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红兵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空空道人 - 张红兵首页
从个税改革的骚动反映看社会公德是否丧失?
2018-07-09
字号:

    个税改革基本定型了,本年10月1日就开始执行,2019年1月1日正式施行,现在还可以提建议,即使再有变化,大概也只能是起征点5000元的再提高,因为呼声最高的就是还要求提高起征点。

    如曹德旺就说了,“起征点应该是3万,我站在穷人的立场上讲话”。

    当然并不只是曹德旺一个“精英人物”在发话,很多“精英人物”都表态了,大声疾呼再提高起征点。如许家印、刘永好、董明珠等均建议“个税起征点提至万元”,宗庆后甚至说“工薪阶层干脆免掉不用交”。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李晓东也表示,“这次起征点提至8000到1万元比较合适”。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尹中卿也认为,“对草案提出的基本减除费用标准还要再研究论证,可以提高到每月6000或7000元”。

    等等,等等。

    所以说,最后施行时,也可能起征点5000元还能再提高些。

    不过我很纳闷,再提高起征点到底对国家整体利益是有利?还是没有利?是对富人有利?还是对穷人有利?到底怎样是公平和公正的呢?

    我曾写过《这次个税改革方案似乎并不完全合理 》的文章,在别人鼓噪应该再提高个税起征点的呼喊文章下面,我也曾反对再提高起征点。

    我认为,起征点提高到5000元不尽合理,因为提高得有点多,是不利于国家整体利益的,是有利于富人的,是不利于穷人的。但没有办法,因为话语权不在穷人手里,决定权不在穷人手里,只能是无可奈何。不过,有些话也要说,不管起不起作用,尽责任而已,今天再说一说,也是因为如此。

    其实讲责任的人还是有的。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表示,有数据显示,目前被个人所得税调节的社会成员总规模约为2400万,这意味着只有2%的国民受到个税调节,这使得个税明显边缘化了。按照现代国家发展现代税制的趋向,要谨慎处理数量边界。若将起征点提高到1万元,则边缘化特征更加明显,不利于培养公民的纳税意识和衔接以后的税制改革。

    贾康虽然说出了一些起征点太高的弊病,但看得出来,没敢说得太深,因为有些人确实“瞪大了眼睛”,但深一点的道理明眼人还是能看出来的。

    冯俏彬称,目前起征点标准并不低,甚至有点偏高。如果绝大部分公民不缴纳个税并不符合个税改革方向。其实政策设计上不一定只从提高起征点来降低负担,可以进一步降低个税税率,甚至设定0%税率,让个税涵盖更多纳税人,但同时多数纳税人并不用交税或者交很少的税。

    很显然冯俏彬也是不赞成提高太多起征点的,但同样没有敢说得太明白。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博导,政府预算研究中心主任王雍君认为,虽然标准扣除额(即起征点)仍低于许多人的预期,但提高的幅度超过40%,而且适应范围扩大到包括劳务报酬、稿酬所得、特许权使用在内的综合所得,力度之大前所未有,可谓较为充分地体现了基本的税收公平观:税收不应侵蚀个人的基本生存。以目前城镇人口的个人基本生存所需底线费用测量,5000元大致接近。以此来看,普适性的标准扣除额提至5000元是适当的。

    王雍君同样是如是说,和下稀泥也未尝不可,我也认为,没有办法,起征点提高到5000元也未尝不可,如果再提高就更不像话了。

    改革开放以后,有些人确实富起来了,这里有大气候的原因,有政策或机遇的原因,也有个人确实有能力的原因,这本来是好事情,但富起来的人的境界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呢?是不是应该沉思一下,为国家的整体利益多想想?下望一下,为穷人多想想?

    贾康说,被个人所得税调节的社会成员总规模才2400万,意味着够起征点5000元的也就2400万人,是中国最富有的人群,虽然刚够起征点5000元的人比特富的人差很多,但相对余下的13亿人也是富人,缴点个税做点贡献不应该吗?难道国家就应该照顾这2400万人,无视穷人的生活?

    曹德旺说“起征点应该是3万,我站在穷人的立场上讲话”,如果起征点提高到3万元,就不是2400万人了,应该少得更多,这样的人也算穷人?那底层挣得很少的人算是什么人呢?

    请问大言不惭的“精英们”,底层每月靠打工,断断续续只能挣1、2千元的穷人们你们想过吗?五险一金等什么国民待遇都没有,他们难道不应该被关注?通过国家税收,充盈财政,来有力量制定有利于他们的政策?这不行吗?

    所以我把一些“精英们”不负责任的言论称为骚动和鼓噪,良心没有了,责任心没有了,初心没有了,只剩下自私自利了,难道不是骚动和鼓噪?如果这种骚动和鼓噪被有关方面青睐,社会公德又在哪里?

    既得利益集团已经没有了“初心”,只为自己的利益在行动,难道不是真实的存在吗?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其实,个税改革,首先应确认以前的税改原则是否应修改?

    1、“宽税基(让最多人都纳入交税),低税率(大家都纳税,税基宽了,但交的税率不高)”,此原则主要优点是征税成本很低,人人都得纳税,从而培养人人纳税意识?

    2、但,随着时代变迁,仍以“宽税基 低税率“为税制原则,则有却贫济富之嫌,与社会主国家的性质不符,也非国际主流。

    3、正如卢麒元所言: 社会主义,讲的是社会自治的程度。国有制和计划经济与社会主义没有必然联系,国家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风马牛不相及。相反,实现了较高水平社会自治的资本主义更接近社会主义。

    参见《德国干187天休178天 经济奇迹怎么来的?》,德国私企为什么以比中国私企(大都不执行法定双休日)更有良心?因为其相关制度更完善。比如,当企业拖欠职工工资时,一概由国家支付。企业欠多少钱,先给职工,让职工先回家,然后这个事就变成了国家和这个违法企业之间的事。
    2018/7/9 9:11:5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8年下乡,1970年回城,先后在鞍钢、东北电管局系统工作,现为国企退休中层干部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