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漫谈市场医学赚钱的第一大诀窍:恐吓(二)
2017-11-20
字号:

    中医学堂沈老师按:西医即现代医学确实有许多问题值得思考,应该改革。

    二、艾滋涉造假 癌是慢性病

    现在的国人,如医生说你得了艾滋或癌症,个个都会如五雷轰顶,家家都会像大祸临门。这是怎么回事?艾滋、癌症是近代才有的新病吗?还是老早就有呢?如果以前早有,难道是前人麻木不仁吗?一追究,我发觉,这是老毛病,无非改了名,病本不可怕。原来又是药业为了赚钱,经西医改了改病名、并采用了先恐吓、后误治这两把快刀,才像大量放血治感冒这种荒唐疗法一样,使得大批病人死亡。我国西医,因只知学西方而又跟不上,信息不灵,加之已被药业财团捆绑而缺乏自知之明,某些人有时甚至赚钱起血性,病人死活不上心,而且拘于所学,一叶障目,反诋中医,所以才出现了“大道日日丧,枉死遍天下”这种不应该有的现状。何祚庥、方舟子、张功耀等一些根本不懂医或略懂中医皮毛的妄人,在2006年近邻日本人已特别重视中医和全世界许多国家已纷纷开始向中医理论靠拢的大趋势下,竟狂妄地呼吁在网上联名签字取缔中医,当时有人问我:你咋不发声?我因在写《庄子养生解密》,加之人卑言微、精力已衰等原因,没趟这浑水,但心中实一直梗梗,故今借艾滋、癌症二病再吐一下心中之塊垒。

    关于艾滋,我们须知:被美国健康研究所评为全美23名著名科学家之一的杜斯伯格这位人称“世界上最伟大、最高尚的病理学家”,他将有关艾滋病的研究结果写成长达75页的论文证明HIV(艾滋病病毒)不是AIDS(艾滋病)的病原”后,竟遭到了公开的谩骂;连已评上了的“杰出研究者基金奖”也被停发了。这说明西方制药集团之手触及面极广,它“借赞助之名通过金钱控制了医学的舆论导向、研究方向,它已经成了医学的主子。”由此可见,艾滋之所以被宣传得十分可怕,恐吓目的,同渲染甲流的危险性至大一样,也完全是为了抗艾滋病药AZT的销售。可在这个时候,杜斯伯格的研究竟推翻了加洛的“成果”,使得在美国轰动了一时的HIV病毒说,终于成了昔日黄花而落幕。后来连HIV的发现者法国的蒙塔格尼尔教授也发表声明,说他也“不再相信HIV是艾滋病病因了。”照理说,不应再把身上带有HIV抗体的人当做病人了、不应再继续利用HIV的检查大赚检查费了、不应该再给健康人制造得了绝症的恐慌了,这闹剧应该收场了。可我们却不管这些,至今仍不时在开展大规模艾滋病宣传等有关活动。我国的艾滋病疫苗‖期临床研究启动后,有关领导还在说:“他填补了我国艾滋病疫苗‖期临床研究的空白。”这说明:就像美国早已说癌是慢性病,用手术和化疗治疗比不治都坏事;日本早已下令:“禁止7岁以下小儿患感冒再挂盐水(加抗菌素、激素)”一样,类比一切的一切,别人改正了的错误,在我国迄今都依然固我,欣欣向荣,此所以我把“中国目前的西医是世界上落后的西医”,作为了《放眼世界,看目前中医、西医之现状》①一文的第三个问题来谈。贾谦先生通过调查后说的话,我读了颇生感慨,他说:“14路民间中医在国家尚未来得及关注艾滋病患者的2001年,主动上艾滋病村免费为他们治疗,疗效奇佳,稳定了民心,中药只需吃几个月最多一年即可停药,不反弹。”又说:“义乌孙传正治疗171例患者中,十三例抗体转阴,可惜没引起我国中西医大家以及管理机构的注意;哪怕你去调查否定了孙传正的结果也好,也是一大贡献,却从来没有什么机构去核实。这只能说明我国卫生界对中医的不屑一顾!最可怕的就是麻木不仁!”

    有关调查已明明白白地反映出了这一不争的事实:“被西医宣布为不治之症的,世界各国都在努力寻找治疗方法的‘艾滋病’,中医能治好。然而,我国卫生界对此却不屑一顾,为什么?因为他们正在宣传艾滋病的可怕,你贾谦怎么可以说中医能治好。即使说西医能治好,卫生界也不高兴。这不是西方制药公司所希望的。西医学是受西方的制药公司控制的。制药公司不希望能治好,只希望能控制,就是由某种药物来控制,只要控制住不把它治好,医院便永远有生意。如果说,中医能治好,医院岂不断了财源?破坏了他们的‘战略部署’!”《西医病理百年反思》上的这些话,今人看了不胜唏嘘!

