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如松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盛唐如松 - 唐如松首页
圩堤上的蚁穴
2018-07-24
字号:

    我的故乡在合肥那边四五十公里处,那里虽然不是河汊交错,但因为地处丘陵,河道大多是用圩堤筑成的,一到夏天,平时温和如处子的小河都会变得像野兽一般的狂躁。如果没有这些圩堤约束,那一定会河水四漫,庄稼全毁,甚至还会危及到居民的生命安全。在我小时候,因为很多圩堤年久失修或水势过大,就发生过几次决堤,造成了严重损害经济和伤害生命的水灾。现在这种事情虽然很少了,但每过几年,还是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险情,前些年,故乡发生洪灾,还出动了子弟兵进行抗洪救灾的行动,声势颇为浩大。

    圩堤在我的故乡属于颇为重要的基础设施,于是,在我故乡的乡镇,也就有了一个专门负责圩堤管理的部门————圩堤管理所。我一个颇为要好的同学就在这个部门任职。

    所以,对于圩堤的养护和检查,我多少也是知道一点的。虽然略知皮毛,但也可以把其中知道的拿出来说一说。

    圩堤管理大致上来说就是注意河道疏浚,检查河提坍塌情况,禁止非法采砂,保持圩堤上的绿化,防止树木的根系遭到破坏,[当然,现在都在沿河那一面大规模进行石头坡面的铺设,这样看上去更加牢固,背面的防水土流失还是要靠绿化。]等等。工作的内容看上去很多,但实际上并不繁杂,每周在自己负责的圩堤上转上一圈就好,洪水泛滥的季节会忙一点。

    但以上这些都不是他们最头疼的,只要涉及到管理居民违法行为的,大多显而易见,只要不涉及到和个人利益挂钩,处理起来都很容易。令他们挠头的。是蚂蚁窝的治理与清除。

    中国有句古语“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看似不起眼的蚂蚁窝,一旦在圩堤上筑穴为家,那么蚂蚁们就很块在圩堤内构建了四通八达的通道,有些大型的蚁穴甚至会贯通整个圩堤。这在平时没有什么,可一旦到了洪水泛滥季节,这些蚁穴就成为千里之堤的噩梦,我们经常在抗洪救灾的电视画面上听到这样一个行业术语:管涌。不错,造成这种管涌现象的原因,很大一部分都是出自蚂蚁的杰作。

    而发现,处理这些蚁穴很麻烦。首先第一就很难被发现。郁郁葱葱的圩堤背面,或灌木丛生,或草树勾连,想要发现它们,就得钻进灌木丛,拨开树枝,翻开草皮,进行非常细致的检查工作。而一旦查找出来之后,如何处理也是一个难题。毕竟很多蚂蚁窝已经是深入堤身,且出口并非一个。总不能把圩堤整个挖开来处理。当然,只要发现了蚁穴,最终都一定会得到处理,只不过有的仅仅是表面做一下灭蚁处理,然后把洞口随便挖填一下。除非遇到特别有责任心的人员,才会深挖深填,用比较细致的方法来做处理。

    而事实上,也有很多根本就不太负责任的人员,基本上就是马马虎虎的巡视一下,对于那些较为隐秘的蚁穴根本就发现不了,或者是懒得发现,这就造成了蚁穴对于圩堤的伤害更为巨大,一旦发生大洪水,堤破坝毁的惨剧也就必然出现了。

    其实当蚁穴成为这样状态的时候,分段重建也是必然了。

    把国家比作一个圩堤的话,新中国这个圩堤的存在也已经有了近七十年。经过数十年的经济高速发展,这个圩堤虽然你看上去巍峨高大,极其壮观,却也在繁花绿草之中,繁衍了无数的蚁穴,在极度追求高速增长的时候,很多圩堤管理者或害怕破坏圩堤的整体景观,有碍观瞻,或者因为自身的私利,对于蚁穴的存在要么熟视无睹,要么刻意掩盖,总以为这么巍峨的圩堤不至于因为几个蚁穴的存在而就此崩塌。完全忘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的古训。

    针对圩堤上的蚁穴,发现一个处理一个当然是必须要做的事情,而采取科学管理措施,预防蚁穴的产生才是根本的处理之道。但我们也知道,无论多么完善的管理措施,无论多么高明的预防手段,蚁穴总是或明或暗的存在着。且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蚁穴,对于圩堤的伤害更为巨大。因为你忽视了它的存在,在关键时刻,他的伤害也就越大。只有当一个管涌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我们才发现,原来它可以给我们造成如此巨大的伤害。

