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于欢不是白毛女
2017-04-03
字号:
    恶霸地主黄世仁逼死了善良老实的佃户杨白劳,抢走了他的女儿喜儿并奸污了她,最后又逼得她逃进深山,成了白毛女。喜儿反抗黄世仁,无理有罪吗?

    债主吴学占是放高利贷的黑社会团伙头目,好比黄世仁。杜志浩受吴学占指使催债并侮辱债户于母,此前还曾出车祸致人死逃匿,好比黄世仁的狗腿子。于欢杀死杜志浩并杀伤其同伙,有理无罪。

    这是大侠高士们对杀人者于欢充满同情,对法官判处于欢无期徒刑无比愤慨的一个G点。

    没错,吴学占好比恶霸地主黄世仁,杜志浩好比黄世仁的狗腿子。但于母不是杨白劳,于欢不是白毛女。

    杨白劳是勤劳善良的佃户,对生活要求很低,年关躲债七天,仍看不到出路,没能反抗,卖女后,痛苦自杀。

    于母投资的企业,注册资金上亿。同时债台高筑,三度被列为“失信人”名单。明知高利贷者涉黑仍有胆大笔地借。涉黑的债主上门讨债仍有胆对骂。

    于母与杨白劳的差别太大了呀。

    有黑社会背景的吴占学派人到于母办的工厂催债,催讨几小时未有所得,于欢母子仍能到伙房吃晚饭,虽有人跟着,但一吃就是约一小时。吃过晚饭后,恶人林志浩来了,催债方11人同于欢母子及职工两人进入厂接待室。债户方4人分坐在长、短沙发上,催债人只能站着。在那里林志浩脱裤侮辱于母,被劝停止了。一职工外出打电话报警,警察介入,4分钟后离开接待室。于欢也要离开接待室,催债方阻止,互不相让。催债方虽然人多势众,却一死三伤,债户方则受轻微伤的都没有。警察返回才停止刺杀,收缴凶器。

    古时两军对垒,一方故意侮辱另一方本是常事。而今是法制社会,不能侮辱人,更不能辱人母。但此案涉及的双方原是黑吃黑,催债方林志浩侮辱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另有二人重伤,一人轻伤。难道赖债方于欢杀人致一死三伤却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吗?

    法律不能保护高利贷,不能保护黑社会,也不能保护老赖,更不能保护疯狂杀人者吧?

    用过去的阶级分析方法看问题,吴学占类恶霸地主黄世仁,在场催债的11人类流氓无产者,而于母则类不良厂主。流氓无产者受雇于人向不良厂主用流氓手段但非暴力手段催债。不良厂主的儿子使用暴力手段致催债的流氓无产者一死三伤。若凶手竟有理无罪,这法律必定是保护为富不仁者的。对于流氓无产者,要防范他们的破坏性,也要尽可能团结、教育他们嘛。

    用现在的公民观点来看问题,双方都是中国公民。即便一方涉黑,对其也不能黑打。即便犯罪了,也要由法院来判决。并且,不仅未判决的嫌疑人的合法权益应得到保护,被判实刑的罪犯也还有一定的人权。怎么能任由于欢杀死杀伤有涉黑背景的催债方多人而不追究其刑事责任呢?

    高利贷可恶,于家借高利贷却不值得同情。催债方违法甚至犯罪,老赖的儿子杀人是更严重的刑事犯罪。酌情减少于欢的刑期是可以的。定其无罪或刑罚太轻则是鼓励赖债杀人。吴、杜等人的黑恶犯罪必须依法追究,吴、杜等人的合法权益却要依法保护。

    如若大侠高士们真的同情杨白劳、白毛女,憎恨黄世仁,请关注、同情被恶意拖欠工资的农民工。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的老板也是黄世仁,而讨工资的农民工不应成为“杨白劳”、“白毛女”。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44楼这话说得还算在点上。
    2017/5/30 14:51:01
  • 于欢案的重新调查说明了对维稳认识的不断进步:
    实事求是和依法维护公民的正当权益才是治本之策。
    2017/5/30 14:42:47
  • 对于于欢案,近几日的讨论倒是不再美国如何如何了,还算有了些进步。
        自己虽然只是个老百姓,不是法律学人,但还是愿意推荐一篇文章供大家参考。通过这篇文章可看出,中国法律执行起来既很民主,也很公开透明,并且还富有人情味,并不是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也并不像开始时有些人忽悠的那样。究竟中国法律与美国法律比较如何,由大家自己得出结论。

