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云辉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对等开放 - 余云辉首页
中兴通讯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生!
2018-06-12
字号:

    编者按:

    经济主权和企业治权是领土主权的延伸和表现。

    6月7日,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宣布了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局(BIS)对中兴通讯所施加的史上最严厉的惩罚。

    除了数额惊人的罚款,还包括改组董事会和高管层,并派驻美方合规官员进驻中兴,以便全面掌握公司和政府政策的运行过程,进而掌握未来对华经济战和科技战的相关证据。从此,中兴通讯成为美国政府插入中国科技产业界的一根毒刺。更具象征意义的是:美国使用其国内法开始治理中国本土企业,中国国家主权和政府治权从此不再完整,共产党的执政权受到极大挑战。

    因此,中兴事件不仅是一家公司的事件,更是有关美中两国关系的重要事件。中国政府应该在国家层面上将对美策略调整为寸土不让的斗争策略,坚决否决中兴通讯与美方达成的不合理协议。就算中兴通讯成为黄继光一样的烈士,那也体现了中国在经济上甘岭战役上决不妥协的斗争精神。

    ——在处理中美关系的问题上,必须采取寸土不让的斗争策略,在国家主权与企业治权等原则性问题上,更不能做出丝毫妥协和让步!

    一、是敌还是友?新时期中美关系的定性问题

    正确认识当前和未来中美关系的性质,这是处理中美关系的前提和出发点。中美关系的敌友性质判断,决定着中国处理两国关系的政策和策略。

    决定中美关系敌友性质的决定权不在中国手中,而是在美国手中。当美国把中国列为现实战略对手的时候,中美关系的性质已经走向战略对立。

    在美国人眼中,“中美夫妻论”简直就是一厢情愿和自作多情。当美国发动中美贸易战之后,国内的“中美夫妻论”已经破产。美国政治思想是海盗文化的继续。面对战略对手,美国绝不会留给对方任何呼吸的空间。美国打击中兴通讯之后又开始继续打击华为和海康威视等公司。未来在打击制造业之后,可能将打击中国的能源供应;在打击中国的能源供应之后,可能选择切断中国的粮食供应;在粮食大豆断供之后,可能攻击中国的外汇储备和金融,等等。事实上,美国压缩中国的贸易顺差就是在为不久的将来发动汇率攻击做准备。美国让战略对手暂时活着,仅仅是因为美国还打不死它。中美关系一旦被定性在“战略对立关系”上,那么,中国处理中美关系的主要手段应该是斗争,是寸土必争,而不是妥协,更不是主动退让和高风亮节。这是因为妥协将换取美国后续更猛烈的进攻,中国将陷入“妥协—失败—再妥协—再失败”的模式中,直到中国退到悬崖边、掉下悬崖成为一个对美国不构成任何威胁的“安全国家”。

    在中美大博弈的牌局上,中国绝对不能在美国还未出牌的情况下,自己先把大王和小王两张牌撕了,比如主动宣布金融开放、电信开放、制造业开放等等。否则,连讨价还价的筹码都没有了。

    在未来五十年内,可能中国还不能超越美国。这意味着美国将在未来五十年内都将把中国列为战略对手和潜在敌人。中国手中的筹码必须足够使用五十年,不能在一年之内把手中的牌都打光。中美关系进入了战略相持阶段,中国要有打持久战的准备。这需要足够的筹码和斗争的耐心。

    只要美国进攻,中国就应该采取对等反击。只要美国打击中兴通讯,中国就打击苹果和微软;只要美国打击中国的工业品,中国就打击美国的农产品;只要美国封锁中国的制造业,中国就封锁美国的金融服务业的在华业务;只要美国海军进入我南海十二海里,中国海军就越过台海中线。对等打击,寸土必争。这是未来处理一切中美争端的正确选择。

