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历史上谁最能代表中华文明?
2018-07-18
字号:

    谁最能代表昔日的中国或古代中华文明?这是一个值得好好思索、梳理一番的问题。

    总得来看,若说到代表,最能代表古代中国辉煌高度的,无疑是大唐;最能代表古代中国大一统中央集权治理制度的,无疑是秦汉;最能代表古代中华文明体全面创建与统系形成的,无疑是礼敬天下的周朝;最能代表中华民族思想理论伟大创造的,无疑是先秦时代的诸子百家;最能代表古代中华文化成就的,无疑是唐宋。

    不过,既然要讲代表,就得有个最高的总代表。在我看来,若要推选一个中国的总代表,一定得是那种最能在中华之道的意义上体现和代表中华之站位、中华之理路、中华之精神气质、中华之风骨风貌、中华之独特作为、中华之辉煌成就的;一定得是其所行之道不偏不倚、恰如其分地根本贴合着最中正大合之中华文明大道的。简单直白地讲就是:那种在总体上能代表中华文明之成就与高度、以及尤其好地践行与彰显着中华之道的,才可被视为古代中国与悠久伟大中华文明的总代表。

    这其实,等于为我们给出了一个筛选的基本思路:凡是那种不能在根本上秉持中华合之道基本理路与精神的,不能综合全面体现中华文明之道独特贡献与整体风貌的——也就是在中华民族的聚合史与中华文明的演进史中,所有偏离或偏行的朝代或阶段,都是不具备这样的资格的。比如过分偏重于以巫占方式顺天意、理民事的殷商,因其远离了人本文明的根本,所以不能不排除在被选者之外;比如过分重文轻武的赵宋王朝,由于其不仅没能成就那个时代广域集中的大一统,而且在根本上大大偏离了中华大合之精神,虽然取得了相当高的文化成就,却在总体上并不能达到我们依据合之道所制定的综合选择标准。

    除了殷商、赵宋王朝外,还必须说,那种缺失了文明进取性创造力与丢掉了大合作为主动权,仅仅只能勉强维系中华文明之体壳、甚至屈服于外族统治的朝代,在总体上也不能作为中华的总代表。因为,一个文明体与一个人没有两样,若失去了自身最基本的精神品格或最重要的精气神,即便其在存在的意义上也是不可或缺的;但在代表的问题上,却如庸庸碌碌者甚至同行尸走肉一般,并不具有什么实质性的价值。

    甚至,对一个根本立足和依循于合之道的大合文明来说,那些长期伴随、时时出现的分裂散乱时代,虽是文明整合与国家大一统必不可少的有机部分、甚至“反之动”的内在力量源泉,可在代表、尤其是总代表的问题上,它们同样地因不同于合之道的基本理路与精神、而必须被排除在外——即便集中贡献了“诸子百家”思想高峰的春秋战国混乱时代,也不可被归入总代表之列。因为,从事实上看,这不是一个成就了统一的时代——无论从国家、民族、文明角度看,或是从思想理论文化的整合意义上。从道与道之理上讲,思想理论的伟大建树,仅仅是一切文明事项中的一部分(即便是非常重要甚至具有核心意义的一部分)——其归根到底毕竟还不是全部与总体;况且,思想理论创造的基本理路,总体上依循的是分之道(即便其是为合而创造的),反倒是两汉后以儒学道统为主线的统一整合,在总体上将思想文化建设归入了合之道的节拍(“独尊儒术、罢黜百家”,其实反倒是将先秦时代的各种思想创造,通合兼容地统一收纳进了道统化后的新儒学里了。是为各归其位,一统有道)。

    再往深入里思考与分析下去,我们甚至还会发现一个问题:要讲在总体上代表中国或中华文明,似乎仅以一个朝代或几代人的共同一致努力为审视单位,都还显得非常地不够,甚至大有割断历史和不合道、不合道理之嫌。这主要是因为:一者,中华文明生生不息、未曾中断,是以超越王朝跨度的长期连续演进方式展现在我们面前的,若只是选取其中的一个点或短线段(如汉朝、唐朝或秦汉、隋唐),会有悖于历史的真实和无法反映这种特有的本质规律性;二者,这也不合乎道的理路与性状。中华文明是依大合之道而行的文明,而大合之道的起兴与伏衰通常都是历时长久和极繁复的,甚至是左右突转、上下相联、多方兼纳、反复整合的。一朝一代或较短时期的集中确定努力,往往会掺杂进太多时代偏好与那段特有历史的偶然,以至于冲淡、甚至误导今人后代对中华文明合之道基本理路与根本精髓的把握。三者,容易将大家的关注重点,引向某些朝代耀眼之独特性、而丧失追寻这些朝代背后的道之内在统一性。合而有道,道之学问必寻其大。以群星闪耀、连续贯通的方式做以集体性与整体化的集中呈现,或许是遴选中华文明总代表的一种最好理路与方式。

