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中华与世界的关系,根本取决于中西合的进程
2018-08-17
字号:

    中国与世界,在一个国家与全球国家的意义上,无疑是一种全员整体与其中之一的关系。可问题是,中华之国,既是一个国家,更是一个独特的、甚至迄今为止独一无二现存于世的文明体——而且还是一个行于文明大合中道的中央文明体。

    通常地,西方的学者、甚至大多数接受着西方认知理念的中国现当代专家学者们,总是会站在第一种层面或意义上来看中国与世界的关系。而我们呢,则在向下兼容这第一种认知的同时,更多地会从一个中央文明对于人类多元一体(或一统)文明的视野上来审视和考量古今、未来中华与世界的关系。

    之前我曾强调过:中华文明自身的生存发展、延续壮大,根本上都集中地取决于中外合之道的形成与拓进。没有中外合之道的不断筑牢与稳步拓进,便不会有秦汉以后直至明清的中华文明共同体辉煌历史大时期。

    今天,放眼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或者更准确地讲中华文明与人类世界的关系,我们仍要十分肯定地说:中华与世界的关系,最根本地仍将是取决于中外合之道的进一步强化与扩展。

    放在一国与全球国家集合之世界的视野下,就像任何一个国家必然是这个整体之一部分一样,我们更多地会偏向于该国与整体间的“一份子”关系认知,也即:整体与其中一份子间的普遍性关系。而步入一个人类文明大道之中央文明体与整个多元一统人类文明共同体的层面后,我们不仅能够更好地达成国家与文明的统一,而且会在整体与“一份子”的固有普遍关系之外,更加突显中央重点地、也更加实现特殊与普遍平衡地建立起一种思考评判的全面综合“方程式”来。

    中心、中央、辐射核心、人类文明总体统构与强国、超级大国、霸权国家、称霸世界等,远不是同一样、同等性质的关系式模型。这是一个堪称“根本性分水岭”的不同人世秩序与认知站位。就世界的想象与构成而言,我将前者归之为合之道的理路,将后者视为分之道的做法。

    中华,因为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合文明,所以其在看待自己与世界时采用、遵循合之道,那是一种天然选择、命该如此的必然。而中华大合自身与外部的一个既定现实选择,则又不能不走向中外合、乃至最终迈向大合自己的极端反面——西方分之道,所以才有了“中外合之道的最大至高努力在于中西合”的说法。

    在当今及未来国际现实的层面上,一部分清醒冷静的分析家,会相当审慎地区分开中国与西方的对立统一、跟中国与西方的势不两立、你死我活(包括矛盾日显尖锐的中与美)。也就是说,对二者相互间的不同、两极、对立、甚至敌对,都能给予一定的关注与认定;但却并不因此而认为必会走向殊死一战、有我没你。然而,这样的冷静与清醒,要么更多地是出于自身的理性与谨慎,要么更多地就是来自对人类世界大同共建的美好理想和向往。若要让他们讲出个其中的一些道道来,便多有泛泛而论、语焉不详的意思了。

    而对我们来说,这一切,这最终的归宿,其实便是中华自然而然与世界发展之自然而然的双重或多重叠加。或可言之:此乃道之使然。

    具体地看,可从这几个方面来讲:

    首先,当人类走过文明分立分行的历史大周期、发展到今天日趋全球化一体化的这种新格局新境界时,从一种基本的集群整合与大同世界的维度看,可以说历经几千、上万年,人类的脚步已经踏过了各种各样的沟沟坎坎,将交融大合的枝蔓伸展到了全球的各个层面与角落。就像编织一个花环,已经将一条花环所需的每处、每段都编结实与连接在一起了,剩下来的只是需要将最远的两端巧妙地连接起来,以实现最终的圆成了——国际组织、多国联盟(自贸区)、联合国的纷纷出现与大洲一级的共同体形成,就是最好的注解。在这种情境下,尤其是东西方力量此消彼长、越发趋向于综合平衡的大势下,最两端、最极致、最能代表根本性的分合之道的中西合问题,突显出来和提上日程,那是世界的要求,也是各自面对现实实现自我更新与完善的需要——虽然当今貌似较强的西方、特别是美国,还时时在自觉不自觉地抗拒着这一大势所趋。说白了,最难合的,留在最后合;虽然遭到的抗拒最大、遭遇的问题也最极端,但并非是无法实现的和最终合不了的。

