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以找零方式为例看中西方的道不同
2018-04-10
字号:

    今天,咱们以解剖麻雀的方法来看中西的不同、以及中国人的“道路意识”与“大道理路”。

    许多去过西方国家的人,都遇到了一件很有趣也很值得回味的事:当你在买东西付款时,得知应付九块三毛钱后,我们通常都会习惯性地掏出一张十元的钱来并同时递上三毛钱的零钱,以方便对方直接给出一块钱的找头。可是,好多人都会被之后发生的事搞得啼笑皆非:对方收到你的钱后,总是先礼貌地退回这同时递上的三毛钱零钱,随后再认认真真地数够一块七,交到你的手上。

    我就多次听过遭遇到这一幕的国人,说老外都是“转不过弯儿”的“死脑筋”。也有人说,这些老外放着省事方便不干、非得要找费时麻烦。这事,表面上看来,是双方考虑问题、做事方式上的不同(或者也被视作思维方式有别);再进一步地深究、细想下去,还能看出更多、更有意义的深刻不同来。

    第一点,在老外只算自己应找多少钱之账、并执意按照自己的方式行事的背后,其实暗藏着的,是中西方人根本站位的不同与认知理路的巨大差异。

    简单地说,西方人的站位,是完全自主、自我、单线、直接简单的。他不会去考虑其他人的因素,更不会过分关注什么全面完整地思考与综合性地推演。他们,总是按着自己认为正确的一套计算程式,不由分说地一路走下去。算出来的是九块三毛钱,就是我应找给你九块三。别跟我提别的什么,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我也不想绕那“弯子”、花那“心思”“气力”。这样一来,不仅意味着西方人总是一开始拒绝着一切的其它可能、甚至走向不可挽回的固执与偏激;而且更重要的是,它使西方思维与整个西方文明的所循路径,几乎彻底偏离、甚至摒弃了综合全面或整体动态的适时应势以对。

    中国人在找零问题上表现,其实是典型的全面整体站位与动态综合考量。我们没有仅仅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算计该找给我几块几;而是在算自己应找回多少的同时,更为找付者做了合理与贴心的考虑。咱们多给的那三毛,是为了减轻对方筹备七毛之难、而提前预见到和贴心安排出的。可以说,中国人在这一付钱找钱的全过程中,始终是站在兼合两方、推演进程、寻求双方都便利可行的中通大道之上的。其之通盘把控与总体高明,由此自可略见一斑。

    我们常说,全面综合站位与这样的一套理路,在中国是多么地根深蒂固、深入人心,在站位上与总体进程中是多么地世代不变、高明高超,很多人还未必能有深刻的、设身处地较好理解。以这样一件具体事为例,想必应该较为容易理解些吧。

    第二点,同是一付一收、同是掏出了和收到了同样的钱,由于所用计算方法和整个过程的不同,在结果与效果上也就看似相同、实则大不同了。

    从本质上讲,这两种收付方式,给出方与收取方所付所收没什么不同,都是九元三角钱。有人会说,总的还是殊途同归了。这样理解,也对,但只是对了一半。因为,仅就最终的具体付出与收入而言,不管前期的基本站位和整个理路有什么大不同,也不管中段的整个算法与过程如何迥异,其结果都是一样的。可是呢,我们考虑问题,不能只看其显性特征与具体结果的相同,还应看其隐性理路与后期效果的差异。两者,都带有相对而言的根本性。

    具体来说,当一个西方人掏出十元钱等找七毛与一个中国人掏出十元又三角钱的那一刻开始,他们两人便完全进入了两个不同“算法通道”、或两种几乎没有相同之处的动态收付过程。一个是十元,一个是十元三角,两者一开始的付给或起点就完全是不相同的;再往后,一个在等待收款方找零7毛,一个在等待收款方找零三毛,等待收取的找零也变得各不相同了。等到最后,一个把对方找出的一捧零碎小钱装入裤兜,一个则收获了一张清畅利落的一元钞票。

    细论起来,虽然说起来,大家都是实付了九角三毛钱,但中国人收获的,不仅有最终清畅利落的一元整钞;更在给予对方贴心方便和让自己留住洞明智慧的同时,为自己和别人乃至我们的世界,贡献了一种互利待人、美好交往的理路与方式。这结果,能是一样的吗?!

    第三点,中国人的找零方式,包含与体现着深刻的“道路意识”或“道之理路依循”,这是西方人尚未曾深刻领悟到和集体纷纷实践的。

    为什么全世界各个地域、各个文明的人们,都有“路”的概念与意识,却唯独中国人发明创造了既相似于、却又大不同的“道”呢?根本地,就在于中国自古以来的一代代人们,总在力图深入透彻地挖掘各种现象、显象、表象、具象之相背后的“道”。我们把“道”看成是一切一切的根本依循。我们对所谓过程、方式背后之“道”的重视和倚重,甚至要远远超过事情原有的样子本身——这,本也就是一种“道”的理路之体现。

