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航程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土证券 - 陆航程首页
制定“资本经济”新战略
2018-09-12
字号:

    ——第二稿《资本经济与国土证券》之十

    十、制定“资本经济”新战略

    尽管“土地财政”也存在许多缺陷,但毕竟是这种“资本经济”的拉动效应,让中国度过两次金融危机,只要战略清晰、政策得当,今后还会顶住目前美国发动的贸易战、金融战、货币战压力,推动中国经济迈入新的更高质量、更高速的发展的阶段。

    蔡定创先生指出:

    ——国当前在货币金融上的根本问题,根源是基础货币与国债货币发行错误。

    ——像我国当前的产能过剩,货币M2量大,原因有多方面,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因为社会缺乏上述方式发行的基础货币。

    ——基础货币是属于社会流通需要而永久占用的货币,这个货币应该成为社会经济中的各个主体的货币资产(企业、个人、家庭中的货币资产)。

    ——一些西经学者们天天唱着中国的货币超发,其实根本就不是货币超发,而是相反是基础货币短缺。

    蔡定创先生还指出,正是地方政府的地方债,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替中央政府发行“国债货币”的作用,稳定和拉动了中国经济的发展。

    中央政府不能拒绝对地方政府的债务实施“刚性兑付”,地方政府为国家发展做出了贡献,承担了超出地方政府利益范围的经济稳定器作用,中央政府应当有区别地将部分地方政府债务转为国家债务,转换为不必偿还的“国债货币”,增加基础货币投放量。

    蔡定创、蔡秉哲两位先生是宏观经济研究学者,主要提供理论上的研究成果。而长期在地方政府工作赵燕青先生,对政府工作有更过具体的体会与理解。

    赵燕青先生指出:

    ——我们要给地方政府增信,也必须要设法增加地方政府的现金流:第一必须止血,第二还要造血,第三才是输血。

    ——地方政府要想平稳过渡到高质量发展阶段,就必须迅速戒掉那些过剩、大而无当、不能带来直接现金流的公共投资。

    ——造血,就是尽一切可能扩大、扶持现金流收入。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企业税收。中国政府绝对不能放弃对产业的支持。在中国股票市场没有超过发达国家之前,中国的企业绝对不可能有机会战胜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拥有最高信用的地方政府,只有设法将土地市场的信用传递给能带来现金流的本地企业,政府和企业才能一起成长。

    ——美国市场的标准玩法,并不完全适用于中国。在私人资本无力进入的领域,国有资本必须先带头进入。这不是因为国有资产更有效率,而是因为中国资本市场的主体是土地,资本市场的性质决定了地方政府的市场角色。无为政府根本不可能把这些信用传递到市场。国有资本不是与民争利,而是开疆拓土,打下市场后,再由民营经济跟进。

    ——最优税收的本质,就是寻找中央、地方、企业、家庭四个层次在总现金流剩余中的分配的最优比例。在资本市场决战的时刻,地方政府就是这个最需要现金流的层次。加强向地方政府的转移支付,甚至调整央地分税的比例,都要立即提到议事日程。哪怕宣布研究这一问题,都是在给地方政府增信。那些在困难时刻反而压迫地方政府还债、去杠杆的激进政策,都是非常危险的。

    ——只要地方债务可控,房地产市场就不会出现全局性的崩塌。低息的货币环境就可以保持稳定。中央政府不应把对地方政府的支援看作救助,而是对美国贸易战的对冲。其中,处理地方债务是恢复地方政府现金流活力中最关键的一步。适当的比例分摊债务,可能是激励地方政府去杠杆的更好做法。地方政府的资产负债表已经上升为中美贸易战的主战场,关键时刻,甚至要不惜投入国家信用给地方政府背书。

    ——地方债务国家化不仅不会拖垮中央财政,反而强化了中央的权威。在现代货币制度里,金融的权力要远大于财政的权力。强税收,不一定是强中央,只有强信用,才会有强中央。如果,我们把过去四十年的城市化比作美国的独立战争。地方债务相当于美国各州欠的债,现在战争结束了,谁最应该是这一债务的主要承担人?

