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旭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醉里挑灯 - 戴旭首页
特朗普噩梦开始
2018-09-15
字号:

    ——“东方”巨人并肩,让美国从欧亚大陆走开

    上篇点评发出一天之后,我看到美国向中国发出贸易谈判邀请,并说希望双方贸易重回正轨。在确信是特朗普授意下的高级别邀请之后,我惊愕了一秒钟:

    什么意思?

    几天前特朗普还说他不急于和中国达成协议,中国谈判代表团刚刚回京可能还没倒过来时差。

    一、没想到特朗普的强弩之末来得这么快

    有人说特朗普认怂了。本尊以为,有这个含义,但现在特朗普还没到彻底认怂的时候。更大的可能是特朗普耍的另一个花招,一是让中国重新恢复对他的幻想,不要破釜沉舟地采取不可逆的战略行动,那样,他的讹诈战术将彻底失效,而在他之后的好几任总统都不一定能够挽回美国失去中国的后果——这出虚张声势的假戏就真的演砸了。这是长远的考虑(也许我把特朗普的智商估计得太严重了);

    二是缓和国内反对压力,度过中期选举的险关。由于他近乎疯狂地要对来自中国的全部商品加税,无异于让所有美国消费者都要多掏钱,让众多美国企业会受到报复和影响,因此受到美国的广泛批评——这不可能不影响到共和党的选票。民主党目前在选情调查中领先的情形就证明了这一点。

    由于特朗普在世界范围内倒行逆施,在国内又四面扫射咆哮狂吼,正迎来全面的压力反弹。世界范围内,反美统一战线的“军事部”和“经济部”都正在酝酿和建立;而国内,民主党正低调而扎实地做着重占参议院多数的事情。

    特朗普也许不怕全世界的反美力量,但他不会不害怕失去国会两院中的一个。没有国会的支持,特朗普这只蹦来蹦去的气球,将瞬间变成一只连转动都困难的瘪球,大家连踢都懒得踢它。一旦控制国会哪怕一个院,民主党也足以让特朗普变成瘸腿。那特朗普接下来的连任都是问题,后面就可以洗洗睡了——慢,很可能FBI会在他刚睡着时敲他的门。

    在特朗普的逻辑中,选票当然比钞票更重要。他上台以来除了减税政策一项堪称成功以外,其他内政外交几乎乏善可陈。从GDP狂热中渐渐回过味来的美国人,特别是被中国贸易还击擂清醒的那批原来支持特朗普的美国人,正在犹豫中。

    这犹豫传导到特朗普那里,不能不让他“股栗”一阵。因此,向中国伸出橄榄枝同时也希望抓住总是善良的中国递上来的一根稻草。(至于该不该理他是另一个问题,按说晾晾他有利于特朗普退烧;如果他真落井,趁机下一块石也是应该的,因为农夫与蛇的故事我们都学过。特朗普几百天来做过什么值得中国人信任的事吗?但此话题与本文无关,就此打住)。

    是怕彻底演砸也罢,是缓兵之计也吧,总之,这是特朗普强弩之末的证明。我判断他一定会有这一刻。

    老子在《道德经》中说“希言自然。故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孰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于人乎?”谁见过没完没了的狂风和暴雨?一个早晨,最多一天而已就过去了。天地尚且如此,人算什么呢。

    特朗普一开始疯狂我就在微博中说他不会持久的,依据就是老子的话,他怎么可能一直疯狂到底?他的上帝都不会允许他!

    现在拐点来了。美国的这次主动要求和中国谈判只是拐点到来的一个迹象,而不是原因。原因要深刻得多,但并不复杂,看得见也摸得着。

    二、两个“东方”同一缕曙光,两个巨人同一个背影

    此刻,特朗普会不会做噩梦?

