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水的问题换角度思考
2018-04-10
字号:

    ——兼谈徐长江先生的“超级水塔”和王浩教授及其课题组的“红旗河”

    我一直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多花心思和多费口舌,因为自己不是水利工程人士,不是自己行当的事情闭嘴让专家们讲话是我的准则,学有专攻,我也不喜欢外行人到我的领域里说东道西的,何况那种狗咬耗子的味道并非那么甜美。然而,现在终于忍耐不住了,就像当年许多右派跳将出来,自以为匹夫有责那种书生心情。具体说来要开“外行批评内行”之戒的原因有三:1)东线和中线调水的失败;2)黄万里之后愿意作为反对者的业内人士越来越少;3)中国人中爱国者每况愈下,而爱钱者称为主流,一旦立项发财的机会就来了,一旦失败,责任被推得一干二净,发表反面意见就只能由我们外行人来充数了,我们没有直接利益在内,也许可以客观一点。

    说东线和中线调水失败大概有人会不同意,但是说两线工程差强人意大概反对者不多了,就说没有达到预定的目标了吧。一个工程失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吸取教训就是了。第二个同类大工程又失败,那就不是简单的失误了。我要问几个问题了,第一是为什么没有吸取教训?第二是你们是否要一条黑道走下去继续浪费国家和人民的资源? 第三是你们按的是什么心?我们至今没有看到像样的文章,有人出来承担责任和把教训说明白以警示后人的总结报告。 这也就是说没有人承担责任和没有人总结教训,没有责任感的人掌握巨大的责任是很可怕的事情,没有追究责任的体制更是可怕。

    中国不是一个水源丰富的国家,这有统计数字作证,大概没有疑义。中国的水资源没有充分利用,这个也有统计数字作证,大概也没有疑义。但是换了个角度的我愿意说的是:我们1)与其说中国缺水,不如说我们尚未有能力把需要的水按使用者需要的数量,质量,时间,地点,以及能接受的价格送到需求方手上,包括未来需求方,一旦量够,价够低,质量够好,用户就能扩大,各个现在受到水限制的事业就能开展,新的综合社会效益就会出现。

    2)与其笼统的说中国缺水,不如说是缺乏高海拔的淡水,海拔高了降雨实际是减少的,徐先生的水塔思维相对而言是正确的,但是到底高海拔区域的降雨和降雪有多少可以成为水塔中的可用水是一个问题。

    中国的水源还有一个问题是在时间上的,大量的水是洪水,其中能被利用的很少,原因有二,一个是洪水大多是低海拔水,第二是我们能留住洪水的能力很差。我们现有的水库在世界上是数量前列者,但是其削峰能力过于低,约十分之一,所以洪水的利用率是极其低下的。充分利用洪水的事情应首先在新疆实现,如果新疆自己不能充分利用水源而指望外水救助,那不合理, 岂不是舍近求远?

    徐先生有建造大量小水库的设想,技术上是可行的,值得探讨的是经济效益,谁出资出地?谁受益?谁来统一调配? 我建议要做两件事,第一是建立水权;第二是建立特定河流的综合管理机构。这第二件事容易理解,一旦有天气预报说有暴雨来临,需要有人统一指挥把原有储水排出,增加储蓄能力可以用以对付洪水,可是如果预报不准,这放掉的可是银子,所以开闸和关闸的权限必须清楚地规定好。这就同时涉及了第一项,水权问题。中国的水权问题一直没有明确定下来,历史上为争水的械斗处处可闻,不是什么新鲜事。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 一旦国内的水权问题在法律层面上定下来了,出境河流的下游国家会来要求他们的水权,这就涉及了外交,单单强调内外有别恐怕不行了。

    借用徐先生的文字“S4679课题组组织六位院士、十二位教授以及多位年轻博士进行攻关,研究西部调水的问题。经过两年多的努力,探索出了一条现实可行、科学合理的西部调水线路--“红旗河”。这是一条沿青藏高原边缘全程自流进入新疆的调水环线,将一举改变中国的生态格局。”

    我个人的意见是那条河的设想尚不成熟,有一个主要问题没有解决,那就是坡降太小。我的结论就是,如果坡降问题不解决,这个方案不太可行。坡降万分之二点五比红旗河小了许多。坡降小了,流速慢了也就是说截面要大了许多倍,而截面大就是隧道的直径大了,自流河的河床大了,整个投资大了数倍。一项这样巨大的工程,其投资增大许多倍是无法接受的。我们都同意应该是全程自流,这样的日常维护费用会降低,即使一次性的投资的增加也是可以接受的,但是不是增加许多倍。

