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穿越时空会情智,佛光灵性解诗词(二)
2017-02-04
字号:
    二、顺应变化,回归自然

    相对于执著和束缚于功名利禄等身外之物来说,能够以人为本是难能可贵的。而能够意识到自然法则在无形中决定人的命运并且支配事物的发展变化,能够顺应变化,回归自然,遵循客 观规律,那更是一种境界。李白在《日出入行》中的“草不谢荣于春风,木不怨落于秋天。谁挥鞭策驱四运,万物兴歇皆自然”;程颢在《偶成》中的“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 道通天地有形外,思入风云变态中”;朱熹《泛舟》:“昨夜江边春水生,艨艟巨舰一毛轻。向来枉费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这些都是对自然法则及其能量的一种感悟。

    远离红尘,净化心灵,寺庙是一个好去处。白居易《大林寺桃花》:“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程颢《题淮南寺》:“南去北来休便休 ,白苹吹尽楚江秋。 道人不是悲秋客,一任晚山相对愁”。宋之问《灵隐寺》:“鹫岭郁岧峣,龙宫锁寂寥。楼观沧海日,门对浙江潮。 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扪萝登塔远,刳木取泉 遥。 霜薄花更发,冰轻叶未凋。夙龄尚遐异,搜对涤烦嚣。待入天台路,看余度石桥”。孟浩然《题义公禅房》:“义公习禅寂,结宇依空林。户外一峰秀,阶前众壑深。夕阳连雨足,空翠 落庭阴。看取莲花净,方知不染心”。常建《题破山寺后禅院》:“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俱寂,但余钟磬音”。孙逖《宿 云门寺阁》:“香阁东山下,烟花象外幽。悬灯千嶂夕,卷幔五湖秋。画壁馀鸿雁,纱窗宿斗牛。更疑天路近,梦与白云游”。曾公亮《宿甘露僧舍》:“枕中云气千峰近,床底松声万壑哀 。要看银山拍天浪,开窗放入大江来”。杜牧《题宣州开元寺水阁,阁下宛溪,夹溪居人》:“六朝文物草连空,天淡云闲今古同。鸟去鸟来山色里,人歌人哭水声中。深秋帘幕千家雨,落 日楼台一笛风。惆怅无因见范蠡,参差烟树五湖东”。当然,寺庙只是一个道具,可以修禅打坐,也可以成为闲吟处。杜牧《江南春》:“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 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杜牧《念昔游三首》(其一):“十载飘然绳检外,樽前自献自为酬。秋山春雨闲吟处,倚遍江南寺寺楼”。

    摆脱官场束缚与压抑,隐居可以获得一些内心的平静。裴度《傍水闲行》:“闲馀何处觉身轻,暂脱朝衣傍水行。鸥鸟亦知人意静,故来相近不相惊”。权德舆《览镜见白须》:“秋来 皎洁白须光,试脱朝簪学酒狂。一曲酣歌还自乐,儿孙嬉笑挽衣裳”。张籍《与贾岛闲游》:“水北原南野草新,雪消风暖不生尘。城中车马知无数,能解闲行有几人”。陈抟《归隐》:“ 十年踪迹走红尘,回首青山入梦频。紫陌纵荣争及睡,朱门虽贵不如贫。愁闻剑戟扶危主,闷见笙歌聒醉人。携取旧书归旧隐,野花啼鸟一般春”。陶渊明《归园田居》(其一):“少无适 俗韵,性本爱丘山。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 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陶渊明《饮酒》(其五):“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望南 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从却道天凉好个秋,到长吁气一声吹灭,好个秋也不必说,其实都是刻意为之;而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则是一种自然状态 所以有人会效陶。曹邺《田家效陶》:“黑黍舂来酿酒饮,青禾刈了驱牛载。大姑小叔常在眼,却笑长安在天外”。