    在我键盘上的文字一个个跳入互联网的时候,中俄两个世界核大国的军队,正在“东方2018”大演习中并肩冲向假想中的敌人。三十多万军队,一千多架飞机,上万台战车,不计其数的导弹炮弹——1991年美国率领的28国联军也不过是这个规模。但美联军只是人数稍多而已,其他“内涵”与中俄两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随便瞟一眼“战场”画面,都会让过往的战争场景相形失色,更不用说某个西洋大国的那些阵容庞大而内容稀少的演习了。

    而同时,第四届东方经济论坛正在俄罗斯的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来自中、俄、日、蒙、朝、韩国家的领导人并坐一起共商发展构想。在炮火轰鸣的背景下描绘蓝图——这真是一个很有看点的事件:因为无所不在的美国居然没有在里面。

    这个论坛本来就不邀请美国参加,但在2018年的当下,这一点特别重要。如果说有什么画外音的话,那就是在世界渐渐开始去美元化的时候,在欧亚大陆的东部已经开始了去美国化。

    就这么巧,这两个会——一个是会演一个是会议,地名都冠以“东方”。这当然是主办国俄罗斯的精心设计,目的就是要让已经头脑发热到忘乎所以的特朗普有点历史方位感:世界不是美国的,至少在欧亚大陆的这个地方,不是。

    在线观看中俄大演习的应该有全世界的军方人士;而现场参与东方经济论坛的有60个国家的代表团。足见两个“东方”的世界性影响。两个场所的阵势都足够大。这是中国和俄罗斯的基本块头的写照。大国做事,举手投足都小不了。

    果然,中俄两国元首宣布了惊世骇俗的经济合作计划。之前,俄罗斯已经宣布租给中国一亿亩土地种大豆,现在,中国宣布设立首期一百亿共计一千亿的中俄地区合作发展基金。还有,还有。远景是:以中俄为支撑的东北亚将出现一个体量巨大的世界经济增长极。在日本短命首相鸠山由纪夫一度力推的东亚一体化被美国掐灭之后,东北亚经济一体化正显露端倪。

    至于中俄双方的军事合作,就不说了。

    我想,特朗普这几天除了发推特和观看中俄军事演习,也会一直在电视机前观摩此次会议。而中俄的每一项战略性经济合作项目都会让他心惊肉跳——因为他本来只是吓唬讹诈中国一番,让中国把更多的钱掏出来给他,而由于他过于蛮横粗暴且心机耍过了头,致使中国不得不下定决心奉陪到底。

    而以中国的智慧和韧性,一旦中国决定打持久战,这世界上还没有谁能赢得了。

    别的不说单论大豆,中国停止从美国进口大豆改为租俄罗斯土地自种,只此一举,就会让特朗普永远后悔。他可以像发推特一样轻易地变脸重新再和中国进行正常贸易,但再想让中国订购那么多美国大豆已是不可能的事情。同类的情况还有油气。以后可能还有大飞机,还有麦当劳、可口可乐什么的。

    特朗普一直不明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句中国谚语是什么意思,这回中国用实际行动跟他解释清楚了。我估计直到退休,特朗普的“脚疼”都不会消失。

    但是,更要命的问题还不在这些具体的经济项目上,而在本文开头的那两个“东方”主题的并列上:经济的后面有军事,军事的后面那就是政治了。

    简而言之:因为特朗普疯狂过度而又内力不足,使中国和俄罗斯本就亲密的关系又加固了一层。本来特朗普还希望在中俄之间寻找缝隙以离间瓦解,现在看希望越来越趋渺茫。

    每一个美国政治家和战略家都明白,中俄只要站在一起,美国以一国之力,无论经济还是军事,都无法撼动。特别是军事,中俄任何一国都有制止美国发动战争的手段。双方联手,那就不是美国一国军力能够对付的问题。

    战略态势上,美国从此只能处于两线作战了。由于俄罗斯在中东战场的决定性反击,为伊朗提供后方和机遇,使美国事实上还多了一条麻烦的战线。如果中俄愿意,双方可以很轻松地让美国疲于奔命,活活累死在无穷无尽的征途上。

    面对着忽然耸起的“东方”,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不能不犹豫。美国一犹豫,和平就来临。透过和平曙光的投射,两个“东方”巨人并肩而立的身影一直延展到地球的那一端。

