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现行房地产制度根本就是一个错误制度?
2016-10-14
字号:
    我们判断一个事情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不是依据那个人的喜好,也不是依据哪些人乃至所有人的利益,也就是说不能依据主观效用,依据的是一个基本原则,这个基本原则就是这件事做的是否科学,是否符合客观规律。一件事如果做的符合客观规律,那么这件事做的就是对的;反之,如果一件事做的违背了客观规律,这件事你做的肯定是错的,只不过这个错误造成的后果,是立刻就显现,还是经过一个过程、一段时间后再显现,反正肯定都会显现出来的。

    实际上现行房地产制度造成的错误结果,已经在显现。但大多数人并不去质疑这个现行的房地产制度,而是在解释它的合理性的基础上企图弥补它给中国人造成的巨大损失。企图通过这样的弥补,继续维持它的存在。政府不断的在限购限贷中维持着房价的同时,实际上是在让更多的百姓用自己的劳动,帮助其维持并推高房价的同时,自己也在为了维持GDP不大幅下降,用大量的社会公共资源维持并不断的推高着房价。表面上看是房地产支撑着中国经济,实际上是政府和中国的百姓,用自己的劳动在支撑着房地产价格,供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剥削掠夺。

    大量的劳动,都在通过这个错误的房地产政策流向金融垄断投机资本;而政府,由一个最富有的政府,变成了一个最大的大债主子;我们的百姓,辛辛苦苦劳动创造的价值,仅仅为了一套房子,不仅白白的被人掠夺走了,也被这样的房地产政策变成了银行的债主。整个社会,都在通过这样一个错误的房地产政策,为金融垄断投机资本打工,接受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剥削掠夺。整个社会经济,都被房地产所绑架。面对这样一个灾难性的后果,人们并不愿意接受,但又显得很无奈;人们并不愿意承认,因为他们认为没有办法再去否定这个政策。否定了这个政策,就等于让自己的幻想破灭,让自己和自己的利益跟着这个否定一起灭亡,这实际就是一种被绑架的心理。

    一方面这是政府用自己的信用组织实施的一个政策;另一方面自己的利益已经和这项政策紧紧的联系在一起;还有一个方面,就是认为这是一个现实,谁也无法改变。谁要想办法改变,就可能侵犯绝大部分人的利益。而且这绝大部分人,不仅包括这个政策的受益者金融垄断投机资本,还包括大量的被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剥削掠夺的受害者,他们宁可愿意最后让真正的市场来惩罚他们,也不愿意谁来把这个假的市场否定。说他们穿的不是什么新衣,而根本就没有穿衣服,他们既丢不起这个人,也就不愿意承认,还要阻止人们对这样一个错误的制度进行反思了。

    所有人都不愿意思考这个政策的对错,因为所有人的利益都被绑在了这样一个错误的政策上,都幻想房地产价格在这样一个政策下,能永远的上涨下去,使自己的财富符号永远是正的,但这样的幻想真的比造永动机还不靠谱。正常市场下的利润,一定是边际递减的,利润的递减,也一定会带动价格递减趋近于一个合理的价格。这不是谁在做什么预测,而是一个基本的经济学原理,因为政府不可能永远的借钱做免费的投资,政府也不可能永远的把钞票无限的印下去。总会有个债务上限,你提前把今后几十年的钞票都发完了,也总会有个不能再发钞的那一天。这一天,就是房价的拐点。

    西方经济学以科学的面貌出现,却解释不了这样灾难性的现象,因为它根本就不是科学。一个是他的价值观就是错的,是违背科学的。因为西方经济学的价值观是主观唯心主义效用价值观,尽管他们不想否认,也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如此。另一个证明西方经济学不是科学的依据就是在解释房地产现象上,他们把房子做了两个效用的解释。一个是居住效用的解释,一个是投机效用的解释,并且认为这两个解释都是合理的。这样的解释是违背他们帮助政府制定这个政策本意的,这里面存在着极大的有意无意的欺骗。任何一个政府制定房地产政策,都不会说这个政策是为了投机需要而制定的,一定会说这个政策是为人民服务、为百姓更合理、更有效的解决住房需求而制定的。那么问题就出来了,为了解决百姓的住房需求的房地产政策,最后变成了支持投机的政策,支持并作为依据制定这样政策的理论,不说他是在骗人,起码是错的。否则怎么会在政策实行过程中,目的发生了改变?

