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宪容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仗义执言 - 易宪容首页
当前中国金融体系所面对的风险在哪里?
2018-09-14
字号:

    无论是十九大报告,还是最近接连召开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会议,都在强调防范金融风险,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对此,早些时候市场把焦点放在房地产泡沫破灭上,所以中央政府的房地产调控一直在强调既要遏制房价继续上涨,又要稳定房价,而不管这样政策是否符合市场经济的法则。但最近,政府对防范国内金融风险的焦点转向了金融科技,转向了股市。

    比如,在2017年政府关闭国内所有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之后,最近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大举对区块链自媒体公众号进行清理整顿,大批区块链微信号被封。因为早些时候比特币的交易在国內爆炸式增长、接着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代币)如火如荼大举集资,让一些人一夜暴富,这两种方式关闭后,不少自媒体公众号也希望以新的方式来吸引投资者,以不同名目变相推介ICO,借助自媒体公众号炒作数字货币大发横财,这必然会引发网信办关注及整顿。

    国内的P2P网络借贷7月份开始连环爆发危机。到目前为止,有200多家P2P网络借贷平台出现了“挤兑”、“跑路”、“清盘”,100多万的投资者成了金融难民,涉及金额达数百亿人民币。据腾讯“棱镜”估计,P2P贷款余额规模已经突破了万亿元,风险暴露出来P2P网络交易平台金额达百亿级,高风险的网络借贷平台多达上千家。而这些平台都面临着巨大的金融风险。同样,中国股市潜在的金融风险也是巨大的。

    现在要问的是,为何金融体系所面临的风险无所不在?这些潜在的巨大风险爆发出来对中国金融市场又会有多大的冲击?在回答这些问题前,我们先来看一下几个数据。9月2日,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发布“2018中国企业500强”排行榜,国家电网、中国石化和中国石油都以2万亿元以上的营业收入稳居前三位。工商银行和中国建筑的营业收入也在万亿元以上。今年500强营业收入总额首次突破70万亿元大关,达到71.17万亿元,同比增长了11.20%,增速加快3.56个百分点,相当于2017年全国GDP总量的86%,比日本、德国及英国3国经济总量相加还多。

    可能最为耀眼的信息是500强中最为赚钱的行业是金融业。500强榜单中,利润总额前十名企业分别是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平安、腾讯、中移动、招商银行和交通银行。这十名企业名单中,有7家是银行和一家保险公司。金融业占比80%。还有,500强企业中的33家金融企业实现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10.7万亿元、1.7万亿元,分別占全部企业的15%、65.8%,国内银行最为赚钱更是显眼。在500强的榜单中,17家银行净利润共1.4万亿元,占全部企业的43.4%。也就是说,占500强企业比重只有3.4%的银行,所赚取的利润却占全部企业利润40%以上。500强榜单是这样,整个上市公司利润,金融企业所占的比重也是如此。

    从这些耀眼的数据中,不仅说明了国内金融业特别是银行是最为赚钱的行业,也意味着中国经济完全为金融业所主导,实体经济只是金融业的附庸。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早就成了一句口号。在这种态势下,吸引更多的资源涌入金融市场,它们都会希望在金融市场分得一杯羹,并由此形势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这也就是为何中国金融市场的信用过度扩张会成为一种常态,任何对金融市场监管或调整(比如去杠杆)都会出现巨大的阻力。

    对于现代金融业,由于披上了专业化的外衣,要想进入都会受严格门槛审查,而在中国的正规金融及转轨经济条件下,国有资本当然会占绝对主导地位。而国有资本占主导的金融业,既降低了市场竞争(因为,在以权力进入资源分配时,市场的价格机制难以形成),也可让政策制定者源源不断地向国有占主导的金融业注入政策性的资源(但是这种政策性资源注入实际上是对其他行业利润的分配)。在这样的情况下,国有为主导的金融业自然不需要效率可轻易地获得利润。但当基本上由权力主导金融业的资源分配,而不是市场对金融资源分配起决定性作用时,这种金融市场不仅会运作效率低、价格扭曲,而且往往会成为权力寻租最好的平台。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市场价格机制有效运作的金融业很难成熟起来,而且所面临的问题及风险会越来越多。

    由于金融业存在着严格的准入审查,进入门槛不容易,这自然会导致非正规金融“野蛮生长”,尤其是网络智能技术飞速发展的今年,非正规金融正在冲破一个又一个的限制生长起来。比如,P2P金融网络平台、区块链及比特币、首付贷、租金贷、共享经济、ICO(Initial Coin Offering)等等。这些金融创新或金融产品的实质就在于如何制造一种金融工具能够一夜暴富,大发横财。比如本来一钱不值的比特币,到了中国炒家手上,其价格就可上涨几百万倍,而中国政府对比特币的交易禁止,马上就可让比特币的价格暴跌。但是,政府无论如何对这些非正规金融围追堵截,也难以防范他们一次又一次地通过不同的方式出现。

    比如,当前市场最为关注的租房市场的“租金贷”,其金融产品就是房屋中介机构借助于现代网络技术,及欺骗性的手法完全把金融风险让房东及租客来承担,而让其收益则自己。这种金融产品的出现,当然与外在金融监管不到位等有关,更重要的是与房屋租赁中介机构没有基本的社会责任底线、希望一夜暴富有关。否则,中国如何会出现首付贷、租金贷等这样的金融产品或金融创新呢?其金融产品出台的目的就如何能够通过金融市场一夜暴富。可是,在世界各国岂有企业会设计这类金融产品出来呢?

