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再谈超级水塔工程
2018-04-04
字号:

    2018年2月27日,澎湃新闻从水利部获悉,该部从未对红旗河方案做过任何规划,S4679课题组也与水利部无关。赵勇也坦言,红旗河方案至今并没有纳入到任何一个部门的相关规划中, “该方案还只停留在课题研究阶段,课题组才研究了两年而已”。

    然而旱情不等人,从1950年至1989年,土地沙漠化以平均每年2460平方公里的惊人速度扩展,总面积已达160.7万平方公里。根据对中国17个典型沙区,同一地点不同时期的陆地卫星影像 资料进行分析,也证明了中国荒漠化发展形势十分严峻。毛乌素沙地地处内蒙古、陕西、宁夏交界,面积约4万平方公里,40年间流沙面积增加了47%,林地面积减少了76.4%,草地面积减少了 17%。浑善达克沙地南部由于过度放牧和砍柴,短短9年间流沙面积增加了98.3%,草地面积减少了28.6%。此外,甘肃民勤绿洲的萎缩,新疆塔里木河下游胡杨林和红柳林的消亡,甘肃阿拉善 地区草场退化、梭梭林消失……一系列严峻的事实告诉我们引水治沙已不容缓,要么人类引水治沙漠变为绿洲,要么是沙漠挤压人类的生存空间,变绿洲为沙漠。一场人类与沙漠的生存空间 争夺战已经开打,谁会成为最终的胜利者呢?

    1998年10月18日,第九届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同志在《关于我国水的几个问题》中提出“要搞好跨流域的调水。不仅要把水多时候的水留住用于 缺水的时候,还要把水多地方的水引导到缺水的地方。要充分利用自然落差,实现最大限度的长距离引水。根据水往低处流的规律,要尽可能把水拦在高处,水拦得越高,送得就越远,流经 的面积也就越大。……如果我们能在海拔更高的地方,比如一百米、几百米、一千米、两千米的高程把水拦蓄住,通过必要的工程引导水的流向,就可以使水流到我们所希望的更远、更广的 地区。”

    一、超级水塔工程

    有鉴于此,飞天在经过多年的研究之后,提出来一个引水入新疆和解决我国北方干旱的最好方案――超级水塔工程。

    在很多高山上,山民们为了解决干旱问题,往往会选择一些比较适当的地方,用人工的方法挖掘一些蓄水池,他们在水池的周围挖上一些小沟,这样,当天下雨时,雨水就会顺着事先挖 出的小沟,流入蓄水池储存起来。另外,由于山高水高这一特性,当地人往往利用竹片、木槽来将高处之水引向他们需要水的地方或者事先挖掘的蓄水池中,在天干季节来临的时候,再用管 道把蓄水池中的水引出来,由于蓄水池往往是建在有一定高度的地方,所以引出水可以采用自然流的方法,而无需借助外力,这不仅减少了引水的成本,也方便了用水,这种引水方法主要是 前期投入,后期维护很小,是一种非常巧妙实用的办法。飞天认为这一引水方法很值得借鉴,我们完全可以在青藏高原上的主要水源地,利用管道或者开挖水渠将高山之颠的涓涓细流按我们 的需要引入山涧,从而汇成大的河流或者堰塞湖式水库,并利用青藏高原山脉纵横人口稀少的地理条件,在水源多发地带,结合山脉走向人工建设超级水塔工程,用于大量的储存淡水。飞天 认为只要我们能选择水源比较丰富的地段构建超级水塔工程,就能获取巨量水源,如下图所示,在图中红圈部分是我国长江、黄河的主要水源地,水源丰富,如果能利用该区域山脉纵横交错 的特点,辅以人工引水、拦水,在该区域有计划的建设超级水塔工程,将长江黄河的上游之水拦蓄起来,储存在高原上的山间沟壑中,从而形成超级水塔,并预设管渠,就能成功的利用水往 低处流的特性用自然的方法引水入新疆。(仍然要向原河道预留可控出水口,以备在原河道缺水时,开闸放水,保障原下游用水。)只要能让水的流向完全处于我们的控制之中,就能充分发 挥青藏高原的世界水塔作用,改变江河水量季节性强的缺点,避免冬、春季无水可用,而夏、秋季水量多时却水满为患,让水蓄起来后,按对水的需求进行科学管理,有计划放水。

