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中华复兴的终极目标是什么?
2018-08-21
字号:

    目前,很多人以近现代以来比较有限的眼量,将中华复兴仅仅看作是我们这个国家、民族与文明自己的事,跟地球另一端的西方、乃至自身以外的整个外部世界,没有什么内在的必然联系。我不得不说,这种认识,乃是大错特错的,是没有看清我中华文明之根本本质和极为缺乏全人类一体化时代之长期远见的。

    中华复兴的本质是什么?难道只是一个近现代饱受屈辱之民族的重新自得意满、站上世界舞台中央吗?难道只是人类众多地域文明中位处东方九州之地的一个、再度出类拔萃于其他各文明吗?——非也。或者说,此乃一种未从中华文明对于全人类之意义上看问题的、相对浅显与短视的流俗复兴观。

    在我看来,那种仅仅将中华复兴看成是中华内部路向、中国人自己之事的人们,犯的最大错误就是:不知道中华文明与中华文明之道、对于今后整个人类世界真正意味着什么,尚没有很好地认识到这个时代的中华复兴与全球化世界创建人类更加美好的未来新文明、必将密不可分地联系在一起。

    我们说,中华文明,不只是过往大分时代诞生的成千上万个地域文明中的普通一个,更是人类一切文明中行文明中合大道的、唯一中央核心级的“那一个”。我们这个文明,之所以能够成为最具生命活力与最高等级的文明共同体,能够自诞生以来便如有天佑一般、生生不息地一路传承至现当代,当然少不了我们先辈们一代代奋发努力的自身因素,但或许更根本地,是她从懵懂混沌走向自觉智慧之际、便天然地选对或被推入了一条天人大道,从而保证了不管世界怎么变与子孙后代怎么变、我中华始终都只能命中注定奔流于大道文明的不毁河床里。这便是尊道者所理解的道导之、道规之、道使之、道成之。正可谓:大道不灭,必将行远。循大道行者,自有天佑,自然生生不息!——要说的是,这种强调道、天道、天人合一文明大道全盘规制和系统作用的一套理路,根本不是所谓纯客观主义或唯物的,道,本就是主客观相统一与相互携手作用的共果。

    常有人质疑,我们所讲“中华乃人类的中央文明”,这乃是一些古今人士的狂妄自诩,是一个自恋文明的痴人说梦。我不能同意这样的观点。看一种看法与说法,究竟是狂妄自诩、痴人说梦的,还是果真如此、贴合实际的,最重要的,不是看此说是不是太过高大、“夸张”、美轮美奂、遥不可及了,而是要看其是不是真的让自己信了、令自身的子孙后代按此理路持之以恒地去努力了、并最终相较而言真的具有了较多的这等质素与非凡成就了。

    举个简单的例子。同样有几个年轻人,都说自己今后的志向是当总统(更多从没有过这样一闪念之想法的,早就已经算是自我排除在外了)。其中的两三个,只是说了说,过后从来就没有过什么相应的有目的准备与努力;其中的两三个呢,不但说了,还抱着这个梦想,程度不同、时间不等地努力了若干年;只有其中一个,是既这样说了,也这样做了,并最终真的就当上了总统。我们说,中华文明,是所有文明中,如此说(有意识的自觉与史书的分明记载)、如此做(一部中国的古代历史,同时也是一部中华民族致力于文明发展演进的文明史)、并真的取得这方面独特成就与更多优势的那唯一的一个——只不过,人类发展的进程,还没到选“总统”的那一天,还处在为“总统大选”进行努力和做准备的前期阶段,所以中华文明能不能最终当上自己梦寐以求的那个“总统”,虽说还不是尘埃落定的既成事实,但却是几乎没有竞争对手与取决于自身努力的一桩注定事儿。

    简单搜索一下便可知道,全球范围内,自觉站立在文明、文明体平台上整合国家、民族、较大区域社会集群,并明确提出和真的扑下身子长期探寻文明之道、尤其是成就中央文明之中合大道的,除了中华之外,几乎可以说就是再没有第二个可供选择的。更不要说,能够在文明、文明之道、文明体、文明圈开拓与建设上,达成中华之高度、做出中华之成就的,那是其他众多非文明体理路或准文明性国家,想都不敢想、看也看不到的。

    即便直到今天,还没来到最终的“大选日”,但所有仍旧存在着的竞争者中,还有另一个致力于天下文明之中央文明建设、并已取得过两三千以上光辉成就的吗?还有另一个拥有一套足以兼容与覆盖全人类各地域、各文明、各色人等、各层各类个体等的大道统之无限开放统系吗?

