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国退民进才是真正的与民争利
2016-12-07
字号:
    “国进民退”和“与民争利”,“国退民进”和“与民让利”,是十多年来两组长盛不衰的舆论热词。

    无疑,“国进民退”和“国退民进”中的“国”,是指国有企业, “民”是指民营企业(私有企业)。

    “与民争利”和“与民让利”中的“民”,很多人,将这个“民”理解为他的本意,即人民大众、普通老百姓。那么在他们心里,就会认为“国进民退”、“与民争利”,是国有企业与普通老百姓争利;“国退民进”、“与民让利”,是国有企业与普通老百姓让利”。

    事情果真如此吗?

    “国进民退”和“国退民进”,其实讲的是市场份额谁多谁少。

    对于同一市场,其市场份额,国企多占点,或者民企(私企)多占点,对广大工薪阶层拿工资来说,并无多大区别:在市场竞争中,同地区同行业的国企与民企(私企),待遇差别不会大到天差地别,其他成本也是如此;对广大消费者来说,也没有太大差别:同地区同类型同品质的产品,价格也不会天差地别。

    但是,市场份额的大小,直接决定了利润的多少。所以,市场份额国企多占点,或者民企(私企)多占点,所影响的,其实是国企所有者获利多,还是民企(私企)所有者获利多。

    企业利润都是属于企业所有者,真正得利的是企业所有者。国企的所有者是全体国民,由政府代管;民企(私企)的所有者,是私人老板。国企的利润属于全体国民,民企(私企)的利润属于私人老板。

    国有企业的利润,和民营企业(私有企业)的利润,于国于民,两者有何区别呢?

    国有企业为全体国民所有,所得利润,除经营留存用于再投资外,剩余必须按法规上缴国库,由政府代为管理使用,主要用在提供社会公共产品方面。在现今大环境下,虽然免不了国企管理层大吃大喝浪费掉部分,也难免国家在使用时,被官员贪污、三公挪用掉部分。但是,总有相当部分,是正真用在国防军工、教育科研、环保卫生、水利路桥等国计民生上了的,是造福了全体国民的,绝不会被完全贪污、三公掉。即使被贪污、三公掉的部分,也有国家诸多相关法律法规的禁止、打击,因此被举报被查处、身败名裂、丢官坐牢者不在少数;况且有时还能追回部分。

    民营企业(私有企业),为私人老板所有,所得利润,按现行法规属于私人老板。是否留存部分用于经营、再投资,是否全转到个人名下,全在他私人老板自己。通过利润分红分配划到私人老板个人名下后,他用来买房囤积抬高房价,他用来投机炒作日常食品,搞出蒜你狠、姜你军、豆你玩、糖高宗、苹什么、辣翻天、猪你涨等等,他用来炒股坐庄拉高砸低,他用来包二奶养小三,他用来行贿、围猎控制官员,他用来雇佣流氓枪手,他用来收买无良专家学者制造歪理邪说,他用来大吃大喝奢侈糜烂,他用来出国买奢侈品、买豪宅、买游艇、买私人飞机,他将之投到拉斯维加斯豪赌,他将之转移到国外举家移民……你管得了吗?法律管得了吗?政府管得了吗?统统都管不了,谁也管不了!

    国企的利润,是属于、用于全体国民的,我们只需将国企按市场化规则,和现代企业制度进行规范化经营管理,并进一步做好业绩考核与监督就好了。民企(私企)的利润,全部属于只占全体国民极小比例的私人老板所有,完全不受外部限制,根本无法阻止被用于满足私人老板们的极度膨胀的个人私欲。

    可见,对于同一市场,如果“国进民退”--国企获得更多份额,就会有更多的利润投入到国计民生中去,全体国民都会更多的受益,只是占人口极少数的私人老板们赚的钱少了;如果“国退民进”--民企(私企)获得更多市场份额,就会有更多的利润被用来满足私人老板们的私欲,政府能投入到国计民生中的资金就会大幅缩水,除资本家外,全体国民都会利益受损。