    当前中国这座圩堤上产生的蚁穴,既有历史原因造成的,也有当下管理缺失造成的,只是无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最终都还是要尽快、尽量处理。特别是那些已经出现管涌现象的蚁穴,更是要深挖到底,绝不含糊,更不能手软,否则,一旦圩堤垮塌,非但老百姓深受其害,那些圩堤管理者只怕也难逃灭顶之灾,最起码会失去他们自己赖以为生的饭碗。

    近五年来,负责圩堤管理的总指挥部已经下了很大的力气来整治蚁穴,剪除不合格的圩堤的分段管理者,对某些特别溃烂的堤坝进行了分段更换,但千日之患,一日不得康复,积重之下,短期难得毕功。虽然蚁穴一个接一个的得到处理,但新的蚁穴还是一个接一个被发现。只是我们心中也都明白,蚁穴的确是在减少,圩堤正在逐渐康复。

    对于圩堤上蚁穴的出现,人们的态度是不一样的,有的人会因为自身利益的存在而拼命掩盖蚁穴的存在,有的人则一看到蚁穴的存在就立刻兴奋异常,觉得这其实是圩堤自身的原因,需要把这个圩堤全部推到,再建设一座,至于圩堤推到后会不会水灾泛滥,他们说那是更换圩堤必须要经历的痛苦。而对于圩堤推到后还能不能在水深火热中重新建一座保障民生的圩堤,他们也颇有信心的说,不推倒试试怎么知道?

    这种事出现在现实中的圩堤上,大家其实都知道怎么去处理,那就是发现蚁穴,立刻处理,深挖到底,绝不手软。对于造成蚁穴没有得到处理的具体管理人员,也应该依法严惩。很少有人会觉得既然这座堤坝上有了这么多蚁穴,就把整座堤坝全部推到重来。

    疫苗事件无疑就是一个掩藏于圩堤之中的巨大的蚁穴,这无疑是一件很严重的事件,对于民众的伤害巨大,面对着这样一个蚁穴,我们该怎么办?按照常规处理,这样的蚁穴一定要彻底清除,所有的蚂蚁都必须要全部清理,把隐藏于圩堤之中的蚁穴深挖深埋,以保证它不会对圩堤再次造成伤害。而负责这一段圩堤的相关管理人员也是要严肃处理,撤职已经不足以平民愤,追究刑责更是必不可少。

    但同时我们也要注意到,这个蚁穴的发现,无疑也给那些圩堤毁灭者打了一针兴奋剂,一时之间,毁堤重建的舆论风起云涌,势不可挡,而因为出于对本次事件的愤怒,很多民众也跟着发出过激的声音,这无疑也助长了毁堤者的气势。只是我们稍微平复一下心中的怒火,冷静的想一想,是不是真的就到了毁堤重建的时候?相信每一个冷静下来的人心中都会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对于蚁穴的出现,我们的愤怒,我们的呐喊无疑可以促进管理者重视从而采取严惩的措施。这是必须的,也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但如果把这种愤怒和呐喊蔓延到对于整个圩堤的否定,却一定是错误的,因为我们自身还在受到这个圩堤的保护,毁了它,其实也就毁了自己。那些毁堤者有着自身的利益考量,毁了圩堤,他们会从中得利,而我们呢,不过是做了这些人手里的利用品和牺牲品罢了。

    其实我注意到了,本次蚁穴的发现,正是因为圩堤管理者巡查中的发现。这说明了,从整体情况下来说,目前圩堤的管理还是在正常且负责的运行。管理者自身也想要除尽所有的蚁穴,只是野草蔓延,荆棘丛生,想要处理好所有的蚁穴并不是那么容易。也需要更长的时间的来发现并处理。在我看来,圩堤的健康状况正在逐步改善,而相关的管理细则也在逐步完善。这是我们这几年看得见的,也是我们对于未来可预期的。

    当我们发现一个蚁穴的时候,一定要对这个蚁穴穷追猛打,让它挫骨扬灰,再也不能死灰复燃。但同时我们也应该注意到,在处理蚁穴的同时,也要维护好圩堤的安全。因为一旦溃堤,首先伤害的其实就是我们自己。

    消灭蚁穴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而维护堤坝安全也是我们义不容辞的义务。唯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拥有健康稳定安全幸福的生活。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现代中国的政治寓言!
    2018/7/25 9:20:35
  • 写的太好了,太形象了!
    2018/7/24 15:48:5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唐如松,网名唐如松。草根写手,胡侃专家。以经营小五金谋生,所以承朋友盛情,誉为“卖五金中写文章最好的,写文章里卖五金最厉害的”。在天涯混迹三年,留下大掌柜的刀,哪个人,纽约游击队等系列小说式国际时事评论,也留下很多单独成篇的此类体裁时评。正所谓:江湖风云跌宕,我自品茶逍遥;遥看远山烽火紧,捻棋微沉吟。邮箱:649479678@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