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大掌柜的刀,鹌鹑哥的斗鹌鹑
2017-08-05
字号:
    黑龙江 牡丹江 牡丹峰

    今日多云,阳光下的牡丹峰国家森林国家公园绿树葱葱,溪水淙淙。过了一线天,就可以看到前面的一座山峰的山腰处,从茂密的栎树林里伸出的一角飞檐。

    “看,就是那。”鹌鹑哥带着一个伙伴一路跋涉,正是要去那个地方。其实在牡丹江,二十九度的气温并不算炎热,行走在这山林之中,甚至都会感到丝丝寒意。但鹌鹑哥在奔波生活之余,也喜欢给自己放个假,享受一下人生。特别是这些天来,由于温度颇高,夜市的生意特别火爆,鹌鹑哥的炸鹌鹑生意更是红红火火。连着累了半个月的鹌鹑哥决定为自己休假两天,去牡丹峰上一个哥们那里喝杯酒,聊聊人生。

    所以,鹌鹑哥要去的地方并不是那座寺庙,而是寺庙边上的一座民宅。

    一座四合院简简单单的坐落在山林之中,鹌鹑哥并没有敲门,直接就走了进去。一进四合院,你会发现这座外表简单的四合院其实并不简单,最起码,这个院子里挂着的上百个鸟笼会让初次进门的人大吃一惊和大开眼界。当然鸟笼里全部是清一色的鹌鹑。

    当然,这鹌鹑绝不是鹌鹑哥用来油炸的鹌鹑,而是些羽毛油润,坚爪利喙的雄鹌鹑,很显然,这些鹌鹑都是用来斗架的。

    四合院的主人老罗一副世外修真的模样,对襟短打扮显得干净利落,可是摆在树桩上的一套青花瓷茶具以及茶具里袅袅升起的茶香却又让他显得逍遥自如,与世无争。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人,所以也就毫不奇怪的和鹌鹑哥这位市井走卒成了好朋友。

    随行的朋友显得有些局促,鹌鹑哥并没有给予介绍,而是挥挥手让他随意,自顾自的走到树桩前,坐下,看着老罗也不吱声,端起一杯茶,一饮而尽。

    “听说你当下在牡丹江可成了一个小小的名角?”老罗也不寒暄,笑看着鹌鹑哥。

    “这你都知道?”鹌鹑哥也笑了,自己在牡丹江的夜市里,喜欢侃大山,分析一些国际形势,抨击一些网络卖国行为,颇受食客们的欢迎,这在鹌鹑哥看来,既招揽了生意,又宣传了正能量,自己感觉也颇为得意。没想到,隐居深山的老罗都知道了,这令鹌鹑哥更加得意。得意之余,不免就有些故作矜持。

    “哈,我当然知道,既然鹌鹑哥已经成了名家,那么今天我倒要好好请教。”老罗看到鹌鹑哥故作矜持的样子,也故作严肃的说到。

    “这……”鹌鹑哥有些失色,自己三刀两斧的本事,大多是从老罗这里学去的,这老罗不会是在损自己吧。但一想,毕竟自己在市里也算是消息灵通,老罗这里没有电视,没有报纸,更没有wifi ,想来也是闭塞,说不定是真的请教自己呢。于是赶忙回答

    “你就别损我了,有什么事咱们相互讨论,不是很好吗?”鹌鹑哥的这番回答,其实已经暴露出他的自矜之心。放在往日的话,他一定会极力推辞,申明自己的学生身份。但今日的鹌鹑哥,一来颇受食客追捧,而来腰里的银子也多了许多,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表态。

