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是态度问题还是国情问题?
2017-03-16
字号:
    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新闻中心在邀请教育部长陈宝生就“教育改革和发展”相关问题回答记者提问时,就义务教育和免费教育谈了他的看法。根据他对义务教育和免费教育的谈话,感觉他不是在谈什么教育,而是在传播一种理念,那就是教育是不能免费的,教育是不能超越国际经验和国际现状的,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不能做的、做不到的事,我们也不能做,还吓唬人说,如果勉强做了很可能又要犯极左错误。真的是他说的那样吗?我们来剖析一下。

    他在谈到义务教育和免费教育的时候,为了显示他对义务教育和免费教育高屋建瓴的认知,首先谈了他对义务教育的理解,那就是他说的三个特征:强制、普及、均衡。看着很硬,缺一不可。实际上不是他认知错误,就是他在别有用心的进行狡辩。既然是义务教育,一个强制就可以做到普及和均衡。既然是义务,只要做到强制,就能实现普及和均衡,做不到强制,也就没有普及和均衡。在这把普及和均衡也列入义务教育的特征,实际上是在为他们自己不作为进行开脱。

    如果国家以坚定的态度强制性的普及义务教育,而且是首先强制政府搞义务教育,强制政府对义务教育进行必要的、能够做到的、均衡的投入,就不可能不是普及和均衡的。反过来,如果没有对国家的强制,对国家必要的投入不强制,对国家能够做到却不去做不强制,对政府对教育资源乱投入不进行强制性的规范,不对教育资源的浪费进行强制性的制止,只强调对百姓的强制,那就会出现法不责众,就会出现他后来说的国情问题,也就是百姓不尽义务,也就不能再继续延长了。

    实际上对义务教育的理解,应该是从两个方面来理解的。一个是国家的义务,由国家提供教育资源,这是国家的义务,也就是对国家的强制性义务。如果国家不能给百姓提供教育资源,是国家没有尽到义务,这时就首先应该强制国家尽到义务。我们是有大量公有收入的社会主义国家,国家有义务对百姓的基本公共需求予以满足。因此,首先的也就必须对国家进行强制,强制他兑现百姓的权益,尽到教育的义务。另一个是百姓的义务,国家尽到了国家的义务,给百姓提供了教育资源,如果百姓、特别是学生家长不让他的孩子接受必要的教育,那就是家长没有尽到义务。

    现在是教育产业化、市场化、商品化,国家没有尽到义务,不仅不去给百姓提供公共教育资源,还把大量的公共教育资源私有化了,让百姓花钱买教育,而同时却一味的强调百姓和学生家长的义务,那肯定就成了国情问题、成了条件不具备问题了。而如果国家尽到义务,给百姓提供免费的教育资源,如果家长还不让自己的孩子上学,我不知道有多少家长会愚昧到这样的程度?是他教育部长不了解百姓,还是百姓就真的这样愚昧?因此,对义务教育的理解,不能从制度上理解,不能从国家和百姓两方面的义务上进行理解,而是在产业化、市场化、商品化的制度下从百姓的能力、条件、认识上理解,百姓确实面对很大的困难,那就一定是国情问题、国际水平问题了。

    再一个就是他说的义务教育的国家事权和法定原则,作为主管教育的部门,是国家对义务教育立法最有发言权的部门,也是宣传义务教育最有义务的部门,更是义务教育实践探索的业务部门。把义务教育往立法上推,等着国家立法,这样的态度起码不是积极的态度,不是真心为了国家教育发展、普及义务教育、提高国家义务教育水平和程度的积极表现,是消极的表现。教育部门不去推动义务教育的延伸,不去向国家要钱进行义务教育的投入,在这等国家来给你立法,起码这个教育部长没有甩开膀子干,而是在投机。

    说的更严重一点,就是为人民服务的态度的问题。他更愿意为一部分人服务,他更愿意等你们都富裕了,你们自己来替我解决义务教育,你们自己来尽义务,而不是作为义务教育主管部门的首长,来推动国家和百姓共同来尽义务,来延伸义务教育。如果他是想国家而想,想百姓而想,想民族未来所想,全心全意的为人民服务,为这个国家来服务,为民族的未来服务,为人民服务,就不会这么消极,而是积极的推进立法,推进义务教育乃至免费教育。

    稍微有点文化的人,包括绝大多数没有文化的人,都知道教育的重要,都知道教育如何强调都没有错,而且教育本身就那么大,满足了就是,不可能极左到哪里,为什么不敢积极争取?