    让美国多犹豫一会吧。更令它担心的事情还在后面。

    三、美国最害怕被从欧亚大陆赶出去

    按照布热津斯基替美国设想的征服欧亚大陆的计划,美国本来也是准备了三条战线的,即中东、欧洲和远东战线,分别解决伊斯兰世界、俄罗斯和中国。但在具体方法上却是分化瓦解、各个击破。

    布热津斯基说,美国必须制定一项全面的、完整的和长期的欧亚大陆地缘战略,旨在促进欧亚大陆地缘政治的多元化,以防止出现一个最终可能向美国的首要地位提出挑战,并谋求将美国赶出欧亚大陆的敌对联盟。这种敌对联盟最危险的是中、俄与伊朗的同盟;其次是中日轴心。他认为,欧亚大陆的力量加在一起远远超过美国。但对美国来说,幸运的是欧亚大陆太大,无法在政治上成为一个整体。

    布热津斯基非常担心两个问题——这也是美国能否征服欧亚大陆的关键:中俄伊结盟;中日轴心。一个在欧亚大陆的中心地带,一个在欧亚大陆的东端。美国若不能占据这两个重要据点,则对欧亚大陆只能垂涎而已。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以北约的方式从军事上控制了欧洲,又以马歇尔援助计划从经济上控制了欧洲,这是从欧亚大陆的西部牢牢地占据了立脚点;同时,美国不惜使出原子弹,一个潜在用意是告诉苏联不要和他争夺日本——这是美国日后进入欧亚大陆的东部支撑点。

    尽人皆知,随后美国借口北朝鲜入侵,卷入了朝鲜战争,从世界大战略的角度讲,这就是登陆欧亚大陆的开始。但是,中国把它击退了——当然,苏联也暗中出力了。在越南登陆尝试失败之后,美国积极介入中东代理人战争,是想从欧亚大陆中南部寻找新的战略立足点。这也是苏联解体当年,美国急不可耐地发起海湾战争的原因。

    之后,美国吹毛求疵找伊朗的毛病,就是要干掉这个反美支点,以防止中俄有朝一日和伊朗“结盟”。不幸的是,特朗普刚一上任,就差一点促成了这一“联盟”,至少俄国与伊朗在军事是已经坚定地站在一起并肩作战,而中国成了伊朗原油的主要买家和经济的坚定支持者。

    本尊多年来一直呼吁建立以中俄伊为核心的大欧亚共同体,惹得特朗普先生和美国的战略家们十分不满,在多个场合公开攻击。盖因为这是美帝国的命门。

    美帝国的另一软肋是“中日轴心”。

    美国志在控制欧亚大陆以控制全球,21世纪只剩下中国、俄国和伊朗尚未制服。而按住日本是围堵中国和俄国的关键。如果中日像德法一样实现战略和解,则美国在东亚将无法立足,美国全球体系将彻底崩盘,遑论朝鲜半岛影响力了。这就是美国一再替制造苏俄威胁论、中国威胁论吓唬日本的原因。

    一些目光短浅的日本政治家一直坚持与中国为敌的政策,让美国略微放心。但日本惯于卧薪尝胆韬光养晦,美国心知肚明,一直害怕哪天再出一个鸠山由纪夫那样主张中日亲近的明白人,那美国的帝国梦将灰飞烟灭。所以,美国的鹰眼对中日之间的互动那是目不转睛。

    这次2018第四届东方经济论坛中,居然爆出日本想要参加下一次中俄东方演习的新闻,不知道特朗普先生作何感想。或许日本是想牵制一下特朗普对美日韩防务合作的不积极,但无意中点到美国最敏感的部位,还是会让特朗普哆嗦一下的。

    具有一定思考和写作能力的特朗普,不可能不知道布热津斯基的这段话。这就是他不惜冒犯北约老盟友也要讨好俄罗斯的原因。无奈,形格势禁,志大才疏的特朗普先生平生的本事只是做了一辈子企业,娶了三个老婆,破了四次产而已。他没有哲学素养,缺乏战略思维,外交行为笨拙,徒有一堆狡诈无信的小智,岂能把控风云变幻天地沉浮!