                        最高法微信邀请人大代表和法学专家谈于欢案二审
                   http://www.guancha.cn/politics/2017_05_29_410709.shtml
    2017/5/30 14:04:55
  • 5.从防卫结果看,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不能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这是正当防卫的适度性条件,也是区分防卫适当与防卫过当的重要标准。
    衡量必要限度时必须结合不法侵害的行为性质、行为强度和可能造成的危害后果等进行综合考量,既不能简单以结果论,也不能一出现死伤结果就认定是防卫过当。本案中,于欢的行为具有防卫的性质,采取的反制行为明显超出必要限度且造成了伤亡后果,应当认定为防卫过当。
    首先,于欢不具备特殊防卫的前提条件。刑法第20条第3款规定的特殊防卫,其适用前提是防卫人针对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的加害人而实施防卫行为。本案中,虽然于欢母子的人身自由权遭受限制乃至剥夺、人格尊严权遭受言行侮辱侵犯、身体健康权遭受轻微暴力侵犯,但直至民警出警后均未遭遇任何针对生命权严重不法侵害,因而不具有实施特殊防卫的前提。其所采取的防卫行为是否正当,不得适用特殊防卫阻却刑事责任的法定评判标准。
    其次,本案属于违法逼债激发的防卫案件。
    本案中,杜志浩等人的目的就是把钱要回,手段相对克制,没有暴力殴打于欢母子的意思和行为;讨债一方(李忠)对杜志浩脱裤暴露下体的行为给予了制止;当于欢捅刺杜志浩、程学贺后,严建军、郭彦刚、么传行等人围站在于欢身边,也没有明显的暴力攻击。
    最后,防卫行为与不法侵害相比明显不相适应。
    本案中,于欢为了制止不法侵害,摆脱困境,使用致命性工具刺向加害人,造成一死、二重伤、一轻伤的后果,其行为结果明显属于“重大损害”。从不法侵害行为看,虽然加害人人数众多但未使用工具,未进行严重暴力攻击,于欢身上伤情甚至未达到轻微伤程度;从防卫紧迫性看,出警民警已到场,虽然离开接待室,但仍在源大公司院内寻找报警人、了解情况,从接待室可以清晰看到门前警车及警灯闪烁;从防卫行为保护的法益与造成结果体现的法益衡量看,要保护的是人身自由和人格尊严,造成结果体现的法益是生命健康,两者相比不相适应。
    从防卫行为使用的工具、致伤部位、捅刺强度及后果综合衡量看,于欢使用的是长26厘米的单刃刀,致伤部位为杜志浩身体的要害部位(肝脏),捅刺强度深达15厘米,造成1死2重伤1轻伤的严重后果,其防卫行为“明显超过必要限度”。
    2017/5/28 16:25:54
  • 3.从防卫时间看,于欢的行为是针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实施的。防卫适时,是正当防卫的时间性条件。
    本案中,处警民警离开接待室是案件的转折点。民警处警本应使事态缓和,不法侵害得到有效制止。但在案证据证实,杜志浩一方对于欢的不法侵害行为,没有因为民警出警得到控制和停止,相反又进一步升级。在苏银霞、于欢急于随民警离开接待室时,杜志浩一方为不让于欢离开,对于欢又实施了勒脖子、按肩膀等强制行为,并将于欢强制推搡到接待室的东南角,使于欢处于更加孤立无援的状态。于欢持刀捅刺杜志浩等人时,不法侵害的现实危险性不仅存在,而且不断累积升高,于欢面对的境况更加危险。
    如果他不持刀制止杜志浩一方的不法侵害,他遭受的侵害行为将会更加严重。于欢在持刀发出警告无效后,捅刺了围在身边的人。一审判决书认定“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显然是对矛盾激化的原因作出了错误的判断,这也是在认定事实不全面情况下得出的错误认定。
    4.从防卫对象看,于欢是针对不法侵害人本人进行的反击。针对不法侵害人本人实施防卫行为,这是正当防卫的对象性条件。这里的不法侵害人本人,是指不法侵害的实施者和共犯。本案中,于欢持刀捅刺的对象,包括了杜志浩、程学贺、严建军、郭彦刚四人。
    在案证据证实,这四人均属于参与违法讨债、涉嫌非法拘禁犯罪的共同行为人,杜志浩还在非法拘禁过程中实施了污秽语言辱骂和暴露阴部、扇拍于欢面部等严重侮辱行为。虽然目前没有证据证实严建军、郭彦刚、程学贺三人对于欢母子有言语侮辱和暴力殴打行为,但他们围挡在于欢身边且在杜志浩被捅刺后仍然没有走开,同样限制了于欢的人身自由,于欢为制止不法侵害而捅刺的四人,均是不法侵害人。
    2017/5/28 16:25:21
  • 记者:在庭审中检察机关是如何认定于欢行为性质的?
    答:最高人民检察院调查认为,山东省聊城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和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书认定事实、情节不全面,对于案件起因、双方矛盾激化过程和讨债人员的具体侵害行为,一审认定有遗漏;
    于欢的行为具有防卫性质,起诉书和一审判决书对此均未予认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根据我国刑法第20条第2款“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的规定,应当通过第二审程序依法予以纠正。
    5月27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审理于欢故意伤害案,检察官在法庭上充分阐述了检察机关的意见,这是最高人民检察院调查组和山东省人民检察院研究的共同意见。
    1.从防卫意图看,于欢的捅刺行为是为了保护本人及其母亲合法的权益而实施的。为了保护合法的权益,这是正当防卫的目的性条件。合法的权益,并不限于生命健康,还包括人身自由、人格尊严等其他合法权益。本案中,于欢在认识到自己和母亲的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受到严重不法侵害、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持刀捅刺杜志浩等人的行为,正是为了保护自己和母亲的人身自由、人格尊严、人身安全等合法权益免受不法侵害而实施的。
    一审判决书认为,“对方均未有人使用工具、派出所已经出警、其生命健康权被侵犯的现实危险性较小”,这一法律评价虽关注到生命健康权,但忽视了对于欢及其母亲人身自由、人格尊严等合法权益的保护,是对正当防卫保护对象的错误理解。
    2.从防卫起因看,本案存在持续性、复合性、严重性的现实不法侵害。针对不法侵害行为才能实施防卫,这是正当防卫的前提条件。
    这里的不法侵害,既可以是犯罪行为,也可以是一般违法行为,包括对非法拘禁,公民可以进行防卫。本案中,杜志浩等人并不是苏银霞高利贷借款的直接债权人,而是被赵荣荣纠集前去违法讨债。对讨债一方的不法侵害行为,必须整体把握。
    2017/5/28 16:23:59
  • 最高检认为:
    一审判决书认定事实、情节不全面,对于案件起因、双方矛盾激化过程和讨债人员的具体侵害行为,一审认定有遗漏。
    于欢的行为具有防卫性质,起诉书和一审判决书对此均未予认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应当通过第二审程序依法予以纠正。
    于欢的行为具有防卫的性质,采取的反制行为明显超出必要限度且造成了伤亡后果,应当认定为防卫过当。
    具体看:
    1.从防卫意图看,于欢的捅刺行为是为了保护本人及其母亲合法的权益而实施的。为了保护合法的权益,这是正当防卫的目的性条件。
    2.从防卫起因看,本案存在持续性、复合性、严重性的现实不法侵害。针对不法侵害行为才能实施防卫,这是正当防卫的前提条件。
    3.从防卫时间看,于欢的行为是针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实施的。
    4.从防卫对象看,于欢是针对不法侵害人本人进行的反击。
    5.从防卫结果看,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
    2017/5/28 16:18:49
  • 2013年1月初,《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渎职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发布,释放出从严惩处渎职犯罪的信号。[2]  