    还有,即使是在正规金融的股市,投资者同样会变着法子来达到一夜暴富。比如,当前国内股市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就是如此。此前诸多案例显示,上市公司高管或大股东将股票质押给银行,很多是将业绩亏损致股价下跌的风险变相转嫁给质权人,当股价跌至平仓线被银行抛售时,也就是再转嫁给广大的普通投资者。

    已有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15日,A股有3,526家上市公司。而截至今年7月,有3,338家上市公司进行了股权质押,也就是仅100多家公司没有进行股权质押。也就是说,A股上市公司的股票质押率高达94.66%,近乎“无股不押”,更恐怖的是,据统计,截至7月质押股票的市值规模约5万亿元,约占A股总市值的10%,其中,触及平仓线市值估计会超过8,000亿元。而上市公司这种“提前套现”、“提前跑路”的潜在风险,同样可能是引爆国内股市危机的导火索。

    可见,国内正规金融可能通过权力轻易获利,而这成了国内正规金融的实质与常态。这样国内非正规金融也会围绕着一夜暴富而为,其楷模还是来自中国的正规金融。因为,在现有的体制下,正规金融轻而易举地获利,特别是制度性及垄断性获利,必然会成为激励非正规金融也向这个方面奔跑。所以,就当前中国金融业来说,如果不进行重大的制度改革,金融风险无处不在。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金融市场要想繁荣起来是不容易的。而且金融市场对实体经济主导,中国实体经济也很难是持续性稳定发展。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当前中国金融体系所面对的风险在哪里?
    ============
    紧缩的经济政策,才是最大的风险。
    2018/9/16 0:40:53
  • 这些都标志着中国经济发展,从实体工业向虚拟的金融行业变化。是经济空心化的表现,标志着中国已经开始走当年大英帝国,现在的美国的经济空心化的路了。
    2018/9/15 2:08:08
  • 只不过当前经济危机未脱离,所以实体经济利润低!仅此而已!-------一旦走出危机,企业利润必定大于银行利润!
    2018/9/14 16:35:13
  • 当前中国金融体系所面对的风险在哪里?
    一楼说的是!
    作者所说风险是制度风险,也就是我国对金融监管方面的风险

    再确切的说是国家上层建筑意识形态,导引出的社会问题中的一个问题;千头万绪路线正确是根本。
    2018/9/14 16:18:41
  • 1、良田:良地+良具+良农。田地能否是良田,是需要甄选的。企业是否是好的、有潜质的企业,也是要甄选的。

    2、劣质的田地。不是一股脑地抛弃。也可以思考,这些地如何利用?用好了,也会产生收益的。
    2018/9/14 15:48:37
  • 金融是水。水有利,也有患。水利水利,合理的疏导,可灌溉万顷良田。
    2018/9/14 15:44:15
  • 金融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如果偏离了这个方向,以虚压实,风险则陡然上升。
    可是现在很多人都喜欢搞金融,都是没有耐心想一夜暴富者,这些倒是不用太担心,关键是很多经济学者也在偏离,推动政策的倾斜,积重难返则要出大事。
    归根结底,不要忘记金融是“服务”业。
    2018/9/14 15:37:10
  • 从国有商业银行所能经营的业务来看,银行不存在一夜暴富的可能,那么银行是从哪里赚的钱,如果实体经济不行,银行放的贷都收不回来,那银行能赚到钱吗?一个推测是,除银行业以外的那些赚钱的行业,其利润本来远高于银行,但其大部分利润都用来还贷款了。
    2018/9/14 11:31:40
  • 作者所说风险是制度风险,也就是我国对金融监管方面的风险。实际上,当下中国的金融风险是多方面的。此一论述详见我在2015年《企业司库》上发表的《浅析新常态下我国金融风险及规避》一文。
    2018/9/14 10:41:4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8年出生于江西上高。1982年入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分别在1986年、1989年获得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学士和硕士学位。1989-1994年在湖南师范大学工作。1994年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财贸系学习,1997年获得博士学位。1997年7月-1999年9月进入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后流动站工作。1998-2000年到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跟随张五常教授学习与工作三年。1999年7月曾到台湾清华大学做访问研究。从1998年起为国际新制度经济学学会会员。目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主任。联系邮件:yixrong@vip.sina.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