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武军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前思后想 - 车武军首页
评张五常教授的学术观点之《卖桔者言》(三)
2018-10-03
字号:

    下文是张五常教授的养蚝经验:

    有些好朋友批评我过份固执,不肯对我认为是错误的理论让步。这批评我倒很引以为荣。在学术上,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的,我一向不理,不知道但需要知道的,我屈膝求教;知道自己 是错了的,我欣然承认。但若真理既知,我是半步也不退让的。

    其实,这些朋友的批评主要只有一点,就是20年来我坚持产权及交易费用在经济学上的重要性。但这并不是说我认为没有这些因素在内的其他经济理论不重要。我坚持的观点很简单,任 何经济理论,若含义着产权对人类的行为没有决定性的影响,都是谬论。我为甚么这样肯定呢?单举养蚝的例子就够了。

    蚝是在海滩上繁殖的。要繁殖得好,每天要有过半的时间浸在海水之下。蚝是不会走动的;若海滩是公用的,任何人都可随意拾蚝,而这海滩又是在容易到的地方,那就算是小孩也知道 蚝的数量一定不会多。若海滩是私有,投资养蚝的机会必定较大。同样的人,同样的海滩,同样的天气,同样的蚝,不同的产权制度有肯定不同的行为。

    当然,养蚝是可以国营的。政府养蚝,以法例或甚至武力惩罚拾蚝的人,又是另一种制度。国营蚝场既非公用地,也非私产,它有着不同的困难,不同的经济效果。养蚝若是国营,投资 多少由谁决定?用甚么准则决定?蚝类的选择由谁决定?用甚么准则决定?蚝的收成时间由谁决定?又用甚么准则决定?决定错了谁负责?而惩罚多少又以甚么准则来决定的?

    在私有产权的制度下,这些问题都有肯定的答案、作决定的人是蚝的拥有者,或是租用蚝场而养蚝的人。投资的多少,蚝类的选择,收成的时间,都是以蚝的市价及利率作指引而决定。 不按市价,不计成本,不顾利率,养蚝者是会亏本的。作了错误的判断,市场的反应就是惩罚。亏蚀的大小是惩罚的量度准则。我们怎能相信政府是万能的,怎能相信官员的判断力会在“不 能私下获利”或“不需私人负责”的情况下较为准确,怎能相信他们错误的判断会一定受到适当的惩罚(张五常)?

    评:张五常教授在养蚝这件事上面突出的是产权问题。他说:“任何经济理论,若含义着产权对人类的行为没有决定性的影响,都是谬论”。

    如果以自由市场经济为前提,张五常教授的这个观点是很难推翻的。可惜,张五常教授从未接触过智能社会经济模式理论,他并不知道,智能社会经济模式会颠覆人们常识性的认识。智 能社会经济模式会告诉张五常教授,“任何经济理论,若含义着产权对人类的行为没有决定性的影响,都是谬论”――这句话是错误的结论。在不懂智能社会经济模式的前提下,提前做出任 何方面的结论都为时尚早。

    在智能社会经济模式条件下,所有生产企业都编织在国家工农业生产管理体系当中,各自不再自负盈亏,由国家财政统揽收支。所有生产企业的范围包括所有国营生产企业与所有私营生 产企业,当然也同时包括了所有养殖业、蔬菜生产基地、水果生产基地等等,都编织在国家工农业生产管理体系当中从事相关生产。

    养蚝属于养殖业,可以编织在国家农业主管部门旗下成立一个分支管理系统,成立国营养蚝管理体系,养蚝场不用自负盈亏,由国家财政统揽收支。那么在这种条件下,各个养蚝场的厂 长负责自己职责范围的生蚝养殖,负责管理手下职员每天的分工,负责学习其它养蚝场的经验,负责养蚝场的规划建设等等。需要什么样的建设材料就给采购部门打电话获得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