    最高法院相关负责人表示,解释首次明确了滥用职权罪和玩忽职守罪的定罪量刑标准,即对刑法规定的“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这一结果要件的认定作出了规定:

    (一)造成死亡1人以上,或者重伤3人以上,或者轻伤9人以上,或者重伤2人、轻伤3人以上,或者重伤1人、轻伤6人以上的;

    (二)造成经济损失30万元以上的;

    (三)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

    (四)其他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情形。[2]  

    同时,明确了加重量刑情节即“情节特别严重”的认定标准。其中,特别规定“造成前款规定的损失后果,不报、迟报、谎报或者授意、指使、强令他人不报、迟报、谎报事故情况,致使损失后果持续、扩大或者抢救工作延误的”,加重处罚
    2017/5/27 16:08:48
  • 看到曹先生的评论,就想起屈原的话,“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
    2017/4/8 7:56:02
  • 那伙计这一手还真是绝活,点得可快了,绝不是一般二般的高手。
    2017/4/4 17:24:10
  • 路见不平不能拔刀相助,实为不义。视母被辱不能拔刀而起,畏法贪生就是大逆不孝,枉为人子!这些都是做人的底线,至于以后的刑法,愿杀愿刮,那是另一码事!
    2017/4/4 16:24:09
  • 高利贷本身是不合法的,他所引发的后果,不应受法律保护。高利贷是同银行挣利,是国家蛀虫,是危害社会安全,引发群体,恶性案件的,造成双方损失的恶因之一。
    2017/4/4 5:48:5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昔孔子述而不作,其开创的儒学却成为中华两千余年的显学。现有曹耀成,湖南某县一中学数学老师,既无对现有理论的权威解读,更无新创宏大理论体系,愿以孔子为师,在草根网开博拿偶有的思想情感与网友交流。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