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蒙古族宗教文化、英雄崇拜、科学信仰
2017-02-21
字号:
    信仰就是相信并且仰慕。其中,相信是基础,而仰慕包涵由于相信而产生的向往、追随、执著、喜爱、依恋、羡慕、敬畏、崇拜、景仰、遵循之意。

    据360百科“哲学概念”:信仰是心灵的产物,不是宗教或政党的产物。宗教或政党只起了催化剂的作用。没有宗教和政党,人同样可以拥有信仰。

    理解信仰是心灵的产物,信仰是灵魂深处的客观存在,这非常重要。当我们查阅有关文献或者在互联网搜索时,“蒙古族信仰”、“蒙古人信仰”几乎等同于宗教信仰;换句话说,除了宗教信仰,好像蒙古族、蒙古人就没有别的信仰,可见对蒙古族的信仰研究和宣传是非常欠缺的。信仰不是跪拜或者发誓就可以产生的,它只能通过对宇宙自然和人类社会运动规律的直觉、感悟、认知和深刻理解而自然形成,而一旦在灵魂深处真的具有了信仰,就不会因为其他目的而刻意演示给别人看。作为一个蒙古人,就我个人而言,不会加入宗教组织或政党组织,但是有自己的信仰。我觉得对蒙古族的宗教和信仰,应该分为不同层次来探讨。

    1、宗教文化

    蒙古族宗教文化具有开放、包容、平等的特征。据《成吉思汗箴言选辑》,在《大札萨》中就有“凡宗教,一律尊崇,且不得有厚此薄彼之行为”的法典条文。

    据中国民族宗教网《蒙古族的宗教信仰》一文:萨满教是蒙古族古老的原始宗教。萨满教崇拜多种自然神灵和祖先神灵。成吉思汗信奉萨满教,崇拜“长生天”。直到元朝,萨满教在蒙古社会占统治地位,在蒙古皇族、王公贵族和民间中仍有重要影响。皇室祭祖、祭太庙、皇帝驾幸上都时,都由萨满教主持祭祀。成吉思汗和他的继承者对各种宗教采取了兼容并蓄的政策。流行的宗教有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基督教、萨满教等。蒙哥汗时期,蒙哥汗和皇族除信奉萨满教外,也奉养伊斯兰教徒、基督教徒、道教弟子和佛教僧侣,并亲自参加各种宗教仪式。元朝时也采取同样的政策。元朝时期伊斯兰教徒的建寺活动遍及各地,基督教也受到重视和保护。国师八思巴曾向忽必烈及其王后、王子等多人灌顶。佛教取代了萨满教在宫廷里的地位。16世纪下半叶,蒙古土默特部阿拉坦汗迎进了宗喀巴的藏传佛教格鲁派。1578年阿拉坦汗和达赖三世索南嘉措在青海仰华寺会面,召开法会,在法会上索南嘉措被阿拉坦汗封为“圣识一切瓦齐尔达喇达赖喇嘛”,达赖喇嘛称号由此产生。此后,在明、清两朝的支持和提倡下,藏传佛教在蒙古地区兴盛起来。但萨满教在东部地区以祭祀、占卜、治病活动形式不同程度地幸存了下来。在清政府倡导下,整个蒙古地区大造寺院,雕刻佛像,绘制壁画,铸造神像以及各种金属工艺随之发展起来,宗教气氛,风靡一时。

    宗教与文化是不断融合发展的。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贾拉森在《佛教与蒙古民族文化的融合》中认为:中国佛教是深深扎根于中华传统文化的宗教。在传入中国的两千年中,佛教不断与中国固有文化碰撞、磨合、逐步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样佛教文化也已经成为蒙古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蒙古地区的佛教虽然属于藏传佛教,但它不是藏区佛教的附属品,也不是它的翻版。佛教在蒙古地区传播的近千年过程中和蒙古民族的传统文化融为一体。

    2、英雄崇拜

    蒙古族的宗教文化是与英雄人物的崇拜融为一体的。据《鄂尔多斯大辞典》成吉思汗陵祭祀篇概述:成吉思汗去世后,成吉思汗季子、大蒙古国监国托雷为成吉思汗建立“白色宫帐”(白宫),全国上下进行祭奠。所建的白色宫帐,成为“全体蒙古的总神祗”。成吉思汗祭祀,在内容上主要表达对长生天、祖先、英雄人物的崇拜;在祭奠形式上再现了蒙古民族古老的火祭、奶祭、酒祭、牲祭、歌祭等形式。人与自然和谐共处,是以成吉思汗祭奠祭词为核心的成吉思汗祭文的基本理念。蒙古族受这一理念的影响,形成崇拜大自然的共同心理和人与人和睦相处的基本思想。

    蒙古族的成吉思汗祭祀、苏力德(神矛、旗帜)祭祀等,主要体现的还是对英雄人物的崇拜以及对无畏精神的传承与弘扬。“全体蒙古的总神祗”的本质内涵,是对长生天、祖先、英雄人物的崇拜,这比宗教领域里对“神”的膜拜,要更理性、更可贵、更具人性化。恩格斯认为,“人所固有的本质比臆想出来的各种各样的‘神’的本质,要伟大的多,高尚的多,因为‘神’只不过是人本身的相当模糊和歪曲了的反映”。蒙古人对“天之骄子”成吉思汗的崇拜,就是对英雄人物所固有的本质的崇拜,是对人本身是自然界的产物的理解,也包涵着对长生天以及整个宇宙自然的好奇、向往、热爱、敬畏、仰慕之情。

