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长江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飞天遁地 - 徐长江首页
改变我国北方生态环境的良方
2018-06-13
字号:

    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18日至19日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要自觉把经济社会发展同生态文明建设统筹起来, 充分发挥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政治优势,充分利用改革开放40年来积累的坚实物质基础,加大力度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解决生态环境问题,坚决打好污染防治 攻坚战,推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

    要怎样才能按照习总书记的要求来实现推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的伟大构想呢?

    飞天认为:要实现青山绿水蓝天白云不仅需要人为的保护,还需要一个最为关键的因素,那就是要有足够的水源,有了足够的水源,沙漠就能变成绿洲,当植被的覆盖面积达到一定程度 的时候,青山绿水也就水到渠成自然实现了,随之而来的必然是风沙对环境影响的逐渐减弱,蓝天白云与清新空气将随之而来。

    在《对天干地旱我们真的只能听天由命吗》(2012.1.25)《大棋局2~强国篇》(2015.1.6)《节制淡水,让沙漠变绿洲--再谈引水入新疆》(2017.4.11)《怎样改变我国的水生态环境 》等文中飞天曾不只一次提出过应用超级水塔工程来实现引水入新疆和改变北方干旱缺水风沙肆虐的生态环境的想法。

    2017年11月15日,S4679课题组“红旗河”西部调水课题研讨会在北京召开,会议邀请了国内二十余家著名高校、科研院所和相关单位的专家学者,共同研讨“红旗河”西部调水的必要性 、工程方案的合理性以及实施的重要意义。

    两种不同的调水方案中,谁才是最佳的方案呢?

    在飞天看来:像引水入新疆这样的大工程,既不需要天马行空的奇思妙想,也不需要巧夺天工的造型,其成功与否关键是看工程投入资金的多与少?工程所获得的引水量的多与少?工程 能不能持久耐用?引水成本的高于低?后期维护工程的多与少?

    无论表面看上去多么高大上的工程,只要他前期投入多,引水效果少,后期维护多,使用寿命短,那他就不是好工程。都江堰,郑国渠这两项举世闻名的引水工程,之所以能够成为不朽 工程,并非因为工程本身有什么特别出奇的地方,而是因为其巧妙的利用了自然力,经过无数风雨的侵蚀和历史的考验,仍能发挥具大的作用,在平凡中实现了一种永恒。所以,衡量哪一个 方案是最佳方案的关键就看谁符合了经济实惠,自然永恒的条件。下面不妨把两种不同的引水方案做一下比较。

    一,引水原理的比较。

    1,超级水塔工程

    在很多高山上,山民们为了解决干旱问题,往往会选择一些比较适当的地方,用人工的方法挖掘一些蓄水池,他们在水池的周围挖上一些小沟,这样,当天下雨时,雨水就会顺着事先挖 出的小沟,流入蓄水池储存起来。另外,由于山高水高这一特性,当地人往往利用竹片、木槽来将高处之水引向他们需要水的地方或者事先挖掘的蓄水池中,在天干季节来临的时候,再用管 道把蓄水池中的水引出来,由于蓄水池往往是建在有一定高度的地方,所以引出水可以利用大气压力,用水管引水实现自然流,而无需借助外力,这不仅减少了引水的成本,也方便了用水, 这种引水方法主要是前期投入,后期维护很小,是一种非常巧妙实用的办法。飞天认为这一引水方法很值得借鉴,我们完全可以在青藏高原上的主要水源地,利用管道或者开挖水渠将高山之 颠的涓涓细流按我们的需要引入山涧,从而汇成大的河流或者堰塞湖式水库,并利用青藏高原山脉纵横人口稀少的地理条件,在水源多发地带,结合山脉走向人工建设超级水塔工程,用于大 量的储存淡水。飞天认为只要我们能选择水源比较丰富的地段构建超级水塔工程,就能获取巨量水源,如下图所示,在图中红圈部分是我国长江、黄河的主要水源地,水源丰富,如果能利用 该区域山脉纵横交错的特点,辅以人工引水、拦水,在该区域有计划的建设超级水塔工程,将长江黄河的上游之水拦蓄起来,储存在高原上的山间沟壑中,从而形成超级水塔,并预设管渠, 就能成功的利用水往低处流的特性用自然的方法引水入新疆。

