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老子识人有好恶
2017-08-30
字号:
    老子是神,是中华大地上的“元神”。神的思想是超脱于世间的,但神的思想却又是入世的。因为,只有入世才能被人认可、崇仰和膜拜。所以,神的思想通过指导人的各种行为,使那些能够接受,并能够神化的人在行为和思想上产生飞跃,成为“高人”,也就是成为神喜欢的人。

    有些人“学神”(研究或信仰),总把神举得高高的,说得玄玄的,好像只有让神离的人远远的,望尘莫及,那才是神。而也以此证明,自己学神的学问就越大、越深。殊不知,神就在世人身边,和世人无时无刻的活跃在共同的环境里。而且,神还以好恶识别世人的善与不善。老子,就是如此。

    老子说过,善与不善的人都是有用的人,不能以人的不善而把它舍弃。“善人者不善人之师,不善人者善人之资”,善人是恶人的老师,恶人是善人的镜子,只不过善与不善在世间的作用不同而已。老子也是以此来用好恶分辨世人的。

    老子喜欢那些知足常乐,能正确认识自己,“知富者足”,顺应天道“功成身退”的人。老子常说:“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老子还喜欢谦和虚心,甘做沟溪,愿为深谷,能知自我,不居功自傲,虽然博学通达,却不自矜的人,“明白四达,能无为乎”。老子称赞这种人是玄德之人,“生之,畜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当一个人能够认识了真正的“我”,有勇于克服自己的缺点,和善于改正自己的缺点,并且不羞于别人的指责甚或攻击,才能成为真正的“自胜者强”的强者。老子最钦佩的人是不为天下所有东西所动的人,而这样的人也必然是世人所尊重的人。正如老子所言:“不可得而亲,不可得而疏,不可得而利,不可得而害,不可得而贵,不可得而贱,故为天下贵。”

    让老子厌恶的不善之人,大多是一些时利小人。小人们“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为了欲望和面子,净做一些不该做或力不从心的事,这样的人在世间为数不少。小人们好大喜功,急功近利,难道不知道老子告诫的“跻者不立,跨者不行”“飘风不终朝,暴雨不终日。孰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于人乎”。尽管天地都这样,而世间还是有好多看似理由充足、傲慢自负、总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的显摆小人去这么干,能行吗?真正有智慧、有知识,心胸阔如天地的人是不会这样做的。只有那些自以为是,实际上却是无知无智的时利者才这样。“知者不言,言者不知”正是这个道理。那些自吹自擂、自鸣得意的人,无论如何都是世间的俗物。

    总之,老子所倡导一切顺应自然的人,才是被世间所尊重的人。只有如此,才能悟到“道”的真谛,才能达到“道”的境界。“贵食母”这三个字的核心,就是告诉人要回到大自然的怀抱中去。对于这一点,世俗之人多不能理解和接受,更谈不上“化”了。老子,最反感的就是那些说起人生就夸夸其谈,却总是有客观理由飘忽不定,怨天怨地,一会这样又一会那样,即便是受尽人生挫折却又不能领悟人生之“道”的人。

    唉!本以为“圣人常善救人,故无弃人”是善恶不分的人人平等。现在才真正明白,原来是:“善人者不善人之师,不善人者善人之资”啊。老子,也是以好恶识人的。(写于2017年8月29日)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道不同不相为谋。
    2019/1/14 19:09:37
  • 闲暇时,温故而知新:“善人者不善人之师,不善人者善人之资”既是休息,也有收获。重温博主的博文似乎都是初次!
    2019/1/14 16:58:43
  • 46楼;老兄你操的心太多了,军国大事不是草根百姓应该关心的,也关心不了。还是一心一意地;做你的人生真理方面的学问吧。祝福你成功。雄辩天下。
    2017/9/7 20:54:08
  • 57楼汽水设计先生好;你在草根评论学习了什么?领会了什么?人生的追求目标是什么?请不要生气。不过草根评论特好玩的;我喜欢,喜欢交草根评论中的网友。他们都比较有智慧。
    2017/9/7 20:47:10
  • 学习领悟,人生的追求目标
    2017/9/6 19:56:19
  • 谢谢八楼朱树先生是鼓励;我一定不负自己与众博友的支持与厚望。我也无心与人比高低。只是相互探求人生真谛。谢谢你的鼓励与祝福。
    2017/9/1 20:31:16
  • 风行九天好:

    当今常见有钱有权的人花巨资“请”个“金身”,烧炷巨香,就算圆了“功德”,就会得到佛的护佑。导游小姐这么说,佛寺僧众也这么说。香火旺处,此声起伏。难道佛全然不顾善恶,也不问钱财来路,只要“投资”,就全力护佑?于是,笔者“糊涂”了,难道释迦佛祖顿悟的就是以钱权了事?那么,贫苦大众怎么办?


