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各地纷纷自曝GDP渗水份背后有何隐忧?
2018-01-15
字号:

    实际上,中国经济正从规模型转向高质量型,GDP的增长与民众的收入和幸福感要有直接关联,而绝不是个别地方政府的面子工程。

    新年伊始,正是全国各省市通报2017年各自GDP之时,而内蒙古、天津滨海新区等地纷纷“自曝家丑”,大幅调减经济数据挤掉水分。

    其中内蒙核减2016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2900亿元,占全部工业增加值的40%。而天津滨海新区则将2017年预期的1万亿GDP直接挤掉1/3,调整为6654亿元。

    自此,最直接的结果就是天津2017年GDP将下降到1.5万亿以下,全国排名被重庆和苏州超越,彻底退出第五座一线城市争夺战!天津可能被苏州超越,滑落至全国第七名。而内蒙古也随后被清除出全国“万亿俱乐部”省市之外。

    其实,各省市对GDP造假事件并非今年首创。

    2014年7月,中央巡视组首次对辽宁进行巡视后便指出,辽宁经济数据存在弄虚作假的现象;2016年5月,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指出,“一个时期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所不同的是,辽宁一直没有承认GDP增长有水份,而内蒙古、天津滨海新区却是主动自揭老底。

    通常来说,地方政府给GDP渗水有二种途径:

    一是,注册地改为在地。也就是说,以往滨海新区GDP统计是以公司注册地为标准,但实际情况是许多在滨海注册的公司,其实际生产都在外地,GDP两地重复计算,导致GDP数字不准确。

    二是,由地方政府的财政出钱,大搞基础建设投资,把所有项目都运作起来,GDP数据自然也就上去了。

    可能有人会问,部分省市存在GDP渗水问题,大家早已心知肚明,久而久之,早已习以为常。

    而内蒙古、天津滨海新区却“自曝家丑”究竟在想些什么呢?我们觉得,主要原因有三;

    首先,希望当地经济增速是有质量的发展,正如某官媒撰文指出那样:“注了水的、虚高的GDP,从面子上看,地区GDP涨了,位次排名靠前了;

    从里子上看,百姓的腰包没有真正鼓起来,人民福祉没有真正增加,反过来,还可能会影响对经济形势的判断决策。

    再者,GDP注水太明显,明眼人一看就透,既然已经开始漏水了,与其被中央相关部门纠出,还不如自己早点挤掉水份,以便换取中央政府的谅解。

    这次调减后,滨海新区不仅2016年地区生产总值减少三分之一,而且2017年6%的增速大幅低于全国总体增速,与此前数年增速明显高于全国形成较大反差。

    滨海新区一度被誉为“中国经济增长第三极”,甚至流传着一句“80年代看深圳,90年代看浦东,21世纪看滨海新区”的说法。

    修正数据后的滨海新区不再是中国国家级新区的老大,经济总量已落后于浦东新区。2016年上海浦东新区的GDP为8731.84亿元,预计2017年将超越9000亿元。

    多少年来,无论从繁华程度,还是人口规模来看,天津滨海新区都不如浦东新区。浦东新区全区面积1429.67平方公里,2012年常住人口518.72万人,是上海市人口最多的行政区。

    滨海新区总面积2270平方公里,2012年常住人口263.52万人。一个是地少人多,另外一个是地广人稀。无论怎么算,天津滨海新区的GDP都无法超越浦东新区。如今挤水分后,我们感觉正常多了。

    最后,地方政绩GDP去掉水分,正好可以期待更多中央转移支付支持。

    你地方政府把GDP报得如此虚高,会造成中央政策的决策误判,地方政府就会减少对你这边的财政方面的转移支付,弄到后面还是地方政府自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而目前地方政府负债率大多都畸高不下,中央政府的转移支付一旦减少,很容易造成地方政府发生财政危机。

    从目前来看,在东北、西北、华北等25个省市,财政缺口都在日益扩大。

    中央转移支付的资金来源地——“地主”家,现在只剩下广东、江苏、上海、浙江、北京、福建等六省一市,财政收入增幅也在放缓。

    所以,从盲目追求“增速”到“优化结构”已是中国各省打造高质量GDP的关键之役。那么,渗了水份的GDP会给中国经济带来啥危害呢?

