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二元经济下“买不起”樱桃
2008-06-23
字号:

  扬州网消息:个子不高,但结实匀称,一身考究的西装里,是一件洁白的衬衫。昨天,在奥迪汽车举办的“智者赢天下”高端论坛上,郎咸平不用电脑演示,不看讲稿,滔滔开讲“新时代宏观调控和国际化冲击”。

  今年年初,南方人物周刊采访郎咸平,报道了《郎咸平在2008的第一炮》。对于这篇报道,郎咸平说:“他们讲的一句话特别有意思,是这样说的:在全国学者认为通货膨胀是由于流动性过剩所致的情况之下,郎咸平认为不是!如果郎咸平对的话,那么大家都错了。可是你们知道吗?走到了2008年的6月,你竟然发现我就是对的,大家都错了。”

  郎咸平说,通货膨胀得用二元经济现象来解释。

  谈物价:樱桃50元/斤,我不买了

  “昨天,在上海,我想买车厘子(樱桃),50块钱一斤,我吓了一跳,我不买了。郎咸平教授,50块钱的东西你都买不起吗?不是,因为之前12块钱一斤,现在50块钱一斤,我心里难以接受,所以觉得不买。”郎咸平说,车厘子价格上涨,食品价格上涨,怎么来的?那就是二元经济。

  郎咸平自问自答,抛出了他的“二元经济”。所谓的二元经济,就是同时存在着过冷和过热的经济部门。郎咸平认为,在二元经济环境之下,资金产生一种逆流转现象——从过冷的部门转到过热的部门,所以,过热部门越来越热,所有和过热部门有关的原材料等部门价格大幅上涨。

  “过冷部门怎么办呢?过冷部门会使得价格下跌吗?”郎咸平自答道,不会,刚好相反。他以猪肉为例说,猪肉、鸡肉、鱼、蛋都是一样的,你发现,猪肉价格上涨的原因,就是养猪的民营企业家所面临的营商环境在恶化:第一,饲料价格上涨;第二,猪瘟。那么,他们怎么办呢?他们就不养了,而把这些应该投资在小猪身上的钱不投了,做什么呢?炒楼炒股去了。最后发现,猪肉价格上涨的原因,就是“后继无猪”了。

  对于猪肉涨价,有经济学家解释为,中国的养猪农户从过去的供应者变成了猪肉的消费者。“这个话听起来很奇怪,二元经济不是解释得很清楚吗?”郎咸平解释,养猪农户为什么变成了消费者了呢?他去炒楼炒股去了嘛,谁养猪啊?麻烦啊,炒楼多好啊!

  郎咸平说,过热部门由于你过热,与过热部门有关的原材料价格就上涨;而过冷部门,由于供应不足,价格一样大幅上涨。所以,用二元经济的思维看得很清楚,过热部门也造成膨胀,过冷部门也造成膨胀。

  谈就业:大学生为何毕业即失业?

  资料显示,去年中国大学各学科的就业率:工商管理是58% ;农学最好,78% ;法律、教育媒体、医学,都在30%多。如果按照这个比例算下去的话,大学生起码有一半失业。

  为什么找不到事做?郎咸平说,错不在家长,错在中国的产业链定位,在以制造业为主的国家,找不到工作是应该的。

  “有一个广泛流传的原因是:专业不对口。”对此,郎咸平说:“我在美国教过很多学校,香港也教过,内地也教过,我就从来没见过哪一个大学的毕业生是专业对口的。专业不对口是一个正常的现象。大学生全世界都专业不对口,为什么这么讲?全世界的本科教育是什么宗旨啊?是通才教育,专科才是专才教育,既然是通才教育当然是专业不对口,这是一定的。”

  “为什么美国学生专业不对口,找得到事,而我们中国学生专业不对口,就找不事呢?有人说是因为扩招,但是美国的大学毕业生比例比中国高很多。”郎咸平话锋一转,有很多人认为中国是制造业大国,这个想法其实错得离谱。

  郎咸平说,真正的制造业是制造业的产业链,就是“6+1”。“1”就是指制造业,是硬的生产环节,其余“6”是软的环节,即,产品设计、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批发经营、零售等六个环节。

  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分工把“6+1”里面最差的“1”放在中国。而“1”是不需要大学生的,真正需要大学生的是“6”。

  “在这种产业链的格局之下,除非你从“1”走到“6”,否则大学生就业一样艰难。”郎咸平说,此外,利率不断调升,汇率也不断调升,使得这些出口制造业日子更不好过。他建议,中国的产业政策必须从“1”走到“6”,只有这样问题才能解决,包括大学生就业。

  谈产业:到了“产业链竞争时代”

  最近一段时间,郎咸平走到哪儿都要讲他的“6+1”。昨天,他把这称为“正在发生的国际事件”,就是现在已经到了“产业链竞争时代”。

  而在这个时代,中国的不少制造业恰恰处在产业链的最低端,即“1”这个环节。这意味着什么?郎咸平以芭比娃娃为例:芭比娃娃在美国沃尔玛超市的零售价是9.9美元,而中国工厂的出厂价是1美元。也就是说,美国人通过“6”,获得了近9美元的价值。“这等于说,我们创造1万元的价值,就给美国创造9万元的价值,我们创造100万元的价值,美国人就会获得900万元的价值。我们给美国人创造的商业价值是没有污染、没有剥削、没有破坏环境、没有浪费的。”

