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任正非为什么不浮躁
2017-07-20
字号:
    任正非不错,读他《美国现象叫我心酸》感觉很实事求是,不像现在一些人,或者那些铺天盖地的微信,总在宣扬什么中国的武功盖世,总有些将人家妖魔化的味道。其实我们中国还落后,其实人家未必妖魔。这一点有些像鸦片战争后来的情况,清朝挨打后,审时度势,大力发展了自己的坚船利炮,甚至其规模达到了世界第三亚洲第一,于是乎,坊间便是自信满满,膨胀之声频频,政府还将几艘大军舰开往国外开往日本炫耀,可惜后来与人打开的甲午海战,却败了个一塌糊涂,其北洋舰队创造了世界海军战史上被对手彻底灭种的先例。

    任正非为什么总能保持实事求是的精神,这个命题其实还包括了任正非为什么能够将其华为公司的事业做得那么强大?我看还是任正非继承了毛泽东时代那种积极向上的精神信仰所致。你去读读任正非打造华为公司的经验之谈吧,什么依靠群众,艰苦奋斗,共同富裕,思想领先,大会小会凝聚人心,等等,几乎都是清一色的毛时代做派,还有一个非常重要之处是,任正非却丝毫不搞毛时代的阶级斗争——这等于是将那时的恶劣思想(做派)剔除了!哦,能不能幻想一次,假设我们全中国都按照这种做派来扬长避短的前进,情况会怎么样?

    看来,任正非的思想认识确实非常可贵,他不仅在看人家上是实事求是的,在承传历史上也是实事求是的。反过来,则需要我们沉思的是,为什么我们那么多同胞却不能做到这点,为什么在对外人方面,存在那么多要么将人妖魔化,要么盲目戴礼崇拜;在对待自己历史传承上,要么一味陶醉其辉煌,要么则全盘否定?这些活生生的浮躁思绪碎片确实是经常性的浮现在我们四周的,它让你稍不冷静便也会跟着浅薄起来感性起来的。造成这种情况的历史根源是什么,无非还是中国人中国主流文化一直缺乏一种现代性深刻性的哲学思想烛照了。

    比如我们观念文化主流的儒家思想就有着这样始作俑者的味道,它在世界观方面,常常就是抱着亲亲疏疏态度的,常常就是要做夷夏之分的,常常就是要搞中外之别的,其基本思想滥觞到了现在今天,则是喜欢搞姓社姓资的划分。这种认识论实质上是很幼稚很肤浅很原始的思想。应该以一种现代性穿透性的哲学来看古今中外人群的共同性本质,而人们的差异出现从根本上讲,大都只是其接受不同的精神信仰文化影响后的结果而已。中国人虽然没有纯粹的精神信仰,但中国人却受到了世俗文化的儒家思想的终身影响,这才形成了其必然性宿命。

    需要指出的是,任正非的思想特点在很大程度上却超越了儒家思想。其观念文化嬗变的背景即是毛泽东时代存在着诸多超越儒家思想的观念文化现象,而这种超越性恰好在其实质内容上却与世界一些先进的观念文化(精神信仰)内涵所类似的。比如上面提到任正非依靠群众,艰苦奋斗,共同富裕,思想领先,大会小会凝聚人心等做派,就是包含着现代性的民主意识、简朴意识、人道意识、信仰意识、平等意识的,她的超越性是建立在传统对应的儒家思想上的,当然也是超越我们现实存在的情况的。人们如果由此去实践,必定就出现新风貌了。

    说儒家思想是传统文化的主流应该是一个客观的判断。至于其他什么诸子百家(的思想)虽然也可以说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但相比于儒家来讲就是非主流的东西。主流与非主流的判定当然是根据其对人们思想观念的影响大小的情况作标准的。一种思想,虽然曾经存在过,但不能对人们,特别是长期性的对人们产生什么重大的影响,就不能当作主流文化来分析研究。这是一种思考和行文的简约。毛泽东时代的那种特殊性观念文化确实曾经影响了几代人,但相对于流传了2000多年的儒家来讲,还是显得势单力薄多了,所以才致成今天此消彼长的状态。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本人强烈要求,请版主把我更名:“我己大彻大悟”。谢谢!
    2017/7/21 12:11:28
  • 关于基督教问题。说基督教的爱与宽容的精神是现代市场经济精神的源头,有一些道理。但必须注意到的是,基督教的根本精神是原罪思想,其人性观是性恶论。即使近代以来的新教伦理也没有摆脱这个窠臼。性恶论是民主法治的理论基础之一。俗话说政府只是不可缺少的必要的“恶”嘛。这样一来一切中央集权性质的政权都是恶的。

    而中国人的主流人性观是性善论。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需要改变的只是习。西方人的主流思想则认为人性的恶是不可改变的,因此权力制衡是必须的,只能加强。以西方人的眼光看中国政府的政治体制,就必然是邪恶的。因为人必然的只要有空子钻,就都是小人,无论职位高低。这种思维的好处是权力架构叠床架屋,处处掣肘,比较平稳。坏处是人与人关系紧张,执法机关疲于奔命。