    有人会说,投机是伴生的,是不可避免的。只有投机才会促使人们发展房地产,否则,就不会有人愿意在房地产上进行投资了,这正是市场的配置资源的功能在发挥作用。说这样的话的人,实际上正好说明他们给人们介绍的市场,不是真正的市场,而是一个被操控了的市场。因为市场是不受操控独立的实现交易公平、资源配置合理、彼此的劳动相互承认的。现在已经造成严重的过剩,已经是错误的配置资源,造成资源大量的浪费,价格被操控,人们的劳动,已经被错误的绑定在房子的价格上,而且只有这个价格不断上涨,人们的劳动才能被承认,否则,就白白的让一部分人剥削掠夺走,怎么能说是市场在实行公平交易、在合理配置资源、在承认人们的劳动?如果市场这样的主持人们的交易,这样的配置资源,这样的对劳动进行承认,那么这个市场是一部分人的市场,还是所有人的市场?这个市场是独立运作的市场?还是被人为操控的市场?

    现实中我们可以看到,在房地产中以居住为目的进行购房的,都是受害者,都是被剥削掠夺的;而以投机为目的的购房者,在一个阶段,都是受益者。特别是大量的进行金融垄断投机的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实际上是最大的购房者,也是最大的受益者。只不过他们不是亲自购房,是通过百姓的手在购房,并在购房的过程中掠夺百姓。还需要说明的是,大量的以居住为目的的购房者,实际上也已经在这样的制度下,被这个制度裹挟,也变成了、或部分变成了以投机为目的的购房者。一个以解决百姓住房需求的制度,最后变成了一个有意无意不得不投机的制度,这中间存在的错误乃至罪错是一定了。那么支持和帮助制定这样的错误制度的西方经济学理论,也一定是存在违背科学的成分在里面了。至于它是根本性的,还是局部性的,这需要具体进行分析。

    我通过长期对劳动创造的价值及其运动规律的考察,发现这中间存在着一个和其它自然现象一样的规律,那就是守恒。也就是说在经济学领域,存在着价值守恒。在一定的经济系统内,一部分人大量的占有劳动,那么另一部分人就会大量的失去劳动。但一个社会贫富差距在不断被拉大后,这中间一定有一个平衡被破坏了,或者说一部分人创造的劳动价值,一定被另一部分人掠夺走了。我们经常说,买卖要公平,交换要遵循公平原则,让大家的劳动都能获得一个基本的承认。但如果一个基本的政策,不能保证这样的原则,让交换双方在这样的政策下,一方大量的占有劳动,另一方大量的失去劳动,这就不是一个公平的政策,不是一个正确的制度,一定存在着问题。当然,这中间由于人的参与,就会出现两种现象之间的差别,也就是客观存在的自然现象,和同时存在的社会现象的差别。这个差别就是科学的客观规律,和人们的主观效用之间的差别。就是维护公平,和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差别。人们是追求科学维护社会公平,还是维护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实际上就是衡量一个政策制定的科学不科学的标准。

    如果你是为了维护社会公平而制定政策,你就会尽最大可能去消除人们在这个政策下进行投机的可能。如果你是为了维护某一部分人的效用,也就是他们的对利润最大化的追求,那么你在制定政策时,就会对这中间存在的投机的可能进行迁就,乃至给予肯定和鼓励。在适当的历史发展阶段,对经济现象中存在的投机给予承认,是客观的、也是合理的。但对历史发展阶段不加分析、对具体事情不加区别的对投机一概予以鼓励,就不是客观的、科学的态度了。也就不可能是公平合理的处理经济问题,而一定是个人利益被投机绑架的结果。一些不能满足人们需求的劳动不会得到承认,一些公共投资不去进行回收,是利润的来源,也是人们追逐利润进行投机的经济学本源,同时也是市场竞争的本源和目的。但不加区别的去鼓励投机,乃至可能造成经济灾难时还在鼓励投机,这就不是依据经济学原理指导或控制人类的经济活动,而是在利益的驱使下操控乃至破坏人类的经济活动了。