    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登山观海,是人与自然灵性沟通、交流、融合的通道和场所。李白“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 入名山游”。我们先来欣赏一组登山诗歌。李白《登太白峰》:“西上太白峰,夕阳穷登攀。太白与我语,为我开天关。 愿乘泠风去,直出浮云间。举手可近月,前行若无山。 一别武功去 ,何时复更还?”李白《赠孟浩然》:“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高山安可,徒此揖清芬”。李白《与夏十二登岳阳楼》:“楼观岳 阳尽,川迥洞庭开。雁引愁心去,山衔好月来。 云间连下榻,天上接行杯。醉后凉风起,吹人舞袖回”。云间连下榻,天上接行杯。由此容易理解李白的“清风吹歌入空去,歌曲自绕行云飞 ”。杜甫《望岳》:“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赵秉文《华山》:“石头荦确水纵横,过雨山间草屦 轻。未到上方先满意,倚天青碧看云生”。元好问《台山杂吟》:“山云吞吐翠微中,淡绿深青一万重,此景只应天上有,岂知身在妙高峰”。于良史《春山夜月》:“春山多胜事,赏玩夜 忘归。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兴来无远近,欲去惜芳菲。南望鸣钟处,楼台深翠微”。吴均《山中杂诗》:“山际见来烟,竹中窥落日。 鸟向檐上飞,云从窗里出”。沈佺期《夜宿七盘 岭》:“独游千里外,高卧七盘西。山月临窗近,天河入户低。芳春平仲绿,清夜子规啼。浮客空留听,褒城闻曙鸡”。王维《终南山》:“太乙近天都,连山到海隅。白云回望合,青霭入 看无。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袁枚《独秀峰》:“来龙去脉绝无有,突然一峰插南斗。桂林山水奇八九,独秀峰尤冠其首。三百六级登其巅,一城烟水来眼 前。青山尚且直如弦,人生孤立何伤焉”。黄遵宪《日本杂事诗》:“拔地摩天独立高,莲峰涌出海东涛。二千五百年前雪,一白茫茫积未消”。

    高山可以攀登,可以仰望,还可以倾诉与相对笑。李白《独坐敬亭山》:“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林则徐《望天山》:“天山万笏耸琼瑶,导我西行伴 寂寥。我与山灵相对笑,满头晴雪共难消”。孟郊“我执”时在长安登科后春风得意,超越后游终南山时悔读书。孟郊《登科后》:“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 一日看尽长安花”。孟郊《游终南山》:“南山塞天地,日月石上生。高峰夜留景,深谷昼未明。山中人自正,路险心亦平。长风驱松柏,声拂万壑清。到此悔读书,朝朝近浮名”。山里有 高人,别有天地非人间。唐代太上隐者《答人》:“偶来松树下,高枕石头眠。山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李白《山中问答》:“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 桃花流水杳然去,别 有天地非人间”。杜荀鹤《赠质上人》:“枿坐云游出世尘,兼无瓶钵可随身。逢人不说人间事,便是人间无事人”。登山并不显高,自我超越才能感觉到海阔天空,有无限可能性。苏轼《 题西林壁》:“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高山可以横看侧看,人可以进山也可以出山,可以从多种角度思考不同问题。方干《题君山》:“ 曾于方外见麻姑,闻说君山自古无。元是昆仑山顶石,海风吹落洞庭湖”。方干《题宝林寺禅者壁》:“邃岩乔木夏藏寒,床下云溪枕上看。台殿渐多山更重,却令飞去即应难”。海风能够 吹移昆仑山顶石,而山重却令飞去即应难。这种思维很奇妙。在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举办首届海峡两岸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座谈会期间,我用自己的名字写过一首诗《包海山》:“茫茫沧 海望无边,飞入群山浪惊天。奇思妙想动天地,容纳万象包海山”。台湾同胞很欣赏,认为只有生活在辽阔草原上的人们才会有这样的思维和胸怀。的确,如果想像一下,要是站在世界屋脊 喜马拉雅山,借着佛光灵性,搬起一群山体扔进东海去,激起惊天动地的浪花,扔出一个宝岛台湾来,那该是一种怎样壮观的景象?

