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豪赌
2018-04-07
字号:

    澳门,外海的一艘赌船上。一场豪赌正在进行。

    这是一场梭哈的决战。之所以说是决战,是因为此前参战的人大多力不能支,退出了战局,眼下桌面上只剩下一个身穿条纹衫和一个身穿红色T恤两个汉子。两个人的面前都堆着一大堆的筹码,这是他们之前的战利品,也是他们的所有。很显然,条纹衫要比红T恤的筹码要多一点。而此时,双方各自把自己面前的筹码都推了一部分到了桌子中间。眼下,牌局进行到第三张牌。条纹衫的面前尚存很多筹码,而后果T恤面前的筹码已然不多。

    条纹衫瞄了一下底牌,得意的看着面前的对手,用手指敲了敲桌子

    “五百亿”

    红T恤不露神色,连底牌也不看,直接推出筹码。

    “跟了”

    条纹衫略显惊讶。自己明面上是一对A,底牌还是一个A,三个A 已经基本上锁定胜局,而对方的明牌不过是红桃JQ两张,虽然具备了同花顺的潜质,但这样的运气何处去寻?在条纹衫的思想里,实力才是最重要的,运气,虽然有时候也得倚靠,但最重要的就是实力。而条纹衫这一次无疑很相信自己的实力。面对着对方毫不犹豫的跟进,条纹衫有些疑惑,不由自主的看了看发牌的荷官,心想是不是这小子在搞鬼?要不然,这红T恤怎能如此的淡定?

    “你确定你跟了?”条纹衫不怎么放心。

    “跟了。”红T恤依然不紧不慢,毫无表情。

    “那好,发牌。”条纹衫大喊一声,荷官应声发牌。这一次,条纹衫得到了一个梅花K ,红T恤也得到了一个红桃K。这时候,红T恤看着条纹衫,眼睛里略带着一丝挑衅之意,似乎在说

    “你还要不要?”

    条纹衫此时心中掠过一丝犹豫,对面的人隐隐然已经具备了同花顺的条件,如果他的底牌是个红桃十的话,那么下一张牌,就极有可能会形成同花顺,这样的话,自己即便再拿到一个红桃A,也干不过对方。

    条纹衫陷入到盘算当中,突然他发现,对方的筹码没有自己的多,如果自己本次把压上筹码的数额是对方筹码的全部,那么即便他是同花顺,在第五张牌的时候,也没有筹码可跟了。这让条纹衫精神一振。立刻推出一堆筹码。

    “一千亿、”这恰好是红T恤筹码的全部。跟,还是不跟?这对于红T恤来说是一个大问题。跟了,自己下一张牌就没有筹码可用,不跟,那么之前的筹码就会被对方全数吃掉。有时候,赌场就是这么残酷,有钱的人不在乎一局的输赢,钱少的人,却只能是每局必赢,不然的话,就没得玩了。所以在赌场中,有一句名言,叫做“钱多赢钱少。”就是这个道理。

    “哦,你确定?”红T恤并没有立刻跟进,也没有推牌认输。而是笑眯眯的饶有兴致的问了条纹衫一句。

    “什么确定不确定,我算过了,我这边有四千二百亿筹码,你一共只有一千五百多亿筹码,我出了一千五百多亿,还剩下二千七百亿,可是如果你跟了,你就什么都没有了,下一张牌,你如何和我玩?”条纹衫阴森森的一笑,似乎已经稳操胜券。

    “哦,你确定吗?”红T恤依旧不紧不慢,似乎并没有被条纹衫的数据给吓唬住,但还是不决定跟与不跟。

    “嗨,你能不能快一点。别耽误时间,再等下去,你的筹码也不会变多。”条纹衫此时意气风发。

    “别急,你等我想一想,你最好也想一想,是不是一定要做最后的梭哈?”

    “哼,老子不等了,一千亿,你跟还是不跟?”条纹衫更加不耐烦了。

    红T恤看着自己眼前的筹码,眼中露出一丝犹豫的神色。“他害怕了、”条纹衫心中暗暗得意,这一次,老子终于把你给唬住了。“哼,跟我玩儿。”谁知道,就在此时,红T恤站起身来,对荷官说了一句,

    “我需要验资。”验资,也就是说,红T恤对条纹衫身前的筹码是否具备支付能力表示怀疑,或者这些筹码,虽然堆在条纹衫身前,但是他却不一定具备使用的资格。这让条纹衫大为恼火。

    “老子家财万贯,天下皆知,还会弄什么假筹码来赌钱?好,我就让你输个明白。来,荷官,验资。”条纹衫对于红T恤的这种行为颇为不齿,心中暗想,“你要是输不起,就别和老子赌,既然赌了,就别婆婆妈妈的不爽利。”