    有人认为,愿买愿卖,市场决定,你买的房子就值这么多钱,你也承认,怎么说这不公平。但实际上,他买的房子可不仅仅是房子,是连土地一起买的,不是房子值这么多的钱,是房子和土地共同值这么多钱。这不废话吗?房子还能建在半空中。那么我就要问了,人们买房子,是为了居住,干啥要连土地一起买?你只买房子的居住权,不买土地、也不买房子不行吗?有人又说,房子既是居住需要,又是财富,有啥不可?那么中国的土地可是公有的,不是你能买的,你买的土地可不是永远的拥有权,是一定时限的租用权。这是买还是租?这中间的错,是你错了,还是政府错了?明明是买房租地,为啥非要说买房而不说租地?这里面到底是搞错了,还是明知道错而在欺骗?起码,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清晰、正确的吧?

    反正不管,法不责众,倒逼改革,到时政府会承认我们的永远性产权的。那好,再让你掏一笔购买永久性产权的钱,你愿意吗?政府可是按一定的年限出让土地的使用权,而不是绝对性的出让土地的所有权。一方面根据宪法搞土地公有和集体所有,另一方面却又用一个土地私有制度下,转让土地永久所有权的房地产制度来卖房子。而为了把这样一个制度做的能进行下去,且不违反宪法,把实际的转让变成了租让,最后让土地被绑架,让宪法不得不承认最后玩的就是土地私有和土地转让,这个错肯定是政府的。因为百姓是按所有权买的房子,也就绝不会愿意再付一笔钱来再一次购买土地的所有权。那么,依法治国下的这个制度,是谁违法了?如果形成这样的局面,是制度违宪,还是百姓违法?起码说明这个制度在这个问题上形成了悖论,那一定是错的了,因为悖论一定是来自认识的错误,否则不会有悖论的。

    有人会说,让百姓象征性的再掏一笔钱,来购买土地的所有权,不就解决问题了。那么,这个象征性的一笔钱,是什么决定的?是市场决定的,还是某些人拍脑瓜拍出来的?如果是拍脑瓜拍出来的,是不是违反市场原则?如果是市场决定的,市场将会以什么样的逻辑再一次的决定土地的转让价格?依据一个什么样的形式进行土地所有权转让?经济学是否能给一个合理的解释?百姓是否能够答应?已经进行的土地所有权转让的试验的失败,已经说明百姓不答应。而支持制定这样的房地产政策的西方经济学,也拿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这是否可以说明这个房地产政策是错误的,是否可以证明西方经济学是错误的?

    当政府把土地以一定的出让金出让出去后,我不知道政府是否考虑过没有,这样做本身就是错误的。因为,这样的出让实际上是永久出让,是收不回来的出让。这样做本身就是带有极大的投机性和欺骗性的。既有欺骗自己的成分,也有欺骗百姓的成分,难道这样的欺骗最后还有别的解决办法吗?最后的结果一定是百姓拥有永远性的所有权。那么问题就来了,政府一定是违宪了。因为你收的土地出让金,可以解释为土地使用权的出让金,开发商自然会接受的,但百姓是否接受,你并没有经过百姓同意,也不了解百姓怎么看待这个所谓的出让。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法律问题,而是一个复杂的道德问题,和科学的经济学态度问题。因为百姓脑子里,自古以来,买房子一定是连地一起买的,不可能买了房子过几年再把地还给你,何况也没法还。你既然收了人家的出让金,你认为是租金,人家就认为是永久产权的转让金,这官司怎么打?难道你政府敢和所有的百姓对着干?我不认为政府这样无知。

    再说,人家买了房子,房子是永久产权的。即使承认土地是租用的,到期我不租了,我还给你,你怎么收回这个土地?拆了人家的房子你违法,不拆人家的房子,人家不租你的土地了,你还是无法收回你的土地,这样的房地产政策是不是把自己玩里了?是故意的?还是无知造成的?肯定错了吧?还有,既然是公有土地,人人有份,你为啥要收出让金?既然是收了出让金,就是买卖,你又凭啥出卖土地?不管是使用权,还是永久产权,如果土地有价值,价值在哪里?如果土地没有价值,你凭什么买卖?这样的问题你如果回答不了,西方经济学和制定这样的房地产政策的政府,是不是在这件事上犯了错误?

