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谁更缺乏常识
2016-09-27
字号:
    最近看了一些如《关于张维迎和林毅夫的辩论》、《许小年:中国经济学界不缺理论不缺数据,缺常识》这一类的文章,谈点我的看法。

    张维迎和许小年都是哈耶克的理论信徒,属于新自由主义理论学派的人物,崇尚资本自由,反对政府干涉。张维迎在上个月举行的中国企业家论坛峰会上发表演讲,主张废除一切形式的产业政策。张认为,产业政策是穿着马甲的计划经济,是豪赌,不搞砸绝不罢手。之后,林毅夫发表文章,观点针锋相对地认为,经济发展需要产业政策才能成功,“有为的政府”必不可缺。

    许小年教授在《中国经济学界不缺理论不缺数据,缺常识》一文中则认为“学界缺少四大常识”。1.中央银行印钞票不能创造价值、2.财政部门不创造价值、3.中央计划配置资源的效率不可能比市场高、4.经济增长不可能依靠宏观政策来实现;还认为, “政府干预没有政府理论”

    张维迎教授的文章我也看过一些。我在2007年3月写的《中国为何未能成为发达国家》一文中的的第4个小节中的“ 驳斥‘提高工资危险论’就是批判张维迎的”。有几次在微信中看到转发来的张维迎的文章时,就特别感觉张的文章缺乏基本的理论逻辑,这那像一个大牌教授的文章,如果上面没有名字,这样的文章看三行就看到概念应用上的错误,简直是不忍卒。就像那个小学生作文,可以由“妈妈如果不给我买好吃的,推导出地球将会毁灭”这一类如同神一样的逻辑。

    比如就以这一篇张维迎与林毅夫关于政策产业政策的争论,张举出丰富的产业政策失败的例子来否定产业政策,但是,张不明白,产业政策是宽泛的概念,有着很宽的内容,在某些方面成功也好,失败也好,这都是执行的结果上的好坏,这与要不要产业政策、要不要政府宏观调控与政策干涉,是属于完全不同层次上的概念。这就好像人要不要吃饭,你举出大量的因吃饭而带来负面因素,因此结论人不能吃饭一样,在逻辑上是十分荒谬的。当然,像吃饭这样的常识问题大家都能得出正确的结论,不可能被张教授忽悠,因为不吃饭就会死掉,这太常识了。但是在经济学上,特别是宏观经济学上,因为远离常识,人们就很难作出正确的判断。这时候就必须运用理论逻辑的能力。

    要不要产业政策,要不要政府宏观调控与经济干涉,林教授之所以很难争得过张维迎,原因就在于林教授与张教授同为西方经济学者,而西方经济学的宏观理论只有凯恩斯主义,而凯恩斯的关于政府干涉理论的基础是来自人的三大主观心理动因,这是具有重大缺陷的理论,西方经济学至今也没有基础的理论证明。因此,从凯恩斯与哈耶克争论,到现今的林毅夫与张维迎争论,虽然凯恩斯主义与林毅夫教授的优化产业政策理论被世界多国政府所采用,并且已取得很多的成功,但是,在理论争论上却一直处于被动的局面并没有改变。

    原因在哪里?原因就在于西方宏观经济学只不过是个表面现象经济学。要证明某一理论观点,大家都只是停留在列举表面现象上的例子,或者是经验性数据。任何一个事物都可以举正面与反面的表面现象上的事例来证明,即使是极端也能举出来。而任何一个事物,都会有各种表现,包括正面的与反面的。所以,表面现象是无法证明事物本身应不应该存在的。而且在宏观经济中,表面现象与事物的内在逻辑往往相距十万八千里,缺乏基础理论是他们谁也无法说服谁的根本原因。

    蔡定创在《信用价值论》中曾专门提到,林毅夫教授的新结构经济学是属于应用经济学范围,但不能建立在西方经济学的沙滩上,必须要建立在《信用价值论》这一理论经济学的基础上。否则,将会有理论上的矛盾无法克服。也不可能在同源的西方经济学者的争论中取胜。《信用价值论》作为基础理论经济学,其实已经为新结构经济学提供了十分坚实的理论基础,只有将新结构经济学建立在《信用价值论》基础上,才可能获得远比林毅夫教授目前所想象的更为广阔十倍的研究空间。因为,《信用价值论》中所创立的社会资本生产理论就是以政府为价值生产主体的理论,怎么仅仅是一个产业结构问题?更包括广阔的政府生产效率与组织效率问题研究。但这些在《信用价值论》中仅仅只是做了基础性的理论论证,对效率问题研究还没有触及。社会资本价值生产理论将是一门与资本主义经济学理论体系同样厐大的一个全新有理论体系,而且将会成为今后一百年里经济学理论的主要研究方向。