    慈眉憨笑坐南山,鹅眼光光照悦颜。
    香路萦纡牵信众,菩提顿悟就当前?

    ——《问佛》摘自朱树松《鹤轩诗草》
    2017/9/1 20:03:03
  • 欢迎、谢谢和祝福 47楼 桃李不言。终于在这里又相见了,真是缘分。
    2017/9/1 19:49:43
  • 各位如果想创业的话,搞个寺庙经营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这也不影响大家的生活,照样可以喝酒吃肉、当官发财、交女朋友,甚至娶妻生子、养小三。你看那些主持的派头、说话的口气,不就是一个个大老板吗?最逗的是,在中国各种神仙都被货币化了,神仙变成了产品,成为某些人赚钱的机器。如果释迦牟尼自己要被上市,变成股票,会不会后悔千辛万苦搞这么个东西出来。

        有件事我一直想不通,既然一脑门子发财的思想,你还出家干什么?看着那些顶着各种官帽子、一门心思升官发财的东西,你不觉着很好玩吗?我实在想不明白,对着那些被他们货币化、用来买钱的神仙,他们心里没有丝毫的畏惧之心吗?当神仙都变成人民币、美元的时候,你对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准还能有什么指望吗?而在这个过程中,所谓的知识精英,事实上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需要说明的是,以上种种绝不是中国知识界的全部,我已说过,除了这些活宝伪精英,知识界也有很多踏踏实实干活的人,他们是中国的希望。等中国的老百姓厌倦了活宝们的表演,他们的道德才华终将绽放出来,那将是中国知识界另一个光辉的时代。萧伯纳说:“我希望世界在我去世的时候要比我出生的时候更美好。”对于中国的知识界,我也抱着与萧伯纳先生类似的期待,也充满信心,毕竟我还年轻,有的是时间。
    2017/9/1 14:48:35
  • 伪知识界与知识精英的货币化。在《斯文扫地》里,我写了这么一段话:当小人是生意,做君子也是生意;革命是生意,反革命也是生意;骂人是生意,被骂也是生意;标榜爱国是生意,做汉奸也是生意;衣冠楚楚是生意,袒胸露乳其实也是生意;做小鬼是生意,当钟馗也是生意。

      总之,一切都是生意,说得文明点,就是一切都被货币化,包括文化、学术、我们的良心都变成了人民币或美元。文化也好,学术也罢,不管嘴上说得多么冠冕堂皇,其实都是为了钱。跟失足妇女一样,我们也是出来卖,只是卖的东西有所不同而已。儒家讲“君子固穷”、“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这些玩意都过时了。职业操守和知识分子的尊严在物质欲望前溃不成军,大家集体向孔方兄投降。当知识分子放弃精神追求,而选择以满足物质欲望为己任的时候,实际上真正的知识界也就轰然垮塌,只留下一个伪知识界来支撑门面。

      有件事我觉着特别好玩,就是易中天先生在各种场合,动不动就讲自己“站着把钱挣了”。就算他确实站着把钱挣了,有必要反复向全国人民强调这个吗?如果我可以全国人民的话,我想劝易先生一句,我们都知道你站着挣了,以后别再叨叨这件事行吗?只有曾经穷疯了的人,才整天显摆这种东西。话说回来,跟很多伪知识精英相比,易中天这样做,起码还比较真实。很多人明明站着、跪着、躺着把钱挣了,还标榜自己视金钱如粪土,装得挺像正人君子。我并不反对知识分子发财致富,知识分子就应该过得体面些,但我觉着衡量一个知识分子价值的标准,不应该是站着或躺着挣了多少钱。为什么现在连煤老板都看不起我们,原因无他,跟人家拼谁站着或跪着挣的钱多,人家能看得起我们吗?如果把文化、学术、良心、尊严都货币化了,钱成为衡量一切的标准,谁还愿意在象牙塔里,坐在冷板凳上做学问呢。