    ——中美贸易战中,美元的优势是可以自由决定加息还是降息,人民币的优势使可以自由决定汇率的高低。加息可以给美元增信,贬值则可以抵消加息的效果。

    ——利用房地产资本市场赢得时间,加速改造股票市场,使之尽快形成获得与美国市场相匹敌的信用。

    ——只要中国能够维持稳定、低息的货币环境,就算今天的企业大面积死去,明天也会有新的企业在旧企业的墓地上顽强萌发。

    ——地方政府就是中国经济的“气候”,这些互相竞争的城市,孵育着中国经济一片又一片森林。

    关于应对中美贸易战,赵燕青先生提出:

    第一,与美元脱钩,建立自主货币生成机制。

    第二,完善独立的资本(特别是不动产)市场,为货币创造信用。

    第三,区分本币贸易和外币贸易,放开前者管制后者。

    第四,人民币国际化,减少美元使用。

    我们理解到,蔡定创先生和赵燕青先生不约而同地看到,地方政府创造的“土地财政”,以及地方政府发行的地方债,发挥了应当由中央政府承担的“资本经济”货币资本生产功能。力排否定“土地财政”和地方债的谬论,否定取消中央对地方政府实施“刚性兑付”分担地方债的主张。坚定地支持地方政府当前起到的“资本经济”货币资本创生的主体地位。中央逐步接手“资本经济”货币资本创生的主体功能。

    这不仅是应对美国贸易战、金融战、货币战的措施,而是中国经济长久发展的国家战策,是落实“资本经济”理论、信用价值理论的战略巩固与调整。

    在这个“资本经济”新战策、新战略的基础上,也要调整好当下的一些矛盾,完成房地产市场的止血工作。

    (课题大、内容多、时间紧、任务重、难免疏漏与不妥,且容下稿修改)

    (待续)

    几点说明:

    1.2018年,注定是众多历史事件发生的一年,也是众多“痴人说中梦想”的一年,中国元首与印度总理非正式会谈;金正恩跨过三八线与文在寅宣布结束战争状态;特朗普与金正恩约定见面……,这些事件如果一年前有人敢于预测,世界上无人不说“那是痴人说梦”,而现在这一切却被“没敢露面”的痴人说中(假如真有这样的痴人的话)。

    2.在美国加大对华贸易战、科技战、中国力怼,继续下去,就可能发生中美全面对抗的局面下,这里却在谈论未来可能发生的中美合作的基础、方式和路径。这也有点“痴人说梦”的感觉。谁知道呢?谁让赶上2018年,谁敢说,这一切注定不会发生?与其未来大吃一惊,不如现在潜心研究,是否真有实现的客观依据。

    3.尽管特朗普发动了对中国的贸易战,要求中国将天然气的采购对象从其他国家转移到美国,目的是拆散中俄两国战略伙伴关系。但就在特朗普身边,也有许多期待与中国合作发展的力量,我们需要争取的就是这部分力量,这是我深入研究、反复修改有关中美合作发行国土证券相关文章、促成中美两国在金融领域深度合作的初衷。尽管现在看来这些研究有点“异想天开”,似乎是“天方夜谭”,但反复研究的结论是,基本逻辑是科学可信的,坚持传播开来,总有一天机缘巧合,就能够实现梦想。

    4.本文中关于“资本经济”的相关概念,大部分直接引自何新先生的《资本运动规律不利于“内需主导”——何新经济学旧日札记整理(一则)》一文,本文结合现代经济发展历程和新结构特征,做了部分演绎。

