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易经》其实不稀奇(12)
2016-12-03
字号:
    最后的话

    《易经》原本是一种宗教。

    但是,正像所有的宗教中都包含着哲学与科学一样,由于宗教本身,就属于人类对于客观世界的认识、探索、与臆想,而《易经》这种宗教,对于客观世界的认识、探索、与臆想,相对又更客观、更理性一些,所以,她的哲学性的成份就更多一些。

    但是,她里面的迷信成份也是不少的。

    而我们今天学习《易经》,当然不是要学习里面的迷信,而是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所以,我们在这里只探讨了《易经》中的基本理论,也就是她的“道”的部分,至于她里面的“术”,也就是所谓的占卜、算卦之类,笔者不懂,也不想懂,就留待有兴趣的道友们去发挥吧。

    在讲完了正题之后,最后总免不了要说一些总结的话,诸如比较呀、展望呀之类的。这里,我们就依照规矩,来一些比较与展望吧。

    一、比较

    比较,实际上就是定位,就是为了切实地认识这个东西,而给这个东西设置一个参照物,也就是一个背景、坐标、或者参照系。

    《易经》是一种文化,是一种民族性的宗教文化。那么,要给她定位,给她设置坐标和参照系,我们就只好寻找其他民族的文化、其他民族的宗教了。

    目前,世界上有西方的基督教、阿拉伯的伊斯兰教、印度的佛教这三大教。

    中国的《易经》,从春秋时代,就开始发生了分裂,演变为后来的儒教和道教。

    而儒教,实际上就已经不是宗教,她实际上是极端反对宗教的。

    正是在儒教的打压下,道教后来就竞争不过外来的佛教,真正成了媳妇坐上席,小姑端盘子。

    这其实不是中国的道教在理论上斗不过人家,而是因为,中国有才华的人士,都皈依了儒教。道教,只是社会的下层,一些不得志的人士寻找心灵慰藉的地方。

    相对地,不远万里到中国来传教的印度佛教人士,他们不仅志向高远,而且,他们若是没有才华,也到不了中国来。所以,他们在发展的活力上,就相对道教具有天然的优势。

    另一方面,儒教人士,也乐见得佛教与道教竞争。反正儒教不可能占据所有的文化阵地,如其让道教躲藏在角落里养精蓄锐,慢慢做大,说不定,哪一天一下子起来,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不如让一个外来的、没有什么根基的教派、来将她平衡一下,这样,就可以减少儒教社会潜在的威胁。

    从文化性质上说,佛教更加平和,道教更加具有抗争性。佛教讲究的是不争,是自我超脱、无我无相;道教表面上讲无为,实际上是讲柔能克刚,讲究的是平衡,是天下自有公理在、大路不平众人踩。这也是儒教和官方打压道教,支持佛教的原因。

    佛教与《易经》都属于东方文化,都是宏观性地看问题。

    但是,就佛教对世界认识的广度与深度,她是与《易经》不可同日而语的。

    佛教中有三界之说,有六道轮回之说,这在《易经》中都可以找到影子。

    佛教中的无我相、无众生相,这可以看作是《易经》之《河图》中,三个五之间的相互叠加与混淆。

    佛教与《易经》的最大区别,就是佛教中没有“中”,而《易经》中有“中”。《易经》之《河图》《洛书》中,都有一个阳五,作为存在与变化的枢纽。而佛教没有。

    总的来说,《易经》有视域,有焦点,看问题是恰到好处;而佛教,显然是过于远视,以至于有视域,无焦点,只是看到许许多多的重影,却抓不住一个实在的、可以细细分析与认识的具体对象。

