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经济学须以“我”填补利益逻辑“所有者缺位”
2017-09-15
字号:
    ——《何谓交易?何谓交易费用?何谓“科斯定理”》(下)

    【内容提要】世界上其实没有“人”,只有一个个的“我”,“人”是一个个的“我”构成。尽管“我”也只是人性自利的代号,但从“我”出发与从人性自利出发是两码事,从“我”出发包括人性自利的含义,但从人性自利出发只是一种理论抽象,不像“我”同时构成人性自利的具体承载者。一旦回归“我”,一切都豁然开朗。“我”必须克服“我是什么”与“别人认为我是什么”之间的歧异或者说摩擦,通过别人的认同完成自己的价值度量,这就是交易——超越循环自证之谓,也正是为何交易需要费用,它是克服人际摩擦而产生的成本。与其称科斯定理为“科斯产权定理”,不如称科斯定理为“科斯整体均衡定理”。因为科斯定理面对的问题是“外部性”,强调的结果是外部性的内部化,达到整体均衡。让经济学回归“我”,一切从“我”出发来观察和思考,填补利益逻辑“所有者缺位”。这不仅是西方主流经济学唯一的拯救之路,更是中国经济学派“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的康庄大道。

    (续中篇)

    科斯的遗憾:与“我”失之交臂

    科斯之所以没有真正回答什么是交易及交易为什么会有成本的问题,主要原因可归结为两点:一是整个西方主流经济学还远不够深入,蜻蜓点水。这一点在相当程度上是自然的,虽然也有经济学哲学的层面,而且经济学就是起源于伦理学,新兴的制度经济学更是表现出深入基本面的努力,但总体上,西方主流经济学还是停留在浅层。二是西方主流经济学从来没有真正从“我”出发来观察和思考,“所有者缺位”。尽管推崇人性自利甚至标榜个人主义,乃至高谈阔论产权清晰,西方主流经济学看上去是一整套起始于人性自利的系统学问,但实际上,这一切都是空的,原因就在于西方主流经济学一开始就没有从“我”出发。尽管“我”也只是人性自利的代号,但从“我”出发与从人性自利出发是两码事,从“我”出发包括人性自利的含义,但从人性自利出发只是一种理论抽象,没有具体的承载者,事实上构成“所有者缺位”,不像“我”同时还构成人性自利的承载者。世界上其实没有“人”,只有一个个的“我”,“人”是一个个“我”构成的!讲“我”,自然有了“人”;只讲“人”,不讲“我”,是不可能真正把“人”讲清楚的。

    第一点可能是科斯不得不陷入的无奈现实,尽管交易费用的概念也被认为有“范式”革命的性质,但实质上,所谓“交易费用经济学”只是西方主流经济学的补充,科斯本人似乎也没有升华或超越既有经济学的雄心。但就第二点而言,科斯确实是失之交臂,认为经济学要回归“真实世界”的他完全应该发现“我”,也完全能够抓住“我”。道理很简单,是谁在盘算交易费用呢?正是“我”!拿电脑整装机来说,在这里买硬盘,讨一番价;在那里买主板,还一番价,别说磨嘴皮的功夫与耐性了,“我”哪有这时间和精力?要是市场上有现成的整装机,多好啊!“我”何不专门为市场供应整装机呢?一个电脑整装企业就这样诞生了——这才是真实世界的经济学!高谈经济学要回归“真实世界”,却与真实的“我”失之交臂,不能不说是科斯的遗憾。

    “我”是产权清晰的最终承载者

    尤其遗憾的是,科斯还被认为现代产权理论的创始人,这表现在他的第二大理论贡献上,即1960年在《社会成本问题》中探讨的权利主体通过交易消除“外部性”的思想,后被198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乔治·斯蒂格勒概括为“科斯定理”,即所谓“在完全竞争条件下,私人成本等于社会成本”。科斯定理常常被演绎为两个定理:如果交易成本为零,产权的清晰界定是资源最优配置的充分必要条件,这是所谓“科斯第一定理”;在交易费用为正的情况下,合法权利的初始界定会对经济制度的运行效率产生影响,只有当产权调整后的产值增长大于产权调整付出的成本时,产权的调整才会进行,这是所谓“科斯第二定理”。

    这里且不详评科斯定理,作为现代产权理论的创始人,科斯原本应该发现“我”,也原本应该抓住“我”,可他再一次与“我”失之交臂。何谓产权清晰?或者说,什么是“所有者缺位”?主流经济学认为,国有经济问题的症结在于产权不清,“全民所有”实际上是“产权虚置”;另有学者认为,国有企业是“全民所有”,产权清晰,不存在法理上的“所有者缺位”,关键是如何避免经营者擅权导致事实上的“所有者缺位”。两派意见都不否认存在所有者的问题,分歧在于所有者的含义。那什么才是“所有者”呢?一句索马里格言可能揭示了答案:“我和索马里反对这个世界;我和我的部落反对索马里;我和我的家族反对我的部落;我和我的兄弟反对我的家族;我反对我的兄弟。”意思是说,在博弈方存在的情况下,“我”和别人的组合即“我们”乃至“全民”甚至“人类”都是可能的,而且自然不过;但从最终意义上,唯有“我”才构成真正的所有者,因为“我们”是可以再分解的,只有“我”不可再分解。相应地,所谓“‘我们’的”,都构成产权不清;唯有“‘我’的”,才是产权清晰。遗憾的是,强调产权界定的科斯没有发现“我”才构成真正的所有者,也没能抓住作为产权清晰最终承载者的“我”。