    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林则徐“出门一笑莫心哀,浩荡襟怀到处开”。这可谓潇洒走四方。登过高山,再游湖水。苏轼《饮湖上初晴后雨》:“水光潋滟晴方好, 山色空濛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欧阳修《采桑子》:“轻舟短棹西湖好,绿水逶迤。芳草长堤。隐隐笙歌处处随。  无风水面琉璃滑,不觉船移。微动涟漪。惊起沙 禽掠岸飞”。张孝祥《西江月》:“问讯湖边春色,重来又是三年。东风吹我过湖船,杨柳丝丝拂面。   世路如今已惯,此心到处悠然。寒光亭下水如天,飞起沙鸥一片”。王宷《浪花》: “一江秋水浸寒空,渔笛无端弄晚风。万里波心谁折得?夕阳影里碎残红”。王籍《入若耶溪》:“艅艎何泛泛,空水共悠悠。阴霞生远岫,阳景逐回流。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此地动 归念,长年悲倦游”。杜牧《将赴吴兴登乐游原一绝》:“清时有味是无能,闲爱孤云静爱僧。欲把一麾江海去,乐游原上望昭陵”。李白《谢公亭》:“谢亭离别处,风景每生愁。 客散青 天月,山空碧水流。 池花春映日,窗竹夜鸣秋。 古今一相接,长歌怀旧游”。古今可以相接,天上人间情相连。秦观《鹊桥仙》:“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 ,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山高水长,海纳百川。山水间,清泉瀑布清澈壮观。李白《望庐山瀑布》:“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张九龄《湖口望庐山瀑布水》: “万丈红泉落,迢迢半紫氛。奔流下杂树,洒落出重云。日照虹蜺似,天清风雨闻。灵山多秀色,空水共氤氲”。香严閒禅师、李忱《瀑布联句》:“千岩万壑不辞劳,远看方知出处高。溪 涧岂能留得住,终归大海作波涛”。刘禹锡《竹枝词九首》(其七):“瞿塘嘈嘈十二滩, 人言道路古来难。长恨人心不如水, 等闲平地起波澜”。皇甫曾《山下泉》:“ 漾漾带山光,澄 澄倒林影。 那知石上喧,却忆山中静”。任何事物都是多种因素组成的,从不同的角度思考会有不同的感悟。清泉却忆山中静,瀑布终归大海作波涛,都是一种自然现象。我很喜欢老子很有 哲理的名言:“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孰知其极?”一切都在发展变化,好事可能变成坏事,坏事可能变成好事,谁能知道最终会怎样?我写过一首诗《莫论高低》:“人往高 处走,路险多碰壁;谁往低处流,化作彩云飞”。建造于鄂尔多斯西北部乌仁高勒五圣水之地的迪雅恩庙,是我国著名的四大上乐金刚之一,也是修习密宗学和练成神通的地点。我第一次沿 着深深的峡谷走去,看到两边的悬崖峭壁,看到峡谷阶地上建造的寺庙,觉得特别神奇,还写过一首诗《虚怀若谷》:“洪水清泉涤世俗,悬崖峭壁斩红尘。惊涛骇浪随它去,于无声处定乾 坤”。其实,无论是自然生态还是人文历史的发展变化,一切都是自然法则在于无声处所决定的,人本身所需要的只是虚怀若谷、顺其自然。

    参考文献:

    《中国古代诗歌联艺欣赏》,包海山选编,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01年。1

    作者:包海山,草野思想库理事会副理事长,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副会长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王林的倒下,是中国骗子市场的一大损失。7月16日我和两位嘉宾参与一档视频节目《大V来了》时我就直呼王林为“骗子”,不是从定罪意义上,而是在知识论层面上。他的身上,集合了民间魔术师、成功学导师、心理鸡汤师、占星术达人等多重光环。他成功地PK掉了同时代的严新、胡万林、赵群学、李一,站在神坛上供社会名流膜拜。这些信徒们自愿奉献财富,很难在法律上认定诈骗,但仍然不影响我们亲切地叫一声骗子。王林比江湖小骗子强太多了,他是权、名、利之间的优质润滑剂。跟骗子合影还要吹捧骗子的,要么是傻子,要么是骗子的同伙,这事儿还不算糗吗?

