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航程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土证券 - 陆航程首页
政府要加大“按需分配”资本投入
2018-09-14
字号:

    ——第二稿《资本经济与国土证券》之十二

    十二、政府要加大“按需分配”资本投入

    在行政主导的经济体制之下,一些领域的过剩产能出现的原因,自然与一个时期的行政政策有关,调整行政政策毫无疑问是必要的。

    一些落后产能也必须退出市场、僵尸企业更应断奶断粮尽快破产。

    有学者提出:解决一个时期的“产能过剩”方式,是不是一定需要依靠行政力量“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却值得深入探讨。

    是不是一定要把“四万亿”叫做“大水漫灌”?学术界一直有不同的声音,从中央投资角度看,其中是不是有“四两拨千斤”的功效?尤其从“资本经济”角度观察,当初的“四万亿”,是不是运用“资本经济”手段挽救中国经济的良方?不搞“大水漫灌”在逻辑上是正确的,但是否需要演变成“政治正确”?以致否定、回避经济的投资拉动措施?

    政府主导的“社会资本生产方式”决定政府是社会必备的“价值生产”机构,本身就包含着投资责任,社会需要的环境公共服务产品也是通过政府投资才能实现的,多年来,政府在新农村建设、消灭贫困工作方面,投入了几十万亿元,这样的投资虽然基本谈不到直接的投资利润,但其“价值生产”效应是却长久的。类似这样的投资还需要政府直接推动。

    政府究竟如何推动和开展“社会资本生产方式”的运行、创造更多的“价值生产”公共服务产品,确实需要再思考。而思考需要创新理论的支持。

    现在也还有许多领域,人民的生活存在需要通过政府投资来改善的空间,是不是需要“官员”们真正俯下身子,看看基层民众的真实困苦状况,看看能够通过投资,为他们解决什么问题。通过政府加大“按需分配”(共有、共享性公共投资)的投资力度,改善民众生活?

    发展经济,就要政府加大投资,弥补市场失灵的价值空缺。这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法宝之一。让那些落后地区获得更多的公共设施建设项目,让各级教育、医疗、科研、公共住房、新农村建设、精确脱贫领域获得更大的发展和改善,扩大教育、医疗、科研、住房、农村建设等各项补助,用这种以社会主义出发点安排的“按需分配”投资(共有、共享性公共投资),拉动经济发展。

    中国出生人口下滑、老龄化提前到来,年轻人顾虑育儿费用不愿意生小孩,老年人医疗、养老负担重,这些问题不仅仅是部分民众的生活疾苦,更是民族未来的发展基础。市场化只能加重民众负担,唯一方式,就是大力开办公立幼托机构;扩大公立医院和养老机构;为年轻人提供更多的公租房,降低生活成本、提高消费能力;以及相应的配套公共设施,通过政府的“按需分配”投资方式,解决人口萎缩、老化问题。

    这样的投资,客观上是不是可以起到“去产能”、“去库存”、“增效益”、“降负债”的效果?是不是可以让“资本生产”集中到民生改善过程中,使经济得到快速发展,让“双创”获得更多的资源,让消费更加丰富多彩,让消费更多地拉动生产,让全社会积累更多的“抽象价值财富资源”,让“资本经济”获得更多的货币发行锚定资源,让股市更加繁荣,创造更多的货币,进而强化“社会资本生产”实力,进入新的螺旋循环。

    是不是政府投资公租房,就一定低效益?其实,如果这样思考,就一定是还停留在“实物经济”、“资本生产”、“商品生产”理论上看问题,算直接的投资利润账。还没有理解什么是政府主导的“资本经济”运行机制。其实这是中了否定价值生产、混淆政府职能、偷换“效益”概念的意识形态流毒。

    从“资本经济”理论角度看,尽管政府投资建设公租房,低租金租给用户,在资本回收率层面上,是一定长期亏损的。但公租房提供出来的“抽象价值财富资源”增值却是国家享有的,国家可以通过“资本经济”工具,将这部分“抽象价值财富”转化为货币发行的“锚”,扩大货币的发行量,支持“社会资本生产”和“私有资本生产”,提高社会生产力、推动科学技术进步。

    这样通过建设低租金公租房,让广大住户享受房屋的“居住”功能;向市场提供少量高端商品房,拉动区域地产价格;而国家通过公租房地产间接获得的“抽象价值财富资源”的增加,增加“资本经济”所需“货币发行锚”,为社会提供更多的货币供给,是不是更加科学合理?