    印度有佛,日本有天皇,而中国有皇上(中央)。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

    总的来说,东方没有神。东方人的世界观,都是客观的,不是主观的。

    但是,同样是客观地看世界,中国人有焦点,视域是适中的。所以,中国人把人看成人。只是因为某人位居中央,所以,就比较尊敬他而已。这就是中国皇上的来历。

    而印度人和日本人,都没有焦点。

    印度人的视域过广、过远,他们没有焦点,看不清具体的人,却又觉得那个人值得尊敬,所以,他们就把那个人当成佛。

    日本人的视域过窄、过近,他们同样没有焦点,看不清具体的人,但是,他们明显觉得,这个人就是个人;可是,这个人又行的是非人之事,他做的是老天爷才能做的事。所以,这个人就是天皇。

    随着西方殖民主义的到来,西方基督教也来到中国。

    基督教分为许多教派,但他们都有一部共同的《圣经》。

    《圣经》是犹太人的作品。而作为西方文化,《圣经》并没有资格与中国的《易经》平起平坐。

    中国的《易经》,在六七千年之前就产生了。而六七千年之前,《圣经》在哪里呢?

    三万年之前,中国产生了蛇图腾,而欧洲产生了狮图腾。这是东西方文化各自发生的滥觞。

    蛇,盘曲据守。

    华夏祖先据此形成了对立平衡的价值观,也据此学会了以关系的眼光看世界。

    狮,特别是公狮,唯我独尊。

    西方文明据此形成了自我张扬的价值观,也据此学会了以元素的眼光看世界。

    而两大价值观和世界观谁优谁劣,在六七千年前,就见了分晓。

    华夏文明产生了《易经》,据此形成了奴隶社会早期的天下结盟。华夏文明因此顺利度过了奴隶社会时期。

    而西方文明在奴隶社会里,始终形成不了统一,总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埃及文明、巴比伦文明,都不过是昙花一现。

    在《易经》产生了三千多年,中国的奴隶社会即将进入尾声的时候,西方的《圣经》才姗姗来迟。

    而这个姗姗来迟的《圣经》,并没有给创作她的犹太人带来好处,却是更加稳固地维持了罗马人对犹太人的统治地位。

    《圣经》以神为世界的主宰,从世界观的基本面来说,她就不是客观而是主观的。也就是说,她的臆想成份占据了主导。而对世界的认识,即便有些合乎真理,那也是基于生活经验,而并不具备深刻的理论价值。

    总的来说,《圣经》之所以被西方统治阶级所利用,一是他的世界观是从自我出发,以元素的眼光看世界,这很容易导致人们形成所谓的“个性自由”的价值观。这就为统治阶级的“个性自由”给出了理由。而在漠视阶级差别的情况下,所谓的“个性自由”,就是统治阶级单方面的“个性自由”,被统治阶级,是不可能有所谓的“个性自由”的。那么,没有“个性自由”的被统治阶级,怎样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呢?《圣经》说了,我们每个人人生来就有原罪,我们每个人都要为自己赎罪。所以,被统治阶级的不自由、受欺负,不过就是一种赎罪的过程与方式而已。

    《圣经》可以为西方统治阶级服务,但她解决不了西方社会的根本问题,不能带来西方人与人之间的和谐的关系。所以,西方社会,动荡的时候远多于和平的时候。西方人没有合作精神,生存压力大,所以,他们的人口基数总是提不起来。尽管他们目前相对世界其他民族占据优越地位,但是,他们还是世界人口中的少数。过度的竞争,过度的自私,让他们难以有一个优越的心情和能力,为繁育后代奉献出更多。

    西方古老的狮图腾,让他们输掉了奴隶社会时代;西方的《圣经》,同样会让他们输掉资本主义时代。

    而中国的道教虽然没落了,但中国的《易经》,会在新的时代,焕发出新的活力,鼓舞和指导中国人民拥抱世界,走向未来。

    二、展望

    《易经》是我们的先人仰观天文、俯察地理、远取诸物、近取诸身而创作出来的。她带着非常原始的朴素性,也带着非常模糊的粗犷性。也就是说,她事事都可以指代,却事事都不能说得太明白。

    比如说,作用力和反作用力,西方人都能写出公式,量化出数字来,而中国人的“力”是什么呢?

