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航程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土证券 - 陆航程首页
房地产领域的“唐僧肉效应”
2018-09-13
字号:

    ——第二稿《资本经济与国土证券》之十一

    十一、房地产领域的“唐僧肉效应”

    中国改革开放有一条重要经验尚未十分明确,每当中国扩大“按需分配”(共有、共享性公共投资)资本投入的时期,不仅拉动当期的经济发展,并为随后的经济发展提供大量的“非商品价值”和“抽象价值财富资源”,有条件自觉、或不自觉地提高“资本经济”的扩充,提高货币发行承载力,让经济更加活跃,流动性更强,而物价更稳定。各种公共设施建设对社会经济拉动效益就是例证。

    中国改革开放还有一条教训,就是只要在行政力量的推动下,不节制地扩大“资本生产”(实物经济、商品生产)投资,尤其如果存在利益的不公平分配,就会造成产能过剩,拖累后期发展速度、造成巨大的社会问题。

    中国改革开放后,最具经济拉动效应、又最让社会与政府头痛的就是房地产市场。房地产存在的问题并不是产能过剩,而是房价超速增长,以及全民、全行业“炒房”。

    造成这个局面的,是“国有土地地租利得”的“私有化”不公平、不均衡的分配方式,是国家有意、无意地出让自己的地租利得利益、允许国家利益的私有化占有,并提供房贷鼓励人们分抢。促使各界、各行各业争相争夺这个国家财富的直接转移机会、怎能不趋之若鹜。

    国家这个“唐僧”自己割肉向社会分发,还可以用主要来自国有土地资产价值的房产向银行贷款,按揭购房,这种低成本高收益投资对象,相当于国家主动转移财富的好事,但有能力、哪有不拼命争抢之理?

    “唐僧肉”越分越多,分到手的“唐僧肉”增值效应自己还在不断“增长”,不仅私人加大杠杆率来抢,各种商业机构更是扩大负债、聚集资金来抢,上市公司炒房就达上万亿,一些实体经济企业集团,变身为颇具实力的房地产公司……,在“不抢白不抢”的“唐僧肉”巨大利益面前,谁还有心发展实体经济?。

    说房地产的“唐僧肉效应”,这是从资本角度、是从有钱炒房人角度的观察,而从百姓角度却在对房价飞涨叫苦连天,需要清空六个账户才能买到刚需房。更多百姓望价兴叹,心中对政府不体恤百姓疾苦、不为百姓提供基本住房而不满。这样的矛盾状态还要持续多久?

    炒房,是资本的游戏,不是百姓增加财富的途径,百姓需要的是低价住房。当我们说政府割自己的“唐僧肉”满足资本求利需求的时候,百姓的感受是,自己的肉被割掉了,满足了资本求利和转嫁债务的需求。高房价是压在百姓身上的一座大山。

    一币两面,不同对象看到不同的侧面,广大百姓希望房价降低,他们的要求必须得到政府的重视。广大百姓现阶段对炒房没有兴趣,或者毋宁说没有能力。而他们的疾苦必须从一币两面的另一面观察的延伸来解决,这就是本文的任务。也希望广大百姓能够了解另一面观察得出的结论和关系自己未来的出路。

    是不是阴谋不做定论,但事实上用中国国家的“唐僧肉”转移了经济发展视线和重点,全国人民争夺“钢筋水泥”空间附加的“唐僧肉”增值利益,不注意发展科学技术和以制造业为核心的实体经济,加大普通百姓疾苦,造成有房阶层与无房阶层的利益鸿沟,埋下未来各阶层对政府分配不公的怨气隐患,涣散中国经济、扭曲产业结构、败坏价值体系、社会现实迫使政府被迫限购、限售,强力压缩需求、增加社会不满,……等等矛盾“层出不穷”、“永无止境”,却是事实。