    弱国必须给强国划红线。这是弱国的生存之道。当年毛泽东主席这样做,今天朝鲜金正恩也是这么做。朝鲜长老智囊团成员的斗争智慧得益于毛泽东思想的真传。中国必须承认自己还是发展中国家,还是相对弱国,而不是可以布施天下的绝对强国。所以,作为发展中国家和相对弱国,中国必须反对美国霸权主义,给美国立规矩和划红线。这才是韬光养晦的要义。这既是唯物论,又是辩证法。承认自己是发展中国家,承认中国与美国之间存在差距,承认中国相对于美国是弱国,这是实事求是,是唯物论的运用;弱国必须争取更大的发展空间,必须给强国划出不可逾越的红线,这就是辩证法。这也是毛泽东主席处理国际关系和中美关系的思想精华。

    二、是受益者还是受害者?中国在全球经济体系中的损益定位

    在全球经济体中,中国是受益者还是受害者?这是中国设计自身国际话语的重要问题,甚至是最重要的前提。

    我们可以先看看美国的话语设计。特朗普设计的话语是:因为美国是当前全球经济体的受害者,所以,美国可以向那些受益者索赔、征税、甚至发动制裁。美国人的思维是围绕自身自私的目的,设计一个假设的前提,然后展开逻辑推演,最终得到一个利己的行动依据。比如,为了消灭伊拉克,先假设伊拉克拥有核武器,然后发动侵略战争。又比如,为了全面围剿中国,美国先假设自己是全球经济体的受害者,再假设中国是一个受益者,然后让受益者补偿受害者的各种巨额损失。这就是美国设计的话语陷阱。这种话语表面上符合形式逻辑,实际上,其逻辑前提与事实不符,十分荒唐。事实上,美国才是全球经济体系的受益者和主导者。

    二战之后,美国始终是全球化运动的主导者和全球化规则的制定者。在全球化过程中,美国的地位并没有被削弱,依然是黑老大,否则,如果美国已经被削弱了,它怎么有实力对其它国家敲诈勒索呢?这也是一个简单的逻辑问题。其实,美国才是全球经济体的真正受益者,而不是受害者。但是,为了敲诈勒索,特朗普采取了美国式的“韬光养晦策略”,把自己包装成为一个受害者,把中国包装成为一个受益者,然后敲诈中国。这就是美国无中生有的软实力。

    中国的做法恰恰与美国相反:在参与美国主导的全球化过程中,中国只看到对外开放的成绩和收益,而忽视了成本代价与潜在问题。在主流话语中,中国把参与全球化的成绩和收益归之于对外开放的伟大成就,而把全球化的代价与问题归之于市场化改革不够,而不是归之于美国主导的全球化体系和游戏规则不合理。这为美国制裁中国提供了把柄和口实。比如,《厉害了!我的国》就成了美国议员攻击中国的证据资料。中国有太多的“改革开放成就展”,但从来没有搞过一个“改革开放问题展”和“改革开放代价展”。这种做法一方面麻醉了自己,另一方面给对手提供了炮弹。

    在贸易战的战场上,中国的科技幻象被特朗普粉碎了。潮水退去之后人们发现:中国还不行,却装行;美国真行,却装不行,然后到处敲诈。这里不得不佩服老牌帝国主义的成熟与老道,也不得不反思中国那些不通古文但精通洋文的留洋精英们的浮躁与幼稚。中国的正确做法应该是:承认中美差距,揭露美国主导的国际经济秩序的不合理性,加强与欧洲、日韩、俄罗斯、伊朗与东南亚国家的合作,进一步加强南南合作,建立以中国为中心的国际统一战线,纠正全球化过程中的不合理性,按照弱国要给强国划红线的辩证法,争取更大的发展空间,坚决反击美国的挤压,而不是无休止的退让和妥协。

    在美国主导的全球化经济体系里,中国并非受益者,美国才是受益者。这是由现行全球化商业模式所决定的。目前,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格局可以概括为:美国出钱(即印美元)、中国出力(即生产商品)、其它国家出资源。美国印纸币买中国的商品并形成贸易逆差,中国生产的商品支撑着美元的购买力;中国用商品换来美元,形成贸易顺差,再用美元购买石油、矿产等资源,把美元流向世界各地,从而为资源输出国提供了美元流动性,打造了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并由此形成了当下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商品—货币”循环周转的运动格局。如果没有中国的商品,那么美元的现实购买力将会大打折扣,美元体系和美国经济就会崩溃,就会出现美元贬值、消费品暴涨、股票和债券暴跌、社会动荡等情况。这意味着:打击中国就是打击美元、就是打击美元资产、就是打击美国的全球统治地位。如果中国认识到这一点,并敢于拿出鱼死网破的斗争勇气,那么,美国一定会退让。这是因为美国既需要网,更离不开鱼。