    不断给病取新名,本就没什么意思,可这确是西医之所长,没这专长哪来一万多种的病名。如流感,先是取新名为猪流感、禽流感,现在发展到不断地在H、N两个字母后加不同的阿拉伯数字来生产了,这样下去,流感化出来的新名像挂盐水一样排起长队来,也没什么好奇怪。可治疗方法呢?原地踏步,没办法。我们即使跟得紧、向西方学,现在的办法,无非也是,头三天不用药,先观察,可这不影响赚钱吗?所以我国主流医学至今仍在用老办法。要问为什么?有的人很坦率,“病人自己要挂,作啥有钱不赚?”看:确又是钱字在作怪!

    艾滋这病名也是新的,它的出现,30多不了几年,可这病其实也是老早就有,因重一些的病人大都有疲倦乏力、盗汗、低热、口疮等症状,常见之于房事过度、生活不规律、甚至吸毒自戕等体质十分虚弱之人,故中医称之为虚劳,基于“补虚无速法”的经验,认为只要改掉不良生活习惯,自己珍惜,认真配合治疗,慢慢调补,扶助正气、增强机体自调自控能力,也是会好起来的,从没人说这是绝症,更没人说这是一种传染病。但西医的思路是单靶点的,又认为是某种微生物感染所引起,必定会传染,有了这样的成见,寻找、杀灭并防止病原传播扩散,就又成了主攻的方向,药业财团从中看出了商机,自然会大力支持这方面的有关研究。于是在加洛尚未符合“科克前提”证明便仓促宣布研究出了艾滋病病毒的情况下,制药公司紧跟着就竟很快又研制、生产出了AZT,可在这时,杜斯伯格竟发表了他的研究成果,说HIV不是AIDS(艾滋病)的病原。已通过恐吓将艾滋病渲染得十分可怕,生产出了AZT、正开始要大量通过销售这药大把赚钱的时候,出现了这种釜底抽薪的事,药业集团不气得直跳脚那才怪。

    但跳得再高也没用,因为事实毕竟如《现代医疗批判》所说:“HIV导致了艾滋病的观点漏洞百出,根本经不起推敲。”不久前国内也已有人指出:“艾滋病只不过是雅皮士流感(慢性疲劳综合征)的进一步发展。”“HIV已经被证明不是艾滋病病毒。”但我国主流医学对此置若匿闻,媒体也继续在配合鼓噪,这是为什么?

    无论是小病、大病、急病、慢病、恐吓像是一顶帽子,有的医生现已习惯性地拿在手里,不论什么病人来,他随时都会给你戴。以上流感、艾滋病,无非也仅是举例说,类似情况多着呢,如息贲、伏梁、乳岩、翻花等古今中医病名,会腐烂化脓的,一般称之为痈疡;聚成为块,按之不散的,一般称之为癥积,中医从不认为他们都是不治之症。痈疡多生于体表,托毒排脓,逐邪外出即可;癥积常生于体内,“养正积自除”,可以缓消之。这是中医历久相传之经验,可经西医取了个癌症的新名后,又成必死、不治之症了。就实论子,癌的恐吓,现已成了一把立即可将病人精神意识摧垮的杀人刀。中医说:“得神者昌,失神者亡。”有人说:“癌症病人80%是被吓死的”,这些话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我的经验:这病以前不难治、现在不易治,因为错误认识成为常识后,就很难逆转,有时再三解说也没用,所以这病现在能瞒还好、瞒不住,就糟糕,因为恐吓能使人“形未丧心先死”(心死就是行尸走肉),这样的“人”,就算你解释有耐心,常很少有人仍能听得进、起作用,我为之感到悲叹,我叹国粹中医不振,我悲邪说居然横行。

    我的经验认为癥积痈疡虽与多种因素相关,但往往是在体虚情况下产生,也可说是体虚的一种表现,这时不从本论治,扶正为主,反先恐吓伤其神,后又用手术、放化疗这种明摆着是严重毁伤身体的玉石俱焚法一错再错地落井下石去处理,这是继摧垮病人精神之后的第二把杀人刀。如果说:1918年西班牙感冒大流行时,错误的放血疗法杀死了大批病人,这事发生在理念落后的国外,不奇怪;现在给癥积痈疡取了个新名后,错误的二把治癌快刀正在殊杀大批病人,这事发生在理念先进的国内,不应该。这种黄钟废弃、瓦釜雷鸣之事,今人视而不见,竟还不断有人明里暗里反复闹腾、诋毁、限卡中医。我虽人卑言微,无力回天,但觉得也不应以视昏重听、精力不济为托词而默默,故不揣浅陋、奋笔疾书而今又有此文之撰作。

    我们应该知道:美国已公开承认了三法治癌的失败,他们放弃这种错误疗法后便开始了癌症是慢性病的宣传,说人可与癌共存,这时,我国的卫生部长领了人正好去美国学习治癌的方法,而美国人竟不说,仍把“三法”教给了去学的中国人,于是这一现象出现了:美国放弃三法后,癌症死亡率不断下降;我国开展三法后,癌症死亡率不断上升。所可怪者,我国之崇拜西方,相信“科学”者,似迄今此而不知,依然故我!继续在恐吓病人、挥舞着两刀,这是信息不灵、拘于所学?还又是钱字在作怪?这我不猜。但如所周知:癌症病人有的很快吓死了;吓破了胆而尚未马上死的呢?为活命、为治病,竭尽家财,在所不惜,于是《广州日报》2006年9月27日报导的这一幕出现了:“癌症治疗费用昂贵,少则10万元,多则上百万元。因此癌症患者一直是各大医院争相夺取的‘肥肉’,甚至医院内部各科室也在展开癌症病人的争斗,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挣钱。”据说山东有先进的质子刀,医生如介绍病人去那里做手术,回扣是2万,这比介绍人去放心脏支架回扣只有20%,高多了。医院本是治病救人的地方,可赵公明元帅一插手,又暗潮汹涌、浊浪滔天了。虽说人各有种,医院里各式各样的人都有,有良知者肯定也不乏,但求医民众对此不可不防。

