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学研究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团体博客 - 地方学研究首页
飞得更高(三)
2018-09-13
字号:

    ——三代人的城镇化历程

    巴特尔是王二的大儿子。他虽然不会说蒙古话,学的汉文,但是名字是姥姥给取的,身份证上就是这个名字。

    巴特尔在河南的一个大学学的计算机技术,毕业后先在深圳找到工作;后来转到北京的一个大企业工作,和一个山西姑娘成了亲,这全是靠自己一个人蹦跶的。有一年过年,在亲戚聚会时,他转着桌子给长辈满酒,轮到我喝敬酒,我说,很看重你,你是凭借自身努力发展到现在的。他很感谢我的评价。他的婚礼是在家乡磴口县的一个餐厅办的。他们特地从400里外请来蒙古婚庆礼仪班子,按照蒙汉两套做法举行了婚礼。王二一家没有穿蒙古族传统服装,只有巴特尔的姥姥一人穿着蒙古袍子。王二被戴上用酒瓶纸盒子改装的“员外”帽子,引人发笑。山西来的客人,有一桌。共有十五六桌客人。

    巴特尔本想在北京买房的,因为妻子怀孕了,还有孩子的落户问题。没承想,夫妻双方家长给他们帮了20万元,自己攒了20万,刚够交首付,北京的购房政策变了,要求连续在北京工作5年以上才有购房资格。没办法,退而求其次,打算在东胜买房。淖高把这个想法说了,我妻子是个热心人,倒腾过房子,对此熟悉,而且有这个癖好,于是主动出击,到处打听房源、价格,终于打探出一个每平方米价格7000多元的三层楼房,90平方米。淖高和儿子在电话上商议后,交了首付。我的三叔得知此情,很赞赏,说:亲戚们就得这样团结,不能一个丢下一个不管。巴特尔来办理贷款,我们驾着车,载着他跑了两天。

    他对沙漠故乡一直心存怀恋。他说很喜欢姥姥家的沙漠老家,苍茫辽阔,自由自在。他说有次给姥爷铡草,他操刀,姥爷送草,猛干一个小时,汗流浃背,不敢言声。姥爷问:累不?去喝口茶再来?那时他十四五岁。小时候很怕姥爷,后来不怕了。那个姥爷就是六金。他说母亲一直怕姥爷,姥爷叫她回家做饭,她从麻将摊子上下不来,耽搁了一些时间。姥爷去了麻将摊那儿站下等,母亲边推边起,给麻友说了一声钱明儿算吧,就赶紧走。他留恋地说那些年,姥姥家村落里的邻居轮流邀请邻居喝拜年茶。他姥姥去磴口住个一两天就感觉难活,要回梁外。他说姥姥现在住到伊克乌苏镇,一直在发呆、无语,有人去看望,她可高兴了,有次他和二姨夫去放羊,早晨七点走,一路沙漠,他把一壶奶茶全喝了,十二点到了牧场,二姨夫要喝茶,没了,那次可把二姨夫渴坏了。

    他在北京用3000元(月租)租60平方米楼房,四环附近,离单位10分钟的自行车路程。他基本工资2500元,养老金等人家全给交,带上奖金等合起来月收入9000多元。干了五年了,是中科院下面的一个国企。上班时间上午8∶00~2∶30;下午1∶30~5∶30。出差多,加班多。巴特尔说他工作中带的人多,工资级别就高。但是他不愿做正的,只愿意做副手,因为太累了,常常做得腰困颈痛。他已经在腰脊上做了几次小手术,用针乱挑,放松肌肉。夫妻二人吃喝每月得一千多元,穿的不怎么买。他说媳妇也很节俭,中午和一个同事合吃一份米饭。

    他的户口在呼市人才交流中心挂着;档案在郑州人才交流中心。也没评什么技术职称,只顾做活儿。现在北京要落户得有高级职称,有副高以上职称,还给退税(个人所得税)。他享受不了。当时忽视了,现在后悔。他在北京还买不成房子。在东胜这里买房子,贷款需要收入证明,但是单位不给开工资单子,怕泄露企业秘密。我想,这些年轻人也真苦,在社会上办事,真是寸步难行。

    说到城市和乡村、本地和外地的差异,他说山西岳父家买一斤肉可以炒四个菜。北京的老太太有买二两肉的,但是咱们这儿就张不开这个口。他说往常在老家全家炖上半锅羊肉,熬上一壶茶,剥一头蒜,围着锅吃。媳妇不习惯这种吃法,不爱吃大块肉。他母亲不吃北京的羊肉,嫌难吃。他父亲最近因为没多少做的,也去北京了,给他们背去一大堆本地羊肉。

    巴特尔在搭我的车时,说下午好好请你们。我们说不必了,什么时候我们去了北京你再请吧,但愿你到时候不要耍“京油子”嘴巴,光说不练啊。这是开玩笑话,但是身处北京,免不了随哪儿的做法和说法,也算是城市化的一个标志吧。他要在康巴什买房,给父母解决住房,这点叫我和妻子很感动。他还把母亲接到北京检查身体。这是个好孩子。我妻子对巴特尔买房的事情很卖力地支持帮忙,但是开发商不能按期交房,急得她和销售人员愤然争吵,引发头昏。这两年因为房地产疲软、资金链断裂,东胜的房地产市场一片肃杀景象。2012年年初,巴特尔来交房款的一部分,因为贷不出款了。传说那个房产公司快要塌了,但是经妻子打听,不是那么回事,于是决定继续交钱,以便签订合同,赶快给孩子下户。