    第一,GDP渗有水份,会导致地方政府的债务隐患被低估。

    如果地方政府的分母——“GDP”的水分被压缩,则地方债务率势必进一步攀升,多数地区债务偿还压力将出现明显上升。

    本来中央政府认为某些省份债务压力并不是很大的,现在去水份后,马上就暴露出来。

    举个例子,内蒙古调减2016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30亿元,占总量的26.3%。然而,财政收入可以挤水分,但是债务是刚性的。如果将这部分虚增扣除,内蒙古2016年的债务率将升至137.3%,相比之前的债务率上升15.6个百分点。

    第二,财务造假实际上对地方财力影响非常大。地方公共预算收入高估,中央转移支付就会减少,用于当地的财政支出也减少。

    GDP造假虚增业绩,会导致中央政府转称支付重心会移向他处,导致地方政府陷入基建投资来拉动GDP的能力减少,同时,地方债务规模却在不断攀升的恶性循环之中。

    第三,地方政府虚报GDP数据,不利于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因为,这意味着地方上缴中央政府的税负也要相应增加,为了应对这样的局面,地方政府往往在正轨的税负之外,再向企业平摊各种费用,这使得企业本来已经很重的税负是雪上加霜。

    这与大家希望看到的“降低企业费用,涵养财富源泉,优化投资环境”背道而驰。

    实际上,中国经济正从规模型转向高质量型,GDP的增长与民众的收入和幸福感要有直接关联,而绝不是个别地方政府的面子工程。

    如果中国各地报的GDP数据都渗水份,那这既会导致中央政府决策误判,也会增加地方政府的债务危机的可能性。

    所以,真实的GDP数据对中国经济发展才最有帮助!

    “不执著财经和平说财经”都是我的个人微信订阅号,或搜索微信公众号:bzzcaijing,bzzcaijing-2即可。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对统计数据渗水份的问题,或数据造假,我是已经麻木了。国家的GDP,上市大公司的利润,哪一个是不渗水份的,不渗水份反而是不正常。
    有的是统计方法本身就已经渗水份,一个公司本来没有赚得那么多,甚至亏本,但通过新会计手法就变成大赚钱。
    或者是上市公司帐目上一直亏本,但因为“赚钱”前景很优秀,公司股价一直上升,就得到大量的金钱用来大投资。
    这个时代的特点是使用信息赚钱或谋取利益,例如用来医治流感的达菲,根本就没有什么疗效,但各国政府需要一个能够抗流感的“特效药”,当流感大流行时民众恐慌,各国政府就购买大量的达菲储存下来,表示政府已经作好准备,叫民众不要害怕。
    以前一些地方政府提高GDP,因为那个时候大家认为GDP越多越好,现在风向转变,GDP不那么重要了,这个时候老老实实承认以前是GDP渗水份,会有更好的名声。
    2018/1/15 22:48:48
  • 中央转移支付的资金来源地——“地主”家,现在只剩下广东、江苏、上海、浙江、北京、福建等六省一市,财政收入增幅也在放缓。
    2018/1/15 21:38:15
  • 地方政府GDP掺水分,国家统计局的GDP数据就不掺水分?前几年社会輿论就普遍认为统计局是制造统计数字的单位,统计局的数据是为领导人的需要服务的.只要GDP是衡量领导人的重要政绩,GDP掺水分,其实是造假,就不可避免.
    2018/1/15 18:17:17
  • 除了以上归纳的好处,还有好处就是基数也低了,后面的增速压力才不大。而前任作假,与本届无关。
    2018/1/15 17:50:37
  • 中国共产党人在人民心中的地位是怎么塑造起来的?又是怎么改变的?真、假的作用是抹灭不了的。
    2018/1/15 16:48:47
  • 各地纷纷自曝GDP渗水份背后有何隐忧?

    自曝家丑不管存有何意图,都比欺上瞒下好大喜功强。真实一点都好过虚假千万倍,因真实的一丝一毫的价值都是实实在在的,而虚假再多的价值不仅无分毫,反而伤天害理。毛泽东主席说“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而共产党人最讲认真”。所以毛主席领导的中国共产党人创造了举世无双的辉煌。
    非常希望各级权力、职能机构都能自曝自丑,这是自新改过的开始。
    2018/1/15 16:43:12
  • 一楼陈先生,现在国家的数据比各省的数据要低一点。国家的数据是根据自己的农调队城调队的调查数据评估出来的。
    各省市自治区的数据,我加了一下,2016年之和,比国家统计局的公报数据多四万亿GDP左右。
    如今,老早就实行调查数据加基础数据评估办法。而统计法,适不适合当前数据获取具体情况,我没认真学习,不能下结论,估计是牛头不对马嘴。因为网上查询,是1983年的立法。
    同样,据我所知各省数据要大大低于所辖各县区的公报数据之和。这在现实中是存在的。因为各自数据来源不同。
    2018/1/15 15:54:53
  • 《统计法》已颁布多年,但似乎很少听到执法的消息。像虚报GDP的行为是违反《统计法》的,希望这个宣称“依法治国”的社会能依法追究有关官员的违法行径,否则很难治住这样虚报统计数字的行为。
    2018/1/15 13:35:0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75年生,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国际金融专业。现任上海富大集团公司副总裁,兼理财杂志、投资客杂志、投资中国杂志的财经评论员。联系QQ: 446957993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