    俄伊土德黑兰并肩的照片出现不到十天,中俄日韩朝蒙站在一起的照片又出现。两幅照片中都没有美国。只差一个关键的符号出现,令布热津斯基先生地下难安的“把美国赶出欧亚大陆”的情景就会出现。

    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就是世界主要乱源,直接入侵、颠覆,间接干涉的国家达到五十多个,占世界国家总数的四分之一,范围遍及亚非拉欧。特朗普上台以后变本加厉,几乎对全世界进行讹诈和恐吓。

    世界不是美国的世界,美国没有权力打砸抢杀。对于已经被美国一手遮天的美洲而言,只有古巴和委内瑞拉等少数国家在顽强地坚守着独立自主的底线;对于没有大国力量的非洲,它们正在做出集体的判断(参考中非合作论坛);

    对于最早产生人类文明,迄今又有大国耸立的欧亚大陆,那就不一样了。无论中国、俄罗斯,都有着令美国不敢轻举妄动的军事力量。而站在中俄的前面,面对美国伊朗也毫无畏惧。

    中俄伊完全有着“让美国从欧亚大陆走开”的硬实力。

    中俄伊经济呈现战略性互补,三方完全可以形成长达百年以上的经济共同体,并在此基础上向安全共同体延伸。

    中俄伊都希望世界和平,至少所在的欧亚大陆和平。

    总体上说,三方经济发展并不是离不开美国,三方只需要放弃美元,就能立即激活各自的潜力。

    安全领域,三方都处在美国的C形包围中,三方都有让美国走开的需要。世界已经看到中俄两军的东方演习,如果哪一天中俄伊三军一起在亚洲中部展开演习,欧亚大陆的世纪性和平画面就完整了。

    美国的门罗总统当年说过,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今天,欧亚大陆国家完全说,欧亚大陆不是美国的地方,请走开。没毛病吧?

    四、特朗普打烂一个旧世界,但建设一个新世界的不是他

    2018年注定将以决定性的巨变之年被记入历史:由于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起以中国为重点的全球贸易战,并按照美国优先的原则重塑世界规则,致使二战后形成的世界基本政治格局受到猛烈撞击,开始以经济利益为核心重新排列组合。

    1、由于老欧洲主要国家法国和德国同一天发布不依赖美国的“独立宣言”,更由于之前北约内部的激烈争吵使美欧第一次出现散伙可能。(2018年9月12日,欧盟委员会主席更说出要甩开美元强化欧元的公开讲话——原话是这样的:既然只有2%能源进口来自美国,欧洲为什么要以美元支付80的能源账单呢?本尊评:对啊,为什么呢。想吧,一旦欧洲弃用美元,美帝国将呜呼哀哉)。

    2、美国在把一度热烈拥抱自己的俄罗斯无情推开,并塑造成重新拿起核武器的对手之后,特朗普现在又试图对俄罗斯又打又拉,终于没有拉住;

    3、美国正在把一直进行战略合作的中国努力推到战略对手的位置;他亲自倡导附和日本的印太战略,试图把印澳日重组为东方北约;

    4、它置基本的国际法律和国家信誉于不顾,撕毁已经签署的伊朗核协议,对北约盟友土耳其展开金融袭击,同时却又迁移使馆偏袒以色列,激怒阿拉伯世界,使中东地缘政治结构瞬间发生巨变;

    5、他想在世界冷战的最后一个据点朝鲜半岛,证明自己比所有的前任都能干;

    ……

    特朗普仅仅用了一年时间就改变了世界七十年,在结束20世纪冷战格局的同时,开启了21世纪新冷战时代。

    突然之间,世界一直以来清晰定位的敌我友角色,全部发生了混乱。这是一直发生着的世界大变局之最新形态,透露出美国已经更新了战略思维:它已经不再把俄罗斯当做全球主要战略对手,而以中国取而代之;但在具体战术设计上,特朗普一改之前美国历任政府综合运用政治、经济、军事力量分化瓦解各个击破的策略,试图仅凭经济手段一举把全部对手统统击倒。

