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对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一点回忆(简)
2018-03-01
字号:

    外祖母家生有十一兄妹,解放前死了两个,解放后,九兄妹有七兄妹参加了革命工作,到老年时就留有一孙子在他们身边。当时农村是搞“五保”的,村子里有两户五保户,哪五保我是记不得了。

    外祖母村子里有许多果树,爷爷家有不下10棵果树,有桃树、李树、杨梅树、枇杷树、枣子树等,我们小时一到果子生长时,就开始了偷吃,有时为了吃了这家的那家的果子也还闹点意见什么的,但基本上大家其乐融融。

    外祖母家后面有竹园子、菜地,在不远的山上也还有三块小自留地,我曾经在外祖家翻红薯地,在地里打几个滚,回去骗奶奶,现在想来还觉得好笑。爷爷家是不需要出工的,但分粮时照样,农闲时其它的家一般一到两个劳动力,其它就干自己的活,印象最深的是"双枪",那时是社员几乎全部出动,真是热火朝天!还有就是集体放水,大多是晚上放,从几十里外的水库放水过来,但承包后,水再也放不了了,只能靠天吃饭了,悲哀!

    外祖母家什么都有:樁米的石舂、碾米的推子、石磨、风车,村里人不时有到奶奶家来推米什么的。当时记得已经有了打米机,但在村里较远的地方,村民图方便也还用这些传统工具。奶奶家的村庄约10户人家,村房子基本挨在一起,木结构。与奶奶相邻的一家是抗美援朝过的,两儿子三女儿,小儿子与我玩得最多,一齐上山撸枞毛,山是小丘陵,枞树不大。村庄在小山下面,奶奶家后面是自留地,再上一点是一片小竹林,再上去就是小枞树林。到春天时春笋从地里钻出来,小部分挖来吃了,大都又长成了竹子。冬天晚上睡觉,屋后山上的风吹着竹林枞树林哗哗作响,很害怕的感觉。

    过年杀猪印象比较深:好象是杀了,屠夫用嘴吹胀,水烫刮毛,屠夫当场将猪里面的一个什么东西吃掉,是什么我现在一直没搞清楚;爷爷先去逝,奶奶活到87年,近80岁时还在喂猪,后来儿女不让她喂了,将她接到城里去,结果将脚摔断,这样才导致身体健康急剧下降,后来父母说,当时应当在家乡请人,让她继续在家,想喂猪也可以,可能会活得更长的……

    那时农村的宣传队搞得非常好,革命样板戏非常好看,还有自己创造的一些戏;还有印象深的就是看电影,今天在这个大队放,几里路都去看,明天到这个队放,大家又去看,到70年代后期则实行了电影院,小时不少是进影剧院看的,票价是五分到一两角不等吧。还有就是,当时有不少青年农民搞创作,记得表哥当时就在湖南日报上发表了文章,整个村子欢天喜地呀,还拿到了稿费。

    今天一说起那个时代好象就是没有市场的,但我记得当时基本上是几天就赶场(集)的,一次跟爷爷赶集买了几斤牛肉,让我先拿回去,当时是夏天,烈日炎炎,我在回家的路上放下东西下小河洗澡,结果几斤肉全臭了,当时挨打了。前几年回老家最怕碰上赶集,车子全堵在那里了,可见这个习俗到今天还是没改变的!

    农闲时,村子里有几个手艺人外去跑点"生意"去了,如铜匠、木匠等,今天的居心叵测者造谣割资本主义尾巴呀,吓死人了,这也是个别现象或叫艺术拨高。还有印象是杂交水稻开始推广,看到田野的禾苗这样好,高产,当时农村非常高兴的氛围,我们虽然小,但感觉得到。当时农村开始建立红砖房,一些地方开始要集体建立住房和搞电灯自来水,后来大家知道,什么都分了,果树砍光了,良田占了建房,山上的树光了,居心叵测者还在造谣说是五八年砍光的!

    到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从西藏回来探假,刻意再到外祖母的生产队去探望,原来形式的村庄已不复存在,大家把房屋建在农田里。我问,现在干旱时水从哪里放过来?他们笑了,说现在还怎么放水,不说水渠都坏了没人管,就是没坏,几十里地你怎么放得过来?半路上都打劫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很多极端现象应该是有的,但不是主流和潮流。比如,五四开始的反帝反封建,其中有一个最深刻的文学印象,就是不贞女子浸猪笼。可是,我问遍几乎所有熟人朋友圈,都说在他们那些地方没有听说过。
    湖南花鼓戏《打铜锣补锅》里,林十娘子放自家鸡鸭去生产队田里吃稻谷,说明家养鸡鸭猪是存在的。我小时候,家里就养猪供我们读书一家油盐酱用度。
    2018/3/2 10:03:54
  • 对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一点回忆:绝大多数人的所思、所想、所为与实现不同,爱党、爱国、爱人民第一位,个人利益服从集体利益、无私互助是时尚光荣,自私自利金钱物质至上受鄙视,坑蒙拐骗难露头,极少有不安全感。
    2018/3/2 9:51:30
  • 对过去的回忆总是美好的。
    2018/3/2 2:28:16
  • 百丈冰,好多年前写的,当时在人民网强国论坛深水反击造谣者写的。
    2018/3/1 19:20:31
  • 傅冬1935:同志好!
    2018/3/1 19:19:05
  • 这篇博文勾起了对儿时的回忆,很感动人,几十年过去,少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虽然那个时候生活比较艰苦,伹那是新中国建立不久白纸上画的素描,不能与建国七十年后相比.但即便如此,总觉得儿时的生活比现在的孩子要自在快乐得多.现在的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是智力开发,ABCD.接着是不断地考试丶竞争丶文凭,直到走出校门,参加工作.更不认同的是社会的变化,人与人之间冷淡了,冷漠了,像冷血动物,同一楼层里的人见了靣形同陌路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经济地位与权力地位衡量的,而不是人情丶友情丶亲情.坦率地说,市场经济社会不应是人类最终追求的社会,血腥味太重,希望中国的决策者们不要设计这样的社会.
    2018/3/1 16:04:20
  • 和我的家乡差不多呢。
    期待你关于中华文明的新文章,流波同志。
    2018/3/1 14:44:2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名刘博,湖南新化人,生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援藏八年,高校教育八载,后又从事地方人大工作,原湖南省人大民侨外委办副主任。巍巍昆仑网站站长、中华《山海经》与文化研究会(筹)副会长、湖南师大文史客座教授、做为嘉宾参加了第一届中国科学家论坛和十六届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大会、昆仑人类文明问题研究和中华复兴社会问题研究课题组负责人、湖南省文艺家协会会员、湖南梅山文化研究会副主委,等等。新时期(改革开放时代)左翼民族爱国启蒙思想家和理论家、红色网站的创始人之一、新文明文化史观和理论的创建者、人类文明文化史学者、人类学与民族学学者、《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流考》一书作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