    解决坡降问题无非有两个,一个是提高取水点的海拔高度,二是减少流动的长度。如果将河流的总长度从六千公里减少到二千,坡降就是万分之七点五了,虽然还是低了点,好了许多,这就要求全程用地下隧道,难度极大,几乎不可能了。而提高取水点也很要命,因为可取之水大量减少,规模不得不减少。

    我的设想是:1)将红旗河的规模减半或者更少,同时将取水点提高,多点取水,保持其高势能,有势能的水才有价值。2)途经几道河流时要避免建造价格昂贵的过河之河,而是用换水的方式,把水直接注入此河,而把此河的水在上游高海拔上截住,送往下一个河流,这样就用低海拔的水换了高海拔水,经过几次换水希望有足够的水流到新疆,空出的河床可以是自流灌溉的农业或者牧业基地。3)如果能比较自由的把高水位的水在高原上调配到需要的地方去,水塔就初具规模了。

    低海拔的水换高海拔水是一个方法,另一个方法是势能的转移,比如用低海拔的水发电,再用电力将另外一部分低海拔水用泵打至高海拔,这个方法的成本太高,无法持久和大量使用。 其实还有一种泵可以直接将势能转移,也就是用水推动泵将另一部分水提升上去,没有通过电能, 也许可以降低成本,但是没有看到大规模的使用, 还有待于实际证明其可行性。

    我和徐先生意见相左的只有一点,那就是是否要取雅鲁藏布江之水的问题,我以为一定要取,要多点高点的取,所取的量不一定有红旗河设想的那么多但是不要有任何犹豫,因为这个世界是认既成事实的世界,不必那么书生气,太多的顾虑是有害的。

    高原调水,技术难度非常大,指望一口吃成胖子,是不现实的,什么中国的加州和二亿人移民是言之过早了点。如果一期在保质保量保低成本的前提下能调二百亿立方米的水入新疆, 那就是一个巨大的胜利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能通水,水量达到设计要求,水可用,水价成本并不是高的离谱---------这就是对“不算失败“的解释!
    2018/4/14 6:30:56
  • 你们是否自相矛盾?!---------东线调水成本低,农民已经不愿用了!-----那么,调水成本高几倍几十倍的“超级水塔”工程,你们为何又要大叫好的不得了那?!
    2018/4/14 6:28:37
  • 7楼,”调水成本不适应用水者的接受能力”不算失败,哪要怎样才算失败呢?
    2018/4/12 13:03:54
  • 东线中线调水不应算是失败!--------所谓的“失败”不过是调水成本不适应用水者的接受能力!!!------水价高,农民不愿用,仅此而已!!!-------而后粮价高了,农民自然会愿意用运河的水!!
    2018/4/10 17:23:57
  • 本文也有一个大错误!--------中东部地区,不管怎样建水库,都不可能为西部蓄水调水!!!而楼主没谈这一点!!!
    2018/4/10 16:39:55
  • 谈判的焦点是调水价格!!!--------价格低,我们早日全面开工!价格高,谈不拢,就迟全面开工!
          粮食的价格是是否需要全面开工的决定性要素!!!
    2018/4/10 16:34:19
  • 本人认为:大西线是迟迟早早要开工的!所以,必须现在开启与印度等国的调水谈判!!!
    2018/4/10 16:31:36
  • 此文算是有水平,算是有资格讨论这个问题!
    2018/4/10 16:29:35
  • 既然文中提到我,我想我也应该说两句话。
    首先,是关于那个超级水塔的问题。超级水塔工程绝不是一个小水塔小蓄水池,你可能没有注意过那个红圈所示的范围,那是一个很大的区域,如果能够在那个区域内,利用水坝和山体作为拦水体,那经过一个汛期所拦下的水量绝不是你想象的2O0亿方的小数目。
    关于是否引雅鲁藏布江之水,我想你可以看一看《引雅水入新疆应从战略全局考虑》一文。
    关于红旗河和超级水塔工程。我想你可以看一看我的新作,《再谈引水入新疆  沙漠变绿洲》
    2018/4/10 12:53:2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字朽木,号山野闲人。从来没有上过正规经济学的课程,也没有读过任何经济学的著作。经过多年努力,在国外混了个高等学位,一直在工业界服务, 借以养家糊口。因为有了中国和西方对比的有利角度,有时看问题有点出格。本人愿意和草根大众一起,讲真话,追求真理。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