    提到教育,谁都说教育重要,谁都说如何强调都不过分。教育是一个民族的未来,是社会公平的体现,是经济发展的基础,是提高一个国家文明程度的关键所在。而在实际操作上,却往往没人重视,更不会有人为了普及义务教育而积极进取,这样的问题一直在困扰着中国教育的发展,这样的问题也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根本问题还是一个态度问题,那就是为人民服务、为国家民族服务,还是为自己的利益服务、为某一些人服务的问题。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一直强调教育为大众服务,为生产服务,而不是为少数人服务。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教育是为资本服务的,而不是为人民服务。

    现在的北朝鲜、前三十年的中国,都被今天的人嘲笑为饭都吃不饱的“贫穷”典型,但就是那样的状况,不仅搞义务教育,还搞免费教育。北朝鲜的教育普及率达到99%,世界上最高,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免费的,只要愿意学习,都可以接受教育,双方都尽义务,就可以不断的推高教育水平。我们今天的很多精英,都是农村出来的,当时农民的条件,不要说搞教育,就是吃饭都是问题,不是国家搞免费教育,而是象今天一样的、象国民党统治时期一样的搞商业化的义务教育,国家不尽义务,只是让农民尽义务,哪个能上大学?因此,教育首先就是国家的义务,其次才是百姓的义务,国家不尽义务,百姓如何尽义务?

    再就是国情问题、国际标准问题。没有到那个程度,国际上都没有,我们也不能做。不要忘了,你是要赶超的,你是在搞社会主义的,你是要体现社会主义优越性的,你是要公平的兑现百姓权益的,你的初级阶段也是社会主义,不是资本主义。社会主义首先要解决好百姓的基本公共需求,这样才能体现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才能实现社会基本公平,才能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的人民民主。如果把初级阶段看做是资本主义,把初级阶段看做是补课,那可以认为不能做、不能养懒汉,但我不知道我们的教育部长敢不敢承认,你对初级阶段的理解就是资本主义,就是要补课?

    不要说搞免费的高中教育一年增加几百个亿的投入,就是搞大学免费教育一年增加几千个亿的投入,今天的中国没有条件吗?这样的投入释放出的百姓的消费弥补不来投入的财政收入循环吗?就不要说投资的潜在意义了。改革开放中国奇迹,如果没有前三十年免费教育打底,没有那个时期免费教育的投入,能有今天的所谓奇迹吗?去掉那三十年,你从四九年开始改革开放,会是今天的样子吗?那么今天的中国,就为啥不能为明天的中国尽点义务?说句不负责任的话,把每年从贪官家里收缴的钱集中起来不干别的,都用来搞免费教育,都够用了,而且富富有余。那些钱都干啥用了,你为啥不去争取?就不要说土地等公共资源生产出让等收入了。

    在这玩弄概念,什么义务教育和免费教育是有区别的,有什么区别?责任的区别吗?不会说义务教育责任是百姓的,免费教育责任是国家的,搞义务教育就是要你百姓尽义务,而不是国家尽义务吧?社会主义国家,政府首先既是义务教育的责任人,也是免费教育的责任人。只要你搞了免费教育,就是兑现了百姓权益,就是体现了公平,就是真的为人民服务,就是让自己的国民经济走出危机实现了长期稳定的发展。你有大量公共资源收入,那些都是百姓的权益,搞免费教育是你必须的义务,不做就是首先不尽义务。现在为了义务教育在这玩弄概念,你们都没有义务感,还谈什么别人的义务?

    可以肯定的说,不搞免费教育,就不是社会主义,就是资本主义,就只能搞义务教育而不搞免费教育,就会认为教育不是国家的义务,是百姓的义务。百姓认识不到不行,百姓没有能力不行,社会不搞慈善还不行,只有这些条件都具备了,才能搞义务教育的延伸。所以说,义务教育和免费教育在他们眼里,根本就是两个概念,一个是资本主义的概念,一个是社会主义的概念,现在强调的是资本主义的义务教育,就不能提倡更不能搞社会主义的免费教育。实际上不管是义务教育,还是免费教育,内容就是一个,解决百姓的教育问题,解决百姓的基本公共需求问题,不过是方式方法不同,态度不同,但不敢在这说明白罢了,也就在这说一半留一半的玩弄义务教育和免费教育的不同概念了。

    免费教育包括了义务教育,而且不仅是在法律上包括,还是在社会公共道德上包括。如果国家实现了免费教育,首先国家就尽到了义务教育的义务,剩下的就是百姓的义务。那么国家就可以从法律上和道德上约束百姓,让百姓来尽教育的义务,而且是理直气壮的来规范。我不相信有哪个公民会这么愚昧,还要对抗国家的教育态度,起码他不会理直气壮的去对抗。如果大多数百姓都不对抗国家的免费教育,我看不到百姓在这里还有什么理由来不尽对子女的教育义务。

    反过来,如果一味的强调义务教育,一味的强调百姓的义务,而不是把义务教育和国家的免费教育很好的结合起来,那就是在强词夺理,就是在强调所谓的国情,强调百姓的责任,那自然的就走到资本主义的教育。义务教育的延伸就只能是现状,这个现状就是好的,因为资本主义就是少数人富裕能尽义务,而大多数人相对贫困,根本就没有条件、没有能力、没有意识尽义务。百姓没有能力、没有条件、没有意识尽到义务教育的义务,义务教育就不能延长,这样的现状也就是最好的。

