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两百年来中西合的历程
2018-08-30
字号:

    从1840年前后算起,以接触、碰撞、吸纳、结合、引进、嫁接等方式展开的“中西合”历史进程,大致说起来已经走过了为期不短的约200年时间。未来,还将走多年呢?真不好说,但至少不应短于百年以上。因为在今天之前的中西合,总体上是属于被动区间的,而从一带一路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提出开始,这一进程才刚刚转进到主动式的发展阶段上来。

    我们说,作为中华文明第五轮大合高峰期(第一次是炎黄高峰期、第二次是夏商周三代的西周高峰期、第三是秦汉高峰期,第四次隋唐高峰期)的这一次,乃是自中华文明体真正全面于周朝成形以来,继初步实现中外之周边合、进而以非征服方式几乎实现了中华和合整个东方世界(形成了独一无二的中华文明圈)之后,最后来到大合东西两极、终将统合世界之最高层的第三步历程。

    应该说,自有了我们这个中华的文明大道与文明体以后,每一次的大合高峰期或强周期来临,同时也都是一次自身主体性意义上的文明复兴。大合,便有大变,便有大活水汇入(包括内与外的),便定会成就一段大兴——这乃是中华文明及其此一文明大道的天然铁律。

    为什么在揭示中华复兴的周期性规律时,非要大谈特论“大合”、尤其是内外与中外的“合”呢?一言以蔽之,因为这乃是中华之所以为中华、之所以“居中道而盛华”的根本之所在,这同时也是我们看清复兴文明本质与自身根本规律的一道“探照灯”。

    由于“大合”、以及以内外关系和世界地理空间为主要线索的“中外合”,乃是一种长线的、复杂的、立体的、动态稳定与变化着的运动过程;所以,比较贴合实际的办法应该是以分段、分层、分项的方式循序展开。鉴于我们已交代过大的分期分段了,而各具体分类分项的追溯又非一篇两篇文章所能现实,所以这里,咱们还是按着高低分层的路子来做一番粗略地梳理。

    第一个层面,是器物或商品贸易层面的合。通俗地讲就是买卖东西,有差异就有买卖。货物流通与互换的规模、深度、广度、密集度,往往是不同文明关联、互动与相合的一个重要指标。

    刚开始国门被踹开时,基本上就是一个“买”。从民间买各种西洋货比如洋布、洋车、洋火、钟表、电报、电话等,到政府买来洋枪洋炮以提升武备等,基本上都是以“拿来”、“引入”、“购买”、“消费”为主的。这是一种相当不平衡的商品贸易格局。现在呢,虽然我们一大批富裕起来的人们做到了疯狂买、“全球买”,但与此同时,我们也从对外贸易和一带一路货物输出上几乎达成了最大规模的“卖全球”。这是一种器物与商贸意义上的全方位、多层面、无死角之大合(当然了,一些受控高精尖武器和不能买卖的除外)。这其实意味着,在大合的视野下,中国与外国、特别是西方间商贸之合的相对均衡架构已经确立、历史进程已经基本接近于完成;所剩的,只需要进行更密切地整合与锦上添花罢了——无论从国家政府层面、还是民间社会层面来讲都是如此。

    第二个层面,是将工业制造能力及其整个生产体系揽入怀内的合。这是生产鸡蛋的母鸡。是中华文明从农耕畜养文明阶段走向工业科技文明阶段的基础性体系依托。

    这种系统能力与体系的引入、吸纳,从洋务运动开始就起步了,却直到50年代靠苏联帮助才初步奠基了整个的工业制造系统,而最终实现全要素生产体系的建立跟发育,则更是改革开放后才逐渐实现的。现在,可以说经过全面地学习与吸纳,我国已经是这个世界上工商业全要素生产能力最大最强的一个了。不过,具备了全要素生产能力,却并不等同于全能生产最优最好最高最精尖的。高科技与核心关键技术的路,还很长;但那相当大程度上是已经脱离了中西合之范畴、或者说是立于昔日中西生产力与生产体系之大合基础上的自主创新作为了。