    当下的国际经济秩序和美元资本大网是美国打造的,同时,中国这只大鱼既为美元提供购买力,又为美国提供芯片市场、转基因大豆市场、陈年冻肉市场和工业垃圾废弃物市场。美国既需要这张网,也离不开这只大鱼。如果中国的谈判代表们充分地认识到这一点,就可以取得巨大的心理优势和重大的谈判筹码。只要中国不妥协,美国就不得不让步。

    以中兴通讯事件为例,中兴通讯休克之后,美国芯片公司股票跟着暴跌。所以,美国在内心里根本就不可能让中兴通讯死,而仅仅是拿中兴通讯的死来要挟中国让步、要挟中兴通讯吐出利润、并设想进一步派美国人进驻中兴和控制中兴。如果中国能够拿出中兴通讯宁死不屈的精神,同时拿出要整死美国苹果的对等毁灭之决心,给美国立一个做事的规矩,那么,美国一定会把大棒高高举起,最终轻轻放下。中兴事件不是公司的事件,而是国家的事件。如果中国在国家层面上把妥协认罚的策略调整为寸土不让的斗争策略,那么中兴通讯不仅可以生存,而且美国也不敢罚款,更不可能提出委派美国政府官员进驻公司的侵权要求。

    就算是中兴通讯去堵了美国的枪眼,成为黄继光一样的烈士,那也体现了中国在经济上甘岭战役上决不妥协的斗争精神。倒下一个中兴通讯(其实中兴通讯可以换一个牌子继续活着),可以警醒一批中国企业,站起一批中兴通讯。

    中美两国已经形成了一个相互依存的全球经济生态,而且美国是这个经济生态圈的受益者。美国国内矛盾重重,根本没有能力打破现有的全球经济生态圈来重建新的经济生态圈。美国不是不想整死中国,而是还没有能力整死中国。中国不同于伊拉克、利比亚一样的小国。这一点,美国早已意识到,中国也必须认识到。只要中国坚持严格的资本项目管制,同时跟美国之外的贸易国采取货币互换和人民币结算,那么,中国仍然可以活得很好。中国可以不要美国的美元,但美国的美元却离不开中国的商品。如果美国人装糊涂,那么,可以在谈判桌上把美国人内心深处的这点秘密点破。

    五十年代,中国在中美关系上已经取得了对等谈判的能力,今天中国更没有理由在美国的经济屠刀面前下跪和让步。在经济金融领域的上甘岭上,我们同样不能退却半步。

    在目前全球经济体格局中,美国是主导者,更是受益者,而不是受害者,相反,中国却是这一分工体系的受害者:核心技术依附于西方;新兴产业股权和金融股权被西方分割甚至控制;工业不再独立、农业不再自足;徒有GDP虚名而国民净收入却大量流失海外;腾讯和阿里等公司市值数以万亿计算但大股东却是外资股东(未来中国政府征不到外国股东一分钱遗产税);中国用环境、资源、农田、一代青壮年的代价并没有形成超越日本和德国的工业化水平;我们靠组装美国和日本芯片的工业品支撑着美元的购买力,但我们的国民得到的却是进口工业废弃物的污染、转基因大豆和瘦肉精猪肉的毒害。中国应该直面改革开放的代价和问题。这些问题和声音应该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里、应该出现在国内和国际的主流媒体里、应该出现在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上、应该出现在中美官员的谈判桌上,从而把中美贸易的谈判会开成诉苦大会和控诉大会。告诉美国人:退出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体系,中国会活得更好。把这个态度摆出来,中国就处于谈判的主动地位了。