    关于许小年教授的《中国经济学界不缺理论不缺数据,缺常识》文章,在我看来,其实缺常识的正是许小年自已,他不自知而已。

    他也对他的知识陈旧过时而不自知,因为,在《信用价值论》这部论著中,早就从基础理论上论证了:1、货币不是中性的,正确的信用货币发行制度与正确的货币政策运用,都能创造价值;2、财政部门不创造价值的观点也是十分错误的,政府在社会资本生产中本身就是价值生产的主体,这里的政府就包括了财政部门。而且财政部门对国债货币的发行,对国债的正确运用,都能创造巨大的社会财富;3、中央计划配置资源的效率与市场配置资源,都是不可否缺的;4、国家经济要想获得高增长,必要有依靠正确的宏观政策来实现。经济危机也需要宏观政策来应对与解救。

    所有上面这些问题,虽然在《信用价值论》中并不是直接的回答,《信用价值论》也不是以这些内容为中心来开展理论研究,但是,《信用价值论》通过对社会价值生产过程与经济运行的规律的揭示,很容易导出上面的理论结论。

    所有这些理论早已在中国产生了,作为从西方留学归来的许小年教授自大而又崇洋媚外得很,可能认为中国人的经济学不值得他学习,可能认为《信用价值论》不入他的法眼,但知识的力量是无穷的,能将一切陈旧的垃圾扫进历史。只有掌握最新的经济学思想,才能治疗这种崇洋媚外,明白缺常识的原来正是自已。

    许小年教授还认为: “政府干预没有政府理论”。上面我已提到,政府理论也已产生,《信用价值论》中的社会资本生产理论就是属于“政府理论”的范畴。因为在社会资本价值生产中,政府是生产的主体。

    随便列举一下解决常识问题:

    美国政府不干涉经济吗?奥巴马政府的国内重建产业化、组织TPP、参加各种诸如G20会议、亚太经合会议,等等,这些行动难道不是政府参与组织与干涉经济?法国总统奥朗德,从去年以来大力地组织大上高科技研究项目,以解决头痛不已的高失业问题,这难道不是政府干涉经济?等等。要举出各国政府干涉经济,并通过干涉使得经济走出危机,获得增长的例子举不胜举。是许教授更应该面对现实,还是中国人缺乏常识?

    就我估计,许小年教授也好、张维迎教授也好,大多自持留学西方的经济学者,不仅有一种无知的傲慢,其实也会极害怕读《信用价值论》这种论著的,因为这会使得那种无知的傲慢与自信完全地崩溃。为什么?因为,作为理论经济学的《信用价值论》,通过全面地揭示社会价值生产过程与经济运行规律,会证明他们所学所懂得的那点可怜的知识完全站不住脚。整个西方宏观经济学理论体系都陷入崩溃,何况中国的西经教条主义者。不信?就读一读《信用价值论》看看,看还有没有点自信?

    有很多人也看到,在林毅夫教授与许小年教授、张维迎教授的争论中,许教授、张教授往往在中国学界会有更多的支持者。支持者多并不见得就是一定是对的,这个道理大家都会明白。因为西方经济学在中国已经垄断了三十多年的各种讲坛,当前,经济学界的学术权威与权力者,绝大多数人都是西方经济学者。西方学术刊物与学术评价标准,也都为清一色的西经学者。所以,在中国经济学界造就了一批比西方更为西方经济学的,被西经洗脑的一代人,将会使中国一代人在经济学方面缺乏理论逻辑思维能力。

