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关于校长念白字之我见
2018-05-10
字号:

    首先是,这是一件小事。很少有人能够避免念白字。我在强国论坛写帖也是一大堆白字。

    小事本来应当有小事的处理办法。如果我是校长,我怎么处理,我会在我的微博上写:“哈!念错了,真不好意思,对不起对不起!”足够了,更多的话不要说,非那么大劲写一篇文章 道歉有一些过了,不管这文章是好是坏。

    小事小处理,大事大处理。

    但是我写白字倒是不会招来一大片质疑,是因为我这个人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网友嘛。如果我是一个大学校长,又在校庆周年上念白字,那肯定会招来一大堆人吐糟。

    但是周年讲话通常都是无聊的。我参加过我上的大学的校庆,我当时根本不注意听台上的人在讲什么,无非是一些好话,我只是出于礼貌,假装在聚精会神地听,但是脑子里想的是,等 下那顿饭有一些什么好菜?发言的人讲完了我会有礼貌地鼓掌,但是他说的什么我也还是不知道。

    因为,天下的各种周年,庆典,纪念日,这样的讲话太多太多了,它们都是名著吗?都是字字珠玑吗?肯定不是的。因此,如果把所有的这些讲话汇集成册,搞出几百本书,如果有一个 人非常认真地把这几百本书看一遍,我以为他是在浪费时间。而且他一辈子也看不完。

    可是问题就是,这种周年讲话,庆典讲话,纪念日讲话,也确实还是需要的,有许多人参加也还是要有一个认真的态度。因此重要场合还是要尽量避免讲白字。

    但是,我这里是不是就要求所有在周年庆典讲话的领导人都回去再搞上好几年文字功底呢?根本没有必要。

    我以为,需要注意的,是全党都要注重公共关系的设计技术。例如这个校长,我就认为他有两点没有搞好,一点就是没有注重公共关系,第二就是没有注重现代高科技。

    注重公共关系,就是大领导一定要聘请在这方面很懂的公共关系专家,要向他们请教。比如说,如果校长身边有一个公共关系专家,他就可以请教:“喂,我念了白字,是不是要写一封 信来道歉?”那么公共关系专家很可能就懂这些,会告诉你尽可能避免形象损失的技术。因为你不是公共关系专业的人,当然不懂这个,不要率性而为,以为公共关系专家都是吃干饭 的。

    第二就是高科技。例如,写了一篇文章,让一个懂的人念一遍,录好音后让自己听一遍。还有的软件能够自动将所有文章念一遍,自己听一遍。还有一种办法就是象美国总统竞选时做的 那样,在耳朵里藏一个耳机,一直有人提示。

    第三就是宁可把话再说通俗一点,什么鸿鹄之志干啥?希望同学们都有远大志向,不就完了吗?其实在座的诸位都不会念错,而我是会念错的,我就一直认为念鸿浩,念错也没有什么了 不起的。因为,把话说得通俗,共产党有一个三大作风中的一个,叫密切联系群众,根据这个作风,尽量把话说和通俗,也是密切联系的一种。

    再说啦,什么叫念错白字啊?就不可能有地方口音了吗?例如我有一次听某个领导人指责帝国主义搞炮舰政策,他念成“炮懒政策”,我本来以为是白字的,但是我听香港台念新闻,一 向把军舰念成军懒,而是是棍懒,所以我知道广东话就是这个样子。

    讲英语的人有没有念白字的事情啊?可能是念白词?但是英语里的单词不好拼耶!

    当年的许多国内著名人物都是地方口音。鲁迅曾经去过一个大学当老师,结果学生不喜欢听他的课,因为他的浙江话很不容易听懂。

    另一方面,把鹄念成浩,是因为这两个字都有一个告的部分,所以会引起联想。

    但是,联想是应当纠正的吗?我就记得有的大学上线性代数课,有一种现象很奇怪,就是老师从未向学生教过矩阵乘法满足交换率,但是学生们经常犯的错误就是在考试的时候想当然地 认为矩阵乘法满足交换率。

    这种容易犯的错误,真的是应当指责,让一个人拼命检讨,弄得以后不敢联想,就是教育的目标吗?也许人的大脑喜欢联想,虽然联想能够犯错误,还是要联想,也许这种联想能力不应 当扼杀呢?

    联想也可以认为是假说。比如一个科学家就善于在证据不充分的时候提出假说。例如一个数学家接触到一种新的二元算法,他可能立即就提出假说:这种算法满足交换率,或者假说:这 种算法满足分配率。提出了假说之后,再想办法证明,有可能最后找到反例发现假说不成立,也有可能最后证明了,假说成立。哥德巴赫猜想不就是哥德巴赫这个人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提出 的猜想吗?