    别说“中央文明”就是个幻想、妄言、梦话、噱头。只要我们多关注、细想想中国古人关于“中央文明”那种种的设构、推论、探寻与努力,便会认识到,他们曾经对此多么真心地付出过、系统地思考探索过了。不仅如此,在我看来,从留存下来的古老文字里(比如周易、尚书、礼记、道德经、论语、山海经等),我们都应能领悟到这种天人通合、文明中合、中央文明之道的思考与探索,本就与后来整个中华文明的生生不息、从未中断在天定命理和既定走向上,有着极为密切的必然联系。

    试想一下,若是没有“中央文明”道统之统系性的全盘确定,没有中华先人开垦出的天下文明广阔视野跟天人使命大任担当,中国人对文明,能够有那“任尔东南西北风、咬定青山不放松”般的执着与坚定吗?若是没有祖辈们一代代人非常自信地认为他们发现了人间文明的大道或人世正道,历朝历代的中华学人们,何以能够宁愿为了维护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所谓“天下道统”而怀士之志、安贫乐道、孜孜以求、奋斗终生呢?!

    在思考与研究中,我发现了我们常会出现一种认知与想象的严重错位。按照现代认知、或主要源于西方思辨思维框架而生的国家、民族、文明既有设定图景,通常地,大家总是习惯成自然地将整体意义上的世界、全人类与各其部分、各分支,看作是一个总体存在与包含在其中的每一个等量级之分枝存在的关系。也就是说,除了全人类、整个世界之外,所有的各个国家、民族、地域、文明等,都是同一等量级意义上的、各不相同的一细胞一份子罢了,再没有什么中心支柱呀、中央核心呀与其他周边环绕者、被引领者、甚至相从者的其他关系了。

    这样的思想架构或假设想象,与中华一贯固有的主从关系、中心核心中央与周边周围辐射聚拢关系,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认知理路,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关于世界的想象。中国人对世界的认知与设想,用一组自然与道的概念系统最能说明问题。自然,是中国人一切概念中的“打底概念”。自然,乃你我他之所见,乃纷杂与有序的所有。自然有所依,所依着为道。有道,固自然有“变”也有“定”、有“乱”亦有 “法”、有“局”兼有“格”、有“皮”还有“骨”。可以说,基于自然与道的概念,本就必然会生出一系列的先与后、上与下、大与小、高与低、定与变、重与轻、急与缓、中与边、内与外等不对等却又总体相对平衡的关系来。中国人眼里的这种世界,是无限多元、主客一体、立体演进、动态平衡、道合一体的。

    由于更看重根本上的道合作用和更加致力于全方位的统一,所以在贯通一切的世界里,特别强调中央中心、依赖核心统网,便是必然的。当然了,这样的偏好与偏重,是跟中国人更加倚重自身的人为、更加看重理路的可行性,也是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的——因为,让所有人从理念上同时接受一套一统顶层方案,远比从我做起筑起中央核心的高地与感召影响周围的世界从善如流,要困难得多和尤其的不现实。这是非常关键的一点。中国人早就悟到了,可直至今天其他文明的太多人还依然昏昏然着。我们说,现在的人,不管西方的,还是中国的,都对中华这一套知之甚少。更可悲的是,大多数人还都只知道向外以寻、拜西为师,而根本不屑于去用心体味和去做进一步地深入了解。

    虽说,这两种分道而行的理路与站位不同的基础认知设定,不好笼统地讲那个比那个更好、更高明。可放在一个多元文明体或全人类文明多元一统共同体的既设前提下来看,我个人的看法是:后者,至少是一种直奔多元一统而去的、有成熟历史经验和比较现实可行的路向(在西方路径不能做出根本性的调整改进之前,甚至她将是我们这个世界唯一可供选择的路径与模式);而前一个呢,本就不是冲着实现多元一统而生去的,完全不具有相同的基础前提与实施可能。

    这就跟文明体意义上的中央集权与西方民族国家视野下的国内民主与国际霸权一样,至少,我们关于自身文明与天下人类文明的构建理路与框架模型是贯通统一的,都是一统与多元的智慧平衡;而西方呢,则对己是一套、对他者与国际世界是另一套,这怎么能于道理上讲得通呢?怎么可能为众多分立文明的人们所真心拥戴和接受呢?

