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法律可以碾压道德,但不可僭越正义
2017-03-29
字号:
    ——评山东辱母杀人案

    山东辱母杀人案的争论,所以激烈,持久,固然是因为它折射出众多的社会问题,但最重要的是其中法律碾压了道德,让全社会的良心流血。而造成这一切的是法律僭越了正义。法律碾压道德容易解决,依法办事,并适当照顾道德的要求即可。但法律僭越正义就不好办了。法律不是正义而且其位阶低于正义,但法律是以正义自居的。当法律僭越正义的时候,法律就无法给社会一个正义的答复了,必须由正义亲自主持审判,而且审判的对象包括法律。

    许多人要问,法律不是正义吗?当然不是,否则怎么会表达为两个概念。如果你问的是中国法律,你可以向买不起房的中国人及大量的北漂寻求答案;如果你问的是美国法律,你可以问问占领华尔街的那些99%的代表。事实上,美国法律及其普世价值要为全世界的战乱和两极分化负责。难道法律不是正义的吗?当然不能这样说,法律存在的依据是秩序,人们守法是因为法律能够为生活带来秩序,正义与否,是对法律的高层次要求,不是法律安身立命的依据。当然,中国法律的正义含量是高于其他国家法律的,因为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

    山东辱母杀人案中,法律僭越正义表现为,根据案发时的环境,法律已经不能保护于欢母子,已经不能要求于欢采取合法的措施自卫,但法律仍然要求他守法,把自己当成上帝。其实,这时于欢已经处在社会契约论中的自然状态,他已经向社会讨回他所让渡的所有权利,成为一个纯自然的人,而不是社会的人。换言之,他已经成为一个动物,而不是理性的人,而法律必须容忍。试想,如果把于欢换成法官或者人大代表,哪一个法官或者人大代表还能有法律所要求的理性?其实,这时法律对于他是不存在的,只有正义在他身边。一切保护其正当权益的行为,如果社会认可是正义的,就都是正义的,合法的。这时的法律应该把审判权交给正义,必须容忍其正义所容许的自卫行为。只有这样,法律自身才是正义的。

    山东辱母杀人案还暴露出警察不作为、高利贷猖獗以及有当地公安人员参与放贷等问题。这不仅显露出法律自身的能力缺陷,说明法律不是万能的,不仅不能解决所有问题,而且有时会产生新的问题,说明法律没有资格比肩正义,更说明自由主义对法律变革的错误影响及其危害性。

    高利贷猖獗,是自由主义以鼓励金融创新,鼓吹金融自由化为名放开高利贷以及法律放宽处罚的结果,是自由主义应当背的锅。警察在处理民间借贷纠纷时,不敢积极作为,则是刑事立法领域自由主义泛滥的结果:刑事法学在打击犯罪和保护人权之间越来越强调保护人权,这没有问题,但是把打击犯罪和保护人权简单对立起来则是错误的,因为两者又是统一的,打击犯罪本身就是保护人权,通过打击犯罪来保护人权是两者统一的基础。可以说,刑事法学在打击犯罪和保护人权之间片面强调保护人权,与自由主义的法律万能论和法律至上论一起,共同导致了刑事立法在打击犯罪和保护人权方面逐渐偏向了保护人权,不适当地束缚了刑事执法权,最终导致了警察不敢积极作为现象的发生。须知法律不是万能的,刑法更不是万能的,许多犯罪问题不是仅凭法律就能解决的,要通过社会的综合改革来解决。这让我想起了四川阆中公判农民工案。表面上看,该案是体制的锅,是传统文化甚至是前三十年文化的锅,但是,它本质上是自由主义的罂粟以国学名义开的中国花,是自由主义在司法领域泛滥的结果。为什么呢?阆中公判农民工,保保护的不是多数人的“鱼”,而是少数人的“渔”,因而从本质和初衷上讲,是自由主义法律观在作祟,把精英的自由放到了民众利益的前头,把少数人的发展权摆在多数人生存权的前面,从而导致了方向性错误,但是自由主义法律的严密程序又没有学到家,因而形式上又有人治的痕迹,简直笨到家了。有当地公安人员参与放贷问题里,也有自由主义的鬼影。为什么原来没有,现在有了?这就说明问题了。当警察打击犯罪的积极性被抑制后,作为一种动能的警察权力,会寻找其它出口,所以,警察权力有被自由主义进一步引向邪恶的危险。