    回答这些问题,就回到了经济学的一个本质争论上,那就是价值到底从何而来?如果是劳动价值,那么土地的价值来自哪里?如果是效用价值,你出让的效用百姓如何看,是否和你的效用一致?你能否保证这个效用和你出让的东西的效用是一致的而不会改变?你又有什么办法让百姓认同你这个效用?这中间就有一个问题,或者说是一个阴谋,就是你想利用百姓对土地效用的承认出卖土地,而百姓认为他购买的效用就是永久拥有土地,获取自己的永久性财富。你认为的东西,在实际操作中变成了现实并和你的政策和制度发生了矛盾,你又没有办法解决,这是不是说明你认为的是错的?你们制定的现行房地产政策也是错的?或者说你接受的理论是错的,明明知道是错的、和百姓的认识是不一致的,就是要这样做,让中国的土地政策和百姓认为的一致起来,而不是想办法用中国现有的土地政策为百姓解决住房问题。且不说一个个建在半空中的鸽子笼,土地所有权是虚拟化、数字化、货币化的,百姓这样购买房子当作永久性财富有没有这个必要、有没有意义?就百姓这个认识,你们政府在制定政策时,是怎么考虑的?这样的房地产政策演化的结果是什么样子的,想过没有?还是就是要故意这样做?

    按劳动价值论,土地既然买卖了,就一定有它的价值,这个价值也一定是凝聚在土地上的人类劳动。找到这个价值,实际是很简单的。如果我们把土地,乃至一个国家的土地,包括整个地球,都看作一个劳动产品的话,你一定能看到凝聚在地球上的人类劳动。不是地球上的人的劳动,地球不会有这么大的改变。我们再把眼光聚焦回来看每一块土地,每一块土地上也肯定都凝聚着人类劳动的,只不过不同的地区,可能会凝聚的多少不同罢了。你在沙漠上建一栋房子,就是成本再高、卖的再便宜,也不会有人为居住需要花钱买的,因为土地凝聚的劳动太少,不值得人们去买,买了没法居住。那么土地的价值,就可以看到,主要是凝聚在土地上的社会公共劳动,也就是政府和百姓所做的公共投入。如果你把沙漠的房子的环境改变一下,也就是把沙漠变成绿洲,变成人类能够居住的环境,一定也没人去买的。因为那样的房子下的土地会高出一般的土地很多,根本就买不起。反过来说,你也不会那么傻去做那样的投入。

    这里面就出现一个问题,那就是土地的价值主要是政府的公共投入,而政府转让给开发商的价格是土地租用价格,到了百姓那,就变成了产权拥有的价格,谁把谁忽悠了?如果按土地的实际拥有价值来考虑永久产权转让价格,那么,土地的价格就不会这么低。而百姓接受的却是土地的永久产权转让价格,这里面就多出一块非常大的一个差价。这个差价变成利润被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共同占有,而政府最后不得不承认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对这个利润的占有,也不得不承认百姓对土地永久产权的拥有,那么这个房地产政策,要么等于是政府给金融垄断投机资本输送利益的政策,要么就是一个害民的政策,因为百姓掏的是购买永久产权的钱,却买的是一个几十年的租用权。有人说老百姓不懂法,合同上、制度上、法律上都说的明明白白是几十年的租用权,必须依法办事。那么,你去看看媒体的宣传,再去看看现实的法律实践,哪个不是说百姓买了房子,就有了自己的房子,就有了自己的财产?百姓在法庭上打官司,争夺的是财产权还是房子?租用权能算自己的财产吗?我不懂法,但我懂这只能算使用权。如果非要把使用权也列入财产权,这样的法律是制定给谁的?是给百姓制定的吗?