   

    或许有人会认为仅靠高山之颠的那点细流根本无法满足沙漠变绿洲的需求,泰山不拒细壤,故能成其高;江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从下图我们可以看出,正是那些看似不起眼的细流 汇成了我国两大主要水系――长江、黄河。长江年平均入海水量9600余亿立方米。这些水白白流走不可惜吗?

    如果我们能利用超级水塔工程,在长江、黄河等主要河流上游将水蓄起来,由人工方法控制水流方向,哪里需要水,就往哪里放水,那不是很好吗?由于超级水塔工程是对我们国境内之 水实行的一种南水北调,不涉及流入他国河流,所以不存在国际矛盾,不必担心对手以此为借口挑唆我国周边国家与我国发生冲突,完全可以立即着手进行。

    由于超级水塔工程是在高海拔地区,选择适当地点,修建拦水大坝,并利用山脉间的沟壑形成彼此相连通的堰塞湖式蓄水库。该工程海拔高,少有人与动物居住,对生存空间的破坏几乎 没有,虽然存在一点工程技术难点,但以目前中国基建能力已完全可以克服。超级水塔建成后,只需借助一些走向接近新疆的山间空地、沟壑与隧道工程就能实现引水入新疆,配以新疆地区 有计划的引水、分水渠建设,就构成了引水入新疆灌溉系统。这就缩短了引水工程的距离,减少了工程量,节约了资金投入。至于超级水塔工程会不会对下游用水产生影响,我想是不会的, 首先,超级水塔工程拦截的只是一些主要水源,而不是全部,这也就是说原河道仍有水可流,其次,超级水塔的关键原理在于蓄水控水,即哪里需要水就往哪里放水,更何况长江黄河的支流 还有很多,应该说对下游的影响还是很小的,更何况,我们还可以采用在主要江河分阶段拦水的方法,来对江河之水进行分段蓄存。这样一来,超级水塔就不会影响下游水位了。不仅如此, 由于超级水塔实现了人工对淡水的控制,那就意味着不论是向新疆还是原下游河段放水都能根据需水量按时按量科学放水,避免有限的淡水无节制的渗入沙漠或者流向大海。由于对蓄水、放 水实现了科学管理,就避免了引水工程受季节影响而出现无水或缺水,就能确保新疆地区新开辟的绿洲不会因季节性缺水而重新陷入沙化现象,科学引水,科学用水,科学灌溉就能逐步扩大 绿洲,随着超级水塔工程的不断推进,引入新疆与北方的水量就会逐渐增多,曾经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一定会重新出现在新疆与整个北方地区。

    或许有人一时半刻无法完全理解超级水塔工程,会对超级水塔工程存有疑虑,那我建议你不妨先进入一些高山上实地了解一下山民们是如何应用蓄水池蓄水抗旱的,然后再闭上眼睛,把 整个青藏高原想象成一座高山,把我们要建的超级水塔想象成那些蓄水池,因为超级水塔工程和山民们的蓄水抗旱方法是如出一辙的,所不同的是,他们的蓄水方式不一样,蓄水量不一样, 引水方式不一样,一个是小项目,一个是大工程,经过这一想象与比较,你就能更轻松,更全面,更直观的了解超级水塔是如何利用自然力,实现既经济又永恒的一种引水方式。