    其次,从全球最具创新推动的新生力量(其实是老树发新或文明大道的再度复兴)与主动方来看,“中外合”从来都是我们这个文明体与生俱来和不断发展壮大所不能不依赖的。来到现时代,对强大异质文明对手的合,只不过是由原来的戎狄、匈奴等西部北方游牧换成了西方,而从地理范围的拓展上看是主要从西部北方周边跨进到了太平洋沿岸、亚欧大陆的西头、乃至全球各主要文明区罢了。所以,这一轮大合中西下来,其实便意味着为全球文明的多元一统给出了一种大合之道的基本架构与统合之态。

    再次,文明发展到今天,科技与军事的毁灭性力量强大到这样的地步,甚至根本地看人类各部分、各集群再也没有必要以毁灭对方并自伤为代价换取土地、人口、资源、金钱、意志屈从等之时,中西大战必将引发全球大战的烟云,终将被遏制、被驱散。不是我们太过乐观,也不是我们作为未来的大合者就该放松警惕、放下武装,而是我们通过大合文明体或文明世界的文武并用,必将顺天应民地让任何试图重蹈分之道极端暴力覆辙的国家与集群,最终不得不屈服于合之道的力量与智慧。

    还有,大合中西、乃至最终为世界建立多元一体的统一架构与秩序,还意味着自我的拓展、升华甚至除旧与放弃。

    至于基于中西合进程的中华与世界关系,我大致地将其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以被动适应和应变为主基调的大合中西序幕期。这个阶段,从1840或更早些的时候就开始了,直至一带一路构想提出和进入人类命运共同体理路之前的一百多年,都应算作一个统一的历史大时期。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之所以我不将其作为另一新阶段的开始,乃是因为她虽在新中国的历史演进中扮演了一个转折性的角色,但在大合理路上、尤其是在开启新的中外合(主要是这新一轮最为异质与两极的中西合)进程上,却并未分明地凸显出自身文明的主体性与合之道理路的根本不同来。进一步地讲,虽然,这一时期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与美的合、乃至更加全面地引入和拥抱了西方现代工业、科技、经贸文明,但她主要还是基于国内发展(尤其是国内经济)考量的,是仍旧偏重于中国与世界、而非上升到中华文明与人类世界之关系式上的学习、借鉴、吸纳与适应,是尚未进一步在中外合之道上主动做出什么值得称道重要建树的一个过渡准备期、承前启后期,而非全盘开创期、系统奠基期。

    第二阶段,是初试牛刀的西进通合阶段。其标志性的重大事件与时间节点,是一带一路战略、倡议的制定跟提出。我们说,在国家生存发展、国内现实转变的层面上,改革开放或许更具基础性和影响力,但在中华大合之道、尤其是中外合进入此时此刻新一轮中西合的大视野下,反倒是一带一路比之改革开放,更具中华面向世界、中华与世界关系的开创性与里程碑意义。因为,是一带一路及其人类命运共同体构想,让日益全球化的世界,第一次有了一个中华文明之道传承者主动提出的不一样理路与方案;是一带一路及其人类命运共同体主张,令中华大合之道的中外合“两个大局”统筹模式,以全面“通合”的方式拉开了从中西合走向人类一体共建的大戏帷幕。虽然,这一切都是初步的、带有尝试性的、还缺乏与中华大合文明之道的系统对接,但却是重回中华之大道与必将改变世界的。