    这里,有一个现时代与未来时代、或从现代文明向未来新文明生产力生产体系转型的问题。这一转型,是反西方机械物质或非人本文明而动的重新再造。其固然是站立在中西合乃至吸纳西方生产要素、能力、体系基础上的,但却是变轨为中华人世人道文明之道的。最显著的标志是,究竟是为人的、为了人与人间社会的全面健康生长的均衡兼合系统,还是以机械、外物、异技强加于人和逼其就范的。或者说这将摧毁西方对“生产”本身的定义与努力,让人类享有为自己而非为“生产”而生的空间与自由。在这一代表人类新文明的努力上,中国将具有初始原创性、以及整套体系缔造者合最终整合者的身份。若从这一从向外被动引入和接受、转向以我为主地开创新文明再造理路的全程来看,前一半的工作固然已经接近于完成,但后一半的任务甚至还没有明确地摆上工作日程呢。

    第三个层面,是面向市场经济与国际贸易体系间的合。从生产制造到经济贸易,是走向更大体系兼容合构的一种跨跃,也是对两大文明之合具有基础性支配作用的进步。其在引入和建立起工业体系之后再行开启,乃是循次递进规律性的必然。

    引入市场经济成分、加入国际贸易体系的路,其实在国门被撞开的那一天就已经起步了。只是由于民族抗战、解放战争和借鉴苏联计划经济模式的缘故,才使得这一进程的全面展开迟滞到改革开放之际。

    不过,这样三十年计划、三十年市场左右摇摆及腾挪,对大合现代化经济的各种要素与体制之长来说,却是积极有益、甚至不可或缺的。走到今天之时,其实我们已经能够发现,中国正在经济及内外经贸的广阔领域里,站在计划与市场的更高统合位上,开始了一系列前无古人(西方跟苏联当年都没有过)的探索。比如混合制改革,便是一种新探索,更是一种符合大道中合理路上的大合作为。有了左与右截然不同的经验,具备了两套经济体系的交错支撑,沿着这条中合的路不断探索下去,前景必将是走向更加智能全面的一体一统。此所谓:已入道口,远行可期。

    不过,还是那话,由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的两套体系及其实践以后,大合之势既出,却并不是说就意味着大合之功已成。但从结合、混合要想走到最终综合统合的最高层,那一点儿也不比之前引入和消化一个市场经济的过程来的容易、来的短暂。只能说还任重道远着呢。

    第四个层面,是社会构成与国家体制层面的合。

    这是经济改革与生产力生产关系之大合大变后,直接促生和导致的一种千年之变。我们在重点关注国家体制层面之吸纳借鉴的同时,更应深入一步好好审视审视中国社会基本构成的悄然巨变。

    国家体制,在仍旧保留大一统中央集权制基本架构不变的前提下,其实从新中国一开始建立的时候起,便吸纳了现代国家或分之道民族主权国家的许多成分要素和理念理路。比如借鉴三权分立的理念,在我国实现了领导党对政府、人大、政协的三分一统。有人觉得这是一个“四不像”,但她却恰恰是大合文明顺应时代需要所作出的姿态调整与架构重设,是总体合乎这个时代内外兼合之需要的。

    在社会构成基础上,一个是大步迈进的城市化,改变了中国固有的农业农村化基本形态;一个是工商从业群体在全社会中占比大幅度提高并形成一种强大资本势力;还有一个是专门专业专科性的西式知识分子阶层顶替了昔日擅长“经史子集”的士人群体。这种种深刻改变的背后,其实便是一种不知不觉依道而进的中西合或与时代合(此前的时代,就是个西方主导引领的时代,所以中与西合其实也是合于时代;而当下时代正在变,今后的合于时代是要调转过头来合于文明复兴和中华之道)。

    仅就这三大群体的崛起与成为新社会的强大主流势力而言,事实上的形成,并不意味着这些群体或阶层的自主意识跟角色定位也自然地明确和筑牢了。更不要说,距离系统地组织化洽合实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这些年,一切都来得太快,且仍在高度集权国家体制的切割与管控下,所以还没来得及以组织化的方式自主性地撑起大社会的一片天来-------而这,恰恰是我中华文明得以从根本再获新生、乃至重新架构文明大道一统的最基本“母胎”。换句话说,国家与政府固然需要借昔日的中华文明之道占领话语制高点和统合全社会,每个形形色色的个体固然也需要为文明的内化做出努力,但最直接孕生中华新文明的、最必然致力于重构新文明道统的,却不能不说最根本地只会是多元丰富且得到组织化建设后的大社会。大社会,承载大道文明;文明道统,只能发育成熟于拥有丰厚多元社会构成的真正文明体之上。