    现在,我们就清楚了,长期以来,一直被批评为挤压民营企业(私有企业)生存空间,被批评为“与民争利”的“国进民退”,其实是国有企业--全国民众,向民企(私企)--私人老板们争利,是为全体国民增加福利;同理,被称赞为“与民让利” 的“国退民进”,其实是国有企业--全国民众,给民企(私企)--私人老板们让利,是削减全体国民福利。

    可见,媒体上专家学者们说到“与民争利”和“与民让利”时,这个“民”字,其实是民营企业(私有企业)的缩写--背后代指的是民企(私企)所有者:私人老板!

    因此,如果我们把“与民让利”、“与民争利”的“民”回归他的本意--人民群众普通老百姓的话,那么,“国进民退”则是完全的“与民让利”,而“国退民进”才是真正的“与民争利”!

    这么多年来,这薄薄的一层,如此简单的逻辑,明白的人却并不多--许多民众误以为,国进民退、与民争利,是国企在与全体国民争利!为何有这种错误观点?

    因为中国的资本家集团,掌控者很多主流网络媒体,豢养着很多专家、学者。他们利用话语权和媒体渠道,故意偷换概念、混淆是非,长期性的、误导性的向民众宣传灌输所致。

    这些资本家、媒体、专家、学者,他们颠倒黑白、愚弄大众,又是为什么?为国有企业私有化造势!以达到国企全面私有化的目的!进而为土地私有化、中国全面资本主义化铺路!若果这些目标达成,受益最大的当然是中国的资本家集团,及其豢养的这些专家学者。

    近些年来,由于呼吁国企全面私有化和批评国进民退的舆论,及政策问题,国民经济中,国企已被逐步削弱!2010年至2014年,中国大陆企业法人中,国企数量增长不到1.5万家,数量占比从3.83%下降到了2.48%,同期,私有企业增长76.1%共390万家,数量占比从78.65%增长到了85.03%。国企在就业、商品制造等国民经济总量中的贡献与控制力在下滑。以至于2016年1月份以来,中国资本家集团通过大幅减少投资,要挟政府得以成功,详情见《中国资本家集团正在制造经济危机要挟政府、中共》、《中国资本家集团要挟政府成功,获免死金牌》。

    并且,私有企业一直是侵害员工合法权益的重灾区,详见《每年侵害职工权益私企超过10%》。

    

    现在进行的混合制改革,如果只局限于国企,未来没有大力转向私有企业,那么,国企被全面私有化就会被达成,除开资本家和其豢养的专家学者外,全体国民都将蒙受巨大损失!