    5.本文中关于“社会资本生产”、“非资本价值生产”等概念,均引自蔡定创、蔡秉哲两位先生所著《信用价值论》,本文做了部分逻辑归纳、演绎和推论。

    6.本文作者理解:资本经济——是指国家主导的货币、股市等信用价值生产与载体转换体系。“资本经济”并不是“私有资本”、“社会资本”、“国有资本”各种来源资本开展“实体经济”(包括银行等金融企业)、“资本生产”经济投资活动的总称。“资本经济”不是“资本生产方式”。“资本经济”不直接从事“实物经济”投资、生产和流通。“资本经济”有独立的经济对象(抽象价值财富资源)、范围和过程。“资本经济”从事的是抽象价值财富的积累、转换与创造。“资本经济”就其本性看,天然是外延追求抽象价值无限扩张和资本必须不断外扩的经济形态。“资本经济”的发展必须向外看——即以全球体制为引导,寻求资源和市场两头向外的经济系统(何新)。“资本经济”为“价值生产”和“资本生产”提供基础的货币支持,形成国家核心的“抽象价值生产闭合循环”系统。国家避免系统性风险和促进经济发展的经济政策,不能只从“实物经济”、“资本生产”的生产消费出发,而要从“资本经济”无限扩张壮大出发,用增强和扩充“资本经济”实力和货币供给能力,保障充裕的流动性并控制通胀和资产价格维持在合理区间,来抵御系统性风险,推动“实物经济”、“资本生产”生产力和科学技术的持续发展。

    7.本文作者理解:社会资本生产——包括:①由政府管理、“资本经济”统领下的货币、股市等信用价值生产;②政府投资与管理下的国有资本生产;③政府直接支出的国家行政管理、国防公共安全、宏观经济管理、国民教育与科研、基础设施与公共环境、公共福利与社会保障等“价值生产体系”(政府从事的这些投入,通常看作“单纯支出没有产出”的社会管理成本,于是提出“小政府大社会”)的社会资本生产(可见,这里的社会资本生产非指私有资本生产的总和)。——主要生产作用于宏观经济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价值。 这是改革开放前30年的占据绝对主体、主导地位的生产方式。改革开放以后,社会资本生产仍然占据国民经济主导体位,并且随着“资本经济”的壮大而加强。社会资本来源(税收),并不是对资本生产的行政盘剥,而是政府的“价值生产体系”对“资本生产”提供的“价值投资与服务”获得的合理分成。

    8.本文作者理解:非资本价值生产——是指非资本控制的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与信用价值生产方式,特指那些由历史积累起来的、不参与资本生产分配过程的、通过集聚效应和聚合反应体现到商品价值中,但并不直接加入价格体系的非资本价值生产要素,包括广泛应用的非专利知识、社会环境要素。体现各类资本价值生产在长期历史积存中、正向外部性的聚合与聚集效应;以及未来科学智能化技术和社会化生产高度发展的正向外部性聚合与聚集效应。非资本价值生产的价值产出包括:社会购买力、科学普及、技能水平和自主学习能力、资产附加价值,特别是:由便利性提升而增加的住房价值(非指交易价格,是指在非交易情况下,住房客观存在的、额外增加的、排除泡沫成分的使用价值。在“土地级差资产价值证券化理论”中称作“土地外部追加投入级差地租”)的那些公共设施建设影响要素,等等。——主要生产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资产价值,为“资本经济”提供大量的“抽象价值财富资源”——这其中,饱含着被忽视的、巨大财富的价值来源和存在方式。

    9.本文作者理解:国有资本生产——在国民经济关键与核心“实物经济”领域、由政府直接投资控股的生产企业。

    10.本文作者理解:私有资本生产——政府放权推动、主要实行市场化资源配置和政府监督管理的私有资本生产。——主要从事“实物经济”,生产劳动价值,也不乏一些企业信用价值创造。

    11.本文中关于“地租利得”概念,引自何新先生所著《反主流经济学》。

    12.本文中关于“自主货币生成机制”、关于“土地财政”有关论述,引自赵燕青先生的相关文章。

    ——陆航程的博客《资本经济与国土证券》- 草根网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把土地放大到“土地财政”并拉动“资本经济”的杠杆上,焉知祸福啊。
    2018/9/12 14:26:0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陆航程,男,出生于1948年,曾任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执委、中国统战理论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领导决策参考》专家委员会常务理事。曾发表的文章: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十三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二十期(1983年)《略论农业土地转让问题》;《新华社内参》第四十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市场经济理论研讨会”(1993年)《经济社会化与社会化经济》;中央党校《党校科研信息》(1994年)《市场经济就是社会化经济》。个人邮箱:luhangcheng@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