      昨天有律师说王林的故意杀人罪可能反转,作为多年从事刑事辩护的兼职律师,我保持观望。因为在没有接触到核心证据之前,谁也不能通过舆论下结论,想在舆论上为王林辩护的力气,可以以后用在法庭上。王林是否有罪,最终会有司法审判,我们也可以等待以证据支持的结论。法治社会,不必太担心拥有强大资源的王林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陷害,静候终局认定。但王林现象,不仅仅是刑事案件这么简单,他所拥有的社会关系和持续影响力,关涉信仰、道德、法律、传媒,是这二三十年来中国社会价值观畸形的一个表征,这值得所有人反思。
      2015年7月21日晚初稿,7月22日晨改定
    2017/2/11 12:20:16
  • 嗯?这里提到的“仁波切”,又是哪路神仙呢?
    2017/2/11 12:16:41
  • 那些与王林过从甚密的人,其实都是非常成功的人士,他们的智商和情商有问题吗?当然没有,很多人的智商和情商还都有过人之处。但他们结交王林的动机是不一样的。与王林合影的某些高官,他们有求于王林,不为名利,甚至不想被人知道。他们就是把王林当作可能有特异功能的保健医生。并不缺医疗资源的官员,也会遇到一些现代医学不能解决的问题,于是能治病的气功应运而起。当时,大学者傅懋勣病重,有人帮他找高人,打探下来的结果是,有本事的大气功师,都被瓜分完毕,好不容易找到一位,“大师”一听说病人只是个知识分子,就推说没时间,他还有外宾和首长要看。

      前段时间,党报曾发过一组令人惊叹的调查数据。国家行政学院主持的对900多名县处级公务员的调查发现,只有47.6%的公务员不迷信,半数以上的县处级公务员相信面相、周公解梦、星座预测和求签等。这说明意识形态领域的堕落,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落马高官中,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宋晨光、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江西省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丁鑫发、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等都与王林有密切交往。官员希望王林有神秘力量“加持”,王林把官员们当作靠山,出了事有人罩。

      与王林合影的演艺明星,他们在王林这里寻找到他们空虚的精神世界里的一种依托。如果你知道李连杰跟达赖的密切关系,就很好理解他们为什么会供养仁波切,他们为什么会信奉王林。当真正的信仰缺位时,邪教和怪力乱神就会占领市场。中国没有出现过像西方基督教一样根植于社会成员内心深处的信仰传统,佛教和道教的兴起也是与统治阶级的意志有关。在演艺圈里成功的人,不乏名利双收,与其说他们是去找王林探寻生命和人体的秘密,不如说他们是去寻觅被感官刺激的身体和空虚的心灵的寄托。只是,他们无从判断“大师”的法力,只能靠娱乐圈的口耳相传。王林大师有足够的逼格,满足他们的虚荣。
    2017/2/11 12:11:18
  • 吴法天:“大师”王林病亡,哪些人松了口气?
    2017-02-11 08:29:02  来源:法天说法

          王林,1952-2017
      2017年2月10日16时17分,被告人王林因患ANCA相关性血管炎、自身免疫性周围神经炎,导致多器官功能衰竭,经抢救无效在医院死亡。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表示,将对王林及其违法所得和涉案财产等相关事项依法作出裁决。
      回顾王林的一生,可谓跌宕起伏,他曾经的“辉煌”,广泛的人脉,被吹嘘的神功,都没有能庇护他,终究难逃法网。2015年7月15日,王林因涉嫌非法拘禁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同年8月20日被逮捕。2016年11月11日,抚州市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王林犯非法拘禁罪、诈骗罪、非法持有枪支罪、行贿罪向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在法院审理过程中,因王林患有严重疾病,无法出庭,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1月10日决定对王林取保候审。今天的病亡,说句得罪“大师”朋友们的话,这个结果是让一些人松了一口气。