    结果是:被击倒的并不是特朗普的对手们。

    五、中俄联手铸就21世纪持久和平的定海神针

    特朗普有一个隐隐可见的大私心:那就是在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同时,也让自己伟大,最后能走到国会山后面,和那四位美国总统的雕像站在一起。至少,也要和里根并列。

    然而,他除了“制裁”之外,几乎什么都不会。

    当上总统,特朗普才知道,今天的美国在军事上的能力其实很有限。军事帝国主义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就已经结束了。美国无法举着核武器在世界上耀武扬威,他会收获一片嘲笑。

    它只能用文化和经济的手段。而特朗普的文化素质又不能恭维。所以只有经济。可经济又是世界上最复杂的领域,一不小心就到政治层面上了,这又是特朗普的弱项。

    于是,特朗普在耍了一年多的蛮横之后,他看到了一个像铁一样的冰冷的事实:

    由于他使用美元欺凌众多国家,而众多国家不约而同地选择去美元化;

    由于他同时还使用美军威胁众多地区的国家,很多国家于是不约而同地选择去美国化。

    这其中最重要的是,欧亚大陆让美国走开!这也是特朗普真正的噩梦。

    自二战结束以来,美国历任总统都心怀控制欧亚大陆的梦想,美苏争霸的实质就是美洲最大的国家和欧亚大陆的最大的国家苏联,争夺欧亚大陆。美国在朝鲜和越南两次试图登陆,被中国击退,目的还是欧亚大陆。

    但是,真正让美国梦碎的是特朗普。

    由于特朗普式的经济帝国主义,空前广泛的杀伤性,已经危及到世界和平和人类命运,因此,对此负有不可推卸责任的中俄,出于历史使命,不能不挺身站起,重建世界平衡,以反对帝国主义。这不是结盟,这比结盟的意义大得多。双方以构建超联盟欧亚命运共同体的方式,让世界新秩序的曙光在东方显现。

    在此基础上,俄日关系已经出现改善迹象。普京已经向日本发出签署和平条约的呼吁。

    中日关系也已经破冰,日本首相很快来访中国。“中日轴心”这一美国的噩梦可能不会很快出现在特朗普的头脑里,但不寒而栗的想象是不可避免的。

    就日本而言,长期被美国骑在身下,是永无前途可言的。只有向中俄靠近,才是向希望靠拢。中俄“东方2018”对日本产生的心理震撼,如同一场无声的地震。与中俄为敌,日本根本没有这个力量。其实,它又有什么必要非得做美国的炮灰呢?日本的生存和安全归根结底要靠和中俄搞好关系。如果日本想通了这一点,接下来美国和世界将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日本,当然还有全新的东北亚格局。

    特朗普打烂了一个旧世界,而建设新世界的却是中俄。很有可能还有印度和日本、欧洲和其他众多的国家。

    我们也许不一定能在短时间内见证美国的解体消亡,但我们一定能很快看到特朗普领导下美国急速的堕落式衰败。特朗普以GDP4%增长率喂给美国人的精神伟哥,效力即将过去。那些跟随特朗普怪叫着“想制裁谁就制裁谁”“美国就是可以随心所欲”的超级鹰派们,将眼睁睁地看着一页不再由它任意涂抹的历史画卷自眼前向未来徐徐展开——

