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航程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土证券 - 陆航程首页
美国为什么还会发生金融危机?
2018-06-10
字号:

    ——第四版《中美联手创立国际公众资本生产方式》之六

    既然美国创造了人类历史最辉煌的成就,为什么美国的金融业还会遇到瓶颈,发生了金融危机?

    从现象上看,美国的信用价值资产来源经常出现枯竭,资本利润经常出现死亡,而根本原因是:在失去强大的工业化产能支撑之后,美国的信用价值支撑发生了变化,支持信用价值产能继续扩张的信用价值资源没有及时完成转换,出现了相对弱化,没有用其他信用价值资源替换工业化产能提供的信用价值资源。

    可以预见到的、能够替代工业化产能作为信用价值支撑、但难以实现的一种信用价值资源,在美国十分缺乏,这就是--缺乏强大的社会资本公共实体经济信用价值资源的支持。

    从宏观层面上看,美国以私人资本为基础的社会体系,并未做好迎接信用价值生产力发展的上层建筑、以及更高层次经济基础的准备。

    从微观层面上看,作为信用价值资产来源之一的美国私人对房地产需求的信用支持,无法支撑美国飞速发展的信用价值再生产。

    从学理上看,美国以及世界,对信用价值生产出现了人为设立的认知障碍。

    于是眼界局限了,杠杆率提高了,风险加大了,匮乏的社会资本公共实体经济信用价值资源得不到有效补充,结果资本收益边际效益递减;同时,被曾经的经济成就提高热度的政治、外交和军事冒险,加大了国家债务负担,一旦透支了的信用链断裂,就出现了金融危机。

    防止危机就要重建信用,就要找到更大的信用价值资产来支撑。

    再强调一遍,美国的信用价值生产存在着天然的缺陷——缺乏社会资本公共实体经济信用价值生产能力,这是一种体系性、结构性的缺陷。

    可见美国若要再次伟大,不能走回头路,不能仅靠重新“召回”商品价值生产,不能退回到以私人资本为基础的、劳动价值生产为主的更低级的生产方式上去,不能仅仅从产业链底层去增加劳动量,尽管这样可以一时增加就业、消除怨气,具有票房价值,但产生的经济价值极低。

    在产业层次上走回头路,对于发生严重资产荒和资本死亡现象的美国来说,拖延了高速发展的时间,在经济整体上却是一条死路,这杯水车薪,根本不可能支持美国再次伟大,也挽救不了虚拟经济信用价值生产规模已经超过70%的美国经济,相反,由于本末倒置,为了吸引投资回流,还有推高美元和利率、从而触发资产价格暴跌、加速经济衰退的危险。

    几点说明:

    1.2018年,注定是众多历史事件发生的一年,也是众多“痴人说中梦想”的一年,中国元首与印度总理非正式会谈;金正恩跨过三八线与文在寅宣布结束战争状态;特朗普与金正恩约定见面……,这些事件如果一年前有人敢于预测,世界上无人不说“那是痴人说梦”,而现在这一切却被“没敢露面”的痴人说中(假如真有这样的痴人的话)。

    2.在美国加大对华贸易战、科技战、中国力怼,继续下去,就可能发生中美全面对抗的局面下,这里却在谈论未来可能发生的中美合作的基础、方式和路径。这也有点“痴人说梦”的感觉。谁知道呢?谁让赶上2018年,谁敢说,这一切注定不会发生?与其未来大吃一惊,不如现在潜心研究,是否真有实现的客观依据。

    3.尽管特朗普发动了对中国的贸易战,要求中国将天然气的采购对象从其他国家转移到美国,目的是拆散中俄两国战略伙伴关系。但就在特朗普身边,也有许多期待与中国合作发展的力量,我们需要争取的就是这部分力量,这是我深入研究、反复修改有关中美合作发行国土证券相关文章、促成中美两国在金融领域深度合作的初衷。尽管现在看来这些研究有点“异想天开”,似乎是“天方夜谭”,但反复研究的结论是,基本逻辑是科学可信的,坚持传播开来,总有一天机缘巧合,就能够实现梦想。

    4.本文中关于“社会资本生产”、“非资本价值生产”等概念,均引自蔡定创、蔡秉哲两位先生所著《信用价值论》,本文做了部分逻辑归纳、演绎和推论。

    5.本文作者理解:社会资本生产——包括政府管理下的货币、股市等信用资产价值生产;政府投资与管理下的国有资本生产;政府直接支出的国家行政管理、国防公共安全、宏观经济管理、国民教育与科研、基础设施与公共环境、公共福利与社会保障等社会资本生产(可见,这里的社会资本生产非指私有资本生产的总和)。——主要生产作用于宏观经济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价值。

    6.本文作者理解:非资本价值生产——是指非资本控制的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与信用资产价值生产方式,特指那些由历史积累起来的、不参与资本生产分配过程的、通过集聚效应和聚合反应体现到商品价值中,但并不直接加入价格体系的非资本价值生产要素,包括广泛应用的非专利知识、社会环境要素。非资本价值生产的价值产出包括:社会购买力、科学普及技能水平和自主学习能力、资产附加价值,特别是:由便利性提升而增加的住房价值(非指交易价格,是指在非交易情况下住房额外增加的使用价值。在“土地级差资产价值证券化理论”中称作“土地外部追加投入级差地租”)的那些公共设施建设影响要素,等等。——主要生产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资产价值——饱含着被忽视的、巨大财富的价值来源和存在方式。

    7.本文中关于“地租利得”概念,引自何新先生所著《反主流经济学》。

    ——陆航程的博客、陆航程的blog - 草根网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仔细读后,理解了博主所述信用价值社会资源的概念。
    所谓中美联手创立国际公众资本生产方式的研究目的,如果是为了帮助美国不走回头路,建立新的信用价值资产的话,也是无语甚至愤怒。
    正像博文中所述,美国的金融体系已经是强弩之末,去填补天生缺陷更是饮鸩止渴。而中国正是建立自己的信用价值资源体系的好时候,更应该摆脱依附在中国经济身上的吸血寄生体,创立自己的国际公众资本生产方式。
    劝博主摆正立场,不要做为人做嫁衣的事情。
    2018/6/10 22:28:47
  • 美国为什么还会发生金融危机? 这是因为如果国债利率继续上涨,美国的税收不够还其22万亿美元国债利息的,不崩盘就只能牺牲小日本韩棒子先崩盘啦……
    2018/6/10 16:48:4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陆航程,男,出生于1948年,曾任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执委、中国统战理论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领导决策参考》专家委员会常务理事。曾发表的文章: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十三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二十期(1983年)《略论农业土地转让问题》;《新华社内参》第四十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市场经济理论研讨会”(1993年)《经济社会化与社会化经济》;中央党校《党校科研信息》(1994年)《市场经济就是社会化经济》。个人邮箱:luhangcheng@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