   

    2,红旗河工程的引水原理

    “红旗河”从雅鲁藏布江“大拐弯”附近开始取水(水位2558米),沿途取易贡藏布和帕隆藏布之水,自流509公里后进入怒江(水位2380米);然后,于三江并流处穿越横断山脉:借用 怒江河道60公里后经隧洞进入澜沧江(水位2230米),借用澜沧江河道43公里后经隧洞进入金沙江(水位2220米);借用金沙江河道97公里后,以隧洞、明渠和水库相结合的方式绕过沙鲁里 山到达雅砻江(水位2119米),绕过大雪山到达大渡河(水位2022米),绕过邛崃山到达岷江(水位1945米),绕过岷山到达白龙江(水位1880米)、渭河(水位1808米);从刘家峡水库经 过黄河(水位1735米),以明渠为主绕乌鞘岭进入河西走廊,沿祁连山东侧平原经武威、金昌、张掖、酒泉、嘉峪关到达玉门(水位1550米),接着沿阿尔金山、昆仑山的山前平原,穿过库 姆塔格沙漠和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到达和田、喀什(水位1300米),为了让红旗河工程能成功的绕过第一阶梯,红旗河工程设计组利用了战国时白起拦截水流抬高水位,开挖引水渠让水改变 流向成功实现引低处之水淹高处之地鄢城的做法,这不能不说是巧妙,然而,白起让水逆流只有一次,而红旗河工程需要让水多次逆流,这势必会加大工程的难度。

    二、工程的难易度以及工程了造价比较

    超级水塔建成后,只需借助一些走向接近新疆的山间空地、沟壑与隧道工程以及拦水大坝就能将水引入原有的流向柴达木盆地的河道,借道流入柴达木盆地后,再流入人工修建的引水渠 道,穿越阿尔金山脉与祁连山脉结合部,流出柴达木盆地,如图2红线所示分道,一道沿阿尔金山山脉的山脚平地向西流入塔克拉玛干沙漠,另一道,则沿祁连山脉山脚向东流入内蒙。由于水 是蓄在高处,水势由高而下,就很自然的实现了全程自流,减少工程量和工程造价。相对而言,在红旗河工程的设计中,为了让河水沿青藏高原第一阶梯绕行,就必须对拦水大坝进行加高。 这样一来,超级水塔工程无论是在引水工程的工程量和工程造价上都比红结合工程要减少一半以上,如果算上减少工程量所节约的费用与省下来的因抬高水位而对淹没地域人口的搬迁安置费 用,超级水塔工程将比红旗河工程至少节约一半以上的费用,也就是说超级水塔与红旗河工程相比至少可以节约两万亿的资金投入。

   

    三、工程引水量以及对生态环境的改善作用

    红旗河工程预计年总调水量可达600亿立方米,工程实施后,将形成约1万公里长、20公里宽的绿洲带,工程组王浩教授在答疑视频中曾提到为了保障下游水量,红旗河在整个枯水期不取 水,只是拦着了一点洪水,只取洪水,飞天禁不住要问,一问、如果红旗河只在洪水期取水,那会不会出现枯水期无水可取而成为季节河,出现干河现象呢?当然,只取洪水这一说法或许只 是王教授就那么随口一说而已。二问、由于红旗河工程设计中没有蓄水环节,红旗河会不会有因季节变化而出现水量短缺呢?如果有,那枯水期所引水量还能否保障对沙漠绿化需求吗?三问 ,红旗河的调水量是不是能完全满足新疆沙漠的需水量,如果不能,又从哪里来的水量维持王教授所说的航运需求?莫非航运一事也是随口一说?