    这页历史的主题叫:新时代。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奥巴马特朗普有区别吗?本质没有,恨特朗普没用,来一个牛朗普中美还是会斗,也许更激烈。换,是着于相;不换,也着于相。变则通!
    2018/10/15 13:38:39
  • 我们的特朗普呢?一点点的批评声音都没有,毛太祖曾经执行是,压制批评就是犯罪。可悲,的结局可以预料。
    2018/10/7 9:41:25
  • 建立上合组织二十万人的快速反应部队,由中俄为主提供军事装备,有五国轮流担任军队最高指挥官。这一目标能实现,那么中亚和平就是铁和平。
    2018/10/2 14:00:03
  • 美国为什么要对中国进行全面的贸易战?最强环保让中国的中小微企业出现倒闭潮,不在依靠农业收入脱贫的农民路在何处?美元作为世界货币,大宗商品以美元定价,要想打击美国,必须打破美元的垄断。人民币、欧元、日元谁是能代替美元。我们都热爱和平,却幻想美国的衰落,美国不会轻易被击垮,无论中俄伊合作还是其他形式的组合。中国崛起首先是解决自身的问题,三农问题、人口问题、住房问题、产业不平衡问题、尤其是高新科技的问题。说白了是民心、民意、民族信仰问题的正确解决。
    2018/9/25 16:49:25
  • 令人不明白,只要美国给好脸,很多国家都会一心一意归顺美国,而今美国把欧洲得罪了,又得罪中国,加拿大墨西哥日本韩国。。。即使这样被得罪的各个国家仍然要和美国抱在一起。韩国,墨西哥已经被美国拿下,日本欧盟英国。。。都耐心的等待美国来拿下他们。。。甚至俄罗斯伊朗土耳其哪一个不是苦苦等待美国的赦免。。。哪里有什么主动战略,都是被美国挤兑出来别无他法的战略。。。都在一门心思的抢占市场。。。纸上谈兵,看起来顺理成章,用起来。。。
    2018/9/18 15:27:22
  • 我们如何才能既坚决地捍卫中国的国家利益,又要策略地、以人所不知的方式韬光养晦、避其锋芒,将特朗普发动的中美贸易战化解于无形之中,是考验我们战略智慧的历史性时刻。

    法国有两本畅销书,描述的是世界的未来走向:一本是阿兰•;索哈尔的《理解帝国:明天将是世界政府的统治,还是民族国家的反抗》。另一本是雅克•;阿塔利的《未来简史》,力倡建立一个世界政府是人类的必由之路,甚至给出了时间表:本世纪六七十年代。目前特朗普在做的,正是“民族国家的反抗”。

    对于中国来说,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今天的敌人,谁是我们明天的朋友?这是当前必须解决的一个问题,一个也许是至关重要的问题!谁能给出一个正确的历史答案?
    2018/9/18 12:47:29
  • 但特朗普错误地估计了中国的顽强抵抗。特朗普之所以一直声称,他“尊重中国国家主席”,中国虽然是美国“经济领域的敌人”,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是坏的”“这仅仅意味着他们具有竞争力而已。”

    就是因为特朗普希望尽快地“解决”中国问题,以便可以回过头去应对其最主要敌人——全球化及其背后的金融跨国资本。事实上,这股力量正在动员起麾下的全部媒体力量,利用所谓“通俄门”“性丑闻”等“非常规”手法打击特朗普,甚至以“弹劾”相威胁,以逼特朗普就范。这是其惯用手法。在此稿完成之际,特朗普已经有点焦头烂额。甚至他自己都提到了被“弹劾”的可能性。

    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特别而需要一场“外交和经济”的“胜利”来渡过难关。但特朗普没有想到的是,他以19世纪西方列强惯用的这一套手法来对付中国,早已行不通了。他的贸易战领军人物大多是上个世纪80年代打赢日本的那帮“老人”,他们的那一套用来对付中国,不但行不通,而且将会碰得头破血流。

    只是,当中国的强硬立场打乱了特朗普的战略部署之后,特朗普会做出什么样的战术调整,这是我们必须关注的,我们要真正防范的。我们特别要注意,不要因此而使特朗普被逼而将其最主要的敌人——“全球化”和“金融跨国资本”暂时放在一边,而与中国进行“死磕”。
    2018/9/18 12:44:56
  • 特朗普可以指责中国侵犯美国知识产权而发动贸易战。但要是提交世界贸易组织来裁决的话,美国的指控必然被驳回,因为中国是以发展中国家的身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前面说过,全球化总是由一个最强大的国家所主导。现在这个最强大的国家突然发现,自己被自己制定的规则缚住了手脚。它不是反思自己的优势会逐渐失去,自己应该如何改革以使自己重新适应自己制定的规则。相反它一心想要挣脱自己编织的绳索网络,凭借自己残余的优势力量去打击对手。