    不能再忽悠对外开放和国际化的成绩而不计成本、不提问题。

    我们要向美国学习。美国是现有全球化经济体系的主导者和受益者,却天天在制造舆论,把自己打扮成为一个受害者,中国理论界和舆论界不仅没有反驳,而且还争相与之呼应,以此证明中国的强大;中国是全球化经济格局中的农民工,流血流汗出苦力,付出多而收益少,中国实际上是全球化的受害者,美国一巴掌把中兴通讯和联想集团的高科技幻象打回原形,但国内媒体仍然把中国宣传成为国际经济秩序的受益者,自我麻醉,从不在国际舆论平台上喊冤叫屈,导致中国不断遭到美国的敲诈和放血。这个世界已经黑白颠倒,现在必须纠正回来。中国应该告诉世界:在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体系中,美国是受益者,而不是受害者,中国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作为受害者,中国没有任何理由继续做出妥协和让步。

    总之,从中美关系的战略对立性质上分析,中国的妥协与让步无法扭转中美之间战略对立的性质,美国的大棒之后还有大棒;妥协必然灭亡,斗争才能生存。同时,在国际经济体系里,美国是受益者,不是受害者,而中国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受害者没有理由给受益者赔偿和补偿。哪怕中国在对外开放过程中得到一些利益,也要像美国一样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受害者,给美国划红线、立规矩,拿出不惜退出美国主导的国际经济秩序的勇气。只要中国敢于斗争,敢于孤立美国,敢于拿出与俄罗斯、欧洲、日韩构建经济共同体的决心和勇气,敢于与欧洲和俄罗斯结成货币联盟并排斥美元,敢于建立中国主导的国际经济统一战线,敢于在美国市场之外形成中国朋友遍天下的局面,那么,中国就可以形成对美贸易战的强大优势,就可以变被动为主动,让美国不敢伤害中国。

    三、是崛起是平衡?中国在国际经济舞台上的使命定位

    有平衡才有和平。世界需要和平,中国要主动承担起平衡的角色。“平天下”,这是中国应该追求的国家境界。在全球化的经济战国时代,宏观经济管理者应该多看管子轻重术,少读西方经济学。中国已经是世界经济的重要力量。这股力量不应该加到美国的天平上让世界更加失衡,而应该选择与俄罗斯、伊朗、东南亚和欧洲站在一起,形成一股可以平衡美国霸权的力量。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角色和话语不应该是“崛起”,而应该是“平衡”或“治平”。

    “天之道,损有余以补不足”。自我崛起的话语境界远低于平衡世界的话语境界。中国应该把“平衡世界经济、追求全球公平”作为国家使命,这样才能站在国际道义制高点上,才能实现习近平主席提出的“共同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目标。如果确立这样的国家定位,那么,欧洲、日韩、东南亚、中东、俄罗斯不仅不会提防中国的崛起,而且还会拥抱中国,欢迎中国更加强大。以中国的天道思想和管子轻重术来应对当今的经济战国时代,中国不仅可以战胜美国,而且可以带来世界的和平与安宁。