    中华这一理路跟设构,其实暗藏着道的真谛。因为,有了先与后、主与从、大与小、中与外等看似不平等不平衡的关系之后,人的能量与世界的态势才能动起来,有想法与有能力的势力才能超越现实世界的拼拼杀杀、直奔某种形式与维度上的最高统合而去。这,既给我们了一个运动变化的人类世界,又鼓励了致力于文明大道的道出与道为。从这个意义上,中华文明道统及其这种文明主动从动关系(或先行后跟关系)设定模式,反倒比一向把自由调门唱得老高的西方,给了人类以面对自然而然世界时的最大与最充分的能动自由。可以说,这乃是一种使多元一统文明大道出、大道成的基本架构与设定,这乃是本质上更为符合自然而然之人类天下文明的大道理路。

    在现实世界及主观努力上,多元,是自然与普遍的存在——就像之前分立分行的各地域文明与多元文明一样;而一统或拥有一统力的一体化实现,则是需要诉诸于更多关注、思考、智慧与作为的。纵观人类的发展史,其实归根结底,就是一部通过各种各样形式手段努力追求更大范围、更高层面、更加合理、更为有效智能整体统合(也就是一统)的历史。从一个个个体到家庭、家族、氏族、部落、民族、国家、文明体、人类共同体,是如此;从一个个个体到夫妻、到搭档、到班组、到团体、到公司、到集团、到协会、到政党、到国际组织、到联合国等,也是如此。这其实意味着:只要想通过人的努力实现最终的统一、统合,最明智的办法寄希望于大分状态下的各自联手托起一个世界、或是压制或消灭同等量级的不同他者,而是在不同等量级的分部分立存在中、塑立起大道中合的中央核心高度并最终撑起整个建筑的天花板来。

    在关于如合整合、通合、统合、一统的智慧与学问上,由于中华的大道中合路径所定,她比其他文明所做的思考与所进行的努力更加地系统和多广。所以她更有认识与实践上的系统经验,也应该更有带领世界走向更美好未来的发言权。

    放在这样的世界格局与视野下,我们再回头来看中华复兴,就不仅仅只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复兴问题了,而是一个有着大道中合历史传承的、极为难得潜在的中央统合文明(谦虚些讲)在复兴自身文明之道的同时,为人类未来时代新文明提供一种新的发展路径与一整套统合大道统的问题了。稍具体讲就是:多元的一统,要的就是在广众的多元中,走出、造设一种最终能够实现一统的最高极来。而不管这最高一统的实现,是以一国、一部分集群联盟为主缔造的,还是在自然聚合的过程中产生于大多数的国家民族认同基础上的,归根结底都需要有强大持久的世界性力量来推动。而在当前情况下,具有这种能力能量和自觉意愿、且能够做到内动力与外作为高度统一的,除了积极倡导一带一路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之外,甚至貌似最高最广阔意义上的联合国都不具备实质性强力推进与贡献一整套历史经验和文明道统的能力。

    在这种国际或世界大变与中国进取的层面上,中华自己的复兴,本身便是具有世界导向意义的,便是会在影响世界的同时为人类未来开出文明新道的。我们说,这是个漫长曲折的自我超越过程,这也是个不断认识自己与他者、不断分辨自身道路走向、不断聚合汇拢八方、不断拓展升华自身、终成一统最高极的一个长期兼合过程。她,必须立足于多元、并在成就自身中央文明高地的过程中兼合多元,但却是朝向一个创造性的人类最高新极而去的(中华在成就人类一统统系与一统多元新文明的时候,最终不是以自身文明凌驾于其他多元之上,而是在成就一统的过程中将自身扩展与融入这世界大同的一统统系之中)

    所以,一言以蔽之,中华复兴,更长远与根本地看,不只是民族的复兴,而是一个人类中央核心文明的复兴与重挑重担(当然了在实现终极目标的路上,我们还需要先把今日主导世界的西方比下去,只有跨过了道合统系上最难的中西合这道大坎,才能最终登上人类文明的顶峰)。不过,就全程意义而言,中华复兴的终极目标,不是为了中国、中华民族的出人头地,也不是为了战胜、击垮、甚至消灭西方以报仇雪恨,而是一定会自觉不自觉地走向为人类贡献新文明一统统系及整个新文明世界的!