    因此,对义务教育和免费教育的认识,就是他们内心里两种世界观价值观、两种经济学理论、两个制度在决定他们的态度。在这玩弄义务教育和免费教育的区别,就是他们对不同社会制度认同下的不同态度的体现,并不是这两个概念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反过来,这两个概念表现的是社会制度的递进,是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对落后的资本主义制度的超越和覆盖,因为免费教育就是对义务教育的超越和覆盖,实现了免费教育,就一定是实现了义务教育,免费教育就是最好的义务教育,就是对义务教育最好的实现方式。

    对教育的认识,绝不是什么国情问题,而是态度问题。是一个为人民服务、为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服务的态度问题,是是否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长运发展考虑的态度问题,是对经济发展不同制度、不同世界观价值观下的理解和选择问题,说白了就是一个为什么人服务、为哪些人服务、为哪个利益群体服务、为哪个阶级服务的问题。持唯心主义效用价值观,崇尚西方经济学理论,搞全面私有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就只能为少数人服务,眼里就只能有少数人,不可能有人民意识,更看不到百姓的权益、看不到公平公正,也就不可能用免费教育给你彻底实现义务教育了。

    教育是投资、是消费,同时教育又是生产、是创造,是劳动和消费在健康成长、跟上时代、适应社会发展需要在青少年身上的辩证统一的体现。要想让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有一个好的未来,有一个好的发展基础,没有教育就不可能实现。对一个家庭是如此,对一个国家同样是如此。你们可以让家庭把大笔的劳动收入投入教育,国家为什么就不能拿出一小部分收入来实现免费教育?如此的在这招摇的卖弄,真的让人为中国的未来担心。担心他们真的是在为人民服务,担心他们真的是在搞社会主义,担心中华民族的未来,不要说复兴,不会有万劫不复的巨大灾难就是一个万幸。

    有些道理很简单,没有免费教育就没有义务教育,这可以通过我们的教育部长说的国际经验上看到。国际上那么多发达国家,都那么有钱了,就是因为没有搞免费教育,才无法延伸义务教育,这个我们的教育部长没有说,我替他说。免费教育覆盖了义务教育,免费教育包含了义务教育,因为免费教育不仅让国家尽了教育的义务,百姓也没有任何理由不尽义务。而如果只搞义务教育,不搞免费教育,不仅我们这样的政府官员有理由不尽义务,还可以把责任推给国家、推给百姓、推给所谓的国情和国际经验。

    因此,我们通过这次教育部长的谈话,可以看到他对教育的认识,看到通过他们影响的国民对教育的认识。对义务教育和免费教育的理解,绝不是什么国情问题,而是态度问题,是意识形态的问题,特别是我们已经是世界老二的今天,更是如此。既然是共产党,是为人民服务的,希望我们的决定国家教育政策的官员们,首先不要说那么多国情,不要玩弄那么多的概念游戏,不要借鉴那么多的国际经验,还是好好的端正一下自己的态度的好。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既然是共产党,是为人民服务的,希望我们的决定国家教育政策的官员们,首先不要说那么多国情,不要玩弄那么多的概念游戏,不要借鉴那么多的国际经验,还是好好的端正一下自己的态度的好。
    -----------------------------------
    呵呵
    2017/3/17 16:01:11
  • 是态度问题还是国情问题?

    对义务教育和免费教育的理解,是立场问题。既然是共产党,就是要为绝大多数人服务,就是要为千秋万代不变色尽职,否则就不是。
    2017/3/17 11:10:52
  • 早该实行十年义务制教育了,使中国的孩子们都能完成高中学业,这对减少失业率,提高国民文化素质都有助益.
    2017/3/17 9:49:52
  • 名正了,是教学,而非教育。

    因而可以确定:教育一般无收费说,而教学多是收费的。免费教学?世上有这等好事?

    为什么?
    2017/3/17 8:00:10
  • 首先要正名:是教学而非教育。教育是家庭用语,用在家庭适合,用在国家不适合。教育是家庭家长的职责。曾经我们是家国一体制,国家是大家长,家庭是小家长,用教育说还有点道理。现代国家,多为民主共和国,国家不再是大家长制,是民主共和制,国家的职分是教学而非教育。国家教育部、教育部长应改名为国家教学部、教学部长为好。

    育与学有不同的内涵内容,有取名学校为育校的吗?能叫学生为育生吗?养育与生育,一个教育部,一个教育部长能担当吗?名正则言顺。家庭职分教育,国家职分教学。不同质场,有其不同质能信息,是为依据。
    2017/3/17 7:34:39
  • 这不是个国情问题,也不是个态度问题,也不是个意识形态问题,是个认识问题:教育是什么?为什么?会怎样?
    2017/3/17 7:10:0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名张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理事成员,民间思想者,民间智库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创办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