          2015年7月21日,我写过一篇《与“大师”王林合影是因为好奇吗?》,7月22日写了《王林是连接权钱的一个桥梁和纽带》。
      今天吴晓波公共微信发表了一篇原创,题目是《跟王林合影是多糗的事》。文章前半部分都在说对气功和特异功能要有“敬畏之心”,并说对生命的好奇是与生俱来的本能。做完这些铺垫后,吴晓波的重点意思已经呼之欲出,其原话如下:“与王林合影的每一个人,都没有被嘲笑的必要。所有去见王林的人,都是对生命本身有好奇的人,如爱因斯坦而言,他们对人体的秘密和未知之事存着一份探寻的热情。他们也许去错了地方,见错了人,好奇害死猫,但天大的好奇,也不至于害得自己脱掉了内裤。”
      与“大师”王林合影是因为好奇吗?王林的朋友圈有达官贵人、影视明星、商贾富豪,但毫无疑问,是所谓的中国“上流社会”的缩影。空盆变蛇等民间技艺,并不是“绝学”,很多魔术师都会,王林的骗术也不高明,但就像电影《道士下山》中的主人公一样,特殊的环境和际遇,成就了一个所谓的“大师”传说。肇始于八十年代末的气功热诞生了很多“大师”,而有名流背书的“大师”,是精英阶层的内部小范围资源,就像特供一样,与屌丝无关。吴晓波把精英阶层说得这么清纯可爱,令我对整件事情疑窦丛生,充满了好奇心。
    2017/2/11 12:09:10
  • 昔日只有贫贱到没有一丝尊严的父母,才会以残忍割爱的方式与幼子分手,以期用这唯一的办法稍稍扭转一下骨肉的命运。但这孩子的不幸,却是由父母的金钱堆建(体制内吃香喝辣,小孩送到国外照样分享国内的公费医疗),不是贫贱而是富有版的“忍痛割爱”在这片摆脱了贫困却跪下去的土地上频繁上演,只有一个目的:换掉母语,为换掉国籍、最终换掉文明打基础。

      我们看到,父母思维的一个岔口,便决定了孩子人生的方向,这般教育的孩子再生出下一代,与母文明的割断便“大功告成”。表层就是这么一点点(一代代)渗透下去,一层一层取代核心,尤其当表面这层力量是如此之大,有内外力量的合谋,有向纵深推进的步骤和计划,有从没有改变的方向。

          我旅法时在电视上看过一个有关中国的报道,镜头对准又变回“十里洋场”的上海(至少报道在重塑他们理想的上海)。记者采访一群上海白领小资,他们不是基督徒,但圣诞夜纷纷赶往教堂,好似这样贴一贴也赚足面子。

          镜头下,一张张脸在宣道声中故作矜持、模仿出信徒状,无比荣光地将此作礼物殷勤地奉献给西方记者,一举一动都意在表现法租界丝毫没有拆除的必要。镜头一转,一个全身“奢侈品”、头发金黄、外企秘书类的上海女人得意地告诉采访者:我老板说我长得一点不像中国人。

          下一个镜头是一处为结婚仪式特建的假教堂(十万元婚礼的布景之一),结婚者不是信徒,但要举行教堂婚礼。于是一个外国年轻人扮成假神父,在“婚礼进行曲”中为一对中国年轻人主持了西洋“宗教婚礼”。从上帝到神父,从祈祷词到誓言,全成了电影道具,在这部世所罕见、自导自演的膜拜电影中。注视着这一切的西方人,从那个到上海谋生的年轻白人到西媒记者,一定觉得要那个有实体边界的租界干什么,精神的租界广大无边,拆都拆不掉。