    也就是说,当一个王朝中的任何一个,即便如大汉、盛唐等,谁也难以完全代表中国与中华文明之道时,我们或许只有一个办法可用,那就是:以更符合中华之道与中华气质的“群体塑像”代替“个体塑像”,更加综合全面、更加真实准确、且以道贯通地反映出中华文明的辉煌高度与道路依循来。

    为什么要选择聚焦于周秦汉隋唐这几个朝代呢?

    第一,因为这几个朝代,都是中华文明完成基本造山运动和整体呈现为一个东方山脉山系后,最高耸挺立、最有伟大创造、最值得尊敬、以及在总体上具有内在联系贯通性的一群。

    第二,这几个朝代,都很好地显现了大一统文明的体征与气象,都毫无例外地更加符合大合文明的道合理路与精神。

    咱们先来看周朝。周是第一个以分封制方式在制度意义上实现了国家与文明大一统的王朝。虽然其短暂的分封制是分之道理路的,但追求的更高建构以及文明一统,却是符合合之道根本的。第二,周开创了真正意义上的中华人世文明。她将中国从立足于天道天意的道之理路,拉回到了站位于人世努力的正确道路上,这为迄今为止的中华文明之道开了先河。第三,周在探寻文明大道与追求上善文明理想上,作出了具有文明类型意义的先驱榜样。只有中华文明,才能在既不走天道神道、又不以动物机械之道代替人之道的情况下,执着地并创造出了人世人本文明的一种大道来(礼乐制的社会秩序监理方式,更是神来之笔般的一种创造,尽管有些极端极致化地让人难以置信了)。第四,周,尽管显然地与后来的秦汉不同,甚至跟秦可以说是格格不入,但这恰恰表明了一种突显转变的内在连续,是中华之道实现阶段性集大成和再度出发上路的一种必然转进、一种递升前行表现。她们在根本的大合人世人本中华文明与创建及拓展中华文明体的意义上,恰恰是极其连贯和一致的——特别是我们对秦与汉的内在本质联系看清楚明白之后。就更能很好地理解秦在复兴周之文明道上的独特角色与实质意义了。

    咱们再来看秦。秦对中国统一的贡献与秦对“秦汉之制”的奠基者作用,大多数的人都能看到。甚至秦对后来两汉、乃至后世的直接影响力,也能得到许多公正看待历史人们的肯定。可是,一个是,在另一更大格局上,就像我们前文所论,很多人都没看到或意识到秦人、秦国在崛起直至横扫六合的过程中,第一次开启了吸纳异质、通合中外的一个中国走向世界或影响世界的大局、大进程。直到今天,我们中华民族与文明的再度复兴,都还是在这一超长的进程中接续前行着的。另一个呢,是很多人以秦之强暴性格与周之礼善气质间的截然不同,阻碍了对她们二者间内在联系甚至道之贯通的理性认知。其实,这是被表面现象与偏见、影响了我们对道的追寻与客观判断。从人世文明的大合之道视野来看,周是一种向上合(合于天道及文明理想)、事人为的努力,秦则是与时俱进、应变而转的一种向下合(合于时事及生存力量)、同样事人为的一次探索,并在合中外、尤其是合异族异质力量上开出了新局。换言之,正因为有了周与秦,中华文明才在人世人本文明的大道上,第一次双足跨立、健全完整了起来。没有周或秦中的任何一个,就不会有兼而有之和在根本上行中不偏的汉、唐。周与秦,恰恰奠定了中华文明两个最具实质性的基础元,恰恰让我们这个文明在当年那个分立分行的世界上、能够长久矗立起一种中通兼合的大合之道来。

    关于汉唐,就不用说了。言中华,不说汉唐、不以汉唐为代表,谁能认为你是了解中国、不是缺乏对中国历史的基本常识呢?!所担心的只是,人们只言汉唐、而省略去周、秦与隋。

    就隋而言,她与秦的历史角色有些相像。隋也是个短命王朝,也是个盛世王朝的铺路石,也是个爱征伐、甚至好大喜功的所谓“异类”。不过在我看来,这些都不是考察与我们做出判断的理由。考察与作出判断,依据的标准还是成就与高度、尤其是合不合中华大合之道以及历史上对此道的联系贯通价值意义。可以说,虽然隋的总体成就与高度是极其有限的,但在合的意义上、尤其是对中华文明阶段性实现民族深度融合与文明更高进道上,却并不是乏善可陈,甚至是有一定开先河意义的。比如对南北朝以来多种宗教的接纳吸收、对多元中华统一民族形成所做的积极贡献和开通京杭大运河等、推行科举制等。