    这样显而易见的社会主义制度安排,只有真正理解了“资本经济”原理,了解了在“社会资本生产方式”中推动“资本经济”发展的政府建立“自主货币生成机制”的职责,才会制定出来,才不会被“市场资本主义”的“空想市场经济”“主流经济学”牵着鼻子走。

    公租房--政府资产--“自主货币生成机制”--基础货币供给,这是政府主导的“社会资本生产”向市场提供的、包括货币在内的系列“公共服务产品”,属于“社会资本生产”的“供给侧改革”成果,而对全社会和社会生产总过程来说,“社会资本生产”在供给方面的提高,即“政府投资”的加大,推动的恰恰是社会“需求侧”的拉动,这才是经济发展的完整循环螺旋。

    因此,推动和控制“资本生产”投资也要靠市场力量,而不是行政力量。政府是不是应当专注于扩大“公共服务产品”、扩大“按需分配”投资(共有、共享性公共投资)推动。

    这个转变的本质是 “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转变为“以满足日益增长的人民需求为中心”。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政府就可以直接组织资金投入到“资本生产”、“商品生产”过程中来。目标是保持GDP和就业增长速度。

    “以满足日益增长的人民需求为中心”,政府就要扩大对人民的“按需分配”投资。目标是消除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政府重点推动的是“资本生产”。突出“供给侧”改革。

    “以满足日益增长的人民需求为中心”,政府重点是增强“社会资本生产”、“资本经济”的实力增强,生产更多的投资货币改善人民的生活。突出“需求侧”拉动。

    政府应当引导和扩大社会需求,实实在在地扩大“社会价值生产”产能,扩大“价值生产”,远离“价格生产”、“资本生产”、“实物经济”过程。

    将民生领域“价格生产”、“资本生产”、“实物经济”资源配置过程,主体上交付给市场,政府通过严格市场监管,引导“资本生产”改善供给质量和能力。民间就会加大资本投资。

    如此,行政与市场在“资本经济”统领下,分别在需求和供给两个侧面同时发力,中国经济就可以保持快速、且均衡地发展。

    所谓“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必须限制在不影响基本生活质量的民生领域的“价格生产”、即以“劳动分工”为基础的“资本生产”、“商品生产”、“实物经济”层面。决不应当扩大到政府主导的、社会主义“按需分配”、共有、共享性公共投资、价值生产范围,实际上私有资本市场也绝不会向这个范围配置资源。

    但“私有资本”却会在政府出让的、影响民众基本生活质量的民生领域以“利润为中心”重拳出手,加大民众生活成本。

    在保障基本生活质量的民生领域,比如幼托、教育、医疗、养老、住房等,必须坚决转向公共供给,进而,国家通过“资本经济”手段,扩大投资货币来源,完成“按需分配”的公共投资资金及社会“资本生产”必要的流动性供给。政府通过这些公共投资拉动经济发展,巩固和发展“自主货币生成机制”,降低民生成本,扩大民众消费能力,加速经济繁荣,把中国建成人类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最大的社会主义幸福家园。

    总之,政府加大“按需分配”资本投入,在保障公众基本生活质量的民生领域,强化“中心化配置”、“中心化管理”,是现阶段生产力发展水平、和两种生产方式相互争夺态势所决定的,并非单纯意识形态和自身利益使然。政府一定要坚守自己的职责和底线,在这个领域、这个生产力阶段,在政府的社会经济职能定义上,坚决抵制否定和歪曲政府功能的“去中心化”的任何说教和压力。

    我们看到美国政府并没有去中心化,相反正在企图建立以“美国优先”为主旨的全球“超级霸权中心”。

    “去中心、分布式”虽然是世界多领域发展趋势,但目前主要作为一种技术系统,当前最多在政府决策管理系统中应用。

    (课题大、内容多、时间紧、任务重、难免疏漏与不妥,且容下稿修改)

    (待续)

    几点说明:

    1.2018年,注定是众多历史事件发生的一年,也是众多“痴人说中梦想”的一年,中国元首与印度总理非正式会谈;金正恩跨过三八线与文在寅宣布结束战争状态;特朗普与金正恩约定见面……,这些事件如果一年前有人敢于预测,世界上无人不说“那是痴人说梦”,而现在这一切却被“没敢露面”的痴人说中(假如真有这样的痴人的话)。

    2.在美国加大对华贸易战、科技战、中国力怼,继续下去,就可能发生中美全面对抗的局面下,这里却在谈论未来可能发生的中美合作的基础、方式和路径。这也有点“痴人说梦”的感觉。谁知道呢?谁让赶上2018年,谁敢说,这一切注定不会发生?与其未来大吃一惊,不如现在潜心研究,是否真有实现的客观依据。

    3.尽管特朗普发动了对中国的贸易战,要求中国将天然气的采购对象从其他国家转移到美国,目的是拆散中俄两国战略伙伴关系。但就在特朗普身边,也有许多期待与中国合作发展的力量,我们需要争取的就是这部分力量,这是我深入研究、反复修改有关中美合作发行国土证券相关文章、促成中美两国在金融领域深度合作的初衷。尽管现在看来这些研究有点“异想天开”,似乎是“天方夜谭”,但反复研究的结论是,基本逻辑是科学可信的,坚持传播开来,总有一天机缘巧合,就能够实现梦想。