    “你也别生气,我这是为你好,万一你的筹码要是有问题,只怕你走不出这条船,就会被人活活打死,验资,其实都是为你好。”红T恤依旧神色自若,不紧不慢。

    此时荷官已经从服务总台拿来了条纹衫的账本,准备对他桌上的筹码一一验证。就在此时,一个人飞快的跑了过来,阻止了荷官的验资行为。

    “大哥,咱不能让他验资。”这个人正是条纹衫的管家,此次豪赌的筹码都是出自他手。

    “为什么?老子我一副好牌,眼看就要大获全胜了,滚,让他验资。看老子杀他个片甲不留。”条纹衫不理会大管家,执意要荷官验资。

    “大哥,你跟我来,咱们一旁说话。”管家也不管条纹衫愿不愿意,拿出一个牌罩盖住了桌上的牌,然后强行把条纹衫拉倒了一边的休息室。

    “嘿嘿嘿,你干嘛?老子已经稳操胜券,你要是搅了老子的局,回去我就开除你。”条纹衫满头恼烟。

    “大哥,人家要验资啊,他要不验资,我绝对不拦你。”管家解释

    “验资怎么了?这钱都是我自家带来的,害怕他验出来个毛?”

    “这这这……大哥,不错,这钱是您带来的,可是你也要知道,这钱都是从对面那位借来的啊,都是人家用便宜货出口给我们的福利吧?人家其实就等着你全部梭哈,要知道,一旦这把对赌成功,无论输赢,我们都得被迫提高从他们家进口的价格,家里面小孩穿个袜子,买个本子啥的,就都得多花钱。你想,过一段时间,咱们就要选班干部了,这家里的人生活成本提高了,那谁还会买你的帐?我们想要安插班干部的计划就得全部泡汤,再加上,他们的那些筹码,已经涉及到了大豆这样重要的东西,再让他梭哈,他非得把波音啥的筹码全部压上,即便他输了,我们也不占便宜。这样一来,普通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成本上去了,农民的大豆猪肉卖不了了,波音的飞机也被空客抢走了。你赢那么一大堆筹码干什么?无非就是一个面子而已。家里面的人只怕就会弄死你。”管家分析到。

    “如果他们害怕推牌认输了,那我们不就可以既赢得筹码,又不受损失了吗?”

    “大哥,你看人家像要认输的样子吗?他就是在逗您把这一局全部玩下去呢?大家推上所有的筹码,然后你赢了,再然后你就会发现他会向你要债,会拒绝我们的所有出口。大哥,你要想一想,当年奥巴马当老大的时候,为了一个小小的日本农产品问题,费了那么老大的劲儿才弄成,你倒好,放着对面那样大的一个市场不要,非要把路封死,你说家里的那些人会饶了你?到时候,既要还人家的债,又要堵自家人的口,你觉得这场赌局即便赢了还有什么意义吗?只怕会陷入到更麻烦的地步。关键是,眼下验资这一关我们就过不了啊,你的筹码都是拿他的钱买的,人家一撤资,你的筹码就会被宣布无效的。所以,坚决不能赌下去了。”

    “那……难不成让我认输?我如此大好的一副牌,岂能认输?”条纹衫忿忿不平。

    “你的牌真好吗?人家可是同花顺的底子,一旦真是同花顺,你输得可就不是桌上这些筹码了,只怕以后都没有机会上赌桌了。”

    “可是他已经没有筹码跟进了啊?”

    “嗨,大哥,你又绕回来了不是?人家要验资,你的筹码实际上是有很多不能通过验资的,真要到了那个时候,只怕不用发牌,你就会被红牌罚下场。”管家觉得自己的大哥是不是昏了头。说了半天还是没有明白过来。

    “哦,那怎么办?认输?”

    “认输倒也不用,这样吧,你这一千亿的筹码他还没有跟进,很显然,他并不想和你闹翻。我觉得你不如就装肚子疼,说这一局暂时放在这里,等你肚子好了咱们再接着玩。”

    “装肚子疼?这样也行?”

    “大哥,不行也得行啊。眼下只有这样了,咱们就说过两个月再开赌,反正牌我已经用罩子盖住了,也变不了。你赶快说肚子疼,咱们好开溜。”

    “那……好吧,也就只有这样了。:”条纹衫心中颇为不舍,但想一想管家说得不无道理,这要是吓唬住了红T恤,那还好办,关键人家绝不肯自己认输,非要斗个鱼死网破的,这要是真的一验资,自己的确有些难办。

    于是,他立刻就紧皱眉头,捂着肚子大声喊道“不行了,不行了,我肚子疼,这一局暂时放在这里,等我治好了自己的肚子咱们再战。”喊罢,头也不回,扔下满场的看客,一溜烟的跟着管家跑出赌船。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条纹衫下的注不是1000亿美元。还有比贸易更大的注。
    特朗普签署“台湾旅行法”后,先有台湾高雄市长陈菊赴美,后有美国国务院东亚暨太平洋事务局副助理国务卿黄之瀚到台活动,台湾当局为此雀跃不已
    2018/4/7 11:48:0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唐如松,网名唐如松。草根写手,胡侃专家。以经营小五金谋生,所以承朋友盛情,誉为“卖五金中写文章最好的,写文章里卖五金最厉害的”。在天涯混迹三年,留下大掌柜的刀,哪个人,纽约游击队等系列小说式国际时事评论,也留下很多单独成篇的此类体裁时评。正所谓:江湖风云跌宕,我自品茶逍遥;遥看远山烽火紧,捻棋微沉吟。邮箱:649479678@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