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学研究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团体博客 - 地方学研究首页
老马学蹿(二)
2018-09-09
字号:

    ——城镇进退拉锯战

    德里格尔这个人从小就有亲和力。虽然离开牧区快四十年了,阿斯哈村老乡的动态他了解得最多,老乡们进城也愿意找他。一瓶烧酒,两盘小菜,加上面条或者猪肉烩菜米饭,就是他待 人的排场,似乎寒酸,对牧民来说反而觉得不隔膜,不见外。最近他说见到巴代了。我记起了这个人,也是我的小学同学。他也是早早张罗着进城的一个人。

    记得巴代在大集体时候不怎么爱干农活儿,锄地花里胡哨,三把两下就窜到地头,回头看,好多草还立着,他就懊恼地用脚踢一踢、踩一踩;他割过的地里到处有禾穗子立着,队长提示 说,它们(禾穗)跟你招手咧,他返回去猛砍几镰完事。

    他年轻时候就聪明,早早当了小队记工员,后来当了大队会计。有次往车上装水泥涵管,一米的直径,四五米长,上千斤重,好多人也无法搬动。巴代力排众议,用杠杆原理,把沉重的 涵管硬是撬着装到马车上,使得原本反对他做法的队长也化怒为笑,尴尬地笑着说,还是年轻人脑子好使。20世纪70年代初,他在我们一伙里最早戴的军帽子,因为脑袋小而得衬着报纸卷, 不时不耐烦地往上扶一下帽檐,然后挥笔记账,显得很是潇洒。他也是我们小学同学里最早结婚的,娶的是村里最好的姑娘,妇女队长。他早早进入了成人的行列,胸有成竹地评论人事。有 次,社员们在大黄风中劳作后稍歇,一个转业军人后生坐在马西老汉的铺盖卷上,卷烟卷抽着,充满留恋地谈说部队生活,说军人行进步伐整齐,像一个人走路那么齐整,说得人们个个面露 羡慕。唯有巴代笑着说:军人步伐齐?那是成天练的么,做甚的务甚,讨吃子务棍,咱们这儿那些船汉拉船,步子也可齐咧!说得人们哈哈大笑,把前军人营造的崇高壮美的气氛冲淡得丝毫 不剩。他还是我们几个小光棍汉的性启蒙老师,看着我们充满期待和敬佩及祈求的目光,他语出惊人:女人什么意思也没有,就是那么回事儿。他那时候就对女人、家庭、婚姻不怎么感兴趣 的样子。我们坚决认为他那是吃了肥肉的人的餍足,哪知道饿汉的饥渴!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他这么精明的人老是点儿背。他开头也想被推荐上学,因为成家早,不符合招生条件,没能走成。他也不是民办教师,所以招生条件不能放宽。后来,他看见 我们一个个考学校走了,非常失落,把自己的垫底归咎于结婚太早,说是就他母亲催促他结婚,结果把进城的机会失掉了。

    20世纪80年代初,巴代住到公社圪旦。他买了一台货车跑运输,在当时很招摇。大概他眼见过去的伙伴一个个考学走了,进城分配了工作,只有他独自留在农村,心里很落寞孤单。他凭 借养车和住到苏木来平衡了不平。只可惜不走运气。那时的道路布满了“面瓮”陷阱,有次他在尘土飞扬的路上开车,和对面过来的大车相撞,把车也赔塌了。祸不单行,老婆也得了个奇怪 的病,老治不好,还不能受累受气。农村人不能受累,这就顶如打塌了家里的一面墙了,家庭难以立起来。他陪着老婆到呼和浩特、包头等地医院看了一通,没顶事,老婆最后还是去世了, 留下三个孩子。他大概彻底失望了,扔下孩子,一个人出走,不知去向。听说孩子们无依无靠,在小屋里艰难生活着。他跑了几年,没有音讯,偶或听说在外地修路。好像是“非典”那年, 他可能在外地存不住身,回来了,回到旗里,还娶了一个有工作的老婆。