    我认为,这就是特朗普发动一场全球范围的贸易战的最根本的原因。

    中国策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俄罗斯和中国在未来特朗普所代表的产业资本对金融跨国资本的决战中,即便成为其同盟军的可能性不大,但至少在一个阶段内不会是特朗普的最主要的敌人。因此,当特朗普发动对中国的贸易战时,是有着明确的战略目的的。

    我认为,从特朗普的战略出发,他显然错误估计了中国。他以为,先发动对中国的贸易战,中国会在美国的压力下立即“投降”;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很容易赢的”;然后以这场“外贸胜利”安抚了他的选民基本盘之后,特朗普将会转向欧盟,向欧盟发起总攻。

    特朗普在等待时机。一旦时机成熟,特朗普将会毫不犹豫地对欧洲发动“颜色革命”,以帮助欧洲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政治势力”上台执政。我们一直以为,“颜色革命”是美国用于“意识形态敌对国家”的手段。其实并不尽然。“颜色革命”同样也被用来对付美国的盟国,特别是当美国需要进一步控制盟国的时候。

    众所周知,法国是60年代第一个要求美国兑现美元换黄金的承诺的国家。当时法国总统戴高乐意识到美国正在滥印美元,而一旦美元印数超过美国的黄金储备,将不可避免地引发美元危机。结果,戴高乐便成为西方国家中第一个向美国派出军舰,将法国挣取的“绿纸”换回真正有着永恒价值的黄金。也正是因为如此,几年后,在1968年5月,有人策动了法国本土上的一场声势浩大的、打着“学生运动”旗号的“颜色革命”,这可能是历史上真正的第一场“颜色革命”。其结果是戴高乐下台、法国和欧洲其他想用美元换回黄金的做法戛然中止。从此不要说拿美元换黄金,甚至想都不敢再想。
    2018/9/18 12:41:18
  • 上个世纪20年代,美国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这两大力量终于爆发激烈冲突。美国产业资本掀起一股强烈的反金融资本浪潮,其代表人物正是产业资本的重头悍将、福特汽车集团公司的创始人亨利•;福特。

    当时的情景与今天的美国有非常接近的地方。与此同时,国际上特别是在欧洲,也出现了一股反犹浪潮,出现了德国纳粹和希特勒。美国也选出罗斯福担任总统,主导并通过了一系列法案,从实质上限制金融资本对产业资本的挑战。

    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两大资本之间的冲突出现了转机。正如我前面所说,“战争”是使美国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形成共同利益链的一个重要手段。二战结果我们都非常清楚,美国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双双从战争中大发横财,成为二战最大的赢家。

    二战结束时,美国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联手构建了一个新的“全球化3.0版”:以美国军事实力为后盾、美国制造业为基础、金融投资和美元霸权为手段,以联合国、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为工具,建立起美国主导的新一轮全球化,并在这一轮全球化中,赚得盆满钵满。直到有一天,中国开始了改革开放。

    应该承认,中国的经济崛起,突然改变了几乎所有国际关系格局、西方发达国家国内阶级划分和社会矛盾、甚至包括西方企业的百年来的经营方式。特别是在金融领域,中国坚持维护了本国的金融独立,将货币发行权一直牢牢地掌握在本国手中,既阻击了跨国金融资本对中国的渗透,同时中国的工业化又对全球化进程中的西方产业资本形成巨大的冲击。

    对于特朗普来说,他要重新建立美国的经济和贸易主权,这就要打击全球化进程,甚至逆转全球化进程。他使用的借口,即所谓“建立对等、公正”的贸易关系,实质上就是要抛弃美国对国际贸易组织和国际条约做出的承诺,将已经交给国际组织和国际条约的“权力”重新拿回手中。
    2018/9/18 12:38:54
  • 贸易战背后的动因

    这里需要插一句的是,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争斗实在是由来已久,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已逾百年!直到上个世纪初,金融资本在美国还仅仅是产业资本的支撑力量,服务于产业资本。当时美国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在开拓“疆域”、寻找更多、更大的市场和资源为目标的全球化问题上利益是完全一致的。特别是在战争问题上。欧洲列强一旦爆发战争,那么军火和金融融资就会变得不可或缺。