    我国沙漠的形成已是历史久远,沙漠中雨水少,地表蒸发量大,地下水枯竭,在塔克拉玛干沙漠,平均年降水不超过100毫米,最低只有四五毫米;而平均蒸发量却高达2500~3400毫米。 因此,飞天认为,引水治沙将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任何希望治沙工作能一蹴而就的想法都是一种妄想,希望通过引一条大流量的河流过沙漠就能将沙漠变为绿洲是不切实际的,这是对 沙漠耗水量的严重估计不足,引水治沙,需要逐步推进,不能急于求成。这也就是说,即使红旗河工程能像原来设想的那样调出600亿方水(实际上说,设想不一定等于现实,东线、中线调水 工程的实际调水量就与原来设想的调水量存在着很大的差别),那也不可能将沙漠变成绿洲,就更不用妄谈什么在引水河道中通航,甚至有多出的水流向下游?这是对沙漠需水量的严重估计 不足。

    在沙漠中有很多季节河,在他们的沿河一带往往也会衍生出一片片绿洲,然而随着河道的断流,绿洲也就只能被沙漠无情的吞噬,风沙不仅吞没绿洲,有时还会让河流被迫改道。其中塔 里木河就是一条最具代表性的河流,塔里木河由发源于天山山脉的阿克苏河、发源于喀喇昆仑山的叶尔羌河以及和田河汇流而成。流域面积19.8万平方千米,流域多年平均地表水天然径流量 398.3亿立方米,最后流入台特马湖,塔里木河全长2137千米,仅次于伏尔加河、锡尔-纳伦河、阿姆-喷赤-瓦赫什河和乌拉尔河,为世界第5大内流河,是中国最长的内流河。位于新疆维吾尔 自治区塔里木盆地北部。历史上塔里木河河道南北摆动,迁徙无定。最后一次在1921年,主流东流入孔雀河注入罗布泊。1952年在尉犁县附近筑坝,同孔雀河分离,河水复经铁干里克故道流 向台特马湖。在塔里木河河道不断变动的过程中,沿岸的绿洲也面临着不断的毁灭与重生。398.3亿立方米,这是S4679课题组组织提出的重金打造的红旗和工程预计总取水量的2/3,而红旗河 工程设计了三条主要支线:通向延安方向的“红延河”,通向内蒙古、北京方向的“漠北河”,以及通向吐哈盆地的“春风河”。这也就是说,其每一条支流的水量仅为1/3,还不足塔里木河 的水量。然而,在塔里木河的水量尚且不能变沙漠为绿洲,甚至还不能阻止沙漠的扩展的现实情况下,却把改变沙漠的重任放在水量相对来讲还要少一些的红旗和工程上,巨资打造这样的工 程,会不会太草率了呢?

    在对塔里木河进行充分分析的情况下。飞天认为其之所以不能改变沙漠,反而被沙漠改变的关键就在于,季节性河流虽然能在洪水期浊浪滔天,但河道干涸季节却无水或少水可用,这就 是说,就算我们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培植了植被,一旦到了无水可用时,植被就会重新因无水灌溉而被沙漠吞没,让我们的辛苦付出化作流水,一去不返。由此再一次证明,任何希望通过引一 条大流量的河流,流过沙漠就能将沙漠变为绿洲的计划是不切实际的,这是对沙漠耗水量的严重估计不足。任何轻率的行为,都可能会招致虎头蛇尾的结局,以至于让巨资打造的引水工程, 无法产生预想要的结果,最终成为一个浪费国家财产的,毫无实际益处的面子工程。