    媳妇生孩子,巴特尔两天两夜没睡。一个胖小子安然出生。巴特尔一脸疲累,但是很兴奋,给我们看手机首页上孩子的像。

    媳妇只有四个月的产假,月发两千多元,假期后再不上班就没钱了。淖高来电话,请我给孩子起名字,特意要求是蒙古名。我给选择了两个名字叫他们选择。巴特尔来信息,说选择了哈林(飞翔之意)。看来他期望他的孩子飞得更高。

    2013年,巴特尔说,他跳槽了,现在挣1.2万元。原来的公司太抠,女人生小孩,才发两千多元,过了3个月就干脆不给了。淖高在北京看孙子。不知是因为吃不惯北京的饭菜,还是看孩子劳累,她瘦多了,但是心情愉快,自称她的好多病不治而愈。

    这次去伊和乌苏,得知额尔敦的大儿子齐鲁订婚了,在旗里买了100平方米的移民楼房,13万元。齐鲁说是领着媳妇去抽签的,媳妇抽到了三楼。额尔敦的另一个儿子也准备买楼房,登记了。那个后生在盐海子开饭馆,2013年挣了十来万。齐鲁说弟弟的生意还不错,就是赊欠得拿不回来。不让赊欠吧,总不能先问客人兜里有没有钱吧?等到结账,人家说没钱,只能赊欠,不让赊欠吧,就没人来吃饭了。只能下次吃饭,结上次的账。

    我们问这里成家得花多少钱?他们举例说最近有一牧民家,光是订婚就花了9万元,加上买楼房带装潢、布置还有家具得20万,共计30万。众人嗟叹:那样就把一个牧区人家抽空了。

    那么,齐鲁等去旗里住上楼房,再怎么生活呢?我没有探究。估计是开个小餐馆吧。以他们的文化程度和生产技艺还能做什么呢?

    这家三代人的进城历程,叫人深思。六金大爹和同辈弟兄们相比,因为对农耕和城镇化采取了拒斥的态度和躲避策略,其城镇化迟滞了半个世纪。因为对现代文化持不合作态度,他不仅耽误了他自己在城里工作的机会,两个孩子也没能接受好的教育--两个女儿连小学也没有毕业。到了女儿这一辈,大女儿早早进城,虽然因为没有文化,在最底层受尽了苦,但是她的一个儿子到底还是接受了高等教育,走到了“国家的最高地方”(六金老太婆语);只是另一个儿子不爱学习,只念到了初中,现在东胜打工为生。六金大爹的二女儿安稳地住在沙里,延后30年被迫走出沙漠,虽然生活稳定,但是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的教育还是止于初中。单从这一家看来,选择沙漠生活和选择城市生活,从物质生活的殷实程度上看前者较好;从受教育和今后在城市的发展来看,后者有后劲。从文化角度说,沙漠里保存了诗意的文化和妥帖的生计,显得更适合生活。如果让沙漠生活和城镇生活结合起来,是不是一种更好的选择?额尔敦家现在小镇落脚似乎是游牧人当下比较合理的中和性选择。

    看来经历两三代也不一定能把一家人的生活习惯改变过来。要在短时间内改变牧民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并不现实,而促使他们的生产方式向现代化去靠拢,鼓励他们在生活方式里既引入现代的因子,也保持传统的内核,实现诗意的生存是上策。在此过程中,选用文化延续的嫁接模式,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是有关文化传承,幸福感保鲜,柔顺地实现文化融合的大命题。

    六金大爹这一支,三代仅仅走出一个真正意义上进城的大学生。从老一辈的躲避城镇生活,到第二代对现代生活向往和进城,再到第三代出现精英,依靠其文化科技知识在城里从事比较理想的工作,其中起决定作用的还是对城镇化的态度和现代教育接受程度。真的应了那句话:三代人才能造就一个贵族。现代教育使牧人后代的生活追求和城市文化更趋契合,更有职业的保障。学习文化,接受好的教育,看来是走向城镇的捷径和必要条件。但是民族文化特点却随着城镇化的代际递进更显淡薄了。这真是一个悖论,可称为城市化与传统文化的悖论。

    回到康巴什后,我忽然想到,六金大爹的那个心爱的坐骑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得问一问。

    来源:弓生淖尔布著《双头马骑士--阿斯哈牧人的城市化感受》,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15年8月第一版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据有关资料,我国目前已经提出专名的地方学有北京学、上海学、香港学、澳门学、台北学、闽南学、晋学、武汉学、南京学、西安学、青岛学、开封学、温州学、鄂尔多斯学、扬州学、泉州学、洛阳学、三峡学、广州学、杭州学等。中国地方学方兴未艾,以后还会出现很多。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需要各个地方学的研究成果,集中展现在同一个互联网平台,发挥整体正能量。我们应该努力使更多的人们,能够静下心来,深入思考问题。提高全民素质,使更多的人们认识和把握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这或许就是地方学研究的宗旨。联系邮箱:baohaishan1960@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