    在飞天对整个超级水塔工程的构想中,在长江黄河源头区域拦水蓄水只是整个超级水塔工程中的冰山一角。在《怎样改变天干地旱……谈节约用水与节制淡水》(2013.2.06)一文中曾提 出应该让有限的淡水资源为我们所控制。在飞天看来超级水塔工程不仅仅只是利用青藏高原“亚洲水塔"的优势,来进行拦水蓄水控水,人为建造一个个堰塞湖式“蓄水塔”,还应该包括在" 我国的主要河流上建造大坝,将水拦蓄起来,在"完全保障了航运发电灌溉等等事项后",才让水向下逐级流入大海。“把这些水拦截下来,那江河湖泊的水位不就能不下降了,水多了沟渠河 塘也就相对多起来,要普灌漫灌让水渗入地下也就可行了,地下水多了植物从地下吸取水分就容易了,即使天不下雨,植物干死的可能就少了,我们也就不用再靠天吃饭了,另一方面地下水 多了,水蒸气蒸发量多了,空中水气充足了,雨自然多了,雨多了渗入地下的水也就又多了”,如此良性循环一旦形成,中国的水生态问题也就逐步解决了。

    当然这是一项十分庞大的工程,正如飞天在《中华复兴之强国策》一文中所说,“引水入新疆,与新疆大开发对当前中国经济的驱动力是相当重要的,对这项工程应该从长远来规划,工 程应分为若干个阶段来进行,根据工程难易分先后进行引水,逐步改变新疆缺水状况,这就能一方面确保国力不至于因此而透支严重,另一方面控制经济增速,让其始终处于稳中有进状况。"

    飞天认为现阶段的超级水塔工程,应该一方面利用青藏高原的亚洲水塔优势人为拦水蓄水建造超级水塔,另一方面则在长江、黄河(尤其是优先黄河)入海口建造拦水大坝,这样做不仅 可以控制淡水入海(长江年平均入海水量9600余亿立方米。这些水白白流走实在太可惜了),确保江河中有稳定水量,还能预防因淡水入海量减少而形成的海水倒流。如果能在黄河入海口和 陕西段(那里山峦叠嶂地势高峻,适宜筑坝蓄水),我们就能在汛期过后积极蓄水,缓解华北平原以及黄土高坡的旱情。在时机成熟时再选择适当位置逐段在主要江河上建造大坝拦水,让水 成阶梯状拦蓄起来,从而保障我们的航运、发电、灌溉等需要。实施阶梯拦水之后,我们就可以根据具体情况灵活掌控下泄水量,――当下游出现旱情时,增加下泄水量,当下游出显水情时 减少或停止往下泄水;相反,当上游出现水情时,积极排空拦蓄之水,减轻上游水情压力,当上游来水减少时,加大拦水力度,增加蓄水量,减少下泄水量。通过对蓄水量、泄水量的人工调 节实现减少和预防旱涝灾害的目的,让有限的淡水资源彻底为我所用为我所控。

    或许有人会说黄河水的含沙量太大,如果水被拦截,水中泥沙就会大量沉积,从而使黄河河道淤结导致水涝,在飞天看来,以现在的采沙作业技术,要清除淤泥河沙也不再是难事,更何 况如果能分段拦水,让黄河水位长期处于一种稳定高度,那不仅能保障黄河河道的航运与发电,而且沿河流域的灌溉用水也自然不再是问题,有了充足的灌溉用水,就能保证沿河植被的生长 情况,植被问题解决了,水土流失问题自然就会减少,青山绿水将成为一种必然趋势。虽然我们目前可能会苦一点,累一点,但如果我们今天的辛苦,能换来子孙万代的美好生活环境,那岂 不也是很值得吗?

    或许有人会认为,说来说去,超级水塔工程只不过是一种最原始的简单的方法,没有什么特色。在飞天看来:像引水入新疆这样的大工程,既不需要天马行空的奇思妙想,也不需要巧夺 天工的造型,其成功与否关键是看工程投入资金的多与少?工程所获得的引水量的多与少?工程能不能持久耐用?引水成本的高于低?后期维护工程的多与少?