    相对而言,超级水塔工程的情况却完全不一样。超级水塔工程的关键原理在于蓄水控水,按需配水,即哪里需要水就往哪里放水。

    与超级水塔工程相配套的是一种绿洲推进计划。在飞天看来,沙漠就象无底洞,有多少水,他就能渗掉多少水,就算能把我国境内所有江河的水量全部引入新疆也不可能在短期内变沙漠 为绿洲,要变沙漠为绿洲,真正可行的办法就是绿洲推进计划,即沿昆仑山、天山脚下有计划的培植植被,采用植被不断向沙漠反侵蚀的方法,逐渐用植被覆盖沙漠。人类与沙漠的这场生存 空间争夺战不同于其它战争,这里奇和巧是不能发挥实在作用的,任何孤军突进的绿洲,都会面临被沙漠吞噬的可能,以至于巨大的投入,最终却收效甚微。只有凭借高大的山脉对大漠狂风 的阻挡力,减弱沙漠对绿洲的侵害力度,再辅以科学的引水灌溉系统,和有计划的植被推进方案,才是解决沙漠变绿洲问题的最佳方案。由于农业对水的需求量很大,所以在作植被推进计划 的时候,最好是牧场加防风林,再加牧场加防风林的层层推进方式,(并严格控制过度放牧)逐渐沿山脚向沙漠中心推进,只有当植被覆盖率达到一定程度后,并在拥有更多更充足的水源保 障的情况下,才能谈灌溉沙漠的话题,也才能逐渐在牧场基础上改造良田,逐渐推进农业化。也只有到那时,才有可能有多余的水流入下游,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而是要经过几代人不懈 努力才能完全实现的,盲目快速的推进方案,往往会带来适得其反的弊端。

    飞天认为,只有对蓄水、放水实现了科学管理,才能避免了引水工程受季节影响而出现无水或缺水,才能确保新疆地区新开辟的绿洲不会因季节性缺水而重新陷入沙化现象,科学引水, 科学用水,科学灌溉就能逐步扩大绿洲,随着超级水塔工程的不断推进,引入新疆与北方的水量就会逐渐增多,引入的水量增多后,绿洲向沙漠推进的速度和质量都会提高。

    或许有人会认为仅靠高山之颠的那点细流根本无法满足沙漠变绿洲的需求,泰山不拒细壤,故能成其高;江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从图2我们可以看出,正是那些看似不起眼的细流汇 成了我国两大主要水系――长江、黄河。长江年平均入海水量9600余亿立方米。这些水白白的流入大海,实在太可惜了。如果能把其中的一部分调入新疆,那岂不是很好吗?所以,飞天强烈 呼吁,相关部门仔细对三江源区域水量水情进行勘测会总,飞天相信,将长江黄河等主要水系的源头水流全部拦蓄起来之后,其总库存水量将,比红旗河工程所设想的取水量要多得多。

    当我们利用山间沟壑与隧道工程把长江黄河等主要水系的源头水流全部蓄存起来形成彼此相连的超级水塔之后,实际也就把这些主要水系的源头全都变成了一个--即超级水塔成了这些水 系的总发源地,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根据这些河流流域的旱涝情况通过预设的控水系统进行控水和放水,这也就为我们科学的调控这些河道的水量提供了可能,在看似无为中同时实现了引水 入新疆和南水北调。

    在飞天看来超级水塔工程不仅仅只是利用青藏高原“亚洲水塔"的优势,来进行拦水蓄水控水,人为建造一个个堰塞湖式“蓄水塔”,还应该包括在"我国的主要河流上建造大坝,将水拦 蓄起来,在"完全保障了航运发电灌溉等等事项后",才让水向下逐级流入大海。