    中西方文化结合起来,那么在国家的高层,应该运用中国文化的性善论来治理,以德性与神性文化为主导,以达成高层管理者的默契与团结,如此社会变动成本最小。而在中低层,则更多的要靠健全的制度来运行。从事物的复杂性来看,复杂的动态的事情是很难找到固定程序的,因此制度上只能是粗框框,否则没法做事。而简单的静态的事物处理则可以处处以制度为根据来处理,因为它是易细分易执行的。
    2017/7/21 11:55:09
  • 本人觉得,把政治只作为文化的附属品的看法是不妥当的。政治受到文化的影响,但一经确立,就具有自身的独立性。因为人首先是生物意义上的人,因此首先追求的是自身感官的满足。因此当世袭制的政治体制形成后,原先提倡神性的文化必然被追求自我的世俗文化所取代。这个时候,儒家文化由于提倡等级制而必然会被统治者所利用与扭曲。实际上儒家的等级制的文化基础是人的神性。越有神性的人,越有德性的人,才越有资格居于高位,即天下国家之王位,有德者居之。儒家讲究的是王道。在儒家知识分子的心中,三皇五帝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王,其他都等而下之。这就如同柏拉图提倡由哲学王来治理国家一样。其次是贵族寡头制,再次是君主制,最后才是民主制。柏拉图与孔子的相似之处,在于他讲究管理者的德性,或神性。这是古代西方不同于基督教思想的另一个思想资源,但其不占主流地位。
    2017/7/21 11:32:53
  • 民主也只能走向互不服气与极端自我下的多数人暴政
    ......

    7楼这个提法很新颖,一针见血地表述了帝国主义对第三世界民族的压迫。
    2017/7/21 11:24:02
  • 西方人为什么在近代先发展起了现代科学技术?这个目前仍然是个谜,不能单独归咎于某个方面,比如:信仰、文化、制度、市场需求等等方面。而且仔细分析来看,实际上西方人更擅长的是技术,技术要求的是对物质的细分研究与组合,尺度与数量的标准化。而这种思维方式实际上在社会管理方面的应用是在基础层面,比如民主与法治思维就是局部的精细化思维在社会领域的运用。而且这种思维强调的是物质,而物质就是趋向于分裂的。能够统一的实际上是精神,思想。目前的自由主义思想占主导地位的时代,要实现精神的统一很难,而如果精神得不到统一,或没有统一性的基础,国家、民族乃至世界的统一性都是很难想象的。

    中国传统文化的天人合一的思想比较能够适应世界统一与和平的精神需要。中国人的中庸思想也很适合处理人事及人与自然的关系问题。而在西方主流思维当中,主客观是分开的,可以说是分裂的。分裂开了,就容易走极端。要么极端趋向于自我,实际上就是感官的物质的极致享乐,要么极端趋向于绝对理性,把人作为理性的附属品。这样的思维方式不能作为精神统一与和平共处的基础理念与路径。民主也只能走向互不服气与极端自我下的多数人暴政。从本世纪以来欧美的经济与社会危机就可见一斑。
    2017/7/21 11:10:17
  • 世袭制在许多国家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广泛存在过。即使开现化政治先河的英国,其国王至今都为世袭。还有英国上议院的议席原来一直就是世袭的,自十五世纪初开启民主选举议席,但其民选议席比例增长极其缓慢,至到近6OO年后的2O11年3月(见《参考消息》),才实现了1OO%议席的民选,至此终于废除了世袭制。英国也是市场经济和创新性工业经济的重要策源发源地,那是什么造成的呢?还是其起基本性作用的基督教思想。具体讲是以平等宽容等意识为突出内容的思想观念。其近邻法国似乎比较缺乏这些思想,法国大革命举出的是自由意识大旗,却造成了革命派与保皇派杀来杀去血流成河国力严重受损的悲剧。英国的光荣革命则是革命者与皇帝平起平坐共商国是,至终就促成了日不落帝国诞生的伟业。
    2017/7/21 5:56:10
  • 传统中国的问题产生是不是其文化或世袭制的原因,关键是如何界定(定义)文化或世袭制。文化这个概念涵盖特别大,但在讨论民族性这样的大命题时,它一般特指思想文化或观念文化。如斯文化是决定人们怎样想进而怎样做的,所以,民族的先进或者落后,必然就成也文化、败也文化了。而所谓的世袭制,只能算是政治层面的东西,它与观念文化或精神信仰因素相比,则处在从属次生的地位。换句话说,一个民族所长期拥有的特点是被其信仰或观念所决定的,与政治方式沒有太多关系。一般来讲,政治也是被这种文化所决定的。
    2017/7/21 5:55:25
  • 关键是如何界定(定义)文化、世袭制。文化这个概念涵盖特别大,但在讨论民族性这个大命题时,文化一般特指思想文文化或观念文化。如此文化是决定人们怎样想进而怎样做的,所以,民族的先进或者落后,必然就成也文化、败也文化了。而所谓的世袭制,只能算是政治层面的东西,它与观念文化或精神信仰相比,则处在从属次生的地位。换句话说,一个民族所长期拥有的特点是被其信仰或观念所决定的,与政治方式沒有太多关系。世袭制在许多国家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广泛存在过。即使开现化政治先河的英国,其国王至今都为世袭。其上议院的议席原来一直世袭,自十五世纪初开启民主选举议席,但其民选议席比例增长极其缓慢,至到近6OO年后的2O11年,才实现了1OO
    %
    2017/7/20 19:39:26
  • 本人认为,传统中国的问题主要不在于文化,而在于家族世袭制。家族世袭制下的中央集权制不利于利益多元化交易主体平等化的商品经济的发展,不利于创造创新第一的工业化的发展。所以家族世袭制与为其背书的一部分传统文化包括儒学在内被推翻与否定了。而带民主选举优点的中央集权制是值得保留与完善的。任正非的华为实际上搞的是这套。任的股份并不是太多,但华为仍形成了以他为核心的中央集权的领导体制,或民主集中制。真正传统文化强调的是神性。任就带有这种神性的色彩。这种文化并不是糟粕,而恰恰是建立善政的文化基石。
    2017/7/20 13:11:38
  • 毛泽东思想,其实并不是什么特殊性观念,在传统文化可以找到根源。毛泽东的优点在于意志、活学活用,等等。
    2017/7/20 10:42:5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