    如果房地产业沉淀的数百万亿资金用在开发核心技术、解决动力“心脏病”、研究基础科学、创新创造高新技术产品、走向太空和深海、加快“一带一路”互联互通,政府对内加大教育、医疗公共投入,用公租房方式解决住房问题方面,中国将会怎样?这就是国家战略清醒度造成的差别。问题并不可怕,只要看清病症、找到病根,一切都来得及纠正。

    掀起房地产争夺战,这才是“西经”意识形态理论,在中国经济中植入的一剂、最厉害的“转基因”鸦片毒剂,其形成的“癌细胞”早已在“全身扩散”。虽未“病入膏肓”,但治疗起来也十分棘手。

    面对这样的局势,仅仅用行政封堵可以解决问题吗?不是强调“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怎么到这就不灵了呢?本来“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就不是什么“药到病除”的“灵丹妙药”,本来就不是什么“改革创新”的新提法,本来就是“西经”意识形态理论对中国植入的又一剂“转基因”鸦片毒剂,怎么可能“照单服药”?

    当然,行政决定楼价,本应理直气壮,谁让房子是盖在“国有土地”上的,“地租增长当然归国家所有”,如果国家早些明白本质,楼价压根长不起来。这个建立在国有土地的房地产市场,必须是“政府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亡羊补牢犹未为晚”,关键是政府的认知深度与处理方式。

    问题是,不论主动还是被动,抢到或分到“唐僧肉”的人财富暴增,没钱抢的人永远抢不到,已经形成的这种“分配”不公、不均的现实与状况,又如何解决?

    这个问题暂时放下,先说“产能过剩”的处理问题。

    (课题大、内容多、时间紧、任务重、难免疏漏与不妥,且容下稿修改)

    (待续)

    几点说明:

    1.2018年,注定是众多历史事件发生的一年,也是众多“痴人说中梦想”的一年,中国元首与印度总理非正式会谈;金正恩跨过三八线与文在寅宣布结束战争状态;特朗普与金正恩约定见面……,这些事件如果一年前有人敢于预测,世界上无人不说“那是痴人说梦”,而现在这一切却被“没敢露面”的痴人说中(假如真有这样的痴人的话)。

    2.在美国加大对华贸易战、科技战、中国力怼,继续下去,就可能发生中美全面对抗的局面下,这里却在谈论未来可能发生的中美合作的基础、方式和路径。这也有点“痴人说梦”的感觉。谁知道呢?谁让赶上2018年,谁敢说,这一切注定不会发生?与其未来大吃一惊,不如现在潜心研究,是否真有实现的客观依据。

    3.尽管特朗普发动了对中国的贸易战,要求中国将天然气的采购对象从其他国家转移到美国,目的是拆散中俄两国战略伙伴关系。但就在特朗普身边,也有许多期待与中国合作发展的力量,我们需要争取的就是这部分力量,这是我深入研究、反复修改有关中美合作发行国土证券相关文章、促成中美两国在金融领域深度合作的初衷。尽管现在看来这些研究有点“异想天开”,似乎是“天方夜谭”,但反复研究的结论是,基本逻辑是科学可信的,坚持传播开来,总有一天机缘巧合,就能够实现梦想。

    4.本文中关于“资本经济”的相关概念,大部分直接引自何新先生的《资本运动规律不利于“内需主导”--何新经济学旧日札记整理(一则)》一文,本文结合现代经济发展历程和新结构特征,做了部分演绎。