    具体来说,西方人的收付方式,也是有自己的过程与路径的。那是一种只直线推导、只就事论事的理路。我们不能说他们那样做,就没有路径的选择和前出后导的推演(有了这种动态推导的想法与努力,从较宽泛意义上看,也就有了一定成分的“道路意识”或“道之理路”);但我们完全可以说,他们那样做不仅几乎完全没有什么“道”理念与自觉,甚至在总体上也是懵懵懂懂地进入了一种偏执偏斜的狭窄“小巷道”(或也可勉强称作自以为是、一味孤行的“小道”)。理由还是那么简单,最主要的是,相比既能善保自己、又能便利对方、还能达观之往的中华方式而言,其所据站位和理路,一开始就是个执一未兼、憋屈狭窄的小胡同。这是本质性的区别。别的,就无需多比较、多言了。

    回过头来,再分析一下中国人的收付方式。由于中国人有“道”的理念与理路依循(或“道路意识”、“道路型意识形态”),所以在面对这一问题的一开始,便会做全面整体与系统推演的兼合贯通思考。我们说,虽然一代代延续下来到了今天,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根本不自知这其中的道之理与道之依循,却并不妨碍她原本就是一种“道化”思维、“大道”化成的结果。

    具体地看,当我们每个人面对要付九块三角钱的时候,自然都会先以把自己早已深入骨髓的兼合贯通之思维框架调取出来(这个过程多半也不会自觉意识到),并按着长期的全面兼合之道与道路推演之习惯、以及早已远观到了我给你十元三后你会找回一元之清畅简便结果,付诸于实际的交付行为。如此一来,不管自觉不自觉,大家都能纷纷如此、万众归一般地按此路径与方式办理,从而形成了中国人有别于其他民族人们的行为习惯或交易规律。可以说,这是于不同付款办事形式之间,守道循道的一个典型例子。这也正应了老庄所言,道,存在于草芥、便溺之中(“道在便溺”),存在于我们思知行用的方方面面。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5楼:“ 总之,东方人思维方式比较重视整体,而下降比较模糊。而西方人的思维方式细节比较清楚,而整体性又比较差。因此,现代人应该把东西方人的思维方式综合一下,创造一种既考虑整体的合理性,又注意细节清楚的思维方式。”
          ------这肯定是未来的趋势。以中华之道重视和善于统合的取向来说,在我们熟悉和吸收了西方之道的所长后,一定是会自然地走出这历史性的一大步的。人类共同体也好,多元一体的人类新文明也罢,都必然需要在这上面有一个大的飞跃。
    2018/4/11 19:38:00
  • 4楼黄老先生:
         思想本身,就是件悦利人的事。只要有自己的所乐、所明,就知足了,得不得到社会的普遍认可,都不必太计较。好东西若真是没被当下社会所接受,想来以后也还是会有重新接受的时候的。
    2018/4/11 19:33:23
  • 中国传统的中医理论已经变成“天书”了,中国精英根本就没有人关心中医。
    徐晓东打倒了“太极拳高手”以后,又打倒了“咏春高手”,大家一片叫好。
    我看了视频,根本就不是太极拳。中国武术不是西洋拳击,也不是泰拳,中国武术是民间的业余活动,古代中国农村如此,在印尼的华人社会也如此,练练拳而已,就算是“花拳绣腿”也是中国传统的体育活动。
    徐晓东不去打倒职业的泰拳高手,或职业韩国的跆拳道,这就是中国阿Q的欺软怕硬,聪明人也。
    但为什么就是有那么多的中国人拍手叫好呢?跟中国传统武术有仇恨吗?
    2018/4/11 4:48:15
  • 东西方的思维方式确实有很大的不同。东方的思维比较注重整体。而西方的思维比较注重具体。比如医学。中医讲究辨证论治,经络,看一个病,从全身的角度去治疗。而西方则头痛治头,脚痛治脚。 东方的音乐往往侧重旋律,而西方的音乐比较重视节奏,东方的体育,如武术,气功之类,比较重视整体的精气神,内外兼修。而西方的体育则往往跳高,跑步,尤其是健美,甚至到每一块肌肉;戏曲中国的京剧,包括语言,音乐,美术等等巨大的综合性。而西方的戏曲则,分话剧,舞剧,歌剧等等,划分清楚。
       总之,东方人思维方式比较重视整体,而下降比较模糊。而西方人的思维方式细节比较清楚,而整体性又比较差。因此,现代人应该把东西方人的思维方式综合一下,创造一种既考虑整体的合理性,又注意细节清楚的思维方式。
    2018/4/11 2:41:04
  • 西方人是对国家民族有杰出贡献的人,得到最高的荣誉。
    要做出杰出贡献是非常困难,我只是想尽力而为,做一些良好的教育软件,对社会有所贡献,能帮助一些人的就业。
    我失败了,我的“哭诉”没有人同情。
    2018/4/10 19:59:47
  • 中国人的特点,是个人的“上进心”特别强,中国的宫廷电视剧的勾心斗角的程度越来越厉害,看得我这个“老外”不寒而栗。
    但中国的民众就是最爱看这种不择手段爬上去,掌握权力后就为所欲为,没有受到限制。
    这是损害国家民族的利益的,国家民族利益是必须通过合作来实现的。
    2018/4/10 19:36:33
  • 中国人的心算能力非常厉害,我这个“老外”和中国人打麻将,总是嫌我慢,他们算“概率”非常快,而我是慢吞吞地不知道要打出哪一个牌更好。
    2018/4/10 19:18:40
  • 西方的“心算”能力也比我们差得多。
    2018/4/10 9:46:3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