          当上海人觉得霞飞路(以法国远征将领的名字命名)比淮海路风光的时候,时代迷雾之下是跪下来的心。心如果跪到底了,一切都无可挽回,只能由它去化为灰烬,再期待着涅槃。

          但愿这数月所见只是一把大火便化为灰烬的浮皮,孕育着新的涅槃。
    2017/2/8 13:35:59
  • 词语的侵占和命名权的脱手后脚追着前脚,神不知鬼不觉为已经苍白的自我意识褪去最后一点颜色。冷兵器时代需要万千铁蹄、千万头颅都未必能征服的东西,如今拱手奉上还嫌不够快。话语战场的打劫,词语冲在最前面,如果被攻的上层建筑没有“主人意识”,那词语的尖兵有如铁马金勾驰骋在没有任何防御工事的草场,攻下一个个符号堡垒,文明符号的失手将是多米诺式的,每一个符号的倒下,都是一片人心。由此西方从不大张旗鼓推动民间外语教育,而由“教士们”严密掌管精神食粮的进出。

          我们在嘲笑美国人民连上海在哪里的常识都不知道的时候,要明白这绝不是“精英”的疏忽。词语的留守直接折射的是一国上层建筑的“主人意识”,一个丢弃命名权的文明,是其上层建筑早就有表无心,随处贴附,失去了使命。

          有乐观者可能会说,这仅仅是表面一层,中国人骨子里不变。

          我新近看牙,遇一对母子。母亲心急火燎,因儿子放假马上结束而牙还没治好,只能与医生商定先上药再由新加坡寄宿学校的校医善后。男孩才小学三年级,躺在治疗椅上说校医不会管,哀求母亲不要再把自己送去。那独子的爱母这时却显出异乎寻常的坚定:你必须去读,不去前面两年就白费了。我问白费了什么?女人不打弯:外语。

          我说为此让孩子这么小便独自在外,与父母天各一方,岂不残忍?女人的脑子仿佛被什么力量钉死在那里:那是必须的,他已经英语十二级了,他是不会回来的,他要一直读到大学,否则前功尽弃。那字字句句都在说不在于他愿意不愿意,而在我有没有钱供。我和医生想到这残酷、疯狂、独断、连人的正常情感和逻辑都被偷换掉的育子计划,面面相觑。
    2017/2/8 13:33:48
  • 我举个例子,西人做这种事步调一致和自觉主动足以让中国人冒冷汗。某年台湾导演侯孝贤在戛纳举行记者招待会,回答问题时他说到自己是中国人,他的法国翻译却故意译成“台湾人”。多年过去,身在现场的我,对问答的来龙去脉已记不清了,唯有那个法国翻译的反应历历如在目前。

          易名之令人不察全在于词语的悄然潜入,不需要看得懂、听得懂,只要遍布眼耳,它自会作用人的潜意识,然后由被作用之人自己动手。

          我去某大众商场,所谓“大众”就是里面多为实际买客,“未上档次”意味着一楼最佳销售位置上中国品牌和中文还有一席之地。转悠期间商场的喇叭里一刻不停地播放英文歌曲,我好生奇怪,因为在场的买卖之人听得懂、爱听的恐怕只手可数。那么为什么播放呢?问了好几个售货员,没人听得懂,也没人知所以然,甚至不明白我的问题,好像这背景音响从来就应该在那里,要什么理由呢。

          谁在播?又谁在听?一切都并不需要“美”来决定,也无须知道为什么,一如满大街褪掉本色的黄毛。“无主”时代的特点是人人模仿,却并不知追到的是什么。

          就在这两天,有一法国汉学家来华,下飞机不足48小时,已被大街小巷的圣诞标志和硬做起来的节日气氛所震惊(我进的很多店都搞庆圣诞打折)。他每隔年把都会来一次,这个国家蜕变(脱掉自己的皮套上别人的皮)的速度每一次都突破了他的预计。他得出结论:软实力与西方还是差了一大截。此乃客气话,赤裸裸的话是文化上已被征服。