    实际上现行的、照搬西方全面私有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的房地产政策,土地本身就是一个私有概念,你不做任何解释,也不做任何修改,更不结合中国的实际,拿来就用,这本身就是对土地私有的承认,就是对土地永久产权转让的承认。如果土地是租用的,那么房子也应该是租用的,不应该是具有所有权的。如果房子是具有永久产权的,土地是有限租用的,这样的制度是不是有问题?是故意欺骗?还是认识错误?还是两者都有?必须要有个说法了。因为你没有办法把土地和房子分开,你也没有办法不去面对百姓在购买房子的过程中,对拥有财产的这个需求的现实,更没有办法否认开发商卖房子,和一些精英公知在推进这个政策时,对房子的财富效用的宣传。一面是政府把土地按有限期租让给金融垄断投机资本,一方面是金融垄断投机资本把房子按永久产权卖给百姓,从而进行垄断投机,政府作为一个现行房地产政策的制定者,在这个过程中是否有过错,应该可以看清楚了。这个现行的房地产政策,是否有过错,也应该可以看清楚了。

    如果从效用观看,就更明显了。政府希望看到的效用是利用土地的效用价值出让土地使用权获取利润,维持政府的高效运转;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利用土地的效用和这个鼓励投机的政策为自己投机谋利;而百姓是以购买永久产权的财富效用购买房子,且不说这中间效用的改变,造成了不同的投机获利。就是这效用改变的本身,就已经是矛盾的、对立的了。这样的制度能保证初衷是解决百姓的住房需求吗?能不造成贫富差距拉大的悲剧吗?能不造成国民经济被这样的一个错误制度绑架吗?你政府制定这样的一个房地产制度,能保证效用在整个制度运转过程中保持不变吗?不要忘了,客观效用是多样的,而主观效用的选择也就是不同的,是由不同的人做不同选择的。依据主观效用观来制定这样一个政策,你是无法保证效用在政策实施、制度运转过程中保持统一不变的。就是依据客观效用,你也是没法保持统一的,因为效用不是你政府自己再选,而是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和百姓一起再选。如果是依据土地的住房效用,你也必须承认百姓拥有产权的,你这样租给百姓,你真的有什么办法收回吗?是收回的事吗?最后你还是要承认百姓的产权。那你对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有限出租行为,是不是一个利益输送?如果你和百姓最后的效用形成对立,你肯定是错的了。

    还有一点是非常可怕的,那就是百姓在连土地一起购买而买房时,由于土地的价值主要是公共投入,这个投入是非常高的,高到一般百姓是买不起的。也就是说百姓按市场价格本身是买不起房子的,房子没有足够的成交,房价也就不可能无限上涨。而金融垄断投机资本为了把这样一个赚钱的金融游戏玩下去,就不断的给百姓提供所谓的按揭贷款,也就是购买住房的抵押贷款。也就是说,在百姓还清贷款前,这个房子是不归你的,你只是具有居住权,并没有所有权。也就是说百姓用二三十年的利息、保险等费用,在租住自己买的房子而给银行买保险,而且这样的租住是没有保障的。

    如果房价大幅下跌,势必造成大量违约,银行就可能收回房子,那时你的所有投资,就都成了这几年的租金,这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也是政府不断的利用限购限贷维持房价不会迅速走到顶的一个最根本原因。那么,百姓用所有的收入来购房,实际上是租了大半辈子房,却让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在这中间挣得盘满钵满,和直接让百姓租房,把购房的钱用于消费,哪个对实体经济更好?哪个对国民经济更好?这是不是造成实体经济凋敝、投机金融猖獗的根本原因?不知政府考虑过没有,如果你用你的公有土地建房直接让百姓租房居住,你还有必要费这么大的劲,拼命地为金融垄断投机资本托着房价吗?这样的房地产政策,不该好好反思吗?

    实际上效用价值观,以及建立在效用价值观基础上的西方经济学,本身就不是科学,而且是反科学的。因为一个唯心主义的东西,不能通过实践的检验,是不可能成为科学的东西的。西方经济学在今天的中国的房地产制度面前,既显得无用,也显得愚蠢,不仅解释不了这个现象,也解决不了存在的问题,只能看着这样的灾难在中国发生,能做的就是延缓这个灾难的发生,结果一定是加重这个灾难造成的后果。而这个房地产制度,就是依据西方经济学建立的,就更说明西方经济学的伪科学性。一个用伪科学作为理论依据建立起来的社会公共制度,也就不可能是正确的了。而以劳动价值论建立起来的古典经济学,经过马克思的发展,再经过不断的创新发展,是可以解释这样一个制度存在的问题的,也就能有办法解决这样的问题,纠正这样的错误。