    第三,这几个朝代接连出现、相得益彰,她们虽不能就被看做是一条中华主盛文明的主藤蔓,却是最能让我们看清主藤蔓所在与反映文明主体风貌的那几个硕大耀眼成果。从更易被人们所见所知与更加真实饱满的角度看,她们乃是最能代表中国、中华文明以及中华大合之道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大碰撞、大融合。
    2018/7/20 10:57:08
  • 承前启后的辉煌时代
    2018/7/20 10:31:57
  • 好吧。您的具体所指我不清楚,所以可能各说各话了。
    2018/7/20 10:04:14
  • “确实不仅是大破大立,还有劫后重生等等,都是历史留下来的‘规律‘,其实更应该是教训。随着人类知识水平的提高,还有社会制度的完善,这样的教训应该尽量减少,而不是把它视为规律任其反复。”
    ------- 我们是应该比古人更聪明些才对,他们被规律“教训”的太多了。但国家与社会其中思考的程度跟掌握话语权的模式若仍未发生较大改变的话,仍旧被反复“教训”的历史还会重演。这不是你我想避免就能避免的。除非-------好在,今日的中国有了工商资本化的新社会力量以及互联网等。
    2018/7/20 9:58:12
  • 博主你说的都很明白,我也不需要反对,因为没有什么反对的。
    我说的和你说的不是一个事情,我说的是具体有所指,不过也没必要明确指出来。

    基本知道讨论的结果,到此为止。谢谢。
    2018/7/20 9:53:00
  • 17楼,我反对的就是不分良莠,一刀割掉的做法。连人都杀掉了,还怎么能重建呢?如果展开一般论的讨论,理论上也许可以堂而皇之地论述一下,在中国历史上,大破就是要杀人。
    2018/7/20 9:50:07
  • 我们不要只看旧文化衰落的不幸,我们更应看到这种衰落为新文化诞生所起到的腾地作用与创新动力------尤其是在新中国站立于国际国内两大格局上的新文化业已开始有了初步萌芽的今天。传承与发展,我们尤其不能看轻了必然引领未来的发展。
    2018/7/20 9:50:05
  • 16楼博主:确实不仅是大破大立,还有劫后重生等等,都是历史留下来的“规律”,其实更应该是教训。随着人类知识水平的提高,还有社会制度的完善,这样的教训应该尽量减少,而不是把它视为规律任其反复。
    这只是我自己的意见,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2018/7/20 9:44:06
  • 比如说传统文化中的礼敬系统,肯定有很多好的,也有许多糟粕的东西。若不推倒、消解整个旧有的千年礼教制度与习俗,不跟当今世界其他异质的文明碰撞对话,从而找出重建新的礼敬系统的路径出来,谁又能以何种标准判定以往传统中的哪些是精华、哪些是糟粕呢?
         也就是说,探索形成新路、新境、新统系的过程是相当长的,在这样选不定方向与还不能上路的情况下,令旧有和已衰落的、先维持一段其混乱与衰败之象,不仅很自然,也可以说无碍大局。未来明确的进路,就是在长期混乱与纷争中逐渐形成和走出来的。
    2018/7/20 9:44:01
  • 15楼yoyoyozhang:是一种说法,但是一种反映规律的说法。
          历史的真实往往是,当一套旧有的积弊难返之后,尽管还有许多可贵优良的东西一同存在,但总是会全面地推倒重来。只有整套统系都打破了,才能重新找出有生命力和有优势的为新时代去服务。不然,存在于旧有统系体制中的金字,也未必能重新提纯再造以为新用。
    2018/7/20 9:34:52
  • 13楼博主:大立之前必须大破吗?这也是一种说辞。在文化方面的大破,要等到恢复是需要长久的努力,不是大立就可以一蹴而就的。物质文明也许随着科技生产力的迅速提高,可以得到飞速发展,精神文明的建设,是要花费长久而不懈的努力的。
    2018/7/20 9:22:35
  • 12楼:的确不应过分强调各自的民族,而应讲同一个文明共同体、文明体。这个问题,我之前有论过。
    2018/7/20 9:21:5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注册评论员   zcsl530   zhangxhwilm   疯癫无名氏   stomer wong   510935375   阿河Cherry   daitao123   geshail   竹鹿思凡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