    无论表面看上去多么高大上的工程,只要他前期投入多,引水效果少,后期维护多,那他就不是好工程。都江堰,郑国渠这两项举世闻名的引水工程,之所以能够成为不朽工程,并非因 为工程本身有什么特别出奇的地方,而是因为其巧妙的利用了自然力,经过无数风雨的侵蚀和历史的考验,仍能发挥具大的作用,在平凡中实现了一种永恒。从上面对超级水塔工程的介绍中 ,我们不难看出超级水塔工程不论是工程投入,还是后期维护都很少,而且其引水的设想均来源于生活的启发,这些引水方法都是经过生活反复证明确实是行之有效而又经济实惠的。飞天努 力追求的,正是利用自然改造自然的原理,虽然前期投入可能大些,但后期基本上只是一些小的维护,费用相当之少,既经济又实惠,属于同都江堰郑国渠一样的一劳永逸型工程,能在看似 平凡中追求一种长久的永恒才是真正的好工程。因为不论是引水入新疆变沙漠为绿洲,还是改变北方干旱问题,都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实现的,只有长久的源源不断 的水流,才能彻底变沙漠为绿洲并最终改变中国北方的缺水问题。

    二、超级水塔工程的意义

    关于开发新疆的收益问题,那是不需要计算也能知道收益大于投入了,沙漠变绿洲能带来多大的生存空间是可想而知的,一旦新疆实现了大开发,那就必然会出现一种西部民族大融入大 团结局面,中国西疆的稳定就成为一种必然,这些都不是可以用物质和金钱来衡量的。这与其他的投资是完全两码事,很多投资都属于一种短线的经济投资,他们的成败得失仅以经济的收益 多少来衡量的,而引水入新疆开发大新疆是一种长线的战略投资,那是以对未来的战略意义来衡量成败得失的。

    随着引水入新疆工程的不断深入。新疆的缺水现象就会逐步好转,地下的水就多起来,水蒸气的蒸发量也会多起来了,空中水气充足了,雨自然也会多起来,雨多起来渗入地下的水也就 又多起来,如此良性循环缺水干旱现象自然也就少了。水多了地表平均比热也就改变了,新疆昼夜气候变化大的状况也可能会有所改观,气候变了,冰山上的冰也就融化了,这一来拦水工程 蓄水量也就增多了,蓄水增多了,用于改善沙化的水也就多了,这一来渗入地下的水又多了,如此反复循环,沙漠变良田就不再是痴心妄想了,经过对新疆水利工程的建设,不仅能实现新疆 、内蒙的沙漠变绿洲的伟大构想,对改变我国整个北方的沙尘天气也有很大的作用,那种"风起额济纳,沙落北京城"的现象将一去不返,取而代之的将是青山绿水蓝天白云。

    引水入新疆不但能扩大生存空间,改善生存环境,而且对中国的未来国家大战略也具有深刻意义。

    3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征收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特朗普在白宫签字前对媒体说,涉及征税的中国商品规模可达600亿 美元。这是现代历史上美国总统对中国开出的最大一笔贸易制裁,同时标志着特朗普酝酿已久的对华贸易战即将打响。

    在如此严峻的国际贸易环境下,中国要怎样才能突出重围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呢?飞天认为,中国应该一方面加大国际合作争取国际市场,另一方面积极对国内经济实施转型升级。 在《新疆大开发--中国内需型经济的重要驱动力》一文中飞天曾一再强调了新疆大开发对当前中国经济转型的重要性。飞天认为:尽管目前房地产业仍是中国经济的主体,但房地产毕竟是一 种可饱和产业,终究还是应该回归合理地位,这就必须未雨绸缪,尽早寻找一个可持续项目来替换地产业在经济主体中的地位,飞天认为水利建设正是一个最好替换项目,引水入新疆不仅能 变沙漠为绿洲,让中国的生存环境在扩大六分之一,还能解决一到二亿人口的就业问题,缓解东中部就业压力,其连带效应,更是相当可观。随着新疆大开发的不断深入,新疆将成为中国连 接欧亚的桥头堡,一带一路建设的排头兵,新疆的沙漠化问题解决后,一条连接中东、非洲、欧洲的快捷陆路通道将顺势而生,这毫无疑问,将给中国造产品走出国门创造更有利的条件,将 给中国经济的腾飞插上高飞的翅膀,将为中华复兴奠定坚实基础。

