身子在前扫除路上灰尘,恭敬相迎。正是由于他的擅于择人用贤,燕国才逐步走上了强大之路,后来昭王任乐毅为上将军,乐毅为燕国攻下齐国七十余城。

    汉武帝曾说过:盖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如果商汤因为伊尹是陪嫁的庖人而弃之不用,那就不会有商王朝;如果周文王因吕尚是一个落魄老者而不用,那就不会有周室数百年江山;如果秦穆公不用仅值五张羊皮的百里奚,就不会成为春秋一霸;如果秦孝公不用魏惠王看不起的卫鞅,就不会有秦国的改革,就不能建立统一六国的基础;如果刘邦不用项羽手下不起眼的执戟郎韩信,就不能建立汉家天下……

    不知道当纣王身死的时候,当魏慧王被秦逼得节节败退的时候,当项羽自刎乌江的时候,其内心是怎样的感受呢,他们会不会有对自失贤才,以至无人可用、兵败身死有所悔恨呢!所以不是天下无人才,而是王上能否识人用人,王之所好,民之所效,只有那些能象燕昭王那样诚心招贤,真心用贤的王者才能有才可用,反之就只能在失败后感慨无人可用了。

    难怪唐朝诗人陈子昂在感怀燕昭王时会留下: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千古绝唱。那个曾经 是满怀“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之济世报国大志的李白,最终也只能在饱经宦海沧桑后发出了“昭王白骨萦蔓草,谁人更扫黄金台?行路难,归去来!”“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的长叹,终日借酒消愁,可见怀才而不遇者比比皆是,故天下不患无才,唯患无明君以使之。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故虽有名马,衹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

    孙子曰: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

    中华民族要崛起要复兴首要的问题就是强国,只有摆脱中等收入陷阱,才能让国家成为强国,只有中国自身强大到一定程度才能确保“不可胜“,也只有实现了”不可胜”才能谈伟大复兴。

    在工业化现代化高度发展的今天,一个国家是否强大的关键就在于他的科技是否先进,工业水平是否发达,而人才又是科技和工业首要的必备前提,没有人才我们的核心制造就会受他人限制,工业生产就只能停留在中低端状况,就永远不能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然而人才在哪里?怎样寻找人材?我们不妨看看德国是怎样寻找人才的吧!

    据新华网报道,2015年11月17日,中国学者庄晓莹获得2015年索菲娅·柯瓦列夫斯卡娅奖。她是唯一一名获奖的中国学者,索菲娅奖是德国奖金最高的科研奖项之一。获奖者可获得最高165万欧元(约合1121万人民币)的资助,在德国组建自己的研究团队和购买实验设备等,进行为期5年的创新科研。据悉,索菲娅奖已颁发过8次,获奖者超过百人。这些人中,大约三分之二选择留在德国。

    获奖中的三分之二选择留在德国,这显然就是一种招揽人才的最好办法,这与燕昭王招贤的方式虽异,其效果却有相同之处。1121万元人民币看似一个不小的数目,但如果能获得人才那实在太划算,试想如果用这笔钱到外国去购买先进设备能买几多,而这些所谓的先进设备并不可能是对方真正最先进的,以高昂的价格买回并不先进的设备,又怎能生产出最先进的货品呢!中国要做强国,就不能总跟在别人后面捡破烂,中国必须要有属于自己的先进设备,这样才能提高中国造的技术含量,也才能让中国造商品由中、低端产品走向高端商品,只有这样才能在国际竞争中脱颖而出,为中国争取更多的国际市场,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中国经济插上高飞的翅膀,也只有这样才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1121万元不仅仅是一笔奖金,更是一份对人才的尊重与诚意,无怪乎有那么多人才愿意到德国发展,也难怪能有三分之二以上的人才最终会选择留在德国,更难怪德国的科技水平能长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商君云:道民之门,在上所先。只有王之所好才能让民为之而效力。燕昭王用礼向天下招揽贤才,德国用重金奖励来向全球招揽科技精英,中国要实现科技兴国、工业强国与民族复兴的大业,实施人材战略自然就是势在必行的当务之急,只有同时采用昭王和德国的招贤方式,集天下之才为我中华所用,才能把中国改造成科技大国工业强国,也只有这样才能摆脱中等收入陷阱,才能实现中华民族的崛起与复兴。