    4.本文中关于“资本经济”的相关概念,大部分直接引自何新先生的《资本运动规律不利于“内需主导”--何新经济学旧日札记整理(一则)》一文,本文结合现代经济发展历程和新结构特征,做了部分演绎。

    5.本文中关于“社会资本生产”、“非资本价值生产”等概念,均引自蔡定创、蔡秉哲两位先生所著《信用价值论》,本文做了部分逻辑归纳、演绎和推论。

    6.本文作者理解:资本经济——是指国家主导的货币、股市等信用价值生产与载体转换体系。“资本经济”并不是“私有资本”、“社会资本”、“国有资本”各种来源资本开展“实体经济”(包括银行等金融企业)、“资本生产”经济投资活动的总称。“资本经济”不是“资本生产方式”。“资本经济”不直接从事“实物经济”投资、生产和流通。“资本经济”有独立的经济对象(抽象价值财富资源)、范围和过程。“资本经济”从事的是抽象价值财富的积累、转换与创造。“资本经济”就其本性看,天然是外延追求抽象价值无限扩张和资本必须不断外扩的经济形态。“资本经济”的发展必须向外看——即以全球体制为引导,寻求资源和市场两头向外的经济系统(何新)。“资本经济”为“价值生产”和“资本生产”提供基础的货币支持,形成国家核心的“抽象价值生产闭合循环”系统。国家避免系统性风险和促进经济发展的经济政策,不能只从“实物经济”、“资本生产”的生产消费出发,而要从“资本经济”无限扩张壮大出发,用增强和扩充“资本经济”实力和货币供给能力,保障充裕的流动性并控制通胀和资产价格维持在合理区间,来抵御系统性风险,推动“实物经济”、“资本生产”生产力和科学技术的持续发展。

    7.本文作者理解:社会资本生产——包括:①由政府管理、“资本经济”统领下的货币、股市等信用价值生产;②政府投资与管理下的国有资本生产;③政府直接支出的国家行政管理、国防公共安全、宏观经济管理、国民教育与科研、基础设施与公共环境、公共福利与社会保障等“价值生产体系”(政府从事的这些投入,通常看作“单纯支出没有产出”的社会管理成本,于是提出“小政府大社会”)的社会资本生产(可见,这里的社会资本生产非指私有资本生产的总和)。——主要生产作用于宏观经济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价值。 这是改革开放前30年的占据绝对主体、主导地位的生产方式。改革开放以后,社会资本生产仍然占据国民经济主导体位,并且随着“资本经济”的壮大而加强。社会资本来源(税收),并不是对资本生产的行政盘剥,而是政府的“价值生产体系”对“资本生产”提供的“价值投资与服务”获得的合理分成。

    8.本文作者理解:非资本价值生产——是指非资本控制的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与信用价值生产方式,特指那些由历史积累起来的、不参与资本生产分配过程的、通过集聚效应和聚合反应体现到商品价值中,但并不直接加入价格体系的非资本价值生产要素,包括广泛应用的非专利知识、社会环境要素。体现各类资本价值生产在长期历史积存中、正向外部性的聚合与聚集效应;以及未来科学智能化技术和社会化生产高度发展的正向外部性聚合与聚集效应。非资本价值生产的价值产出包括:社会购买力、科学普及、技能水平和自主学习能力、资产附加价值,特别是:由便利性提升而增加的住房价值(非指交易价格,是指在非交易情况下,住房客观存在的、额外增加的、排除泡沫成分的使用价值。在“土地级差资产价值证券化理论”中称作“土地外部追加投入级差地租”)的那些公共设施建设影响要素,等等。——主要生产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资产价值,为“资本经济”提供大量的“抽象价值财富资源”--这其中,饱含着被忽视的、巨大财富的价值来源和存在方式。

    9.本文作者理解:国有资本生产——在国民经济关键与核心“实物经济”领域、由政府直接投资控股的生产企业。

    10.本文作者理解:私有资本生产——政府放权推动、主要实行市场化资源配置和政府监督管理的私有资本生产。——主要从事“实物经济”,生产劳动价值,也不乏一些企业信用价值创造。

    11.本文中关于“地租利得”概念,引自何新先生所著《反主流经济学》。

    12.本文中关于“自主货币生成机制”、关于“土地财政”有关论述,引自赵燕青先生的相关文章。

    ——陆航程的博客《资本经济与国土证券》- 草根网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陆航程,男,出生于1948年,曾任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执委、中国统战理论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领导决策参考》专家委员会常务理事。曾发表的文章: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十三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二十期(1983年)《略论农业土地转让问题》;《新华社内参》第四十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市场经济理论研讨会”(1993年)《经济社会化与社会化经济》;中央党校《党校科研信息》(1994年)《市场经济就是社会化经济》。个人邮箱:luhangcheng@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