    “你对当前的中国周边怎么看?”老罗问

    “哈,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个,当前的形势一片大好啊,首先东盟今年的部长会议马上就要在菲律冰举行,《南海行为准则》这次一定会全票通过,东南亚这边基本上算是稳定了,而日本这两天因为自民党内部纷争,民调下滑,估计日本的修宪之路也会暂停下来,现在的就剩下印度这个龟孙子还在闹事,不过据说他们最近经济出了大问题,那个什么经理人指数下滑得厉害,估计莫迪快要挺不住了,而且很显然,我们马上就会动手把他们拿下,如此一来,一带一路的周边建设就要走上正轨了。只是我觉得这件事太不过瘾,对于日本、印度这样的国家总是要姿态再强硬一点为好,打他们一个鬼哭狼嚎才是正理,要不然,还是显得我们柔弱了一些。特别是印度这个不知进退的家伙,我们早就该动手了。你是不知道啊,这两个月来,为了印度这件事,我在鹌鹑店可是被喷了无数次,心里也是很憋屈的,有时候,恨不得自己抄家伙上去,打个印度有这么费劲吗?”鹌鹑哥说着说着,不由得就暴露出自己所受的委屈。似乎当下政府不打印度都有些对不起他。但鹌鹑哥守住了一个底线,那就是不谈半岛问题,他知道,在老罗这里,谈半岛那无疑是班门弄斧,这个老罗,可是一个资深的半岛专家,甚至他隐居牡丹峰,都和半岛有着很深的渊源。

    “哦,喊打的人很多吗?”老罗漫不经心的摆弄着面前的茶具,问了一句。

    “是啊是啊,都觉得我们还是太软弱了,应该把印度赶出去,我们又不是不具备这样的战斗力,你看那个大阅兵,多厉害啊,但光说不练假把式,只有真的打一顿,周边才会服软啊,我自己也是这个想法呢,时至今日,中国再也不必做忍者神龟了,外交示强固然可喜,但军事示强才是王道啊。只有真正的亮出宝剑,砍上几刀,以后周边这些想要捣乱的国家才不至于斜眼看我们。”鹌鹑哥愈发觉得自己说得很有道理。

    “鹌鹑哥,你看这个怎样?”这时候,鹌鹑哥带来的那位朋友拎着一个鸟笼子走了过来,原来他是来买斗鹌鹑的,老罗隐居在此,也正是靠此为生。鹌鹑哥一看朋友手里的鸟笼子,只见里面的鹌鹑眉张目怒,爪扬喙突,果真是一个雄武善战的好鹌鹑,不由得大赞

    “不错,不错,你的眼光真的不错。”被夸奖的朋友也是非常高兴,觉得这次自己是捡到一个宝。可是奇怪的是老罗正眼都没有瞧上一次,淡淡的说

    “果然不错,但不是最好。既然是鹌鹑哥带来的朋友,当然要给你一个最好的。”说罢,站起身来,走到院子里,很熟悉的摘下来一个鸟笼,然后走过来把鸟笼轻轻的放到大树桩上。不过笼子里的那只鹌鹑看上去虽然体型健硕,毛光羽亮,但却很是温和的样子,不太像是一只善斗的鹌鹑。

    “这……罗老哥,你不是在忽悠我吧,就这样的鹌鹑,你让我拿去斗?开玩笑吧,你要知道,我这鹌鹑拿出去斗可都是有彩头的,到您这儿来,就是想弄个厉害的,您的这只鹌鹑要是给鹌鹑哥油炸了,一定很好吃,也一定很好卖,可是要是拿去博彩头,可能有点开玩笑了。”鹌鹑哥的朋友有些不高兴,他甚至会怀疑是因为老罗舍不得自己最威猛的鹌鹑,所以才弄这么一出来忽悠他。

    老罗笑了笑,说到

    “你手里的那只呢,叫做美霸,看上去很威猛,的确也很厉害,在这个院子里,应该再没有对手了。而我手里的这个呢,叫做中王,很平和的样子,但却是这个院子里的王,不信的话,我们来试试。”说罢,老罗把鹌鹑哥两位带进了用来斗鹌鹑的一件屋子。并同时拎来好几只看上去很不错的雄鹌鹑。

    “来,我们试试。”说罢,老罗先把那个美霸放进场,只见美霸一进场子立刻斗志昂扬,刨爪抖羽,一副渴望战斗的样子。接着老罗又放进去一只普通的鹌鹑,只见那个鹌鹑一进场子,却看都不敢看那个美霸,立刻伏下身子,直接认输了。老罗一连放进去几只,都是如此,偶尔一两只敢于迎战的,也立刻倒在了美霸的爪下,美霸之名,果不虚传。看得鹌鹑哥和那个朋友眉飞色舞,哈哈大笑,都在为自己的眼光高明而自豪。老罗还是接着笑,不说话。把美霸移出场子,再把中王放了进去。