    在中国源远流长的治平文化和恢弘壮阔的战略格局面前,特朗普还有勇气跟中国打贸易战吗?美国发动的贸易战,必然偃旗息鼓,尴尬收场。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美国参议院表决,让你立马死。好了。
    2018/6/19 20:30:46
  • 进一步来看,国家及其政府(政权)的市场经济主体地位,还主要体现在货币发行权和管理权上。
    市场经济(在上世纪中期以前原称为商品经济),是人类社会化专业分工的产物。它有着悠久的逐步发展过程,最早产生于父权制原始社会。据《易经》记载,我国在神农氏时代的“日中为市”,就出现了各氏族和部落等社会群体之间,交换商品的初始市场。只有市场,并不完全等于确立了市场经济。在商品交换数量、规模和初始市场发展需要的推动下,产生了货币。货币的产生和通用,这是市场经济确立的一个主要标志。
    国家及其政府产生以后,在社会生产力提高和社会化专业分工细化的推动下,人们逐步认识到货币发行和管理在市场经济中重要地位和作用,并把统一货币作为事关国家兴亡和成败的国策。早在古代,很多国家就先后把货币发行权和管理权(俗称财权,现也被称为金融主权)集中到国家中央政府手里。
    从古至今,国家的社会制度和市场经济形态的性质有所不同,但在货币发行权和管理权上,则都是集中统一的,体现了国家及其政府作为市场经济主体的地位和作用。
    2018/6/17 19:45:47
  • 市场经济客体是商品,主体是交换或买卖商品的各方,即商品的各类所有者。在我国官方和主流媒体一般都只是认为(或限于)企业是市场经济的主体。这不仅忽视和弱化了,甚至否认了出卖劳动力的劳动者和购买商品的一般民众,特别是国家及其政府的市场经济主体地位。这次贸易战使人们认清了美国政府就是作为市场经济的一个重要主体办事的,特朗普政权的霸道行径,彻底粉碎了市场万能、小政府大市场等等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教条,打了极力贩卖和推行新自由主义经济的官员、智囊和专家一记响亮耳光!这是因为,国家及其政府作为市场经济主体,在国内外市场和贸易中,它都是交换或买卖商品的最大社会群体,它都是商品的终极所有者。这种终极所有者,不但表现在因国家安全、核心利益和长远利益,以及救灾等等需要 ,可以征调、征用、没收某些商品,而且可以收购、暂借、调配某些商品,既可以支持也禁止某些商品的生产和交易。看来特朗普执政团队,比我国的一些高官和专家更懂得这一点。
    2018/6/17 16:04:09
  • 人人都想作国师,可是你不是
    2018/6/15 17:03:05
  • 写迟了,中兴跪下已习惯。
    2018/6/14 19:17:47
  • 政府如果不主动的、前沿的站在民生的前面,国民利益的前面,那么,市场就是这样!
    渔利的套路就会一直会被有些人玩下去 、 玩下去!
    好比小区停水,先是无意的,然后就是有意的,敲诈性的许多把戏就会出来。你于是供应越多,他们越实施更大范围的停水敲诈。
    楼市如此,很多市场现象都是如此!
    根结就那一点点。
    有些人想着自己的那点利益,所以迟迟不作为!以至于连累政府的威信,连累执政党的威信!
    2018/6/14 16:01:31
  • 人是社会的人,你死了,你的亲人朋友父母子女伤心。
    企业也是社会的企业,有业务往来的上游下游,可不仅仅是芯片,有用户,有员工,有银行,你这么悲壮地死了,谁最高兴?想你死的人巴不得你赶快死。
    2018/6/14 15:58:24
  • 摇滚之都:要么“摇”,要么“滚”?
    2018.06.14 08:04:15长安范儿
    http://sx.sina.cn/news/xian/2018-06-14/detail-ihcwpcmq6525549.d.html
    说的好!写的好!
    这就是我们中国的企业给我们的市场、产品!
    2018/6/14 15:53:10
  • 中兴妥协事件与电容电阻已成中国电子产品制造业供应瓶颈之现实。是暴露中国经济瓶颈或又涉及政治体制瓶颈呢!
    2018/6/14 15:50:58
  • 企业精神需要历练,方可提升。
    有的企业文化以团队精神为上上精神!
    有的以科技研发为一切的出发点。
    有的以顾客需求、顾客满意、顾客的一切为企业的这个 那个。
    。。。。。。
    不同事业段的企业的精神 文化是不同的!
    作者的这个危机文化公关策略。不高明!
    2018/6/14 15:38:22
  • 吃资本越吃越胖,吃 资本越吃越矮。又矮又胖和美国怎么比?
    2018/6/14 14:32:52
  • 看大陆我天朝作家的网文,美日不是惊了,就是吓尿了,中兴领导层可能很少看我天朝作家的文章,否则不可能这么怂!
           学习太重要了!
    2018/6/13 20:53:0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kadtz2013   laiyin   华山论剑68   choudehui   queeny   胡金鸿论金   soulpaul   逛逛进宝   choudh   陈思华1984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86年毕业于吉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在某高校会计系执教5年,1991年至1994年考入厦门大学经济系攻读博士学位,毕业后进入证券行业,拥有15年的证券从业经历,曾担任海通证券投资银行部高级项目经理、投资银行部副总经理、基金部副总经理、交易总部总经理兼战略合作与并购部总经理、德邦证券常务副总裁、总裁等职务。现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理事长,安信信托独立董事。电子信箱:13901625258@139.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