    当今世界云谲波诡,俨然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战国时代。郑国渠与都江堰工程为秦国的强大与王天下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引水入新疆所能产生的连带效应将比这两项工程的总和还要 多很多倍。飞天认为,中国要改善生存环境,要转变经济,要稳定西疆,要实现民族复兴,就应该趁现在国际局势尚处于可控状态时,抓紧实施引水入新疆工程,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创 造更多更广的物质基础。机不可失,时不待我,一旦国际局势陷入动荡混乱状态,那时候就算想动起来,恐怕也没有精力和时间了。超级水塔工程是那种一次性投资,只要工程质量过关,后 期除少量管理费用外几乎没有维护费用的永久性工程,就像都江堰郑国渠一样属于是造福子孙万代的世纪工程,一旦投入使用,就会有源源不断的水流流入新疆,最终改变新疆以及我国北方 黄沙万里尘雾满天的恶劣环境,取而代之的将是良田万顷、沃野千里、青山绿水、蓝天白云。因此,飞天强烈呼吁相关部门应尽早展开对引水入新疆方案的勘测与论证,争取早日将新疆变为 绿洲,让西部早日成为中华复兴更为广泛的战略基础。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26楼你说的好,我是封建,可我总算还在尽我一点力爱国心,至于所提交方案对与错,那还需要时间来验证,
    你呢?除了说一句空话外,有什么实际点的东西没有。
    如果是能对超级水塔提出实实在在的批评,或者说象我问某些人那样,把我问得哑口无言,那我欢迎,如果只知道打击抵毁,而又说不出个所以然,那就只能说你是别有用心了。
    2018/4/5 22:52:08
  • 24楼,你说的好,我的确是低能,我低能到被别人问得不能回答,只能说一些无聊的话。
    2018/4/5 22:39:02
  • 最可叹可恨的是,依然带着类似封建社会清朝末期自侍中国几千年文明大国风气,难于接受当今世界科学技术社会之先进性的“昏庸无道旧社会知识精英们“。在当今现代化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时代,还在主张.鼓吹“旧封建大国文明“知识。还不接受或难于明白“中国特色多元式水利现代化科学改革方案“现代化科学技术之先进意义。
    2018/4/5 16:21:27
  • 回复2楼飞天遁地
    “你确定你的中国特色多元式水利现代化科学改革方案,能像郑国渠都江堰样千年不衰吗?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如果真能像郑国渠都江堰那样在平凡中实现一种永恒,那才是中华民族之幸!”
    任何工程只有符合子孙万代根本利益才能千年不衰。中国特色多元式水利现代化科学改革方案是可彻底防范那些水库水壩旧办法水渠因意外,或天灾人祸导致溃堤溃壩。杜绝水利变“水患”的科学工程方案。集抗旱.防涝.人民享用真正纯净水.沙漠绿化.山坡地工农用水于一体的水利工程。
    2018/4/5 15:14:44
  • 16楼,你自己已说“认为集雅奴藏布江怒江三只出国河流及长江共4条江的水流都不能供给够新疆!!!”。难道大西线真能满足供给新疆?不仅满足,还能有余水流向北京?别自欺欺人!。
    大西线那么好,你为什么不回答我提出的问题?避重就轻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就只会说一句话胡闹?不能拿出让人信服的理由,却一味指责别人,谁才是真的胡闹?谁又是不是认真讨论?
    2018/4/5 7:36:06
  • 可以作为一种设想,如果真的实行,需要认真的考虑成本,对环境的影响等等的许多因素。新疆的沙漠成因是什么?是不是会无限扩大?不要杞人忧天。
    2018/4/5 2:45:51