    无论从社会建设与发育的角度看,还是从文明体的再度文明化进程来看,无疑,今天我们所做到的还相当有限,更多地还都处在前期铺垫与准备的阶段。未来最大的可能是,要等到文明体构架与文明道统的最顶层规划设计完成以后,中华新文明社会的总体方向与思路才能确立起来。这样的话,社会的自觉与重构,固然可能很多时候会静悄悄地做出各种各样的尝试探索,但要真正走向我们所讲的组织化与新文明化,所需要的努力与时间那是远非一个经济改革期可以相提并论的。

    第五个层面,是几乎全盘引入西方科学技术及整个分科知识体系的合。

    这是中西方在西方昔日具有引领性地位之领域和体系上的一种大合。也是中华文明借外异体系作用于自身之际、从而更好重新认识自己的一次关于分合之道路径与理路的关键性分辨。引入“他者”之优、以“他者”为镜,反倒会让我们这个大合文明在学习吸纳的同时,看清我中华全员一体统系的深透智慧与无限可能。

    从按照西学理路建清华、北大这样的西式大学开始,中国就踏上了几乎全盘引入西方科学技术及整个专业化分科知识体系的旅程------这一步的前提,是围绕着固有科举制而生的整个中华学统的坍塌跟消散。行至今日,一个人本适用科技统系与一个物化科技体系、一个合之道的学问-人生-社会一统体系与一个分之道的专业专科知识体系间的不同与矛盾,日益地突显了出来。

    这两套相去甚远、甚至看似格格不入的统系间,固然有矛盾和对立,但最终也会像我们这个大合文明历史上吸纳种种特别异己异质的力量与体系一样,迟早都是会收获新的更大拓展超越以及新时代创新重建的。在我看来,今天阐释的“文化自信”以及全社会对传统文化重新认知,便是今后全面复兴再造中华之道学问统系、特别是大道华学的必要前期铺垫与准备。今后,中国人自身文明主体性意识的牢固确立,新中国沿着中华文明之道的大道自觉前行,都将有赖于中华文明道统之学主动展开的、与整个西式人文科技体系的大合。这将会是西方视野下一个前所未见的新境,这将是中华道统学问走向世界、构建一统平台一个必须踏上的台阶。鉴于直至今日重建中华文明道统之学的任务还没有提上议事日程、无自立便无以合域外的缘故,所以可以认为,这一历史性的时刻至少还要等上一二十年、甚至三五十年才能到来。从这种最高统系体系整合的角度可以看出,中华文明及中华之道复兴的路程还将是非常漫长的、也是有着远非我们今日所想象之空间高度的。

    第六个层面,是精神文化与社会价值层面的合。

    这是一种隐性、软性力量的合,却也是一种具有核心意义和人道社会统筹性作用的大合而新生。现在,在巨大的冲击、甚至国家民族安全考量的视野下,我们会较多地强调其“西化”的色彩,但从长远来看,却也正是这种强力的“西化”让中国人的精神世界更无背反面与“死角”地丰富和健全起来。认识合之道的文明大合,我们不能不清醒地洞悉这一点。

    目前的基本状况是,从“西风渐进”以来的“西化”已有大约两百年的时间了,之所以今天这种冲突与对立显得尤为地激烈和引日关注,一方面是,不断强化的“西化”之滔天巨浪,已经直接拍打到了我们文明最根本最核心的敏感处了,我中华文明的一大批“守魂人”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与压力了;另一方面是,已经开始富足、甚至变强起来的中国人,正在一步步地唤醒自身文明主体性自觉、并来到了一味“跟随跑”变轨“中华之道”的节骨眼上。