  “我们越制造,美国人越富裕。”郎咸平说,如果中国的产业升级还停留在“1”上,是没有出路的;同时,在产业链竞争时代,如果试图依赖所谓的劳动力成本优势,是一定行不通的。他介绍,最近,他对江苏的纺织业做了一个调研发现,在“6+1”这个过程中,从第一个环节走到最后一个环节,需要180天。而在欧洲,走完这个过程只需要12—15天,“你算一算,这要节省多少劳动力成本啊!其实,中国的劳动力价格低,但劳动力成本却是高的。”

  所以,郎咸平建议,中国的制造业要降低成本,提高竞争力,不是从控制劳动力成本开始,而是要从高效整合“6+1”产业链开始,“这才是中国制造业的未来。”

  (王玉龙)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支持郎教授!我所在的小城市也开始有沃尔玛超市了,那超市建筑业主是中国福建人的,那些跨国公司从来不在中国投入固定资产,因为固定资产投入使得前期投入太大,而且不利于随时撤走。现在看到郎教授的6+1理论,更加明白了那些跨国公司为什么这么做的理由。沃尔玛掌握了6+1中的6,即:产品设计、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批发经营、零售,就可以大赚中国人的Money了,即使没有产品设计,专门采购国内的产品,也可以用中国的产品赚国人的钱。我们中国的企业就永远给那些跨国公司打工。
       国内做得好的企业不是没有,像国美、苏宁电器,伊利、蒙牛集团,但是太少了。
    2008/9/8 15:03:02
  • 过冷和过热 说的太对了。支持郎教授进入中央顾问层,为中央领导讲课!
    2008/7/22 10:08:10
  • 谁领军我们的“货币战争”?
    如果人民解放军的大部分将帅,毕业于西点军校,拿五角大楼的津贴,您觉得恐怖吗?
    而如今我国金融领域的大部分领军人物,就是顶着洋人赐予的耀眼 “学术”光环,拿着洋人资助的可疑人物及其徒子徒孙。什么洛柯菲勒基金,福特基金,甚至中情局局长做了第一任行长的世界银行,是他们运作资金的来源;美国国会的决议是他们行动的“最高指示”。指望这样的人为我们打赢一场“货币战争”,一场金融之战,将无异于痴人说梦。
    军事,金融,政治,媒体都是有关国家命运的核心领域,故而金融战略之争,决不是简单的学术之争,而是国家民族的生死存亡之争,前途命运之争。让拿着洋人资助,尊洋人如父,为洋人喉舌的“学者”或汉奸,来领军一场有关民族命运的金融之战,中华民族亡国灭种,永受奴役的日子就不远了。
    更多文章:http://hexun.com/moneytopeople/default.html
    2008/6/30 10:35:04
  • 真正的人才进不了领导层,并且提议也不被领导层所接纳,这才是最悲哀的
    2008/6/26 21:13:50
  • 我们只知道制造,怎么不利用外汇去收购他们的设计,品牌和销售系统呢?
    2008/6/26 17:35:07
  • 我们的产业政策历来调整都是慢的,现在美国人开始在中国复制产业链了!沃尔玛的连锁企业开到地级市了!其他品牌的资源管理公司都将垄断中国最有价值的产业链,我们怎么就这么笨,蠢和迟钝呢?!!
    2008/6/26 17:33:39
  • 支持郎教授进入中央顾问层,为中央领导讲课!
    2008/6/25 18:13:01
  • 好文!问题是中国的制造业1是一个16 、17 岁的少年——没有积累。6是需要国家政策支持的。
    2008/6/23 17:10:33
  •      中国是个发展中国家,改革开放这么多年到现在,中国积极参与国际分工,得来“世界工厂”称呼,辛辛苦苦这些年,攒些中国人民的血汗钱,现TMD资本帝国多印钞票,并发动了金融攻击,强抢人民的血汗钱,这些年中国人民容易吗?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是硬道理。无论是哪方面的落后。有人说要回到过去,多好呀,帝国封锁,社会公平公正。但想说的是,没有公平,则内乱出,没有效率则外侮至。如何找准公平与效率的平衡点,是社会的难题。
       现在,腰杆子粗了些,国与国的经济犬牙交错,借实体经济的龙头话语权,是要提出国际分工重新分配,从新制定国际新规则,从新调整经济建设策略了。从这个角度,支持“中国的制造业要降低成本,提高竞争力,不是从控制劳动力成本开始,而是要从高效整合“6+1”产业链开始”的观点。
    2008/6/23 11:45:19
  • 从改变不公正的国际分工开始,中国未来不应是世界的打工仔。
    2008/6/23 11:07:4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6年出生,祖籍山东。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博士;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曾任沃顿商学院,密西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教授;郎咸平作为世界级的公司治理和金融专家,主要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破产等方面的研究,成就斐然。2004年,郎咸平用最为传统的财务分析方法,痛陈国企改革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弊病,质疑某些企业侵吞国资,并提出目前一些地方上推行的“国退民进”式的国企产权改革已步入误区。引起巨大的影响,被称之为“郎旋风”。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