    晚清时代中国也开展了洋务运动,但可惜的是清政府主要是以购买仿制西方枪炮军舰为主流,忽视了自身的技术研发人才培养与生产力发展,并不是象当时的日本一样以人才和学习自己!生产军舰枪炮为主,结果中日甲午战争中国一经失去以购买为主的海上军力,就完全失去了海上战斗能力,从而也就再也没有了返败为胜的机会,假如当年之中国能拥有强大的自我生产能力,那结局可能就会完全不一样,就象日本虽然能成功偷袭珍珠港给美国海军以重创,但由于美国强大的工业再生能力,美国海军得以迅速恢复并很快超越原有战斗力,最终将日本战败。所以花再多钱招揽人才也比去买别人的“先进"设备划算。

    中华民族要崛起要复兴,不仅要招揽天下之才而用之,更要用心培育人才,只有人才不断涌现出来,中华民族的复兴才能长久维持。“ 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之计,莫如树人”

    有人感慨现在的大学与技校差不多,说太过着重技能教育,其实学以至用又有什么不好呢!难道非要让学生们学成孔乙己那样满口之乎者亦,却连一点工作生活能力也没有的人才好吗!对学生进行工作和生产技能培训只能算得上培养普通人材,只有加强对那些敢于创新的人材培养才能为科技带来新鲜活力。

    人人都希望有全能的人材,而事实上全能人才是不可能有的,往往人才都是偏长于某一方面,这就如同瓦特能发明蒸汽机却不能如李斯特那样弹一手好琴;贝多芬长于音乐却不能象达芬奇那样画一手好画;苏秦张仪长于外交却不能象白起司马错一样拥有军事天赋……如果谁一定要让瓦特去弹琴,让贝多芬去画画,让苏秦张仪去攻城略地那结果只能是一塌糊涂,教育也是一样,其关键在于因才施教,如果一味刻版教学,那就只能固步自封很难有新的发展,只有放开手脚尽力发挥个人的长处,才能实现人尽其才,也只有这样才能生发出新的科技动力,也只有这样才能实现科技兴国工业强国的目的,也只有这样才能实现中华民族的崛起与复兴。

    王之所好,民之所效。司马光曰:“天下信未尝无士也!武帝好四夷之功,而勇锐轻死之士充满朝廷,辟土广地,无不如意。及后息民重农,而赵过之俦教民耕耘,民亦被其利。此一君之身趣好殊别,而士辄应之,”既然当代中国的战略重点是发展科技发展经济。为了显示国家对科技人才的重视,不妨由政府出面,用昭王式的礼遇和德国式重利来奖励杰出的科技工作者。并运用媒体力量,让科研工作者成为当今最受人尊敬的人,让科研活动成为当今最受人重视的工作,用无言之教来引发一场全民爱科学、学科学、搞科研的运动,如果年青人能象现在渴求成为娱乐名星一样趋之若鹜地渴望成为科学工作者,那中国的科研事业还怕没有人才吗?从前某国君愿意出一千两黄金来购买一匹千里马,求之不得,后得到一匹,赶去买时马却死了。于是侍从500金买得马首尸骨而回。国君非常生气:“怎么能把死马弄回来而且还用了五百两黄金呢?”侍臣回答说:“连死马都要花五百金买下来,何况活马呢?消息传出去,大家肯定认为您是真心买马,很快就会有人把马牵来的。”果然,不到一年时间,就有好几匹千里马送到了国君手中。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要招聘人才,不仅仅要放下架子,更要有诚心,要拿出实际行动。重赏之下必有能者,中国人杰地灵,只要真心求才,中国科研领域必定会人才倍出。

    培养人才,尤其应着重在青少学年生中展开自己动手的科学竞赛,通过某些特殊竞赛,来发掘学生的长项与潜力,然后对其长项着力培养,通过招揽和发掘人才,一定会早日突破美国对中国的技术封锁,将中国建成科技大国,经济大国。