    错误认识成为常识这事非常可怕。目前许多癌症病人和恐癌者,如飞蛾扑火,有时拦都拦不住。在拙文“中医药法颁布感言”中我谈到过一个因发现颌下有结节去问医生的人,医生说:“没事,就怕变”。结果病人竟接二连三去杭州做了化疗(杭州也有一专家说像他这种情况不用做),我再三劝说、解释都没用。我曾感慨地对人谈及此事,可听者说:“癌症在可疑时就做化疗有什么错,等确诊了,化疗放疗再做还来得及吗?到杭州、上海去找最有名的专家也没用了。”在目前这种形势下产生了棺材店老板心里的医生,遇到癌症病人,明知自己治不了,认为没法治,但都抢着治,故“怕变”竟也成了恐吓之常法。现这靠少数人的呼吁,有如在船底里着力,已很难起作用了,在目前这样的情况下,一些人还对党的中医政策阳奉阴违,上下其手,卡限中医。有人看了《中医药法》,反而对振兴中医感到了悲观和失望。这是否是如人所说的“二头热,中间梗”导致的结果呢?但我总认为,莫怕路上荆棘多,病树前头万木春,中医药作为我国传统优秀文化的亮点,其前景肯定是美好的。但这只是对己之事业的自信,对病人来说,我今想提醒的是:像结节、息肉、囊肿、乳房小叶增生、子宫肌瘤、萎缩性胃炎等病之所以常动不动就做手术,大都是先用“怕变”吓人才得以实施的;住院病人不想用激素或想请中医会诊时,“你字签下来”!现有这规定了呢?还是恐吓呢?要叫人终身吃拉米呋啶时,医生常关照:“吃吃停停会诱发肝癌”。至于像慢性肾小球肾炎、红斑狼疮、类风湿、痛风等许多西医没法治,但也用激素等药在治的人,竟十有八九还都从专家医生那里听到了“大实话”:“这病治不好。”激素时大时小又长用,这对病人好不好?用伪治疗应付病人的同时,既说“治不好”,又反反复复叫病人做各种损伤性检查,这是为什么?诸此之类,我感慨良多,但文已冗长,且恐跑题,自知漫谈空泛,故即此带住,兴来时再说。我欢迎批评(造病是市场医学赚钱的第二大诀窍,这我已另撰“学寿养老防陷阱,体检黑幕大揭秘”一文,如有愿为之提供披露拙见平台者,索之即发)。

    注①、此文已在365医学网、燕赵中医网等网站上网,《绍兴中医药》、《上海中医药报》也已连载刊登。漫谈市场医学赚钱的第一大诀窍—恐吓(二) ②、HIV是艾滋病病原说被推翻后,我们应该知道:许多艾滋病病人,只是所谓的艾滋病病人,这些“病人”,如无虚劳体征,中医认为连虚劳都算不上,如无不适症状,就连病人都算不上。连病人都算不上,连虚劳都算不上的这些人由中医治,“疗效奇佳”,殊不足怪。怪就怪在这批病人都被空穴来风般地说成了不治之症。错误判断十恐吓十伪治疗,已使很多人倾家荡产、把许多人送上了断头路而冤死,但药业集团从中赚到了大钱,“天使”也有意无意地变成了恶魔,HIV是否真与某种病有关?其存在之时有时无时隐时显是否处在不断变化的动态中?甚至到底有没有?西医对此一无所知就捕风捉影、制造恐吓。伪科学这是顶该自己戴的帽子。可一些人偏硬要往中医头上扣,看来赵公明真是天下第一大恶魔!可不少人,家里还都供着呢! (钟生)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近期,出现了学校学生肺结核疾病成批感染的现象。估计也是慢性长期学习疲劳症造成的。
    2017/11/21 15:07:09
  • 现在,在学校有艾滋病发现越来越多,有的学生{同性}得了此病,也可以说是慢性长期学习疲劳症的集体出现。
    2017/11/20 19:31:0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学教师,中医世家,攻读中医经典十多年,私淑当代中医泰斗经方大家胡希恕、最顶尖中医治癌大家孙秉严和李可大师,活人众多,擅长治未病调理身体、治疑难杂症绝症。行医带徒,为培养能用中医思维治病救人的真正中医,2012年创办深圳梧桐山中医学堂,招收少年中医学徒和成年中医学徒。电话及微信:15014193672,微信公众号:深圳梧桐山国医私塾教育(zhongyixt)。

扫描可关注梧桐山中医学堂公众号!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