          “无主”时代何来丁点的软实力?软实力可不是来自GDP,更不会有了硬实力便自动到来,它与自我意识暗暗相连,没有自我意识和由之产生的主人意识,万千黄金也提升不了软实力。如果说北京作为一个大都市,要国际性,搞点圣诞气氛凑凑趣倒也罢了,我所在的这个南方城市,外国人数得过来,也是张灯结彩,说追风凑趣都解释不清何来如此谄媚。说“谄媚”其实不准确,谄媚来自小人,出现在眼前的这些无法解释的怪诞却出自自我意识的空白,而自我意识是可以被一点点越褪越白的。
    2017/2/8 13:30:49
  • 西方传媒——从新闻媒体到电影、出版、博物馆——对外的行动大方向都是默默协调的,我在以前的文章里试着分析过2008年以后的对华动向。

          这个青铜展是送中国的一份礼,与之前一个茶展还要搬出艾某某暗搞中国不同,这次暗手基本收起,还送了一份我以为不小的礼。看得懂的人就会明白这礼可真是不小,绝对破天荒,只怕从不懂细节控制的中国人视而不见,根本不解送礼人良苦用心。我观中西关系得出文化交流的终点站是误会,不是悲观,而是现实的考量。中国人时常打不觉礼不察,对西方究竟如何根本无所谓,他能吸收进去的实际上是头脑里需要的那个“西方概念”。

          那么这前所未有的礼是什么呢?就是一个名字。在这个展览的解说词中,组办者特意以中国拼音的方式改变了他们历来对西藏的叫法。当我看到不是Tibet而是Xizang出现在解说中,惊得倒退了两步,这是我在这个国度经年累月遇到的第一次,且一反常规。什么叫“细节的专制”、“温柔的独裁”?命名权实乃其中绝不放手、有设定人群思维参照物作用的专权之一。

          反观我们自己的外宣媒体:Tibet,Tibet,叫得不亦乐乎,生怕对不上人家的叫法。Tibet是西方近代涉足(他们自称“发现”)西藏时的命名。1949年以后,中国定下译名以拼音为准,比如Beijing、 Xingjiang、Shanghai,只保留了一些原殖民地的叫法,如Macao,Hongkong。西方各国也一点点不得已随大溜,如法国人陆续以Beijing取代Pékin,但对澳门、香港和西藏这几个地方的叫法始终不变。为什么?因为命名权是所属权的一部分,在民间潜意识里,名字与主人是连在一起的,易名就是换了主人。

          所以“世界统治集团”这帮篡变的行家里手,深知欲窃其魂,必先去其名。西媒已成功地用偷换概念的方法为大陆之外的中国人易名,在涉及香港、台湾居民时统一而默契地避开中国人三字,久而久之“香港人”、“台湾人”从概念之内的概念变成“全概念”,从区域名实际变作国籍名。民众思想被暗暗移变,名词、名字功不可没。
    2017/2/8 13:27:07
  • 我这些年旅法就亲眼看到他们经常偷拿中国人的创意和技巧,从养珠到制瓷,发一本护照就把中国智慧的结晶拿走了,偷得隐蔽拿得巧,只窃必窃的,重新包装,然后把被窃者抹得不存在。欧洲文明所谓断代断得六亲不认,然后回头臆造一个理想祖宗,就是这么断的。

          我不是说中国人也得这么绝,但肚大能容也别供奉人家的祖宗,别把浮皮扯来披挂,自己动手覆盖自己的文明符号,改名换姓把自己撤了,然后披着覆盖自己的那层新皮,撞骗自己“一个世界一个梦想”。