    这时候,那些原本看着美霸立刻抖成一团的鹌鹑似乎来劲了,虽然中王看上去也是体壮爪利,可是却并不张扬,反而独自在场子的一角慢慢踱步,似乎在寻找食物而毫无斗志。那些本来就是作为斗架培养的雄鹌鹑当然都不是善茬,第一只鹌鹑开始寻机攻击,三啄两抓之后,发现那个中王毫无反击之意,甚至还在向边角躲闪,于是那只鹌鹑更加来劲,飞扑上去开始猛啄,鹌鹑哥在一旁大呼加油,中王却不为所动,依旧闪避。只看得鹌鹑哥捶胸顿足,大呼可惜。就在这时,中王忽然怒目一睁,羽毛一展,猛然跃起,双爪直接抓向那只鹌鹑的头部,一喙啄下,场子立刻安静下来,那只鹌鹑居然不堪中王一击,就此倒地毙命。鹌鹑哥和那个朋友只看得目瞪口呆,接下来的几只鹌鹑全部如此,先是挑衅,接着不堪一击,就此毙命。

    “可是,我觉得还是美霸厉害,中王这种打法毫无霸气,你看美霸,往那里一站,立刻四海晏服,太霸气了,我喜欢,你这个中王虽然厉害,但我不喜欢。”鹌鹑哥的那位朋友做出了自己的决定。鹌鹑哥觉得朋友的选择很不错,但又担心老罗心里不痛快,于是他想出了一个好主意。

    “要不我们让美霸和中王来一次决战?谁赢了,你要谁?”

    “不可能,我之所以拿院中的普通鹌鹑来做实验,就是因为美霸和中王是我的镇院之宝,你们拿走美霸,我可以用中王在培养出一只美霸,你们拿走中王,我可以利用美霸再培养出一只中王,二者我必留其一,如果它们俩一战,必然玉石俱焚同归于尽,那么我这个院子也就存在不下去了。所以,你们只能选择一个。”

    “我选择美霸。”那位朋友毫不迟疑。说罢,立刻要拎起鸟笼走路,生怕老罗反悔。但老罗只是笑了笑,挥挥手示意他可以拿走。那位朋友立刻转身离去,甚至都没有和鹌鹑哥打招呼。鹌鹑哥被弄得一脸黑线。

    “他会后悔的。”老罗看着那位朋友急匆匆转过院门的背影说。

    “为什么,要是我,也会选择美霸的,太厉害了,我觉得中王要是真的和它打的话,绝对不是对手。既然你这里头等鹌鹑的价格都一样,我为何不选择最厉害的那个呢?”鹌鹑哥振振有词。

    “我问你,你这位朋友拿了这个鹌鹑准备做啥?”老罗问

    “嗨,你不是明知故问吗?当然是去斗鹌鹑博彩头的啊,如今这些玩意儿,黑市里赚钱得要命的,有了你这个美霸,我估计他这次会赚的盆满钵满的。”鹌鹑哥自己不干这些事儿,但也不妨碍他喜欢围观,顺便也帮老罗牵线一些客户。

    “这就对了,他既然为了赚钱,那么把美霸拿去又怎么能够赚到钱呢?”老罗再次问

    “这……”鹌鹑哥一阵沉吟,脑子猛然转过弯来,明白了。美霸既然那么厉害,那么张扬,一旦下场,几乎就没有鹌鹑愿意和他对敌,又怎么能够赚到钱呢?你再厉害,别人不和你打,你也是没办法的。

    “如果说厉害,当然是美霸,但如果真的想赚得盆满钵满的,那还是非中王莫属。所以,我说你的朋友一定会后悔的。”老罗轻描淡写的说“不过,想要来换是不可能的了,他只能再花一次钱了。”

    “这……”鹌鹑哥此时并没有听老罗在说什么,而是脑子在急速的运转,他似乎觉得老罗现在做的这件事是在点拨他什么,但是具体点拨啥呢?鹌鹑哥一阵迷糊。

    停了半晌,鹌鹑哥一拍那个大树桩,猛然连喊三声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老罗你真是高人啊,我自愧不如。”鹌鹑哥很是激动。而老罗微微笑到

