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盛刚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学而思之 - 鲍盛刚首页
21世纪的地缘政治
2018-07-08
字号:

    英国地缘政治学者麦金德有句名言:“谁控制了东欧,谁就控制了心脏地带;谁控制了心脏地带,谁就控制了世界岛;谁控制了世界岛,谁就控制了全世界。”但是,美国地缘政治学者尼古拉斯·斯皮克曼认为这句名言是错误的,如果世界地缘政治需要一个口号的话,那一定是“谁控制了边缘地带,谁就统治了欧亚大陆;谁统治了欧亚大陆,谁就掌控了整个世界的命运。”同样,进入21世纪,我们发现斯皮克曼的论断也是错误的,如果世界地缘政治依然需要一个口号,那一定是“谁掌控了科技革命,谁就掌控了全球产业链;谁掌控了全球产业链;谁就掌控了全球的经济命脉;而谁掌控了全球的经济命脉,谁就掌控了整个世界。”

    现在,我们都在谈论全球经济中心从大西洋向太平洋地区的转移,但是我们很少谈论这一转移对世界的影响。事实上,中美关系的变化,美国对中国的巨大贸易逆差,中国崛起,美国与西方国家的相对衰退,都是这一全球经济中心转移的表现和结果。中心不同,体系自然也不同。所谓世界体系是一种全球分工与产业价值链体系,它是由中心-半边缘-边缘地区组成的一种结构。同时它也是一种规则和机制,决定资本,资源,人才,财富的流向,循环与分布。所以,位置不同,国家的命运也不同。美国社会历史学家沃勒斯坦认为,过去500年西方在世界的主导地位其原因不在于这些国家的内部,而在于它们一直处于世界体系的核心位置。同样,欠发达国家与落后国家之所以不发展,原因也不是在于内部机制,更主要的是它们一直处于世界体系的半边缘与边缘地区。从历史上看,世界体系的中心一直是变化的,比如在公元前2000年,叙利亚与巴勒斯坦曾经位于世界文明和人类活动的中心。但是,在2000年后,它们却处于世界权力中心之外的遥远东方。在公元1世纪,世界权力中心在地中海。公元1500年后,又转移到了西欧,从16世纪初到20世纪初,西欧是世界财富,文化和政治活动的中心。虽然世界文明中心和权力中心的转移相对缓慢,但是交通线路的转移可以在较短的时间内改变位置的重要性。随着通往印度的航海路线的开通,之前的经近东,地中海和中欧的路线被取代了,再加上发现了美洲新大陆,大西洋从此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交通中心,威尼斯将世界贸易皇后的地位让给了西班牙和葡萄牙。同样,从历史上看在近代以前,中国一直处于东方贸易体系的核心位置。但是在近代世界体系中,由于中国选择闭关自守的政策,中国落入体系的半边缘和边缘位置。与之相对,日本选择脱亚入欧的开放与融入政策,所以挤进了世界体系的核心圈,可以说这是近代中日大分岔,大分流的原因之一。

    19世纪是欧洲的世纪,更是大英帝国的世纪,以产业效率为中心,英国创造了一个贸易的而非领土的帝国,但是,在1870年以后英国开始走向由盛而衰,其原因在于资本的流出与对外投资的加速发展。1870年至1913年间,英国的对外投资增长了近250%,1913年达到了40亿英镑,相当于近一半的英国储蓄。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时,除了土地之外,英国资产的一半多在海外。尽管对外投资从短期和对资本来讲比国内投资盈利更高,但长期来看对英国和世界经济结构都是一种深远的变化。美国的崛起与繁荣很大程度上得益于19世纪后半期的经济全球化与资本和技术的转移,20世纪是美国的世纪。但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美国走向由盛而衰的轨迹,美国之所以走向失落根本原因也在于其对外投资的加速与国内产业的转移,因为高工资,以及美国国内市场的饱和,利润空间的稀薄,导致美国公司将加工和制造迁移到低工资的发展中国家,最初是日本,亚洲四小龙,然后是中国,美国跨国公司在这些国家进行生产加工,然后再将产品通过廉价的现代化运输工具返销到国内和世界其它地方,这样显然可以降低成本,提高利润。但是,制造业的转移导致美国产业的空洞化,失业率的剧增。美国自己生产的东西越来越少,除了农产品和别国无法加工生产的高科技产品,美国的消费越来越依赖于进口,而这一结果又导致美国贸易赤字急剧上升,2010年贸易赤字总额达到49789亿美元,其中对中国贸易赤字扩大到207亿美元。

    与美国相比,中国崛起无疑得益于20世纪末期经济全球化与资本和技术的大转移。一方面,中国是因为改革开放政策,融入世界经济秩序,抓住了全球化的机遇,由此在不经意间顺势而起。另一方面是中国不仅抓住了经济全球化的机遇,而且顺势而为,正在成为新一轮经济全球化的推动者,其标志就是“一带一路”。英国地缘政治家哈尔福德·麦金德曾经讲到“哥伦布地理大发现的最大历史意义在于将地球翻转过来,令我们看到了包含欧洲,亚洲,非洲以及南北美洲在内的陆半球,更重要的是,不列颠大致处于该半球最显眼的地方。”显而易见,地理大发现的意义不仅在于地理发现,更重要的是在于商业贸易与经济发展机遇的发现。与此对比,可以说中国“一带一路”的构想堪称人类历史上第二次地理大发现,它的最大历史意义在于它又将地球翻转了过来,令我们看到了已经沉睡了500年的欧亚大陆,更重要的是,中国又回到了最显眼的地方。中国不仅是过去30年里全球化的最大赢家,并且正在成为21世纪全球化的主要引领者。

    显而易见,我们正处在世界体系的新一轮经济和政治变化中间,这些变化可能产生的影响是不稳定的和不确定的,但是从历史发展来看,在从一种历史体系到另一种体系的转变时刻,人类会有更广阔的天地,因此历史的选择是真实的,每一次转变都是一种进步。而面对这种转变,有三种选择,三种选择决定三种命运。一是选择融入以求发展,如明治维新时期的日本,选择“脱亚入欧”,还有二战后大英帝国甘愿委于美国以保自己的体面。还有中国改革开放融入世界体系,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二是选择闭关自守,如晚清中国,但是结果是落后挨打。三是选择遏制,如目前美国的选择。但是,从历史上看还没有一个成功的案例,对此美国地缘政治学者尼古拉斯·斯皮克曼曾经分析到:“世界权力中心的转移很可能造成一个国家命运的终结,而且这种结果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可逆转的。”除非文明的太阳围绕地球运行一圈再回到美国,比如中国就等了100多年。那么,美国会是一个例外吗?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wulezhi   洛云竹66   13150142784   hngtkj   1298168643   JUSTSOSO   wu03719   褐瞳001   天地弗久   顽强的石头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曾获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本科国际政治硕士、曾获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比较政治学硕士。任教华东师范大学国际政治研究中心,后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习国际关系。现移居加拿大温哥华,在加拿大海外集团工作。联系邮箱:1349020677@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