    3、科学信仰

    蒙古族有宗教文化,崇拜英雄人物,更有科学信仰,而且应该特别强调蒙古族有科学信仰这一点。

    我们先了解一下“科学信仰”的基本概念。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陈先达教授在《科学信仰和宗教信仰的区别》中认为:马克思主义作为信仰和宗教信仰有本质区别。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是以事实为依据的信仰,是建立在规律基础上的信仰;宗教信仰是建立在“信”的基础上的信仰,我“信”因而我信仰。宗教信仰不追问“为什么可信”,而是“信”;科学学说不是问“信什么”,而是要问“为什么可信”。不能回答“为什么信”,“可信”的科学根据和事实根据是什么,就没有科学;而穷根究底地追问为什么信,为什么可信,信仰的科学根据和事实根据是什么,就没有宗教信仰。

    任何事物都是分为不同层次、不同阶段的发展过程。从宗教信仰、人物信仰到科学信仰,也是既有内在必然联系,又是分为不同层次、具有不同内涵的不同概念。我们应该意识到最基本的客观事实,即人本身作为自然界的产物,人的自身自然与外部自然都同样受自然法则的支配。不是人类想成为人类才出现了人类,而是自然法则决定了在自然界必然会出现人类;而出现了人类之后,自然法则依然在无形中决定人的命运并支配事物的发展变化。因此,有智慧、有灵性的人们,能够意识到自身有限的力量之外,在无形中还客观存在着巨大的能量。对此,从宗教角度来感知,就会有宗教信仰;从圣人天才的角度来应用,就会成为人物崇拜;从科学角度来揭示,就会成为科学信仰。当然,我们应该清楚,宗教和科学都是人的创造,宗教不是没有科学性,而所谓的科学也不是没有偏颇性,这些都是相对而言的。孙中山认为:“佛学是哲学之母,研究佛学可补科学之偏”。鲁迅说:“释迦牟尼真是大哲,我平常对人生有许多难以解答的问题,他居然早已明白地启示了”。

    我们所说的科学信仰,是信仰科学所揭示的不受如何地域局限、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真理或者说自然法则本身。自然法则是本体论层次上的客观存在,宗教和科学是认识论层次上的表现形式。对自然法则,老子认为是道法,释迦牟尼认为是佛法,成吉思汗认为是长生天,马克思认为是真理。这些都是探索、感知和揭示自然法则的一种角度和方法。那么,自然法则本身是什么?它在哪里?它能干什么?老子说:“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作为规律,“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作为能量,“绵绵若存,用之不勤”。马克思认为:“真理像光一样”,“真理是普遍的,它不属于我一个人,而为大家所有;真理占有我,而不是我占有真理。我只有构成我的精神个体性的形式”。真理寂兮寥兮,像光一样普照大地;真理不仅占有马克思,也占有老子、释迦牟尼、成吉思汗等古今中外任何人;老子道学、释迦牟尼佛教、成吉思汗文化、马克思理论等经典,都只是构成自己的精神个体性的形式,都只是在探索和遵循真理,而不是真理本身。我们是学习和掌握他们的方式方法,通过比较研究与集成创新,努力更接近与自然法则,最终感悟和遵循自然法则本身,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科学信仰。

    (本文为《讲好鄂尔多斯传奇故事》之十三)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信仰是心灵的自生质能”。
          赞同。人的自身自然具备这种“自生质能”的客观条件。
    2017/2/21 11:08:52
  • 信仰就是信且仰慕。其中,信是基础,而仰慕包涵由于信而产生的向往、追随、执著、喜爱、依恋、敬畏、崇拜、景仰、遵循之意。

    信仰是心灵的自生质能,不是宗教或政党的产物。宗教或政党起了载体与催化的作用。没有宗教和政党,人同样可以自生有信仰。

        理解信仰是人心灵的自生质能,信仰是灵魂深处的主观存在,这非常重要。
    2017/2/21 10:25:46
  • 真理寂兮寥兮,像光一样普照大地;真理不仅占有马克思,也占有老子、释迦牟尼、成吉思汗等古今中外任何人;老子道学、释迦牟尼佛教、成吉思汗文化、马克思理论等经典,都只是构成自己的精神个体性的形式,都只是在探索和遵循真理,而不是真理本身。我们是学习和掌握他们的方式方法,通过比较研究与集成创新,努力更接近与自然法则,最终感悟和遵循自然法则本身,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科学信仰。
    2017/2/21 9:53:11
  • 信仰不是跪拜或者发誓就可以产生的,它只能通过对宇宙自然和人类社会运动规律的直觉、感悟、认知和深刻理解而自然形成,而一旦在灵魂深处真的具有了信仰,就不会因为其他目的而刻意演示给别人看。
    2017/2/21 9:52:3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蒙古族,1960年出生。现在是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没有党派,认为存在区别于老百姓的各种党派的历史条件下,没有党派就是最大的党派;认为无须什么人、什么党派来代表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因为人民群众自己可以代表自己的根本利益。学习马克思理论与政治和党派无关,它所揭示的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编、著出版《我们最喜爱的马克思恩格斯名言》、《包海山论文集》、《以人为本,实现全面而自由发展》(获鄂尔多斯市第六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等书籍;发表《“现代马克思”或许出现在中国》、《灵气活化“资本论”——试让人类智慧最高结晶体现巨大经济价值》、《资本的信息结构及其功能研究——开发马克思主义经济价值的最佳途径》(获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颁发的第一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等论文。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