    可以说,第一次世界大战是美国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利益的一次完美无缺的结合。战争使美国彻底超越英国而成为世界最主要的经济体,而世界金融中心也从伦敦城转向华尔街。

    就在一战前夕,美国金融资本经过多年的钻营和努力,终于在美国国会通过了《联邦储备法》(Federal Reserve

    Act),并根据该法成立了联邦储备银行,即美联储,从而使金融资本从服务于产业资本的地位朝着控制和主导产业资本的方面演变。但这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而且是在人们不知不觉中发生的。
    2018/9/18 12:37:20
  • 今天的特朗普也在针对欧盟展开了一场“秘密战争”,但这场战争的本质却已经是以“反全球化”为特征的战争。因为今天主导美国的已经不再是支持全球化的金融跨国资本,而是反对全球化的产业资本。这两场战争的手段是一样的,都是以“引诱”为特征的战争。但两者的目标却是截然相反的。班农的欧洲之行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法国“人民共和联盟”党(UPR)总统候选人费朗索瓦•;阿塞利诺调查发现,建立欧盟、创立欧元,都是在当时以美国为代表的跨国金融资本的秘密策动下实现的。但当时的目的是将欧洲纳入金融跨国资本的囊中,进而控制欧洲。而今天产业资本的代表人物特朗普上台后,班农等人到欧洲所策动的则是与此前完全相反的行为,是为了解体欧盟。因为美国的代表变了,其所代表的美国利益也就一起变了。特朗普的目的同样是为了征服和控制欧洲,方式方法却是反对全球化行为。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对特朗普的种种怪诞、非理性、表面上毫无逻辑的行为,就能够一通百通了。

    由于此,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特朗普会认为,欧盟才是他的“敌人”,而俄罗斯只是“某些方面”的敌人,而中国只是“经济领域”的敌人。因为欧盟是已经被金融跨国资本基本控制了的国家集团,而俄罗斯和中国则都还是完全独立自主的国家。
    2018/9/17 20:21:44
  • 法国在位时间最长的一位总统(两个任期共十四年)弗朗索瓦•;密特朗在逝世前与记者乔治—马克•;贝纳姆谈话时,说了这样一段令人惊心动魄的话,被后者发表在《密特朗的最后时刻》(Le dernier Mitterrand)一书中。

    密特朗说到:“法国对此一无所知,但我们与美国正处于战争之中。是的,一场永恒的战争之中,一场生死攸关的战争,一场经济战争,一场看上去似乎不会死人的战争。是的,他们冷酷无情,这些美国人,他们贪婪成性,他们一心要独自攫取对世界的权力。这是一场人所不知的战争,一场永恒的战争,看上去似乎不会死人,但实际上是一场会死人的战争。”记者将这段话称之为“密特朗的政治遗言”。

    密特朗还说:“我是最后一位伟大的总统。我想说的是,最后一位坚守戴高乐路线的总统。在我之后,法国再也没有这样的总统了,因为有了欧盟,有了全球化。在未来,法国可以一直称为第五共和国,但一切都不同了。法兰西总统将成为某种超级总理,地位脆弱的超级总理。”

    众所周知,戴高乐坚持的就是法兰西的自主独立。而在密特朗看来,法国已经失去这一独立,而且是在与美国进行的一场永恒的、人所不知的(尤其是法国人所不知的)战争中失去的。为什么这位法国第五共和国半个多世纪来在位时间最长的总统会说过这样的话?实在是值得人们深思。显然,密特朗所言的“美国”,实质上就是当时由金融跨国资本控制的美国。
    2018/9/17 20:19:2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510935375   阿河Cherry   daitao123   geshail   竹鹿思凡   dzzeng41   sds3336   文艺游侠 王文秀   randomsk   鼓山一叶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教授,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微博社区委员会委员,空军大校军衔,先后在空军地空导弹某部飞行学院任导航台长、新闻干事。毕业于空军电讯工程学院和空军政治学院,发表过军事学术专著、政论和军事评论文章一百余篇,以见解独到、思想敏锐、观点尖锐、文风犀利、语言生动见长。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