    网络上有人反对给某些学科竞赛中的特长生加分,认为那样对別的学生不公平,教育的本身虽然是要让每一个人能公平的受教育,但这样做的目的并不是为实行平均主义,教育的目的在于发现人才培养人才,每一个人的天赋和爱好不一样,他们为之努力的方向也不一样,一份付出一份收获,正因为每一个人的付出方向不同,他们表现出的长处也有所不同,只有顺应他们自身的特点,扬其长而避其短,才能让他们的天赋和努力得到更好的发挥。如果一味强调全面发展那才是对其最大的不公平,国家也会因此而失去了得到偏才怪才的机会,所以应该允许一定程度上的偏科偏项,不能因为某一学科的弱势,就否定偏长的学科,这就如同要求贝多芬必须能画一手好画,才能去演奏音乐一样不可理喻。相反却可以应势利导,擅长物理的就在他向物理学科发展时给与放宽其他科目的要求,擅长体育的就在其向体育方面发展时给与其他科目上的要求……避免一刀切扼杀偏才的现象,引导其在其擅长的学科发展,让其成为某一方面的偏才怪才,让其有机会发挥独特的能力和才华。从而实现以教育来发掘与培养人才的目的,只有源源不断的培育新人才,中华民族的复兴大业才能长持久远。

    《草庐经略。任员》篇是这样回答讲述人才问题的:天生贤才,自足供一代之用。不患世无人,而患不知;不患不知人,而患知之不用。知而不善用之,与无人等。先贤告诉我们人才不是没有,而是要看伯乐们能不能慧眼识人,大胆用人。可见天下不是没有人才,而识人用人的伯乐不常有,以至于最终让千里马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

    欲为天下者,必用天下之才。中华民族要实现崛起与复兴的伟大构想,就必须实行全面的人才战略,对人才不仅要用心培养,努力发掘,还应该慧眼识贤、无私荐贤、大胆用贤,集天下之才为中华尽心竭力,绝不应该让千里马骈死于槽枥之间,只要能诚心诚意用天下之才,中华崛起与复兴之大业就必定会马到功成。

    只有设法招揽人才并尽力留着人才,才能让自身的科技水平和工业能力永远居于世界前列,也只有这样才能摆脱中等收入陷阱,才能让中国在国际竞争中脱颖而出,也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中国“不可胜”的地位,也只有这样才能最终实现中华民族的崛起与复兴。

    云谲波诡的当今社会,俨然即将进入一段新战国时代,时局的急剧变化留给我们好整以暇,从容应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是到了该有所作为的时候了!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作了“打铁必须自身硬”的指示,“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只有实现了自身的“不可胜”,才能在全球大搏弈中寻找时机,成为最终的获胜者,飞天认为中国应该首先抓住农业现代化这一机遇,有计划的推进城镇化与西部大开发,并借此推动经济转型,用内需来促进工业化的大发展,用这一系列实实在在的行动来实现中国“不可胜”的战略目标。然后,积极开展政治外交,把中国造推向国际市场,让中国成为一个工、商业大国强国,从而最终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全文完)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人才,指的是具有一定的创新突破能力的人,即想他人不曾想,为他人不敢为。而不是简单仅仅文化程度高一点,而不能根据具体情况灵活应用的人。
    就实而言一个拥有高学历而不能有所突破的人,与一个没有高学历的普通熟练工相比较是没有多大区别的,甚至有时还不如熟练工。所以人才不等于文化程度高,文化程度高不等于人才。詹姆斯.哈格里夫斯是一个普通的纺织工、木工,然而他发明的珍妮纺纱机却引领了一个工业革命新时代,难道我们能因为他没有学历或不是海龟而否认他是人才吗?
    2018/10/8 12:39:26
  • 人才论,才是巨大的误区。一个国家的发达程度,并不是看有多少人才,而最主要的是普遍的,平均的人的文化程度。如黑非洲,许多人为了自己的国家发展,到发达的欧洲去学习,也有许多人获得高的学历。但是,当回到自己落后的祖国,面对几乎刀耕火种的生产力,面对几乎原的文化素质的人。而无可奈何。所学的东西,无能为力。
       其实,人才并不是难题。而平均的、普遍的普通劳动者的文化程度,才是决定一个国家发达程度的决定性因素。
    2018/10/8 3:19:0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510935375   阿河Cherry   daitao123   geshail   竹鹿思凡   dzzeng41   sds3336   文艺游侠 王文秀   randomsk   鼓山一叶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草根战略时政研究者,喜欢写一些与时政战略有关的文章,常发在战略网、人民网、中华网,所有观点文章绝对原创。希望能为中华复兴尽一份心出一份力。邮箱:1301481251@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