    现行的房地产制度,只有两个选项。要么继续错下去,政府继续对金融垄断投机资本输送利益,并帮助金融垄断投机资本托着房价,同时默认百姓对土地的永久性产权,维持这样一个制度的存在。而要保证这样的房地产政策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不会崩盘,政府要么继续举债搞公共投资,不断的给金融垄断投机资本输送利益,维持房地产的繁荣;要么继续印钱,托着房地产的价格,不让它掉下来,不至于使整个国民经济迅速垮下来。如果没了这两项,结果就是等待着泡沫的破裂,房地产的崩盘,经济危机的到来,进行所谓的市场自动修复。我说过,判断房价是否到顶,就看两项指标,一个是政府的公共投资,一个是货币的增量。只要政府的公共投资还在继续,货币还在继续印,那么房价就不会下来。当这两项都没有了,房价自动就会下来,房价的拐点自动就会到来,房地产的崩盘也就在所难免,大量超发的货币从房地产涌出,势必造成通货膨胀,经济危机也就到来了。

    第二个选项,就是放弃西方经济学,放弃现行的房地产制度,根据劳动价值观分析房地产,根据工业社会发展需要调整住房观念,本着解决百姓居住需要发展房地产,搞土地公有、住房公有民租、房租市场调节、有计划发展的原则,稳步的发展房地产,稳步的推动中国的城市化进程,进而实现稳步的带动国民经济健康稳定均衡的发展。这就要求根据今天中国的现实对房地产制度进行调整,具体的方法就是尊重土地的租金,变购房为租房,承担现行错误的房地产制度给政府带来的巨大转型成本,对百姓负责补偿。当然,这就是主动捅破房地产泡沫,势必带来通胀的危险。但通胀本身就是存在的,就是让市场自动修复,最后的结果也一定是通胀,印那么多票子,不通胀才不正常。还是那句话,掌握了科学的经济学,就能够做到办法总比困难多,就一定有解决问题的办法。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怎么锁住超发的货币,避免出现恶性通胀,详细的东西另行发文介绍。

    不论是效用的改变,还是分配的失衡,还是对国民经济的影响,都说明现行房地产政策是错误的,是必须反思和调整的。事到如今,如果还不能认识到现行房地产政策的错误,实际上已经不是一个水平问题,而是一个态度问题了。因为如果你把一个解决百姓住房问题的制度,搞成一个利益输送、金融投机、掠夺百姓、绑架国民经济乃至官民对立的制度,且已造成巨大的灾难,还不承认这是一个错误,不说明态度出了问题,还能说明什么?

    还是那句话,办法总比困难多,只要转变态度,就能想出办法解决困难。如果不想转变态度,那就没办法了,只能等着市场来修复,这还是说明这个制度是错的,否则不需要市场来修复的。顺应市场的东西,还需要市场来修复,本身就说明这不是市场决定的,是政府在拍脑瓜故意犯错误。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也来发表一个观点:
    同等条件下,个体劳动所产生的价值,一般情况下有差异,但不会很大。高速发达的工业社会,社会分工不同,各个领域分工不同,各个领域劳动所产生的价值有差异,产品价值数据是显性客观存在的,因此说劳动价值大致是可以量化的。科学技术突破带来的价值暴增难以量化的部分,是可以通过奖励制度落实到个人。强调劳动价值不可以量化,会助长投机之风盛行奖励了不劳而获,不利于劳动创造价值这样的健康循环。
    2016/10/26 12:33:19
  • 最近,我也在探讨社会主义社会的劳动问题,所以对这些问题比较关注。
        今天,在邹老爷子贴下探讨劳动的二重性问题,得出了怎样计算“价值”的方法。其实很简单,现提供给您供您参考。