    中国人意识中的“力”,就是《太极图》中的鱼尾、《五行图》中的水与火;就是所谓的“气”。

    “气”,它的界域就太大了。在形而下,它就是一个人付出的力气、金钱、人脉、面子等等、所有能够为解决问题而支配、发挥出去的东西;在形而上,它就是一个人的价值。

    那么,这样的“气”,它能够写出公式,能够进行量化吗?

    别说是写出公式进行量化,就是能够把其中的所有内容都一一罗列出来,就很不错了。

    这就反映出了一个问题。由于中国人是以关系的眼光看世界,这就导致中国人的眼光,往往只落在关系的联系上,而不会落到关系两边的主体身上,不会具体地去观察关系双方的个体状态。也就是说,中国人只关注结构的平衡,而不注重细节的打造;中国人善于模糊地协调,而不屑于精确的计算。

    那么,这样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在科学越来越发达的今天,就是很不合时宜的。

    所以,我们必须想办法深化我们的思维方式和行为习惯,在保持宏观地把握关系的全局的同时,也要注意对细节的量化。

    西方人的视界界域,都极限到“希格斯波色子”了,中国人的视界,还只能停留在关系的层面吗?

    关系就是“太极”,而“太极”的两极,具体是个什么情况呢?什么才是它们的前世今生呢?

    “太极”之两极的前身,应该各自都是一个相对的“自由体”。

    “自由体”被动或者主动与这一方发生联系,就转变成一个“惯性体”。

    “自由体”与“惯性体”的区别就是,“自由体”只是一个相对自洽的能量体,这个能量体只有本体,没有“气”,相对就没有方向性,也就没有相对的大小性。

    当“自由体”转变成“惯性体”之后,这个能量体就形成了本体与“气”两个部分。而“气”的运行方向,就是“惯性体”要保持惯性的方向,“惯性体”的能量,就也相对显示出大小来。

    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大小相等,方向相反。

    也就是说,双方所运行出的“气”是相等的。

    但是,相互作用的双方,却一方感觉输了,一方感觉赢了。

    这是因为,各方本体能量的大小不一样。本体能量相对较小的一方,发挥出的“气”和对方一样多,它的惯性,就相比对方失去得较多,也就是它自身的改变程度相对更大,它就是感觉输了;另一方就相对感觉赢了。双方的价值,也就由此判断出来了。

    中国人要通过不断扩展自己的视界、深化自己的思维方式的方法,实现与西方人思维方式的对接,从而让我们既保留自己的传统思维,也吸收和消化西方人的思维方式。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郑永年认为,这里涉及两个重要的政治概念,即选拔和选举。选拔制度是中国传统政治的精髓,在中国存在了数千年。而选举对中国来说则是相当新鲜的事物,是近代之后才进入中国的。中国没有拒绝这种来自西方的制度,但也并非完全照抄照搬,而是把选拔和选举制度结合起来。从程序上来说,选拔和选举的结合就是首先选拔一些优秀代表候选人,然后让人民来选举。
    2016/12/7 19:38:06
  • 不了解《易经》的应用,而谈论易经,那会害死人!明白吗
    你会驾驶汽车吗?
    如果不会,就不要谈论如何驾驶汽车理论
    2016/12/5 5:23:14
  • 三万年之前,中国产生了蛇图腾,而欧洲产生了狮图腾。这是东西方文化各自发生的滥觞。

        蛇,盘曲据守。

        华夏祖先据此形成了对立平衡的价值观,也据此学会了以关系的眼光看世界。

        狮,特别是公狮,唯我独尊。

        西方文明据此形成了自我张扬的价值观,也据此学会了以元素的眼光看世界。

        而两大价值观和世界观谁优谁劣,在六七千年前,就见了分晓。
    2016/12/3 21:46:59
  • 《易经》原本是一种宗教。
    极其错误
    2016/12/3 9:08:4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肖港镇永华村人,高中文凭,农民工,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致力于中国古典哲学《易经》的思考研究。关注中国现实。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