    他的几个孩子是由孩子的舅舅给拉扯安排的。20世纪80年代初,有次他到旗里考驾照,在学校的操场上栽起几个竹竿,练习驾车倒车,在大风中一丝不苟地练着。那时,我的孩子生下才 三四个月,家务忙乱加上教学紧张,就没有顾得上招呼他。夜里他带着醉意来我家,翻来覆去只说一句话:一般般,你,一般般,哼,没人来你这儿!原来他是怨我没有请他来家喝酒,故此 不平的。

    1988年春,我父亲因病去世。在父亲的丧事上,有人提出叫他来帮忙出殓,他却远远站在他家院子里摇摇手,很是优雅,像电影里美国大兵的动作,没过来搭把手,这深深刺痛了我。怪 不得人们用丧事上的表现来划线,划分亲疏远近,淘汰或加强众多社会关系。那以后我们的联系更少了。现在想来,他那年应该是逢九的岁数,按照我们家乡的习俗,逢九年忌讳参与丧事, 有讲究。那几年他家里诸事不顺,面对无常人生路,更显得如履薄冰,是自然的。是我误会他了,不应该的。

    1990年夏的一个下午,在呼和浩特市火车站前,一群人被一个江湖术士弄得神魂颠倒,一心要取其赠送的什么能够治疗百病的药物袋子而几乎失去了判断力。我也混杂在人群中看稀罕受 诱惑。突然有人叫我的名字,原来是巴代,这一叫,把我从陷阱里拉出来。他说妻子病了,来这儿看病,我和他去他住的地方,还简单吃了一顿饭。后来不多时,听说他妻子去世了。

    2000年后,他硬是闯到旗里住下了,第二次成了家。据人们说他在家里地位不高,有人打趣说要去他家喝酒,认一下家门,巴代就满脸通红地偷觑老婆的脸色,不敢应承。前两年,笔者 下乡到旗里,有天晚上几个人转悠到街上。忽然听见有人叫我,原来是巴代。他说几个人坐一坐吧,还记走了我的电话号码,也没有下文。

    在宝音儿子的婚礼上,我们碰见了,闲话间,我还和他算了一笔账,觉得他家的收入不错。禁牧补助款、老家的河头地,这些是他生计收入的来源。

    2013年,他打电话给我,找一个老乡官员,说要联系一个投资项目。不知后来联系到了没有。看来,他对自己的境遇一直不服气,一直想做一番出人头地的事情。可惜心比天高,命运不 济。2014年春季他又说要回老家养羊。人们说,巴代曾发誓此生再不跟着羊屁股走,最终还是离不开羊么,就那命!又有人分析说,他回老家放羊是老婆的主意,他拗不过老婆,没办法。听 说,他在老家酷爱麻将,常常被老婆从麻将摊上叫走让看羊去。于是有人慨叹道:他到底应该有一个厉害老婆管住才行。现在想来,他过早结婚成家,进入了传统生活的磨道,由此失去了学 习机会,这是决定其人生轨迹的一个重要原因。教育决定命运,这是实话。再聪明的人,如果没有接受好的教育,一样落伍。有智慧就靠智慧,没有智慧就靠辛苦呀,但是他对死受苦还不愿 意,不甘心。这也不能说他不对,谁不想好活呢?

    来源:弓生淖尔布著《双头马骑士--阿斯哈牧人的城市化感受》,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15年8月第一版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据有关资料,我国目前已经提出专名的地方学有北京学、上海学、香港学、澳门学、台北学、闽南学、晋学、武汉学、南京学、西安学、青岛学、开封学、温州学、鄂尔多斯学、扬州学、泉州学、洛阳学、三峡学、广州学、杭州学等。中国地方学方兴未艾,以后还会出现很多。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需要各个地方学的研究成果,集中展现在同一个互联网平台,发挥整体正能量。我们应该努力使更多的人们,能够静下心来,深入思考问题。提高全民素质,使更多的人们认识和把握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这或许就是地方学研究的宗旨。联系邮箱:baohaishan1960@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