    飞天认为现阶段的超级水塔工程,应该一方面利用青藏高原的亚洲水塔优势人为拦水蓄水建造超级水塔,另一方面则在长江、黄河(尤其是优先黄河)入海口建造拦水大坝,这样做不仅 可以控制淡水入海,确保江河中有稳定水量,还能预防因淡水入海量减少而形成的海水倒流。如果能在黄河入海口和陕西段(那里山峦叠嶂地势高峻,适宜筑坝蓄水),我们就能在汛期过后 积极蓄水,大量结蓄起来的淡水,不仅能缓解当地的旱情,还能增加陆地的总储存水量,从而改善极端气候现象,水经蒸发后形成的云雨层,还能缓解内蒙、华北平原以及黄土高坡的旱情。 在时机成熟时再选择适当位置逐段在主要江河上建造大坝拦水,让水成阶梯状拦蓄起来,从而保障我们的航运、发电、灌溉等需要。实施阶梯拦水之后,我们就可以根据具体情况灵活掌控下 泄水量,――当下游出现旱情时,增加下泄水量,当下游出显水情时减少或停止往下泄水;相反,当上游出现水情时,积极排空拦蓄之水,减轻上游水情压力,当上游来水减少时,加大拦水 力度,增加蓄水量,减少下泄水量。“把这些水拦截下来,那江河湖泊的水位不就能不下降了,水多了沟渠河塘也就相对多起来,要普灌漫灌让水渗入地下也就可行了,地下水多了植物从地 下吸取水分就容易了,即使天不下雨,植物干死的可能就少了,我们也就不用再靠天吃饭了,另一方面地下水多了,水蒸气蒸发量多了,空中水气充足了,雨自然多起来,最终形成良性循环 ,通过对蓄水量、泄水量的人工调节实现减少和预防旱涝灾害的目的,让有限的淡水资源彻底为我所用为我所控。最终彻底改善生态环境。

    四,工程使用寿命与对生存空间的影响对比

    在整个红旗和工程建设过程中,不仅有很多地方需要抬高水位让河水逆流,抬高的水位将会把雅鲁藏布江沿岸及其支流和金沙江、澜沧江、怒江等拥有“高原粮仓”之称的河谷平原变为 水乡泽国,严重挤压中国人的生存空间,而且红旗河工程在穿越崇山峻岭时,往往需要借助桥隧工程进行引水,这些由钢筋水泥结合而成的桥隧工程,其使用寿命是有限的,这也就是说,红 旗河工程不仅会挤压我们人类的生存空间,其使用寿命也不长。

    超级水塔工程则完全不同,由于工程建在高海拔处,那里少有人类和动物生存,整个工程以拦水大坝、隧洞和明渠构成,既不需要让河水逆流,也不需要穿越地震活跃地带,更不需要以 桥隧相连的方式横穿高山峡谷,这样不仅不会挤压我们的生存空间,使用寿命也不易受到影响,只有这样的工程才有可能向郑国渠、都江堰那样长久不衰地为中华服务。

    五,引水工程的国际影响

    在当今这个错中复杂的国际背景下,截雅水工程的实施时机,不能只从水利工程角度来考虑,还要从国际政治、外交关系、大国搏弈等因素进行全面考虑。

    有人认为近段时间以来中印关系出现了一些不和谐事件,所以截住流入印度的雅水完全不必要考虑印度的感受。然而“不谋万世者,不足某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对中印关 系,我们不能仅从中国与印度两国来考虑,而是要放在全球大搏弈的历史背景中进行分析。在《中印关系是敌是友?》(2102)一文中,飞天曾指出,虽然中印关系有那么一点不和谐,印度 也有倒向美方与美为伍的倾向,但我们应该看到印美关系只是一种短暂的相互利用关系,美国之所以现在要拉拢印度是从远交近攻的战略思维出发的,印度的发展就目前而言,对美国并没有 构成威胁,也就是时间空间上的“远",所以,美国才拉拢收买印度加入其围堵中国的行列。只要印度还有做大国梦的想法,只要印度还不想做美国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弃子,印度就不会真心实 意为美国而与中国为敌。虽然,中印从地域上讲是互为邻里的“近",但以当前中印实力对比,印度还没有对中国构成威胁,也就是在时间空间上中印威胁还处于“远",同样出于远交近攻的 战略思想,中国应该设法与印度交好,也就是说,只要中美搏弈存在,印度就会成为中美竞相拉拢的“同盟军"。在这种大搏弈背景下,中国是不是该把印度推到美国一边呢?

    舍得!舍得!舍与得是相互依存的,只有懂得适当的舍小,才能获取更多的得,毫无疑问看着白花花的雅水源源不断的流入印度洋,确实是一种难以割爱的舍,然而,如果这种暂时的舍 能换来中印关系的稳定,能换来中印边境的安宁,能换来中美搏弈的最终胜利,那又何乐而不舍呢?