        1)价值的性质:劳动性。由于其“抽象性”属于性质范畴,所以其不可以量化。
        2)价格:具体价值的使用性。由于其属于具体劳动一种实实在在的使用特性,所以其可以量化。其量化方法就是:根据劳动所创造的市场价值,除以劳动时间,就得出了劳动效率,这也属于马克思的本意。
        这样,根据“按照劳动创造的价值分配”原则,按劳动效率或劳动创造的价值进行分配,社会分配的差距会拉得更大,比如创造量子通讯的劳动与普通的工农业生产的劳动,其所创造的价值不可同日而语。虽然这种分配是合理的,但也需要掌握社会平衡。
    2016/10/25 17:33:54
  • 回561楼bbfactor:
    bbfactor:百强评论特别贡献
    其实,到现在你都没见过真正的基础理论是啥样。
    --------------------------------------------------
    大学里有基础课,专业基础课,专业课。实话给你说吧,实际上对于基础理论来说,才是相对绝对的,不同的专业、不同的研究层次,本专业的一些基础理论一定是基础的,其它的不同的理论是互为基础的。越往上研究,基础理论越多,对各专业的需求越多,越需要把各专业的理论作为基础。但有些基础的东西,比如数学、哲学等,也是根据层次选择作为基础的。但我感觉易经好像给什么专业、什么层次做基础都没啥用,只能做开阔思路、古文化欣赏用。你别不服气,我也看过一遍易经的。具体东西看不明白倒是真的。实际上现在真的能看明白易经的人,我估计也没多少,你们要是能把易经研究明白了,翻译成白话,就是大大的了不起,效用也大大的,没必要急着用易经研究别的东西,出了力不落好更没有效用的。
    2016/10/24 14:21:48
  • 回566楼bbfactor:
    bbfactor:百强评论特别贡献
    565楼:
        你这种书呆子,死犟死犟的,还不如北安呢。什么“理学”?你到底懂不懂啊?你懂得《易经》讲得是什么吗?
        算了,您自己在这里探讨您的价值吧,跟您讲,真像他们讲的那句话,“鸡同鸭讲”。
        走了,再见!请再不要回复我的任何跟帖。
    ---------------------------------------------------
    别着急走呀,你还没告诉我怎么选择参照,研究社会科学的相对运动与绝对运动的。不骗你,我真的很感兴趣的。该不是没有,或没有找到吧?
    2016/10/24 14:00:01
  • 回562楼bbfactor:
    bbfactor:百强评论特别贡献
    现在,我把已经发布的《社会科学研究的新起点与归宿》提要发给你看一下。
    -----------------
        【提要】根据考察,中国的《易经》属于基础理论,将其运用于社会科学领域,可以统合各种文化理论,历史的发展又来到了一个新的十字路口。所以,在这个十字路口,怎样运用《易经》思维,怎样促使中西文化和马克思主义等取长补短,怎样形成一种集众家之长,摒众家之短的社会科学,历史向我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我们的传统文化根据社会的发展进一步集大成,进一步丰富并完善自己。中华文明的续写辉煌和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就在于对其怎样升级换代,怎样在新的起点上使其跃上一个新的台阶,并开拓出一片新的天地,这为我们提出了一个新的时代课题。
    ----------------------------------------------------------
    一个混沌初开的时代的东西,只能当历史文化欣赏了,不可能来涵盖今天的科学的,就是社会科学,也不可能的。人类对能量、电和波的应用,科学发展的结果,不是混沌时代带给人的,这也是他们解释不了的。你们从那些故纸堆里找对现代社会问题的解决办法,不会有好的结果的。欣赏一下这些历史文化,开阔一下思维,是好的。但只能是借鉴,不能依赖。否则一定走入理学思维,走入形而上。
    2016/10/24 13:47:02
  • 回561楼bbfactor:
    bbfactor:百强评论特别贡献
    558楼:
        你还不明白,你探讨的属于应用理论,这还错的了?
        我现在正在起草一篇稿子,其中就着重谈到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的区别。在此先不给你讲,不然又会辩起来没完,最终仍然会辩不清楚。
    --------------------------------------------------------------
    bbfactor:百强评论特别贡献
    其实,到现在你都没见过真正的基础理论是啥样。
    -----------------------------------------------------------------
    我能理解你们这些理学思维大师,只有本源才是基础理论,其它的都是应用理论。对吧?
    2016/10/24 13:36:23
  • 回559楼bbfactor:
    告诉你,价值是劳动,是劳动创造的。价格不是劳动,不是劳动创造的,是人的主观判断。你到现在看了半天,连价值和价格都没有分开,不知你的劳动咋研究的?说你理学思维你不服气,你好好想想,价格是劳动吗?价格是劳动创造的交换价值的反映。这个反映可以和交换价值吻合,也可以不吻合。你们这些理学思维者,不仅不承认辩证法,可能连主客观都不承认吧?
    2016/10/24 13:32:14
  • 回556楼bbfactor:
    你告诉我社会科学怎么质点化,怎么选择参照,然后我就知道怎么研究社会科学的相对运动和绝对运动了。不能质点化,没有参照,怎么研究相对运动和绝对运动?社会发展是一维的,运动是绝对的,但只有前进和后退,但总体是前进的,就这么简单。你研究什么社会科学的绝对运动和相对运动?
    2016/10/24 13:26:47
  • 565楼:
        你这种书呆子,死犟死犟的,还不如北安呢。什么“理学”?你到底懂不懂啊?你懂得《易经》讲得是什么吗?
        算了,您自己在这里探讨您的价值吧,跟您讲,真像他们讲的那句话,“鸡同鸭讲”。
        走了,再见!请再不要回复我的任何跟帖。
    2016/10/24 13:21:55
  • 回549楼bbfactor:
    你说的对,是这样的。但不是过去的狭义的剩余价值,是广义的剩余价值。是要有阶级斗争的,阶级斗争是一直存在的,没必要否认,但斗争的形式可以做多种选择的。土地主阶级和资产阶级也搞阶级斗争,但也存在妥协的。最后不是妥协了,合二为一了。真正的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也是可以妥协和融合的,但条件必须是真正的社会主义,而不是资本主义。资本主义是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独裁,是不会实现妥协和融合的。
    阶级和阶级斗争的判断肯定没错,就是事实,怕说阶级斗争,就不承认阶级和阶级斗争,然后跑到理学思维里去找世界的本源乃至桃花源,也好,但就怕你找不到,找到的也是人家的,就怕人家让你买房子你都没钱买,住的地方都没有的,哪里还有什么本源和桃花源?
    2016/10/24 13:15:22
  • 回548楼bbfactor:
    你从劳动开始研究,是理学思维的原因造成的,也是对的,但不能仅仅研究劳动。仅仅研究劳动,是进入不了经济学研究的大门的,因为经济学研究的是劳动创造的价值及其运动规律。你研究劳动是为了弄清价值,但你现在研究不明白价值,就说明你还没研究明白劳动。你研究劳动的,我说过很多遍了,不知你注意没注意,实际只研究劳动是研究不明白的。要研究明白劳动,就要研究明白消费。因为劳动和消费是对立统一的一对,劳动中有消费,消费中有劳动,是不可分的。人类的活动,从经济学上看,就是劳动和消费组成的,就是不断的劳动和消费的过程。西方经济学不研究劳动,只研究消费;你是只研究劳动,不研究消费。你们也就都研究不明白劳动。你用所谓的能量转移研究劳动,我也了解过,也承认可能深层次是这样的,但不是经济学研究的内容,是人类生理学研究的内容,如果哪天人类生理学突破了,当然回有些结论对劳动的研究有帮助,但现在没有结论,你们就当做立论来研究,后来的研究你就不敢保证都是对的。而且经济学也不用在那个层面上研究劳动。研究明白劳动和消费的转化规律,就把劳动在经济学层面上研究明白了,就够用了。至于什么大提出的探讨社会主义劳动问题,他们的劳动是生产劳动,不是经济学的劳动,对他们的东西不感兴趣。我现在不会相信他们能到经济学的层面去研究劳动,如果是,今天的中国,有那么好的劳动积累,有那么好的经济结构和制度基础,就不是这个样子了。今天的中国,已经让他们改的越来越不劳动了。
    2016/10/24 13:03:34
  • 现在,我把已经发布的《社会科学研究的新起点与归宿》提要发给你看一下。
    -----------------
        【提要】根据考察,中国的《易经》属于基础理论,将其运用于社会科学领域,可以统合各种文化理论,历史的发展又来到了一个新的十字路口。所以,在这个十字路口,怎样运用《易经》思维,怎样促使中西文化和马克思主义等取长补短,怎样形成一种集众家之长,摒众家之短的社会科学,历史向我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我们的传统文化根据社会的发展进一步集大成,进一步丰富并完善自己。中华文明的续写辉煌和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就在于对其怎样升级换代,怎样在新的起点上使其跃上一个新的台阶,并开拓出一片新的天地,这为我们提出了一个新的时代课题。
    2016/10/24 12:58:5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名张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理事成员,民间思想者,民间智库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创办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