    5.本文中关于“社会资本生产”、“非资本价值生产”等概念,均引自蔡定创、蔡秉哲两位先生所著《信用价值论》,本文做了部分逻辑归纳、演绎和推论。

    6.本文作者理解:资本经济——是指国家主导的货币、股市等信用价值生产与载体转换体系。“资本经济”并不是“私有资本”、“社会资本”、“国有资本”各种来源资本开展“实体经济”(包括银行等金融企业)、“资本生产”经济投资活动的总称。“资本经济”不是“资本生产方式”。“资本经济”不直接从事“实物经济”投资、生产和流通。“资本经济”有独立的经济对象(抽象价值财富资源)、范围和过程。“资本经济”从事的是抽象价值财富的积累、转换与创造。“资本经济”就其本性看,天然是外延追求抽象价值无限扩张和资本必须不断外扩的经济形态。“资本经济”的发展必须向外看--即以全球体制为引导,寻求资源和市场两头向外的经济系统(何新)。“资本经济”为“价值生产”和“资本生产”提供基础的货币支持,形成国家核心的“抽象价值生产闭合循环”系统。国家避免系统性风险和促进经济发展的经济政策,不能只从“实物经济”、“资本生产”的生产消费出发,而要从“资本经济”无限扩张壮大出发,用增强和扩充“资本经济”实力和货币供给能力,保障充裕的流动性并控制通胀和资产价格维持在合理区间,来抵御系统性风险,推动“实物经济”、“资本生产”生产力和科学技术的持续发展。

    7.本文作者理解:社会资本生产——包括:①由政府管理、“资本经济”统领下的货币、股市等信用价值生产;②政府投资与管理下的国有资本生产;③政府直接支出的国家行政管理、国防公共安全、宏观经济管理、国民教育与科研、基础设施与公共环境、公共福利与社会保障等“价值生产体系”(政府从事的这些投入,通常看作“单纯支出没有产出”的社会管理成本,于是提出“小政府大社会”)的社会资本生产(可见,这里的社会资本生产非指私有资本生产的总和)。——主要生产作用于宏观经济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价值。 这是改革开放前30年的占据绝对主体、主导地位的生产方式。改革开放以后,社会资本生产仍然占据国民经济主导体位,并且随着“资本经济”的壮大而加强。社会资本来源(税收),并不是对资本生产的行政盘剥,而是政府的“价值生产体系”对“资本生产”提供的“价值投资与服务”获得的合理分成。

    8.本文作者理解:非资本价值生产——是指非资本控制的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与信用价值生产方式,特指那些由历史积累起来的、不参与资本生产分配过程的、通过集聚效应和聚合反应体现到商品价值中,但并不直接加入价格体系的非资本价值生产要素,包括广泛应用的非专利知识、社会环境要素。体现各类资本价值生产在长期历史积存中、正向外部性的聚合与聚集效应;以及未来科学智能化技术和社会化生产高度发展的正向外部性聚合与聚集效应。非资本价值生产的价值产出包括:社会购买力、科学普及、技能水平和自主学习能力、资产附加价值,特别是:由便利性提升而增加的住房价值(非指交易价格,是指在非交易情况下,住房客观存在的、额外增加的、排除泡沫成分的使用价值。在“土地级差资产价值证券化理论”中称作“土地外部追加投入级差地租”)的那些公共设施建设影响要素,等等。——主要生产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资产价值,为“资本经济”提供大量的“抽象价值财富资源”——这其中,饱含着被忽视的、巨大财富的价值来源和存在方式。

    9.本文作者理解:国有资本生产——在国民经济关键与核心“实物经济”领域、由政府直接投资控股的生产企业。

    10.本文作者理解:私有资本生产——政府放权推动、主要实行市场化资源配置和政府监督管理的私有资本生产。——主要从事“实物经济”,生产劳动价值,也不乏一些企业信用价值创造。

    11.本文中关于“地租利得”概念,引自何新先生所著《反主流经济学》。

    12.本文中关于“自主货币生成机制”、关于“土地财政”有关论述,引自赵燕青先生的相关文章。

    ——陆航程的博客《资本经济与国土证券》- 草根网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唐僧肉谁来吃?这块好肉用于公众福利事业才对,要杜绝用各种幌子明目,把肉吃到私有肚子里。
    2018/9/13 10:05:3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陆航程,男,出生于1948年,曾任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执委、中国统战理论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领导决策参考》专家委员会常务理事。曾发表的文章: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十三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二十期(1983年)《略论农业土地转让问题》;《新华社内参》第四十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市场经济理论研讨会”(1993年)《经济社会化与社会化经济》;中央党校《党校科研信息》(1994年)《市场经济就是社会化经济》。个人邮箱:luhangcheng@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