      最为可悲的是,就连宗教信仰也呈现出货币化的倾向。在《斯文扫地》里,我把他总结为主持老板化、和尚白领化、寺庙企业化、神仙货币化。其实就是一个字,钱。也许只有在中国,寺庙可以出租、搞各种公司、甚至搞连锁,完全变成经营机构。
    2017/9/1 14:46:13
  • 现在的伪知识界,在很多方面,都借鉴了民间社会一些帮派的弄法,呈现出帮派化的倾向。大家发现没有,为什么现在的文化思想界这么热闹,就是出现了很多圈子,类似旧社会的帮派,党同伐异,斗得你死我活。凡是不论是非,只要是自己一伙的,就极尽吹捧之能事,各种肉麻的大帽子往上堆,能想到的形容词一个也不放过,丝毫不考虑别人屁股的承受能力。给大家举个例子,易中天先生出了个全集,把那些说书的东西编到一块,青年领袖韩寒说,易中天真能憋,以他的成就,到现在才出全集!其实韩老师忙着玩赛车,没有好好读书,比易中天还能憋的人多的是,比如钱钟书先生,到死都不愿出文集。既然韩寒先生拍得这么起劲,易教授自然也要拍回去。为何,大家都是一伙的嘛。对于不是自己一伙的,就另当别论了,不但口诛笔伐,而且动不动要操别人的妈,甚至动手打人,满嘴脏话,不共戴天。这种不论是非,党同伐异,斗得你死我活的玩法,不就是过去的黑帮吗?有人说现在中国的文化界严重分裂,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各自的利益,不讲是非。

        在学术教育界,更是这样,出现了各种小圈子,为首的说文明点就是学霸,头上顶个官帽子,门生故旧控制着各个关键岗位,各种公共资源和学术资源一把抓,俨然是某个专业某个行业的地头蛇,南霸天。你想在这个学术领域发展,对不起,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拜学霸的码头,加入我们的团伙,否则你别想拿到任何资源。就算你有点成就,我们也会群起而攻之,把你消灭掉。这些学霸和团伙控制着大量的经费和项目,号令天下,跟民间社会的帮派有什么两样。很多很优秀的学者,包括在国外取得了巨大成就的学者,为什么在国内就玩不转,没人待见呢,原因很简单,你没拜码头,你不是我们一伙的,想在我们的锅里分一杯羹,没门。

      类似的例子太多了,特别是北大清华这些重点大学,这种现象有没有,我想每个人都心知肚明。我怕说出来以后没法混,就只好到此为止了。如果不打破这种帮派化的学术圈子,合理的分配资源,我对中国学术发展没任何信心。
    2017/9/1 14:44:35
  • 二是雇人写作,然后署上自己的大名,俨然是某某行业的专家和权威。被雇佣的人良莠不齐,水平总是有限,其作品价值可知。很多人不学无术,却著述等身,都是得宜于剽客的作为。

      三是找个题目,连哄带骗从国家弄到银子,指挥学生和门人干活,以第一作者自居。象牙塔里的学术带头人,不少就是这样的货色。其行状有点像电影里的黑社会老大。学生和门人不干也不行啊,除非他不想毕业了。

        四是充分发挥新传播技术的功能,七拉八凑,动不动就搞出所谓煌煌巨著。文老师就是这样的模范。以前编一套辞书或大典,得集合成千上百顶级的知识分子干上好多年,现在洋洋千万字的作品,有几个高中生、几台电脑,几个月就搞定了。编辑《四库全书》差不多用了十年功夫,倘若国家级大才子纪晓岚先生地下有知,是不是羞愧地再死上一次。跟文大师比,纪晓岚先生也太没才、效率太低了吧。

      苏轼说:“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向来以剽窃别人为最大耻辱。可为什么当下的中国会突然涌现出如此多的剽客?原因无他,大家都不愿坐冷板凳,不学无术,不做剽客又能如何。再说大家都很忙,没时间料理学问,但为了升官发财、装点门面,又需要学术作品做装饰品、当台阶,剽客横行也就在所难免了。虽然做剽客多少要承担道德的压力,可跟名利地位相比,这点压力又算得了什么!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何况当剽客可以换来颜如玉和黄金屋,何乐而不为呢。

      伪知识精英的帮派化。欧阳修是宋代的大学问家,个人以为,在所为的唐宋八大家里,他的文章当拜第一,他写过一篇很有名的文章,叫《朋党论》,大意是君子结为朋党,是社稷之福。如果欧阳修活到今天,看着正人君子结帮拉派,不知道他还有没有兴趣写一篇《帮派论》。
    2017/9/1 14:43:2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1年生,山东省文联退休干部;著名诗词家、书法家、易学家。出版诗、书、文、易集《鹤轩诗草》《闲言碎语》《风雨十年知青路》《朱树松预言精选》《选楼居家28法》《秘诀集注》《朱树松诗书鉴赏》《即将醒睡的雄狮》《生日乾坤》《剃头与地球》等著作21部。如有转载,敬请注明作者姓名及文章出处,并告知作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