    大任将至,我等不得不明。引领世界,中华靠的将只能是中华之道。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支持这个观点——----所以,我的意见,还是讲以中华之道贡献世界和全人类共同遵循的大道为好。===而且,中华文明最强大的生命力,在于包容和吸纳融合。
    2018/9/20 9:23:08
  • ---------所以,我的意见,还是讲以中华之道贡献世界和全人类共同遵循的大道为好。即便要讲中华统一世界,不是以排他的一民族统治统一多民族的,而应是以新文明与新文明之大道来整合多元为一统一体的。
    2018/9/20 8:55:38
  • 30楼中华术数:
          -------总的愿景,咱们所见是相近的。可我不同意中华民族统一世界的提法与理路。
          因为中华民族,本就是一个因同行大道而大融合到一起的多元民族集合体。按着这个理路,中华民族只有到了将所有民族都纳入自己的统治范围或者都加以同化后,才能实现最终的世界统一。这个恐怕太难了吧?况且也不符合多元一体的周正走向。
    2018/9/20 8:52:47
  • 支持11楼的评论;中华民族的最终目的,就是统一全世界,消灭国家之争,【现代是诸侯各国的乱世,好像大周朝的末期】。
    2018/9/19 22:18:54
  • 老王喜欢搭积木,楼房呢?
    2018/9/9 16:29:50
  • 至于“各种思想及技术的突破,不论东方,还是西方,是在某某的领导,某某的指挥下搞出来的么?”-------这就有点“生不出孩子怨狼叫”的味道了。虽然不是在领导的指挥下搞出来的,但也绝非是在没有领导的国度里搞出来的。再说了,静下心搞研究、创新,自己呆在荒山的茅草棚里也可以呀,领导是不会关注到你、并干涉你的。
         只是你要将自己的研究发明的成果拿出来示人,让公众、社会、国家评价和接受时,才会牵扯到领导和管理。可这,已经不是研究的事了,而是评估、认定和实践、应用的事了。
    2018/9/7 11:15:45
  • 天道酬勤:“不争论?不让争论?谁这么大的能力?”
          ------“不争论”这话,是有特指的。您和我两个人在属于自己的空间里什么不可以争论?甚至某些群体内、层面上的争论一直都在进行着。
         只是,不能将有些敏感问题、尤其是有可能晃动社会人心稳定的争论,在一种公开的、没限度的场合展现出来。这是中华治政的一个传统,也是总体上合适和应当的。当然了,具体的方式方法不是没有可改进的地方。
    2018/9/7 11:07:34
  • 中华复兴没有终极目标。一个阶段性目标是——带领全人类实现共产主义。
    2018/9/4 16:12:24
  • 说完老历史,说近代史,近代史的各种思想及技术的突破,不论东方,还是西方,是在某某的领导,某某的指挥下搞出来的么?
    2018/8/22 10:55:31
  • 当年的道家、儒家、法家等各路思想,以及当年的四大发明,是在某某某的领导之下出现的么?前些日子的那个争论,为什么几天之间就全没了?不争论?不让争论?谁这么大的能力?这种环境之下梦想再出开创性的成果?自欺欺人?还是在有意掩盖什么?
    2018/8/22 10:53:56
  • 黄老先生: “占卜是易经的核心,虽然现代的中国人全部都说易经占卜是封建迷信思想,我仍然坚持用易经占卜改造西方科学,作为中华新文明的主干。”
          ------这个,研究的不多。但总觉得它过于多变和难以把握,对启发人们思路是帮助极大的,却比较难以为现实中的人们所确然依循。您有这方面的见解和文章,可发给我,愿学习、领悟。
    2018/8/22 9:26:02
  • 13楼yliuzh:
          -------讲得很好,说的极是。
    2018/8/22 9:19:1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