    相对而言,超级水塔工程则不存在这些问题,超级水塔工程所截所拦之水皆是中国境内之水,只是对南水的一种北调行为而已,不涉及国际水,不会引发国际纠纷。

    飞天一介草民,不求闻达,之所以对引水入新疆问题如此执着,不仅仅因为这是我多年不懈思考的结晶,还因为这牵涉到我国西疆的稳定、发展与融入,飞天所希望的是能为中华的伟大 复兴尽一份心,出一份力。飞天努力追求的,是利用自然改造自然的原理,是既经济又实惠,属于同都江堰郑国渠一样的一劳永逸型工程,只有这样的在看似平凡中追求一种长久的永恒的好 工程,才能来改善中国北方的生态环境,才能增强整个中华国力,从而最终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让历史做是与非的最好的见证者吧!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支持你!工程要达到千秋万代,就要尽量利用大自然,尽量巧夺天工!
    2018/6/15 16:51:10
  • 很多事情只有首先在理论上通过去了。然后才进行实践考察,所以理论论证是第一步,实地考察是第二步,其后还有反复的论证,工程设计等等,到最后付诸的实施要经过很多个程序,我们现在要做的,首先就是要在理论上通过,这就需要多方辩论。辨论得越详细,在将来的实行中,要走的弯路就越少,困难也就越少。
    2018/6/13 14:09:13
  • 8楼,您误会了,我是反省自己。
    2018/6/13 13:18:35
  • 在沙漠里光热光伏发电,然后选最有利路线抽水。或者,象有些人设想的,西马拉雅山炸开一个口子,让印度洋的暖湿水汽进来(不过我怀疑,这方案,会不会是北方冷空气南下,在印巴形成更多降雨,而不是印度洋的暖湿气流在沙漠上空形成降雨?)有必要研究一下两边的季节性气压气温等参数。
    2018/6/13 12:55:25
  • 六楼,三江源区域有多大?除了从国家的层面去组织考察,谁能有这样的能力和资源。我要做的只是提一个建议,剩下的就无能为力了。
    2018/6/13 12:47:10
  • 超级水塔工程设想优于红旗河工程。
    2018/6/13 12:21:00
  • 5楼,没有实地考察,确实没有发言权。只是想当然。
    2018/6/13 12:20:16
  • 三楼,你可能没有注意到那个红圈的范围有多大吧?你不妨去查一查整个三江源区域一年流出的水量有多少?在将这个水量与红旗河工程所设想的取水量做一个比较,这样你就不会觉得这个超级水塔是一个水塔。而且,那里应该是同一阶梯吧。超级水塔工程的拦水主体是大山。只需选择适当的地方,拦水筑坝。把水拦蓄在千山万壑之中。这样就能按需放水,或许在不放水的时,引水渠会暂时少水或者没有水。但要说是季节河恐怕就不准确吧。
    2018/6/13 11:48:21
  • 听说过实际没见过但是相信:京城举办大型活动,为了不下雨,周边打了很多什么弹,污染很明显。
    2018/6/13 11:19:18
  • 类似梯田,借助地形蓄水。
    这样的“水塔”因地势所限,规模并不会太大,反而造价升高。还有,季节性变化反而容易断流,引起文中所述的季节困境。
    2018/6/13 11:11:16
  • 超级水塔性价比不得而知。还不如用高科技的办法,研究和利用大气环流,制造干旱地区降雨的天气条件,辅助建设节水工程,海绵工程和超级水库等。
    2018/6/13 10:54:51
  • 引滦入津、甚至红旗渠目前都陷入了利益纠葛。大范围调水利益很难调整,凭什么老天落到家门口的水要给你?
    拦河大坝到现在还有很大的争论,但它对环境的破坏是显而易见的。如此之大的对自然生态的调整,是利是弊,很难预测。
    2018/6/13 10:34:0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草根战略时政研究者,喜欢写一些与时政战略有关的文章,常发在战略网、人民网、中华网,所有观点文章绝对原创。希望能为中华复兴尽一份心出一份力。邮箱:1301481251@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