    本文原于2014年2月下旬公开发布,本次是修订后重发。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李扬:
    在短期内总体杠杆率难以降低的情况下,实现杠杆率在部门间的转移是降低风险的重要手段。央行承接、政府承接、债转股和不良资产证券化,是杠杆转移的三条路径。由央行或政府介入来推行杠杆转移,必须处理好当下和未来的关系。而在实施债转股和不良资产证券化的操作过程中,应严格遵循市场规则,在法治的框架下组织实施,防止“僵尸企业”鱼目混珠和“逃废债”等“败德”行为发生,是其成功的要点。不能把债转股变成国有企业“最后的盛宴”。
    李扬:去杠杆并不意味总体杠杆率下降。 仔细读能读出点不同的味道。
    因为没钱给闹的,杠杆没法降下来,既然实际上降不下来,干脆就说它的合理性。因为生活就象。。
    2016/12/15 23:11:22
  • http://news.163.com/16/1214/21/C89BJFFS000187V5.html
    李扬:客观全面看待中国债务问题
    2016/12/15 23:00:15
  • 国,是航母、是旗舰;民,是护卫舰、战斗舰、补给舰等等各种各样功能的中小型舰船。国、民互相配合形成密不可分、牢不可破的整体系统。就像一支攻防兼备的完备的远洋舰队。
    2016/12/8 14:19:16
  • 进退,就好比人的呼吸,呼吸得当有益健康。国与民就好比用于呼吸的嘴巴与鼻子。用什么呼吸、怎么呼吸、什么时候呼吸,真正研究起来是有一套完整健康方法系统的。
    2016/12/8 14:11:48
  • 进、退,审视的不是动作的方向,而是动作所带走的内容。
    2016/12/8 14:09:12
  • 负债率100%理论上是破产的。但平均己是131%了。实际破产负债率应远高于此数字。银行再通过利润去冲销,普遍银行负债率一般转全民负担,因为理论上我国国有行是永不破产的,或者通过增发去抵。
    一个亿万资产所有人如果破产,并不仅意味他自身破产,而且意味广大默默无闻的接盘侠们承受同等的债务。当然还有本身债务链的传递。
    这就是“大而不能倒”可以绑架社会的原因。
    2016/12/8 13:59:07
  • 中国有的较多的是全民国企,和全民私企。
    有业主和经理人为民代执。拿走利润留下债务。
    2016/12/8 12:50:48
  • 因为占了博主宝地,发一个相关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李扬认为,我国负债部门中,问题最大的是非金融企业债务,其债务率2015年底高达131%。海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姜超表示,经测算,2015年底中国全社会负债率为248.5%,其中企业部门为127.8%,是高负债率的主要原因。
    那么,这些企业算银行股东的国企,还是银行资金来源的全民企业?
    盈利的所得自是归企业主所有。负债破产债务是留给全民的。
    2016/12/8 12:47:00
  • 针对明亡,我们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分析。
    无论是军事,还是经济,或者工业。如果与流民还是小冰河气候下的北方游牧民族。明政权全部都是辗压的姿态。完全是小米加步枪与几百万正规非正规军的区别(正规军打完了)。
    商君书的弱民是以这种状况为研究对象的。如果写作豪绅仕族太敏感。
    这里应有一种该出现而未出现的现象,以豪绅大族藏兵于民,多中心的节节抵抗的人民战争汪洋大海。
    史书里见的却是无限多的屠城,有组织地武装军队对散兵游勇的抵抗,杀光就行了。
    2016/12/8 12:33:41
  • 针对教科书讲的明朝税率过重,导致人们愤而起义的老套说法,黄仁宇在其著作中进行驳斥,明朝的税收存在过低而非过重的问题。他先指出,明代除了运河沿岸及北京南京附近,其他地区几乎没有商业关税。在明朝大多数时候,全部工商杂税收加起来,岁入也就三百多万两白银,其中市舶税不到10万两。
    这个数额相对于贸易流通量低的惊人.
    朱相在回答中国高税时,回答是返拨给地方,再回流百姓.
    而明地方政府所得应与那三百万成比例.
    而大批中产官商三十税一至免税.
    因为土地的投献的普遍性不难类比商业的挂靠.那么最底层的少数商人基本可以去破产了.
    基本可知明代未投献未挂靠的百姓的生存环境.
    2016/12/7 21:41:31
  • 复社,周顺昌,毛一鹭,明财政危机,商税.
    2016/12/7 20:55:17
  • 这篇文章指的民是人民,国家代表人民。民营企业这个词的民,代表的不是人民,是人民中的少数人,老板阶层。
    2016/12/7 15:25:3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网名草根陈劲松,财务、经济管理专业出身,金融类中级经济师,中级会计师,金融行业从业5年;屌丝,打工者,夹心层;看《南方周末》6年,再看四月网、草根网等至今。时常思考人生的意义,爱关注身外之事,爱想“应该是什么样”。主要作品是《净利润新分配法收入分配制度》及相关评论等。另有酱油诗若干,以自娱自乐,贻笑大方。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