    “你明白啥了?”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当前这个世界,美国就是那个美霸,张牙舞爪、不可一世,所以很少有人敢撩拨他,但也由此带来一个弊端,那就是没人愿意和他较量,好在美国孤悬海外,国力昌盛,所以也不太在乎这些。但这也同时阻断了美国的最终一统四海之路。但中国不一样,中国有着宏大的发展蓝图,也需要和周边这些国家处理好关系,如果现在的中国就如那个美霸一样,戾气显于外,那样中国或许不会受到来自周边的骚扰,但也堵住了自己的进取之路,所以,如果想要整合好周边,就必须要让周边都动起来,只有动起来,才会利用这些动来改变周边状况。而如果我们主动制造了这些动作,那么就会显示出我们示强的一面,反而达不到想要的目的。也就是说,当下中国周边的这些事态,有很大一部分或许都是中国想要的,或者根本就是中国挖下的坑。只待时机一到,就……”鹌鹑哥猛然做出一幅鸟喙下击的动作。

    “猛然一击也倒未必,中国所谋者,长久之计也,所以在短暂的时间里,很难得到一个完美的结果,毕竟,这不是斗鹌鹑,而是极为复杂的国际形势和极为远大的理想目标。但你的 这个思路是对的,乱中取利,火中取栗,想要制定一个新的周边规则,想要得到一个新的管理这个世界的权限,在不能发动大规模战争的情况下,只有通过不断的摩擦互动,才可以得到一个相对完满的结果。所以,动不动就上去一拳把人打晕,除了赔付医药费,你还能得到什么?”老罗对于鹌鹑哥的领悟能力相对满意。

    “这我就有些明白了,这几年为什么我们的外交动作越强势,周边的反应却越多,本来挺郁闷的,你这么一说,我算是想通了,这就跟一大堆犬牙交错的石子放进一个筐子里,如果筐子不动,石子始终都是犬牙交错,如果长久的动下去,那么这筐石子迟早会变成一个个圆润的石球。”鹌鹑哥开始举一反三。

    “其实当下的国际形势,绝非一场斗鹌鹑或一筐石子可以用来比拟的,形势之复杂,难于言表。中美两国的区别就在于一个行霸道,一个用王道,霸道看似锋芒毕露,但所得者少,王道看似行云流水,可所得者一定会多。霸道虽猛,失正则偏,王道虽正,失奇则拙,但凡看不懂的事情,就让时间来证明吧。”老罗此时俨然又是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说着鹌鹑哥不太懂的话。

    “哈,不管怎么说,我明白了,让周边动起来不是坏事,在需要的时候,出手解决,这样的话,远比死气沉沉,一动不动要好的多。”鹌鹑哥觉得此行不虚,自然很高兴。

    “说到具体的事情,或许你永远都看不到解决的结果,但你只要顺着大势看去,大势的消涨是不能掩盖的,中国是不是在日渐变强?美国是不是在日渐走弱?看明白这些,庙堂之算你一个买鹌鹑的又何必懂得那么多呢?”老罗说罢,哈哈大笑。

    “民可使由之?”鹌鹑哥总算记起了小时候学论语时背下的一段,也不管适不适合,大声说出来,也好在老罗面前显摆一下。

    此时,牡丹峰上的夕阳已经西下,山下的牡丹江闹市,鹌鹑哥的炸鹌鹑店应该也是熙熙攘攘的,热闹非凡了吧。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哈哈哈......唐如松干脆也把shalako给弄到鹌鹑哥的炸鹌鹑店里成就一桩买卖吧。
    2017/8/5 18:42:03
  • 高人,妙文。兴趣爱好,激发心灵灵性灵活灵感,生成妙文篇篇。
    2017/8/5 17:23:15
  • 唐先生还是写小说去的好,写这样的短文浪费才华好了。从社会的接纳度,对社会的影响和流传,短文都无法和长篇小说相提并论。先生的文采了得,写这样的文章确实浪费才华了
    2017/8/5 12:11:0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唐如松,网名唐如松。草根写手,胡侃专家。以经营小五金谋生,所以承朋友盛情,誉为“卖五金中写文章最好的,写文章里卖五金最厉害的”。在天涯混迹三年,留下大掌柜的刀,哪个人,纽约游击队等系列小说式国际时事评论,也留下很多单独成篇的此类体裁时评。正所谓:江湖风云跌宕,我自品茶逍遥;遥看远山烽火紧,捻棋微沉吟。邮箱:649479678@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