  • 朔天运河计划以从雅鲁藏布江朔玛滩(海拔3588米)开始经怒江、澜沧江、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引六大江河流域丰水共计约每年2006亿方入黄河(入口支流贾曲海拔3435米,拉家峡水库水位提至3400米),再经青海湖、内蒙古高原、岱海最终入北京、天津的线路为主线,故此得名。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比红旗河更大胆设想,但不知你们想过没有,新疆沙漠需要多少水?对那片大沙漠而言,无论你有多少水量都能渗下去。绝不是一条河流过之后沙漠就能变绿洲的。设想一步到位甚至还能有多出的水流向下游或用于通航,那是一种盲目乐观。
    超级水塔工程则不一样,在整个设想中,引入新疆之水,就不是用来灌溉沙漠的,这些水是用来维系那些新开辟出来的植被的生长需求的。
    只有根据超级水塔的蓄水量,有计划的向沙漠延伸植被,科学的根据这些植被的用水量按时按需放水,保障植被生长,采用植被不断向沙漠反侵蚀的方法,逐渐用植被覆盖沙漠。才是可行之法。
    只有当植被覆率达到一定程度后,才能谈灌既沙漠的话题,也只有到那时,才有可能有多余的水流入下游,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而是要经过几代人努力才能完全实现的。这就需要一个能长期大量蓄水,按时按需放水的大工程。
    2018/4/5 1:25:35
  • 15楼,我怎么胡闹了,哪一句是胡闹呢?
    动不动就拿专家的帽子压人,可我听说哥白尼、布鲁诺反对也是专家,结果怎样呢?
    我无意学习他们,也无意反对西线调水,甚至根本就没有提过西线调水,但“-楼主根本不愿承认大西线工程“这是你问的吧!这等于逼我谈西线调水,其实让我承认西线调水方案并不难,只要你拿出能让人信服的理由回答我的提问,你能吗?
    我提出超级水塔工程并非为了与西线调水方案争长短,我只是想提出一个投资小,收益期长的引水方案,作为供选,孰优孰劣后人自有公论。因为我知道新疆沙漠不是一朝一夕能变绿洲的,我从来没有幻想过短期内在新疆通航,只有一个能长久发挥作用的引水工程才适合新疆。
    2018/4/4 22:44:00
  • 10楼,真理不辩不明,难道我辩一辩就是胡闹了吗?
    关于大西线调水工程以及红旗河工程,我有几个问题你能回答吗?
    1,西藏农业主要分布在雅鲁藏布江沿岸及其支流和金沙江、澜沧江、怒江等河谷平原,有“高原粮仓”之称。而你们的工程的调水拦水工程主要集中在这些地方,请问拦水之后会不会把这些地方全部淹掉?要淹掉多少地方?会有多少人因此没有的生活来源?对于这些人的移民安置需要多少钱?2.调水过程中水需要在一些河道进行一逆流而上,这需要拦多高的水位?又会淹掉多少地方?又有多少人家因此而将迁移?需要多少钱?在整个调水过程中有多少生存空间将会被变成水乡泽国?
    3.开发生成空间是引水入新疆的目的之一,而你们为了引水而淹掉生存空间,这是值还是不值?
    相对来讲超级水塔工程,是在高海拔地区实行,那里对生存空间的挤压几乎很少。权衡利益孰优孰劣,你自己想。
    2018/4/4 18:10:22
  • 你是不是胡闹!------楼主根本不愿承认大西线工程,楼主提的是“超级水塔工程”!
    2018/4/4 17:32:51
  • 7楼,你去过那些地方吗?你知道在汛期的时候那些地方水流是多大吗?你只知道干涸的季节那里没有什么水!你由此推断那些地方根本没有水,你不觉得太片面了吗?
    毫无疑问,看着淡水白白的流入国境内,是一种可惜,但长江的水源源不断的流入太平洋那不可惜吗?关于这个问题,在《引雅水入新疆应从战略全局考虑》一文中飞天已经进行过详细的分析,你可以去看看。
    2018/4/4 17:02:53
  • 朱镕基2000年左右召集的专家的一个议题就是:流出外国的几条河流在中国境内被截留,究竟能获取多少水!
    2018/4/4 16:21:0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草根战略时政研究者,喜欢写一些与时政战略有关的文章,常发在战略网、人民网、中华网,所有观点文章绝对原创。希望能为中华复兴尽一份心出一份力。邮箱:1301481251@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