    资本主义法治内在就是一个悖论:资本主义法治是规则之治,必行;资本主义法治又是资本之治,必不行。好在我们的法治是社会主义法治。社会主义是打破法治悖论的有效途径。同时,我们的领导人提出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这是倒退吗?当然不是,是进步。法律和道德是同等重要的治国工具。社会主义是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的制度和价值基础。社会主义法和社会主义道德共同作用,才能治理好中国。习近平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别的什么主义。

    历史已经证明,法学不是科学,也没有那个著名法学院敢说法学是科学。但是,法学家做不了科学家却不能放弃做一个科学家的追求,不能放弃追求正义,因为我们不能是艺术家,不能像个别人那样变戏法,说相声,更不能卖拐,卖车,卖担架。

    最后说一句,于欢的自卫行为依照法律不构成正当防卫,但是根据正义,他就是正当防卫。正义至上,法律次之!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该文说的理是这个理,但事有可能不是这个事。我听说,于欢母亲是老赖,不仅欠放贷者的钱,而且欠银行很多钱,任凭怎么要就是不还,自己家过着逍遥的生活。我到不是赞同放贷者和银行是什么好鸟,他们当然也是另一种老赖!我还听说放贷者是脱了裤子,但没有接触。于欢捅刀也是在脱裤子这个事完了之后10多分钟以后。当时没动刀,事后动,有没有更复杂的心里?放贷者事后表示主动放弃讨债。如果这些说法是真的,放贷者普遍带黑社会性质,人们不会说他们好,于欢母子呢?和黑社会有异曲同工之处啊!到底是不是悲情母子?我们为此倾注的精力来声张正义的事情,可能本身就不正义!
    2017/3/30 7:24:12
  • 法律可以碾压道德,但不可僭越正义

    正义的旗帜需要正气扛起,当权力的正气不足已扛起正义的旗帜,人心的正气就是正义的发源地。
    2017/3/29 21:07:19
  • 谢谢各位!正义至上,而不是法律至上!
    2017/3/29 12:14:47
  • 中国有五千年的传统文化,中国当下的法律如果没有中国的特色,而是一味地照搬西洋法系来律中国的事情,显然是不合实际情况的。从法律上实际上也折射出中国走向或倾向西化的趋势多么严重!也即中国的法律往往被西方或国内大资本们所绑架。譬如,有一些所谓的精英及利益集团、私有资本的业主者,他们认为当下经济下滑的原因是《劳动法》造成的,劳动力成本的增加导致了成本的上升。你看看,在资本的眼里,中国的劳动力就是机器,是注定要成为被压榨被剥削者,试问这些中国的或被西方洗了脑髓甚至直接控制的资本们面前,还有一点人性化可言吗?中国的普通劳动者曾是国家的主人呀,他们竟无视这一历史与铁的事实。
        显然,法律在他们眼里只有为资本服务,而根本无须考虑中国的传统道德或如作者所言的正义。辱母杀人案只是中国法律问题上的一个小水珠折射出问题而已。
    2017/3/29 11:10:55
  • 在经济社会或阶级社会,最根本的正义,莫过于资产阶级认为剥削有理是正义,而无产阶级认为反抗一切剥削压迫是正义。在资产阶级的“正义”社会,一切都被颠倒了。劳动不是为了更好地人类生存,而是通过对金钱的追求使少数人先富起来。少数人先富起来的“正义”,必然践踏着多数人反对剥削的正义。资产阶级内部相互间不择手段的竞争,随时都正在毁灭着他们自己心中的“正义”。

    在剥削制度下,一切能增加象征财富意义--“钱”的手段和行为,都会被所谓的“正义”社会通过神圣“正义”的法律、时尚的“制度创新”保护和发展起来。使资产阶级群体当中的一部分,也成为他们心中“正义”必然的受害者。这毫不稀奇。只要这种经济制度继续存在和发展下去,还会出现更多自己心中“正义”的受害者,直到他们被害到清醒的时候。
    2017/3/29 10:44:35
  • 警察在处理民间借贷纠纷时,不敢积极作为,则是刑事立法领域自由主义泛滥的结果

    瞎扯!
    你怎么不说很多地方的警察及辅警本身就是一群法盲!
    2017/3/29 9:54:3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6年出生,山东泰安人,法律硕士,社会主义理论探索者,现任山东泰诚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硕士毕业论文《知识产权权利限制研究》提出了社会主义社会模型、公平定理以及关于财产权正当、科学来源的独家理论。本人民族文化修养较差,主要从哥白尼500年前开创的西方现代性的两个分支——自由主义和马克思主义中获取知识养分。身逢西方现代性终结和中国文明开辟新篇章的历史节点,本人喜欢突破自由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局限探索中国和世界的未来。

    作为红二代,本人愿意与网友们探讨民族复兴之路和社会主义复兴之路。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