    与“我”失之交臂,导致利益逻辑“所有者缺位”,堪称整个西方主流经济学的最大遗憾。为解释市场秩序的形成及演进,197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里德里克·哈耶克从自然科学中支用了一个概念,叫“Spontaneous Order”,被认为哈耶克思想的核心概念,198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詹姆斯·布坎南的赞扬不遗余力:Spontaneous Order构成经济学的唯一原则。中文译名比较多,或译“自我生成的秩序”,或译“自我组织的秩序”,或译“人类合作的扩张秩序”,或译“自生自发秩序”。不管怎么译,Spontaneous Order都少不了“自”即主体“我”。可哪一位经济学家真正从“我”出发论证人类行为演进及市场秩序了?高谈自发秩序的哈耶克没有,大讲产权界定的科斯同样没有。

    经济学必须回归“我”

    一旦回归“我”,从“我”出发来观察和思考,整个经济学都简单了,一切混乱都能够在产权清晰下得到澄清,所有概念都能够在自生自发中得到定义。前边已梳理并定义了交易及交易费用,这里再简单回应一下科斯定理。科斯定理究竟揭示了什么?首先要肯定一点,科斯定理面对的问题是“外部性”,它是从解决外部性问题来的,属于解决外部性问题的方案。如果没有外部性问题,就不会有科斯撰写《社会成本问题》的文章,也就不会有科斯定理。一般层面来理解,科斯定理的意思就是,在清晰的产权界定下,任一方行为的外部性都可以通过交易内部化,实现资源的最优配置,不需要额外的司法干预,也不需要额外的政府管制,自动达到私人成本等于社会成本的境地。

    实质上,科斯定理所涉的也就是均衡问题,不过是非均衡在这里被表述为外部性问题,如此而已。更抽象一点讲,在个体权利得到界定和保障的条件下,个体与个体之间即便存在外部性问题,但经过一定的自由交易,整体均衡也是能够实现的,不需要另外的第三方干预或管制。再上升一点讲,在“我”和别人的博弈中,只要博弈是非暴力的,即便“我是什么”与“别人认为我是什么”之间存在歧异——“外部性”即属于歧异的表现——经过一定的自由交易,双方合同也是可以实现的,不需要第三方的干预或管制。

    科斯定理一般也被称为“科斯产权定理”,这并不算错,因为科斯定理的确强调权利界定。但与其称科斯定理为“科斯产权定理”,不如称科斯定理为“科斯整体均衡定理”。因为科斯定理面对的问题是外部性,强调的结果是外部性的内部化,达到整体均衡,它实际上郑重提醒了:在“我”之外存在“我”和别人的共同体,个体之外存在整体,自由竞争虽然从个体出发,但整体均衡才是自由竞争的目的!原本,这正是交易的目的,克服“我是什么”与“别人认为我是什么”的歧异,达致“我是什么”与“别人认为我是什么”的合同。

    科斯强调经济学要回归和面对“真实世界”,为什么就不从回归和面对人性的真实——“我”开始呢?让经济学回归“我”,一切从“我”出发来观察和思考,填补利益逻辑的“所有者缺位”。这不仅是对罗纳德·科斯先生的最好纪念,而且是西方主流经济学唯一的拯救之路,更是中国经济学派“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的康庄大道!(本文为2013年中国制度经济学年会主题发言论文《何谓交易?何谓交易费用?何谓“科斯定理”》之下篇,文章终)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与其称科斯定理为“科斯产权定理”,不如称科斯定理为“科斯整体均衡定理”。因为科斯定理面对的问题是外部性,强调的结果是外部性的内部化,达到整体均衡,它实际上郑重提醒了:在“我”之外存在“我”和别人的共同体,个体之外存在整体,自由竞争虽然从个体出发,但整体均衡才是自由竞争的目的!原本,这正是交易的目的,克服“我是什么”与“别人认为我是什么”的歧异,达致“我是什么”与“别人认为我是什么”的合同。
    ——也就是说,自由竞争虽然从“我”的个体出发,但是因为在“我”之外存在“我”和别人的共同体,个体之外存在整体,只有“我”获得这个整体的注目礼,从而实现整体均衡,“我”的利益也才顺利和最大化的实现。欧阳先生的注目礼理论关于社会层面,例如生产与消费、效率与公平的关系,是着落在这里吗?
    2017/9/15 10:37:5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天下事尽在“我”的注目礼争夺中!

微信公众号:注目礼学说(zhumulixueshuo)

E-mail:ouyangjunshan@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