    扼杀一个受教育者的想当然能力,联想能力,猜想能力,假说能力,真的是对的吗?

    此外,对一个科学家人才的评价,是不应当集中在一些面面俱到的细枝末节上。

    打个比方吧,如果我是搞医学研究的,如果我碰巧发现了一种便宜的治疗癌症的药,是可以让所有的恶性肿瘤迅速消失,那我就算是一个素质极为低下,脏话连篇,非常差劲的一个人, 但是我发明了治疗癌症的药耶!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有意思的是:强烈批评读错字的和批评反对质疑的常常为一种人。
    那么提倡质疑就是赞同容错机制,那么一个字都不能念错(何况该字念错对整个句子也不会引起歧义)又何谈容错?
    2018/5/11 8:07:10
  • 其实校长道歉信的意思也就是:注重错别字或语言表达形式虽然应该,但更要注重演讲或文章的内容。
    过度包装、以衣帽取人、重学历轻能力、广告营销等等现象都是形式主义的产物。
    2018/5/11 7:56:08
  • 如果此校长像新浪的短线王国一样 不时支助贫困山区的儿童 所现结果和现在一样吗?真理与理真无关,是非与黑白也无关 只与右脑的贪嗔痴有关.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有货币的地方就必有交换流动 看人民比与美元之会率操控 必成锁螺丝反身性理论之经典教材.
    2018/5/10 22:20:25
  • 以普通话为标准,读错的恐怕十不离八九,真去个个纠,浪费人才了。
    读错字,纠了行了。纠结,过了!!!
    2018/5/10 19:25:53
  • 本文似可商讨。

        1、北大校长念白字是一件小事吗?
        作为学生来说,可能写错一个字就考不上北大,难道对北大校长就可以以“小事”化了了?对学生应该严格,对校长教师的要求自然应该更严格,对一流名牌大学的校长和教师应该是严格的二次方。所谓严格,就是在关键点上实行“一票否决”。

        2、发表重要讲话的领导人具备文字功底没有必要吗?
        当然不是。领导人具备一定的文字功底是必要的。领导人的一个主要职责是向被领导的人宣传自己的思想,包括理想、愿景和目标以及实现它们的计划、途径和要求等。如果领导人缺乏必要的文字或语言功底,就难以讲清楚自己的思想,从而也就难以很好地起到领导的作用。更可怕的是,如果领导人的文字功底较差,会写白字或念白字(不是笔误),还会引起被领导者对领导人思想水平的怀疑:连字都没认全的人,似乎书读得不多,书读得不多的人似乎较难有高的思想水平。这种对领导人水平的不良联想,显然很影响领导人的威信。而威信对领导人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3、本文认为,把鹄错念成浩,是因为对这两个字里的“告”的联想,而这种联想的创造性的应当肯定。也就是说,本文认为这位校长的错中有对,不应该全盘否定。
        文字是一种社会规范,不是一种需要创造性的东西。念错里面的联想的创造性是对规范的破坏,因此并不值得肯定。
        正确使用文字是对社会、对他人的【尊重】。而写白字或念白字的行为,多少含有对听众不够尊重的因素。就像我们去见一个我们所尊重的人,我们通常不会穿有破洞的衣服,因为穿破衣服见人是对人不尊重。同样道理,如果我们尊重读者或听众,我们就会把文字或讲稿反复推敲、反复修改,甚至事先交给别人读一下或讲给别人听一下,这样或许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破洞”和避免失误。
        作为一位化学家,这位校长可能还是讲稿写得不够多,从而缺乏养成这种严谨的文字语言习惯的历练。这也说明不是科学家都可以胜任校长教师的,每天面对学生的校长教师应该有严谨的文字语言的历练。现在不是提倡面试吗?校长教师的岗位首先要有面试。通过严格的面试,可能有利于避免“校长念白字”的尴尬现象。
    2018/5/10 15:26:32
  • 如今,把话说白了,不是没文化的表现吗?所有文章都是又长又臭,才显得学识渊博。最搞笑的一片流传很广的说北大清华厦门大学校长接待台湾政治领袖是把瓠读错了,说应读“kua”.。哈哈,我同学发现了,说说别人读错了的自己还是继续读错了。微信文章还对这个字注了音。瓠,应读“hu”,瓠瓜,一种葫芦科植物,做瓢为主,可以在嫩的瓜时,当蔬菜食用。
    2018/5/10 10:53:3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没事想在网上发议论,但不想交朋友。我写的所有文章版权放弃,本人在草根博客上的任何贴子,可转贴,可散发,可抄袭,可复制,可被冒名顶替,可被任何媒体拿去用,可被任何人引用到任何文章中且不写出引文出处,本人分文不取。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