    这些领域的合之发展,将主要取决于两个层面的进展。一个是先动先行的公众舆论与社会人心。一个是中华新的文明之学、文明道统的重建与完成。前者,可以看做是社会与人们实践经验上的努力,后者,则更多地是文明之道的自觉与理论建设。必然的情境是,中与西之间人跟人的交流、交往增进以后,引入吸纳的成分要素与系统体系越多越大以后,我们这个文明体主人们的精神思想文化和社会价值人生观等,都必然会来一次新的洽合整合。现在精神思想文化与社会价值观上的多元、混乱、冲突、乃至对立,正是这种大合之初、刚刚交汇一处时的必然表现。

    鉴于当前这方面的大合尚处于激烈碰撞与对立的过程之中,尚没有形成全面统合的氛围与共识(甚至还没有抵达牵动国家神经的激辩与论战之白热化状态、以及还没有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华之道找到符合实际的统系安排),更没能在认清中华文明之道的基础上启动重建新文明道统的工程,所以要走过这段冲突混乱期,还必然需要假以较长的时日。

    最后一个层面,也就是最高统合性的整个文明统系上的分辨与一统。

    这一最终目标的实现,便是人类多元一统文明共同体在统系与实践上的全面达成。就难易程度和进展次序而言,一体化之统系的建立确立与完善,可能会先行一步,但实践与理论的探索总体上却是同步或交错前行的。而这一切,都有一个基本的依托,那就是中华复兴或中华在新文明大合上的进展程度。只要一天不能够实现系统与总体上的中西合,中华复兴就还不能进入为人类贡献多元一体新统系的新阶段,人类世界也就难以在真正意义上迎来一个不同于古代和现代文明的未来新文明。

    必须指出的是,站在中西合的路线全图之上,我们至今的所作所为,顶大只能算是行进到了前一半被动合的末尾与后一更长期主动合的逐步开启期阶段。而要从之前被动式的、以西主导的前合阶段到后合阶段,一定少不了个不短不长的自主分辨或自我从这二百年中西共进中分剥出来的重新自觉自立阶段。这也是一个主体文明自觉和重归中华之道的辨道选择期。这段路不走,中国是不可能一下子就跨越到超越自身和统合新文明的高度上去的。今天的中西冲突以及对种种“西化”的激烈反抗,正可以看做是我们借以辨明他者与自身之努力的春风到来。自此以后,中国人将会更加明白什么样的才是中华的,什么样的才是中华文明之大道不同于和高于西方之道的。

    总之,我们必须对自身的行程进行客观清醒的定位。仅以中西合为线索来看,中华复兴、特别是文明大道行意义上的真正复兴,还远未至行程过半,更不要说无限接近于完成了。我们需要脚踏实地砥砺前行,但我们不能不同时也仰望中华之道与人类未来的广阔天空。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4楼hwbzj1966:
        -------您的意思是对的。但不赞成用封建文明与资本主义文明来表述。封建,是苏联时代强加给中国的马列话语,其实呢,中国在西周时期已经封建过了,后来的两千多年更是典型的中央集权制而非封建。若为了体现经济和生产生产关系的决定性作用,叫农畜文明与工商文明似乎更好些。
    2018/8/31 8:03:06
  • 2楼yoyoyozhang:
          若从经济实力与主动态度的关系来说,这无疑是对的。但只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是经济实力强了,也要能自觉地转化成自觉为天下人类和合的作为。历史上很多西方国家一旦强大起来,走的却是征服殖民与霸权欺凌的路子,而走上大合之道的几乎未曾有过。
    2018/8/31 7:52:44
  • 一楼陆家希:非常对!大合之中有不同道的分辨。
    2018/8/31 7:48:20
  • 从世界范围内来看,中国的传统文明,主要是属于封建文明。而当代的西方的文明,是属于资本主义文明。而从苏联,1949年以来的新中国,则属于社会主义文明。 资本主义文明比封建文明要进步。而我们的社会主义文明比资本主义的文明则更加先进。
       世界发展的总趋势是,小企业-大企业-公司-股份公司-垄断公司-国家垄断公司。由无计划-有计划;由私营企业-到国营企业;由资本主义制度-社会主义制度。
       总之,社会主义制度是当代最先进的制度。
    2018/8/31 2:04:05
  • 支持一楼的评论。
    2018/8/30 21:06:1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