    这一阶段,突出的表现是,中西间优势互现,中西间有斗有和,中西间犬牙交错,中西间碰撞交融,但几乎总是会越来越多地展现出中华文明与中华之道的持久生命力和强大整合力来。同样地,越来越多的新理路、新创造、新势力、新景象,会诞生自中华文明核心区边缘区、而不是日渐消沉和彷徨的西方。这一阶段,中华文明的主体性自觉会全面开启,中华之道或许会在一定的人群与团体间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与认可。全面复兴中华文明及其文明大道,或许还需要更加漫长的一段时间。

    第三阶段,是主体性自觉的中西合阶段。虽说在目前正在经历着的第二阶段,我国政府已经提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并广受好评,但尚没有在新文明长期路径、实现方式、系统规划、乃至基本图景上给出较为全面分明的揭示与指引;而从一带一路共同体到人类文明共同体的发展进程里,必然需要一套新的系统理论的支撑,必然需要在重新发掘与阐释中华文明之道的基础上提供发展人类新文明的新理路与历史经验,必然要有一个循序渐进的、为时不短的中西合实践探索周期。依我之见,这一切的前提是对自身文明大合之道的高度自觉与中华文明主体学问统系的全面重建。只要一天做不到这两点,中西合便无法步入新的平台,很难取得更大的成就。

    拥有了中华文明主体性自觉的中西合,将是一个中华文明之道取得文明发展主导权的阶段,将是一个深受西方影响之广大地域与西方世界逐渐认识、理解、追随、纳入中华之道新文明新道统的阶段,将是中国在影响别人、改变世界的同时、更加回归传统中华文明之道与大力拓展自己的阶段,将更是一个中华及其新中华同道同盟者共同以和平兼容之方式、把人类带入不以民族与国家与地域标签割裂为碎片的非中华一统而是人类一统的全面准备与奠基阶段。这一阶段,中华文明的复兴会达到高潮,中华之道的精髓会被高高地捧起,中华新文明新道统新话语体系会以全面统合中西学问体系的方式形成新的一统。

    第四个阶段,是为人类贡献一体性统系的全球统合阶段。这其实意味着,通过中西合、中华中央文明与世界合的桥梁,我们最后会走向“无中”也“无西”、或者只有一统与多元之主关系(中与西关系降为一种次要的关系式,就像穿白色衣服与穿黑色衣服者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一样)。

    这是中华之道将人类推升至最高的最后阶段,也是中华民族、中华文明贡献了自己的所有、同时也将自身消融于全人类共同体的一个有大我而无我阶段。我一直有个清楚的认识,中华民族、中华文明,人类发展的全程历史中,就是一个从“无我”、走向“自我”、再走向合中外之“大我”、最后重又归于人类大家庭后之“无我”的过程。我们在最后的阶段,给这个星球上全人类所做的最突出贡献,就是一个最美好的多元一统新文明,其中最为关键和能为所有人类共同认同依循的则是一套极其智慧处理多元一体关系的一体性统系。也就是说,不是中国统治世界,不是中华文明让所有的其他文明臣服于自己、众星捧月,而是中华文明以自身探索建构起的、今后还会不断扩展完善的一套文明道统,令全人类遵从之、并在这套统系矗立起来后将自身消融于这套统系之中。这样,才能实现最终的统合与大同。这样,也才真正能够最终达成中华之道的圆成。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yoyoyozhang先生:
        -------总的来说,提法好不好,首先得看是不是。
          若仍停留在一个国家、大国的层面上,对世界来说就是几百分之一,就是大国崛起的零和游戏;可若以一个中央文明对人类多元文明及最终的多元一体文明来讲,那就是缺一不可的顶梁柱,就是既有竞争、更有不可替代之带动引领与普惠各文明作用的了。当然了我们这里的话语前提,是长期与大尺度的,不是今天就建议作为国家战略或倡议抛出来的。但从现在开始,得有人来关注、来研究。
    2018/8/18 8:53:3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