    中国三十年来清一色的西方经济学教育,也教授出了一批像许教授这样的远离现实、远离客观的,只会背背西方经济学的教条这种毫无用途的东东,是他们自己已经严重缺乏常识,缺乏对客观现实的经济学思维的头脑。一般来说,一个人从学校到学校,从学校到研究所,他是不可能懂得所学的知识与现实是有出入的,是不可能明白学校学的那些东西,那些范围 里有效,那些范围无效,那些知识早已过时。宏观经济学知识可以与现实完全脱节地在学校里生存,是因为宏观经济学知识难以直观地检验,因此他们可以在学术的小圈子里自我循环,他们的导师、理论权威与这一类陈旧知识的领头人,他们可以自我循环与通过自我复制而强化。中外经济学界都是如此。人们只有进入现实中并被碰得头破血流以后,才会明白原来自已已经成为毫无用途的一帮人。宏观经济学知识只有到宏观经济调控操作部门工作过的人,对哪些知识有用那些知识没有用,才会有切身的理会。所以,一个观点支持者多与寡,特别是学校的教职与学生类的人,纯学术机构而从来也未从事过实际经济工作的人,对所学的经济学理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与真实的现实对不对应。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不知道所学的那些宏观经济知识可能与现实相差十万八千里,甚至根本就牛头不对嘴。很多从事实际经济工作的人,往往一方面切身感受到,学校中所学的经济学知识是毫无用处,另一方面则鄙视那些西方经济学家。马云就公开鄙视这一类的经济学家。中国的经济学家在老百姓中名声不好也就由此而来。

    不要再沉湎于西方宏观经济学这种西方都已被抛弃的理论中不能自拔。诺奖获得者科斯早已将西方宏观经济学定性为“飘在空中的学问”。同样,同为诺奖获得者克鲁格曼教授则将其定性为“毫无用途的学问”。特别是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毫无用途的西方宏观经济学,也已经被世界各国政府所抛弃。连这些都看不到才是真正的缺乏常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超主权货币:百强评论特别贡献
    诺奖获得者科斯早已将西方宏观经济学定性为“飘在空中的学问”。同样,同为诺奖获得者克鲁格曼教授则将其定性为“毫无用途的学问”。特别是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毫无用途的西方宏观经济学,也已经被世界各国政府所抛弃。

    然而,经济学的诺奖仍然年年颁发给西经学者,看来也只好呵呵了。
    2016/9/27 10:32:36支持[15]反对[0]

    不是总在讨论“话语权”吗。这下知道什么叫“话语权”了吧
    2016/9/28 10:24:42
  • 林毅夫和张维迎之争是换汤不换药的虚假争论(对林毅夫张维迎之争的另一个视角)
    2016年09月27日 11:42
    来源:共识网 作者:马云根
    2016/9/27 21:54:44
  • 可以从两个行业思考:
    1、中国高铁。2、中国汽车
    2016/9/27 20:59:52
  • 不要再沉湎于西方宏观经济学这种西方都已被抛弃的理论中不能自拔。诺奖获得者科斯早已将西方宏观经济学定性为“飘在空中的学问”。西方经济学虽然是飘浮在空中的学问,但对于中国的一些学者来说,这无异开要革了他们的命,剪了辫子还算清人么?万万不能呵。
    2016/9/27 20:42:40
  • 判断一件事物,要看评判人的目的、依据标准是什么?他是片面性的?还是全面性的?是主观的?还是客观的?他到底站在什么立场来审视事物本身?
    2016/9/27 11:27:59
  • 可笑的傲慢西经者们肯定不屑于我们的批评。算了,这些人已经古董了。
    2016/9/27 11:22:03
  • 许估、张等西经学者们是很傲慢,但这种傲慢已经越来越可笑。
    2016/9/27 11:20:35
  • 诺奖获得者科斯早已将西方宏观经济学定性为“飘在空中的学问”。同样,同为诺奖获得者克鲁格曼教授则将其定性为“毫无用途的学问”。特别是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毫无用途的西方宏观经济学,也已经被世界各国政府所抛弃。

    然而,经济学的诺奖仍然年年颁发给西经学者,看来也只好呵呵了。
    2016/9/27 10:32:36
  • 只有傻瓜才会相信经济学家!
    2016/9/27 10:20:17
  • 作为从西方留学归来的许小年教授自大而又崇洋媚外得很,可能认为中国人的经济学不值得他学习,可能认为《信用价值论》不入他的法眼,但知识的力量是无穷的,能将一切陈旧的垃圾扫进历史......
    是不是说要把这类所谓的砖家叫兽扫出中国大门
    2016/9/27 9:44:0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原南京高级陆军学校毕业。十七年军旅后转至省单位工作,先后为IT、外汇投资公司总经理。倾心于强国,并致力于经济与改革等方面的探索。著有《资本论续-信用价值论》、《货币迷局》、《印钱消费》、《双轮经济》。QQ:50058624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