          有人教导他们这叫“开放的胸襟”,说中国历史上最值得炫耀的唐朝之伟大就在“开放”,好像一个帝国是“开放”打下的。李世民还是不够前瞻,早知今天的“伟大进步”,何不当年就用胡文代替汉字,不就开放到头、进步到底、一了百了了?如此解释历史最初不知谁定下的版本,反正我逛过的大小博物馆,凡涉唐朝,繁荣强大皆与“开放”有关。这让参观中的我时常突发奇想,莫不是今人想让历史轨迹直通指定的方向,潜回唐朝修改了一连串细节,以致眼前所示不是追记过去,而是回到未来。

          常识告诉我们,在近现代工业化使外部资源市场成为致富的重要因素以前,一千多年前即便已有驼峰马背上的“世界”贸易,富强也不可能直接是“开放”的产物。倒不如说创造财富的能力较周边强,远道四围来“蹭饭”就多,一如今天欧美挡都挡不住的穷邦移民——西方文明的终结者。那次“被移民”对华夏文明的品质构成致命影响,只不过要到几百年后从宋人手上失国才彰显后果。
    2017/2/8 13:21:56
  • 边芹:我所见的中国,词语的篡变
    北京论坛  2017-02-08

          我最近走在南方某城的大街上,一眼扫过去,不说满大街漂染的黄发,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都褪其本色,余下的可想而知。

          预计“乌发如漆”、“青丝成雪”、“绀发垂云俱弱冠”、“待你青丝绾正,铺十里红妆可愿”这些词句将从汉语语文中消失了;也不说上天入地躲不掉的洋面孔广告——标志、面孔、硕大无比、无处不在,卖货是次,入主为真(人面与崇拜,古人都懂的事),堪比一支直捣腹地的军团;就说店铺的名字,恐怕也比三十年代半殖民地的上海要洋化,洋化不光是西洋化,还有各种回教标志的阿拉伯化(北京连东来顺都涂成绿色写上阿拉伯文),令人不知走在一个什么文明的土地上。

          店名有直接用外文的,有些小店主估计未必通晓外文,拷贝下来就贴上去了,西洋字母居多,但也有方块字:韩文,与清真有关的则直书阿拉伯文。别的国家都是外国侨民移居带进另类文字,我们是自己请进来。

          我所住的这条街因为毗邻一所大学,一条街半数店铺招牌只见洋文,足见选拔出来要送进“精英”行列的年轻人之取向。大店则越“高档”的外文越多,有些大商场、购物中心整层楼不见中文。

          在京城屡见此景,以为外省略有逃脱的可能,错,且大错特错,那是走得还要彻底。我曾在北京王府井百货大楼一层徘徊,转了一圈问自己这是到了哪国?那夹在外文汪洋中的小小张斌贵纪念廊,简直是对这个时代的莫大嘲讽。
    2017/2/8 13:18:26
  • 远离红尘,净化心灵,寺庙是一个好去处。白居易《大林寺桃花》、程颢《题淮南寺》、宋之问《灵隐寺》、孟浩然《题义公禅房》、常建《题破山寺后禅院》、孙逖《宿 云门寺阁》、曾公亮《宿甘露僧舍》、杜牧《题宣州开元寺水阁,阁下宛溪,夹溪居人》等。
    2017/2/7 15:30:19
  • 《文选#左思<吴都赋>》:“习其弊邑而不睹上邦者,未知英雄之所躔也。”
    2017/2/7 14:18:5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据有关资料,我国目前已经提出专名的地方学有北京学、上海学、香港学、澳门学、台北学、闽南学、晋学、武汉学、南京学、西安学、青岛学、开封学、温州学、鄂尔多斯学、扬州学、泉州学、洛阳学、三峡学、广州学、杭州学等。中国地方学方兴未艾,以后还会出现很多。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需要各个地方学的研究成果,集中展现在同一个互联网平台,发挥整体正能量。我们应该努力使更多的人们,能够静下心来,深入思考问题。提高全民素质,使更多的人们认识和把握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这或许就是地方学研究的宗旨。联系邮箱:baohaishan1960@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